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多消息

最新消息

李和平妻子王峭嶺:《迎接新生命的喜悅!——— 三月春來到 之二》

 

這兩個月,我們跟著大肚子原姍姍沾了不少光。家屬一起去看守所,只要她在,我們提什麼要求底氣都特別足!出於人道主義精神,官方不理我們,也得理她。而且別看原姍姍大著肚子,勁頭大著呢!臨產前兩天還跑了一趟天津第一第二看守所。那天大家實在怕她出事,打算去密雲接她。原姍姍說不用,說謝燕益律師的大哥要接她她都不讓。她是披星戴月早上四點就起來了,提著大行李箱(因為她要去河北生產),七點趕到亦莊。我接上她往天津趕。她琢磨去天津檢察院二分院交控告信,我琢磨著怎麼把她安全交接給謝律師的大哥。

在天津市檢察院二分院,我想著直奔信訪,原姍姍說她不去信訪,她要進去。我看了看戒備森嚴的二分院的門口,心裡覺得這不太可能。但是原姍姍不管,徑直就往裡走,被門衛攔了下來。門衛打了無數個電話,原強調自己還有兩天就是預產期,裡面的案管中心終於說可以進去。我們交了身份證,領了門禁卡,進了莊嚴的檢二分院。原姍姍打算直接找檢察長,於是我們就上樓。一上樓,暈了,只有門牌號,根本沒有某某科,某某室的掛牌。沒辦法,開口一問,被問的人立即警覺起來,盤問我們,又打了幾個電話,很快把我們攆到樓下。至此我明白了,電影電視裡演的看見老百姓趕緊迎到檢察長辦公室裡的場景是虛構。

虛構啊!

在案管中心,一個年輕小夥子接待了我們。他一看謝燕益的名字,道了句:“原來這個案子啊!”說完還把抽屜裡的一張紙讓旁邊的同事看了看。總之,一句話,案管中心管不了,讓我們去信訪接待。我們說,信訪去了多少次了,沒回音。小夥子說,不歸我們管,你放在我們這裡半年都處理不了。其實原姍姍的要求很簡單,她要生產了,要手術,需要謝燕益律師寫個授權委託書,要不醫院不認帳。案管中心的人怕原姍姍賴著不走,一再強調他們是因為天太冷,原姍姍又是孕婦,所以讓我們進去,他道:“你們可別不走了。讓我為難。”我們看著那小夥子,我們自然不會為難他,雖然我們在被他為之服務的國家為難著。下午到看守所時,因為原姍姍在,所以我們可以理直氣壯的要求李斌出來解決問題。李斌不在,他的助手出來,被我們催著一遍又一遍的打電話給李斌。後來這個助手落荒而逃,我們歇了一會兒,又要求他出來。結果換了一個隊長出來,我們也搞不清他的身份,只能又把為難之處跟他囉唆了一遍。我們說,我們都好辦,我們的要求都可以等。但原姍姍一個馬上要生的孕婦,真要弄出點事,到時上頭又把責任推到你們頭上。這隊長一聽,只好又一遍一遍地打電話。但是最後,還是讓原姍姍等到第二天,李斌會親自解答這個問題。無奈,只好等到第二天。後來的結果原姍姍也寫了,就是不管,自己解決。

這是跟孕婦家屬一起,讓我們心裡最難受的一次。中國人好像對生命的尊嚴和尊重,毫不在乎。一個孕婦關乎兩條性命的事,對官方只是舉手之勞,但是竟然也是被殘忍拒絕。

即便如此,又如何呢?因新生命誕生的喜悅,誰也擋不住!大家不停的問生了嗎?生了嗎?好消息是謝燕益律師又得了一個女兒。她的媽媽,挺著肚子腫著腿東奔西跑的謝太太,自豪地說:美女一枚。說實話,父母是最有眼光和遠見的,總能在紅彤彤的嬰兒身上看到上帝創造的美好!!

我估摸著,原姍姍坐完月子,又得跑出來為謝律師呼籲!想起文足說她的老鄉見到她,說她命真苦時,她說她們怎知我的滿足和自豪呢!我嫁的人,給了我不一樣的人生,開廣了我的眼界,雖不完美,但卻是中國的良心。

麗麗也說,員警興師動眾地把穿著睡衣的她從家裡帶到派出所,也說“你命可真苦!”麗麗當時就笑了,“你要認識我老公,就不會說這話!”

別覺得原姍姍和新生兒命苦,她心裡自豪著呢!她挺著大肚子東奔西走時就說,這是最好的胎教,讓孩子從小就知道她爸爸做的事,受人尊重!

這是709家屬,獨特的一群。別覺得我們境況艱難,再難我們都在學習喜樂面對!

709李和平律師妻子王峭嶺

寫於2016年3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