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目錄

有關媒體公布王宇被取保候審及王宇認錯的聲明

(2016年8月1日 香港)王宇律師被指今天獲得取保候審,原本應該是值得高興的事。可是觀乎王律師的神情、言論及表現,令關心、認識她的同業與友好,不得不為她目前的處境和身心狀態,感到極度憂慮。所謂王宇“獲得取保候審”的整個處理手法、語境與當事人的表現,竟與目前仍然行跡杳然、備受國際社會質疑且並未真正自由的趙威的情況如出一轍。

就王宇“獲得取保候審”事件, 關注組促請公眾注意下列各點:

  1. 過去一年,當局在處理各709個案時,違法違規的情況昭然若揭,多不勝數。但王宇作為一名深諳中國法律的人權律師,明確知道自去年7月9日凌晨被帶走後,共計失去人身自由389日。期間長期無法會見辯護律師,無法與家屬通信,無法獲得外界幫助,辦案機關拒絕向辯護律師介紹案情甚至不承認其辯護人資格,檢察院及法院長期忽視辯護律師提起的多次控告及起訴 ….等等都是客觀的事實。在自己各項訴訟權利遭到侵犯的情況下,卻認為“自己的各項合法權利都得到了很好的保障”;違反常理,實在令人無法入信。
  2. 在當下中國,只要有公安、國保在場,任何地方皆有可能成為拘禁之所,王宇丈夫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且持續處於被羈押狀態,兒子及父母在內蒙古家中亦被警方24小時監控。王宇在這種備受要挾的情況下,要身不由己、言不由衷的表示“很慚愧也很後悔”,並不難理解。
  3. 王宇在視頻中的表情極度不自然,兩眼無神,說話時曾停頓和中斷多次,這與失去自由前說話鏗鏘有力的王宇判若兩人,我們很有理由擔心她在鏡頭前發言時的身心健康狀態。
  4. 結合觀察趙威案的發展,公眾有理由質疑,中國當局安排公認的喉舌媒體對王宇作獨家訪問,旨在一方面使其“自證其罪”,另一方面使其指控同業和友好,同時也為8月2日的法院開庭制造輿論准備。

我們擔憂她目前仍處於高度受控的狀態。因此公眾以及國際社會,必須謹慎考慮由官方發放的王宇律師言論的可信度,並且質疑這樣的“取保候審”,只是當局使其自證其罪,抹黑維權律師社群的工具。

儘管王宇被指獲得取保候審,但關注組強烈質疑她目前是否真正自由。並希望公眾及國際社會持續關注,並促請中國政府早日真正釋放王宇、趙威以及所有在709事件中被當局被以違法 手段拘禁的所有維權律師和維權人士。

=================== ====================

【媒體報道】

2016年8月1日下午3時,香港媒體《東網》發布《被捕女律師批外國炒作維權事件圖搞亂中國》。報道稱:王宇在天津一間餐廳接受東網專訪披露,有外國組織出錢出力,介入內地的維權事件,搞亂中國;並將其年僅十六歲的兒子挾往緬甸,准備偷渡赴美,圖將其子作為「籌碼」攻擊中國政府,自己不承認、不認可、不接受由歐洲律師組成的人權組織向她頒發人權獎。

下午4時,內地媒體《環球網》發布《揭鋒銳律師事務所黑幕 “死磕律師”悔恨不已拒絕國外“人權獎”》。報道敘述:王宇對《環球時報》表示,自己在羈押期間的各項合法權利都得到了很好的保障。“我過去確實在法庭內外有一些很錯誤的行為,另外,我還經常在微博微信上就一些案件發表不當的言論,還頻繁接受外媒的采訪,企圖通過這些行為來給法庭施加壓力,達到我們的訴求,現在回想起來,這些做法確實是錯誤的,不是一位律師和法律人該有的行為,我很慚愧也很後悔。”

【案件事實】

王宇於2015年7月9日凌晨被警方帶走,後被以“指定居所監視居住”關押在某秘密居所6個月。2016年1月8日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批准逮捕,關押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截至今日,共計關押389天。關押期間與外界完全隔離,辯護律師及家屬均未能與之見面或通信。其丈夫亦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批准逮捕,兒子及父母在內蒙古家中被警方24小時監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