< 更多消息

最新消息

【 为何众多案件的被告及家属均拒绝“官派律师”?】(2020年9月17日)

在香港,法律援助署会为符合资格的申请人提供经济援助,资助申请人在因诉讼而产生的律师费用及讼费;类似的安排亦见于属另一司法管辖权的中国大陆。内地的法律援助机构会为经济有困难的被告安排律师,或者安排在人民法院或看守所派驻的值班律师。而在敏感案件中由当局指派的律师,便是人们口中所说的“官派律师”。

在香港,参与法律诉讼的各方在绝大部分情况下均会尽力争取申请法律援助,因成功申请法律援助计划,申请人可以获得有水准的法律代表,同时大幅减轻其律师费用及讼费。若申请不被批准,申请人甚至会覆核或上诉该决定。惟在中国大陆,根据报导,不少当事人及其亲属均对“官派律师”退避三舍。就著有关12名港人在深圳被拘留的案件,被捕人士家属日前举行记者会,指出他们为被捕人委任的律师均被当局拒绝,惟他们坚持不会接受“官派律师”的委任。同样也是法律援助的律师,为何他们在中国内地的情况会与其他司法管辖区南辕北辙?

 

原因(1):当事人或家属未能相信“官派律师”会尽力辩护

在不少案件中,“官派律师”被敬而远之的其中一个主因,是被告或家属未能相信“官派律师”是真诚地为被告辩护。在不同案件中,“官派律师”均出现在家属已经为被告安排律师之后,而且更是由相关执法部门的要求下必须聘用“官派律师”,同时要求家属解雇本来聘请的律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第30条,律师的主要职责便是为被告人辩护。按常理推论,各个律师的职责理应大同小异,为何当局往往急切要求家属使用“官派律师”?执法部门强烈要求聘用“官派律师”的行径,很多时令家属严重怀疑“官派律师”的独立自主,以及他们是否真诚地为被告辩护。

而且,与其他司法管辖区不同,在中国大陆,“官派律师”是由执法部门(如看守所)指派。这等由刑事检控部门指派律师为被告人辩护的机制,在先进的法治社会中可谓绝无仅有,因为刑事检控部门负责检控被告人,与律师为被告人辩护的工作完全冲突。

 

原因(2):某些“官派律师”的行径纰漏百出

当中包括没有通知被告家属审讯日期和判刑结果,以及拒绝会面。我们不能否定一些“官派律师”是真诚为被告辩护,但亦有为数不少的“官派律师”为被告人辩护的安排七漏八错,令人不禁生问“他们究竟是为谁工作?”。

个中的例子包括近期被判“颠覆国家政权罪”罪成的“长沙富能公益案”,根据被告人程渊的妻子施明磊在Twitter上发布的消息,当局一直拒绝她为丈夫聘请的吴有水律师参与案件,而要求她使用“官派律师”。可是,该名“官派律师”从来没有与她沟通过,甚至没有向她通知被告已完成审讯以及被判刑,只有后来她联络检察院才得知此事。她及后到“官派律师”的律所要求会见,律所首先指“官派律师”在开会,其后突然告知“官派律师”已离去,要求家属立刻离开律所。施明磊最终“遍寻不获”,空手而回。

事实上,根据《律师法》第30条,律师应致力维护被告人的权益,而通知被告人家属有关审讯的安排毫无疑问是被告人的权益。“官派律师”逃避会见被告家属,拒绝向他们透露案件的所有细节,试问又怎能令家属放心?相信亦因此造成大量的被告人或其家属均难以接受“官派律师”的委派。

 

缺乏法理依据:被告人没有经济困难,家属没有申请“官派律师”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35条第1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因经济困难或者其他原因没有委托辩护人的,本人及其近亲属可以向法律援助机构提出申请。对符合法律援助条件的,法律援助机构应当指派律师为其提供辩护”。国务院公布的《法律援助条例》第11条亦清楚阐明,在刑事案件中,“官派律师”只有在被告人有经济困难的情况下适用。

由此可见,上述条例清楚指出只有在2种情况下才可以委任“官派律师”,分别为 (1) 被告人有经济困难;或 (2) 因其他原因没有委托辩护人。在12名港人被捕的案件中,很明显没有任何被告人提出过因有经济困难而需要委托“官派律师”,而他们的家属亦早已安排律师为他们辩护,上述情况(1)及(2)并没有出现。因此,若当局仍执意该等被捕人必须使用“官派律师”,此等做法无疑扭曲了法律援助制度,变相剥夺“敏感案件”当事人及其家属自行委托律师的权利。故此,当局应提出确切的法理依据,向外界解释在上述情况没有出现下,委派“官派律师”为何合法。

 

期望

中国多次自称为“法治国家”,按照“依法治国”的原则实施政策,我们因此相信其所有决定必须合符法理。然而,就如以上所述,其现时强制要求12名在深圳被拘留的港人使用“官派律师”的法理基础仍然不清晰,其所颁令的法例均指出在当刻的情况下,要求该等被捕人士使用“官派律师”不合法理。

中国为联合国的其中一员,因此有责任尽力达致联合国《保护所有遭受任何形式拘留或监禁的人的原则》所载的原则。其中,原则19清楚指出“被拘留人或被监禁人应有权接受特别是其家属的探访,并与家属通信,同时应获得充分机会同外界联络”。究竟现时该等被捕人士是否有权自主地选择为他们辩护的律师?外界并不清楚。家属为他们委任的律师,身份及办公地处均彰彰明甚,然而当局委任的“官派律师”,外界就连其名字也不知晓。

中国多番强调自己为“法治国家”,而相信在“依法治国”的政策下,尽力确保被捕人士有权力自主选择具水准的律师为自己辩护,理应才是体现其司法系统健全的做法。惟在这宗案件中,为何拒绝家属委任的律师?为何要求家属接受“官派律师”?被捕人士是否知道家属已为他们委派律师,惟仍自主选择“官派律师”?强制委任“官派律师”的法理基础何在?上述问题的答案至今仍是乏善可陈。

仅寄望中国致力遵从其所宣称“依法治国”的方针,遵从联合国阐明的国际准则以及遵守本地法律,为被捕人士致力提供一切保护,让人们相信其司法系统能确保给予被捕人士所有辩护权,以及获得公平、公正及公开的审判。

 

资料来源

https://bit.ly/2RAyj1W (立场新闻有关12名在深圳被拘留的港人的家属记者会报导)

https://bit.ly/3mvYLYM (《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gf1-09112020080543... (自由亚洲电台有关“长沙富能公益案”报导)

https://twitter.com/MindyShi227/status/1303891048683286529 (施明磊有关“长沙富能公益案”推特)

https://www.pkulaw.com/chl/5a06769be1274052bdfb.html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http://www.moj.gov.cn/government_service/content/2017-01/27/643_149062.html (《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援助条例》)

https://www.un.org/zh/documents/treaty/files/A-RES-43-173.shtml (联合国《保护所有遭受任何形式拘留或监禁的人的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