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多消息

最新消息

法訊 Power To Justice 03-2013

親愛的朋友:

新春安好!

我是陳家偉。我在二月一日開始擔任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的總幹事。我來自勞工及政界的背景。我曾在香港基督教工業委員會任職副主任,參與工委會中國事工長達13年。我現在仍參與兩個關注內地勞工的香港組織的工作。我在2000-2007年當選為區議員,其後在民主黨任職總幹事四年。

現在還是中國的正月,我和關注組的執委及職員衷心祝願各位及各位家人蛇年順景、合家平安。

蛇在中國文化一般是較為負面的象徵,例如蛇被看為奸險、狡猾。但在國際社會中,蛇卻是醫治及救援的象徵。蛇一直是世界衛生組織及香港救援機構的標記。無用置疑,中國文化和其他文化有很多不同之處,中國人像其他民族,對世界的發展有自己的看法。今天,中國文化及價值越來越受到重視,被認為可平衡現代文化對社群及自然的破壞,特別當我們經歷過小布殊 (小布什) 總統 (George Bush, Jr.) 的單邊主義的時代。

全球資本主義主導全球的貿易,它對世界帶來很多禍害,不論是在南方或是北面。社會學家里茲 (George Ritzer) 提出麥當勞化 (McDonaldization) 的概念時,他並不是單單描述麥當勞餐廳的管理文化如何席捲全球,而是以麥當勞作為一個個案來描述以美國資本主導的單一經濟文化如何主導全球的經濟及社會的運作。里茲就好像一位先知,警告我們一種霸權如何控制全世界。

然而,世界的另一廂也使我們憂慮。中國政府以文化及國情不同為由,不斷合理化他們的獨裁統治及扼殺國民的基本及法律權利。

人權這問題其實是一個複雜的議題。一方面,人權強調全球認可的一種標準,像國際人權宣言及聯合國很多公認的人權標準。另一方面,人權肯定多元文化及生活方式,特別要保護弱小社群及其文化。人權人士大都了解當中的矛盾,並在當中找出平衡。當中並沒有簡單的答案,往往在不同的處境審視當中的事情。大致我們可以說,人權人士是力圖在自己身處的處境中,彰顯並維護人的基本權利。

中國是一個獨特的處境。自由主義者的看法,認為經濟發展會帶動政治開放的看法越來越受到質疑,最少在中國的情況並不如此。現今,中國已是全球兩個最具影響力的經濟體之一,但亦被評為國民享有極小自由的地方。

評情而論,中國的經濟改革確實帶來很多改變,特別在法律方面的改變。勞動法已更改了三次。最新的刑事訴訟法亦在一定程度肯定疑犯的基本權利。在律師法中,中國律師的角色也不斷改變。1980年時,中國律師是「國家法律工作者」,1996年轉為「為社會提供法律服務的執業人員」,到2007年,中國律師是「為當事人提供法律服務的執業人員」1

然而,這些改變既不顯示中國政治的開放,也不確保中國律師可以自由地服務其當事人及保障當事人的權益。律師確實不再是政府的人員去為政權服務,但是這並不是說律師可挑戰政府,甚至威脅地方或中央高官的利益。中國律師仍會在維護當事人的權益時,因威脅高官的利益而受到逼害。

中國經濟的成就做成嚴重的財富不均。大部份財富是落在高級官員的口袋裡。近期土地侵權的糾紛激增,正表示中國人民對於中國官員的貪污及非法霸佔人民財產的情況已無法忍受。正因如此,在這些土地侵權,律師維護苦主,而挑戰地方政府,往往成為官員的「眼中釘」2

土地侵權是上年關注組支援的個案中佔最多的。我們除了給予苦主法律援助或支援那些被逼害的律師及其家人外,還就土地徵收問題出版了一本書,此書將會翻譯為英文。議題式的倡議工作是關注組的關注重點之一。在聯合國就中國人權的情況的普遍定期審議,關注組也會就中國律師的年檢問題、法庭的非法行為及尋求法律公義的不公撰寫報告,而在香港的交流會議則會探討死因研究的中問題。

關注組正檢視及整理過去的個案。我們希望在一些議題做多些教育及經驗交流的工作,並出版一些議題式的簡單小冊子,讓民間的法律代理及維權人士可以懂得以法律保障市民權利。土地侵權肯定是其中之一。

律師的網絡是十分重要。中國律師們也提出希望有自己的註冊組織。我們正思想如何在不同地方及省份組織律師的網絡。個案似是一個入手點。例如,土地侵權在四川情況嚴重,而廣東則有很多民工權益的問題。議題的個案分享有助建立並發展某一地區的律師網絡。

中國律師群體以男性為主導,我們也正思考如何開展女性律師的聯繫網絡。上述的分享不少仍是在思考中,並沒有具體的工作計劃。因此,請大家不吝向我們提出你們的意見。請隨時和我,或是和我三位充滿活力、批判力強但又滿有熱情,並勤奮工作的同事聯絡。更歡迎大家隨時來探望我們。

你的朋友

家偉

 

陳家偉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總幹事

電話:(852) 2388 1377          傳真:(852)2388 7270

 

1 王友金:「中國律師扮演什麼角色?」,載在潘嘉偉、毛雪萍編:《劍與盾:中國維權律師》(香港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2011年) ,頁58-59。

2見黑龍江的個案。遲夙生:「黑龍江農民遭遇的徵收土地案例」,載在《土地徵收:維權與法律》(香港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2012年) ,頁20-37。

 

標籤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