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多消息

最新消息

趙威母親回憶(2):【董亞南律師出入看守所如同自己家門】

//2016年1月28日,趙威(考拉)的辯護律師任全牛、嚴華豐到天津市第一看守所要求會見趙威,天津市公安局李斌告知:趙威已解除對二位律師的委託,並聘請了兩名新律師。

 

2016年1月29日與2月22日,趙威母親與官方所謂的“新律師”董亞南見面。以下是趙威母親的回憶文章。//

 

趙威母親回憶(2):【董亞南律師出入看守所如同自己家門】

 

(說明:董亞南是官方為趙威聘請的律師)

 

2月21號,我和威爸一同前往天津。有兩個目的:一是陪女兒過個元宵節;二是去董亞南處看我女兒給她們的代理協定(9000元代理費)。

 

22號上午董亞南定下午2點見面。

 

下午1:30分,我們就在董辦公室處見到了。我們先要看協議,結果她沒有。再要看上次見到的委託書等資料,想拍下來。後董就拿出了兩份委託書及一份說明,均和上次見到的有所不同,尤其是那份說明,變化很大。第一次是“我不要我父母找的律師”,這次是“轉告家屬不要律師”(並且還按了手印)。

 

我把這份說明拍了下來,董強迫我必須刪掉,否則不准我離開她的辦公室。董非要我手機,我堅持不給她看,僵持了個把小時,後我們兩個老弱病殘的怕她們人多動手吃眼前虧,只好讓步刪掉照片,這才得以脫身離開。被董非法拘禁1個小時。

 

在僵持中,董還是透露了一些細節。她說有組織、有預謀、有行動、有推手;收買了訪民舉牌鬧事,足以說明;還有地點,有拍照、錄影作證。我回她:你說這些不就是央視報導的一樣嗎?她說是嗎?我不知道央視報導過呀!

 

董還問我們兩人有沒有接受過警方詢問筆錄,我們說沒有。她說那你們連參加庭審的資格都沒有。我問她為什麼?她說,強姦、殺人、政治這些案件是不公開審理的。她說前二者是保護個人隱私,後者是保護國家機密的。我說法院沒判決之前是無罪的,這是法律規定的。她居然說我們不討論法律。

 

下午大約3點左右,我們趕到了看守所,想在那兒多待一會兒,陪女兒過個元宵節。有個高個子李姓員警,拿了女兒寫的收到衣服的條子給我看,看了也不許我帶走,說是通過私人關係拿到手的,不敢帶到外邊去,怕洩露國家秘密。

 

我們就坐在大廳裡,李很親近我們,跟我們說了好多關於董的事情。她說董亞南是天津的法制委員會主任,是當地的大律師,和看守所的人很熟,出入自由的。她想要辦的事情沒有辦不成的;她能辦成別人辦不成的事情。他說董大律師這人心情好了她會為當事人準備充分些;心情差了那可想而知的。你們家屬不瞭解她、不接受她、懷疑她,這都能理解。當時我聽了這幾句話,還真是感覺小李這麼善解人意啊。誰知他接下來說,你們家屬要好好和她溝通,理解她、依靠她,保證對你女兒有好處,我估計不到一個月就能出來了。說得天花亂墜。他反復強調董的能耐大,只手通天的能人。聽了他的一番話後,我不禁為我刪掉拍的照片之事而慶倖,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到5點之後,看守所人都下班了。我們在高牆外邊,給女兒說了話,也是女兒失蹤半年之後,第一次隔著高牆喊話:威威,爸爸、媽媽都來了……

 

補充:董亞南的確是與普通律師不同,她出入看守所就像出入自己家門一樣。年前,也就是2月6號,我叫她幫我女兒買兩套衣服(她當時不願意),我就要她幫,後來她勉強給辦了。董拿著衣服直接交到辦案人手上,不用通大廳服務視窗。她出進不用存手機的,都帶著手機進入。她手上有辦案人員的電話,可以隨時和辦案人員通話。這都是我聽到、見到的。她還問我有辦案人員的電話沒有,我說沒有。我說你有就告訴我吧?她說不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