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多消息

最新消息

【6日內全國發生4起律師被毆惡性事件】

【人大代表當庭辱駡毆打律師 被法院拘留暫停職務】

 

2016-03-29 15:25:23 來源: 澎湃新聞網(上海)

 

西安一律師在法院開庭發言時,遭到旁聽席一男子毆打辱駡,在法院準備拘留打人者之際,卻發現此人是人大代表。3月27日,西安市長安區法院發佈情況說明,該男子被暫停執行人大代表職務,法院已將其拘留,並處一萬元罰款。

 

律師被打後,西安市律協啟動了維權應急機制,並成立應急維權工作領導小組,對事件程序進行了核實,建議法院對打人者的行為,依照刑法第第三百零九條關於“擾亂法庭秩序罪”的規定嚴肅處理。

 

去年11月1日起實施的《刑法修正案(九)》明確,“毆打司法工作人員或者訴訟參與人的”,將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罰金。

 

人大代表在法庭上毆打律師

 

據《華商報》報導,3月23日,西安市長安區法院開庭審理一起勞務糾紛案,旁聽席一男子因對律師觀點不滿,沖上辯護席,對正在發言的律師路航辱駡並毆打。隨後,這名名叫蘭天的打人男子被法院控制,並作了相關筆錄。經醫院診斷,律師路航面部軟組織挫傷。

 

正當法院準備拘留蘭天時,其卻自稱是長安區人大代表,隨後出具了相關證明。

 

按照法律規定,對於人大代表的拘留,必須上報對應的人大常委會同意。當晚7時,蘭天離開了法院。

 

3月24日,蘭天來到路航所在的律師事務所,寫了一份檢討書賠禮道歉。蘭天在檢討書中寫道:“一是自己不懂法,二是自己性格不好,容易激動暴躁,三是不尊重別人……請求你能寬恕和諒解,請你高抬貴手放過我一碼(馬)。”

 

當晚,長安區法院在其官方微博發佈情況說明稱,蘭天被暫停執行人大代表職務,法院已將其拘留,並處一萬元罰款。

 

上述情況說明顯示,3月23日,長安區法院在開庭審理一起勞務合同糾紛案時,蘭天作為旁聽人員妨害民事訴訟,致被告委託代理人路航臉部受傷。法庭審判人員當即制止了其行為,並對其進行了嚴厲訓誡。當天,長安區法院對蘭天作出處以拘留十天並處10000元罰款的處罰決定。

 

在得知其為長安區人大代表後,長安區法院依法向長安區人大常委會報告了該情況,並書面提交了《關於提請許可對人大代表蘭天予以司法拘留的報告》。

 

3月27日上午,經長安區人大常委會主任辦公會議決定,作出《關於暫停蘭天執行區人大代表職務的決定》,長安區法院於當日上午11點30分執行了對蘭天為期十天的司法拘留。另,蘭天已於3月25日繳納10000元罰款。

 

律協建議按擾亂法庭秩序罪處理

 

事發後,西安市律協迅速啟動維權應急機制,並成立了應急維權工作領導小組介入調查。3月28日,西安律協針對此事的一份聲明在西安律師中流傳。澎湃新聞從西安律協一位負責人處確認了該聲明的真實性。

 

該聲明稱,西安市律師協會在3月26日獲悉路航律師被毆打事件後,迅速啟動維權應急機制,組成以會長姚子奇為組長、副會長葛霖為副組長的應急維權工作領導小組,並與省律協進行了溝通和協調。

 

聲明稱,西安律協已當面對路航律師表示了慰問,並對事件程序進行了初步核實,對打人者的行為表示強烈譴責。此外,西安律協已經委派專人前往長安區法院對打人者的處理決定進行落實,對其擾亂法庭秩序、毆打律師的行為建議法院對其依照刑法第三百零九條嚴肅處理,並擬請長安區人大對打人者依照法定程式終止其代表資格,以切實維護律師的合法權益。

 

刑法第三百零九條是關於“擾亂法庭秩序罪”的規定,去年11月1日起實施的《刑法修正案(九)》明確了這一罪名的範圍,其中規定:毆打司法工作人員或者訴訟參與人的,將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罰金。

 

律師段萬金向澎湃新聞表示,他認為法院應當移送案件給公安局,路航律師本人應當到公安局控告。“‘擾亂法庭秩序罪’這個罪名是行為犯,不是結果犯。只要有毆打律師等訴訟參與人的行為,即可構成犯罪,並不需要產生嚴重後果。此罪名是公訴案件,必須刑事立案追究。律師事務所、西安律協、陝西省律協應當全力協助,督促公安機關立案,讓侵犯律師權益的人的應有制裁。”(來源:澎湃新聞記者)

 

 

【關於王子臣律師在鐵力市郎鄉法庭遭遇庭長等人毆打事件緊急呼籲書】

 

黑龍江省委、省紀檢委、省人大、省政府、省高級法院、哈爾濱市律協、伊春市委、市紀檢委、市人大、市政府、市法院各位領導:

 

2016年3月24日,黑龍江明正律師事務所王子臣律師,被鐵力市朗鄉法庭庭長朱強及法警毆打,原因很簡單——朱強庭長不立案,不接收立案材料,不出具相關手續,也就是朱強庭長堅決不按中共中央深改組、最高法院規定的立案登記制的規定辦理,於是王子臣律師提出了質疑。

 

對於這一性質明確的違法行為,律師連提出質疑的權利都沒有,質疑了就要遭到毆打。朱強庭長說,在朗鄉這一畝三分地,他朱強說了算。朗鄉公安派出所確實接受報案了,但是他們實際能管得了朱強嗎?各位領導說,該怎麼辦?

 

黨中央依法治國的大政方針已經定了,這沒問題,我們不談這個高大上的道理了,誰都不會否認依法治國這個理念的。依法治國總得有看得見的形式吧,這個形式之一,就是讓老百姓投訴有門、投訴有管道,就是中共中央深改組、最高法院給各級法院規定的立案登記制。立案也好,不立案也罷,總之,必須先接收材料,出具接收材料的手續。能當場決定立案的,當場立案,不能決定當場立案的,在法定時限內(7天)作出決定。法院認為不應該立案的,就要給當事人一個裁定書,允許當事人上訴。總之一句話,保障當事人的訴權。

 

這個問題複雜嗎?答,不複雜,規則很明確。容易操作嗎?答,容易操作。那為什麼在朗鄉法庭這個地方受阻了呢?答案很簡單,朱強庭長說了,在朗鄉這個一畝三分地,他朱強說了算。這叫啥?這就叫“春風不度玉門關”,在朗鄉這個地方,中共中央深改組、最高法院的規定不好使,立案不立案,要看朱強的心情。在朱強那裡,你律師拿法律來和我講道理,對不起,你還沒有這個資格。若非要論個高低,怎麼辦,打你沒商量唄。

 

事情也就這麼個過程,簡單得很,律師去立案被法庭庭長打了。

 

但是,這個事件反映出的問題是非常嚴重的,不是發生了幾句口角、毆打了幾下那麼簡單。它深刻地反映出:第一,律師在法律規則上是不能與法官平起平坐的,明擺著的法律規定,用與不用,我法官說了算,一言堂。第二,任你中央深改組、最高法院的什麼規定,什麼立案登記制,到我朱強管轄的“春風不度玉門關”的地方,用與不用,我法官說了算。第三,依法治國的大道理,就更不用和我朱強一類的法官講了,這個道理我們懂得很。第四,如果要讓朱強做個學習報告,他肯定會說,堅決擁護中共中央深改組、最高法院的決定,堅決貫徹立案登記制,有案必立,有訴必理,依法保障當事人的訴權,云云。我們反映的問題,各位領導信不?

 

下面說點大道理的話。其實,不用說孟建柱書記,就是日理萬機的習近平總書記,都三令五申,要求努力維護律師合法權益,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義。這個要求高不高?應該說很高的。它要求,我們司法工作人員,要有較高的法律素養,有較強的依法治國的理念,心中時時刻刻要體諒百姓維權的不易,努力化解社會矛盾,服從和服務於黨和國家的工作大局。朱強一類的庭長,與這個要求匹配嗎?看不出來。

 

我們廣大律師尊重人民法院的權威和地位,尊重作為法律共同體的法官的人格尊嚴。當北京法官馬彩雲被窮凶極惡的當事人殺害時,我們全國律師界對此種嚴重踐踏法律的瘋狂而卑劣的行為,表達了痛苦、憤怒和譴責。我們律師,在那邊,堅定地站在我們法律共同體的法官一邊,在這邊,卻遭遇了既是法官更是庭長的毆打,讓我們情何以堪,情何以堪??

 

我們要求追究郎鄉法庭庭長朱強等人的黨紀、政紀和法律責任。我們就不提“強烈要求”這個詞了,這個詞常用卻沒有用。請各級領導能對此事予以關注!!

 

注:以上版本為張春律師起草版本

 

謝謝!

 

2016年3月28日

 

附:律師連署名單

1. 魏 疆 黑龍江太宗律師事務所

2. 孫桂玲 黑龍江明理樓律師事務所

3. 王 軒 黑龍江國升律師事務所

4. 張志偉 黑龍江法綱律師事務所

5. 朱 寶 北京大成(哈爾濱)律師事務所

6. 李 鬱 黑龍江佳鵬律師事務所

7 .陳 卓 黑龍江友翔律師事務所

8. 韋良月 黑龍江焦點律師事務所

9. 鄭永剛 黑龍江鄭永剛律師事務所

10.陳興華 黑龍江繼東律師事務所

11.張家興 上海華誠律師事務所哈爾濱分所

12.嚴 森 黑龍江太平律師事務所

13.張中文 黑龍江龍鵬律師事務所

14.苟學志 黑龍江鄭永剛律師事務所

15.李建忠 北京市華泰律師事務所哈爾濱分所

16.鄭雲鵬 黑龍江龍廣律師事務所

17.武 劍 黑龍江隆華律師事務所

18.趙麗敏 黑龍江林大人文律師事務所

19.張 春 北京市澤文律師事務所

20.吳偉濤 綏芬河市法律援助中心

21.徐 甲 黑龍江界石律師事務所

22.尹克林 黑龍江正林律師事務所

23.陳雪松 黑龍江恒廣律師事務所

24.孫伯陽 黑龍江博權律師事務所

25.甯幫武 黑龍江朗德律師事務所

26.聶 鑫 黑龍江佳鵬律師事務所

27.郭玲玲 黑龍江法綱律師事務所

28.孫德仁 黑龍江建文律師事務所

29.陳 秋 黑龍江金海洋律師事務所

30.郭英傑 黑龍江高盛律師集團事務所

31.孟令岐 黑龍江天地人和律師事物所

32.嚴順龍 黑龍江太平律師事務所

33.吳金鳳 黑龍江吳金鳳律師事務所

34.楊玲玲 黑龍江星河律師事務所

35.楊立敏 黑龍江恒金律師事務所

36.楊 潔 黑龍江佛艾爾律師事務所

37.趙長江 黑龍江趙長江律師事務所

38.侯繼光 黑龍江君赫律師事務所

39.姜院校 黑龍江翔策律師事務所

40.吳健峰 黑龍江曉峰律師事務所

41.陳國寧 黑龍江鼎譽律師事務所

42.佟亞林 黑龍江信達律師事務所

43.於麗雲 黑龍江義伸律師事務所

44.沈正雪 黑龍江鶴鄉律師事務所

45.劉 莉 黑龍江秋言律師事務所

46.麻海東 黑龍江泰盛律師事務所

47.宋 楊 黑龍江昂泰律師事務所

48.郎 莉 北京大成(哈爾濱)律師事務所

49.黑龍江王虹律師事務所

50.王 文 黑龍江江山律師事務所

51.王福柱 黑龍江龍廣律師事務所

52.孫亞麗 黑龍江崢榮律師事務所

53.胡文明 黑龍江殿君律師事務所

54.高志紅 黑龍江合心律師事務所

55.趙 明 黑龍江趙明律師事務所

56.汝麗華 黑龍江東方律師事務所

57.孟令波 黑龍江天鐘律師事務所

58.萬瑩晶 黑龍江一振華律師事務所

59.楊 軍 黑龍訌天駐律師事務所

60.丁 環 黑龍江藍馳律師事務所

61.周曉琳 黑龍江龍廣律師事務所

62.吳婧瑩 黑龍江龍廣律師事務所

63.張愛萍 黑龍江龍廣律師事務所

64.嶽宇光 黑龍江亞興律師事務所

65.王喜君 黑龍江龍廣律師事務所

66.張 楊 黑龍江仁則律師事務所

67.張連松 黑龍江翔策律師事務所

68.辛志強 黑龍江建文律師事務所

69.蔣援民 北京漢威(深圳)律師所

70.李易桐 黑龍江李易同律師事務所

71.張傳輝 黑龍江學院律師事務所

72.李 欣 黑龍江維鴻律師事務所

73.聶國豐 黑龍江高盛律師集團事務所

74.曲 鷗 黑龍江盛合律師事務所

75.高 軍 黑龍江博潤律師事務所

76.巴振喜 北京大成(哈爾濱)律師事務所

77.王春玲 黑龍江子涵律師事務所

78.劉 濤 黑龍江柔德律師事務所

79.李麗娜 黑龍江信豐律師事務所

80.馬淑紅 黑龍江子涵律師事務所

81.任士安 黑龍江士安律師事務所

82.李鴻雁 黑龍江東霖律師事務所

83.劉丹陽 黑龍江龍電律師事務所

84.王秋實 黑龍江趙長江律師事務所

85.王志生 黑龍江學晏律師事務所

 

 

【李篤振、姜泉兩律師靖江辦案被打經過】

 

     昨日,李篤振、姜泉律師靖江辦案被打,被圍困於派出所,後在律師界關注呼籲和各方努力下脫身。以下為李篤振律師自述:

     江蘇泰州靖江當事人張國江、張峰泉(父子)位於靖江斜橋鎮斜橋村的房屋被拆遷,經多次調查發現沒有征地批文。幾日前張峰泉電話告知李篤振稱:靖江斜橋鎮政府拆遷人員約時間見面協商房屋拆遷補償問題,希望律師能去幫助協商。

     李篤振、姜泉兩律師于2016年3月27日下午出發到無錫東,轉車到達靖江;為了防止發生意外,特意避開斜橋鎮,當事人張峰泉訂了位於靖江市區繁華地段的科逸酒店進行協商,28日上午9點,李篤振、姜泉及田素華(張國江老婆)張國江的老婆到達位於靖江南外環的科逸酒店619房間,10點許,斜橋鎮政府(兼新港城開發區管委會)建設科趙姓科長、陸(路)主任、陳姓工作人員三人到達619房間,因對於房屋的“市場價格”以及營業房是否能多給予補償事項存在分歧,未能達成一致;趙姓科長稱一位領導馬上過來繼續談,李、姜兩律師堅持午飯後繼續談,12點一刻李、姜兩律師離開科逸酒店就餐。

     下午14時,李篤振、姜泉、田素華再次來到科逸酒店619房間,對方來了四人,除上午三人之外,還多了一個馮姓主任,這就是上午他們所說的“領導”。馮姓主任一上來講話就很不客氣,李、姜兩律師與其再次協商。15時許,協商仍未有進展,且馮姓主任先離開,李篤振表示:回去再做一下當事人工作,看是否能適當降低訴請,也希望鎮政府能報出個價格,以便繼續協商,爭取明日上午讓當事人本人來再談一輪。15時30分左右,兩律師正要離開時,馮姓主任出現,告知,你們接受委託,事情未解決之前不能離開這裡。我們發現瞬間來了二三十人,其中有六七個女的,兩律師立即拎包離開,馬上在走廊被攔住並往房間拖拽,兩律師欲掙脫,遂即在走廊被拳打腳踢,李篤振左側臉部受傷眼鏡脫落在地。幾秒鐘之後被拖拽回房間並按在床上椅子上,姜泉律師在洗手間再次被打(或許看到拿出手機的原因),多人架起姜律師到房間地板,按倒在地再次毆打,李篤振上前阻攔亦被打了幾拳。姜律師坐在床上喊“你們打死我吧”,再次被打;幾分鐘之後姜律師又被抽了兩記耳光。

     此時,幾個婦女把田素華拉到房門外,李、姜兩律師被十余人關在屋裡,被要求出示律師證及授權書,兩律師未出示,不出示律師證是擔心證件被撕毀、不出示授權書是因為擔心他們強迫律師代替當事人簽協議而後瞬間拆除房屋(儘管包中的授權書僅是訴訟和調查取證的授權)。行兇人員提出的條件:1、必須讓張國江張峰泉到來方可讓律師走;2、必須立即退出騙取張小平的五萬元律師費(張小平系張國江的弟弟,兩周前已經半脅迫簽訂了拆遷協定,當事人對律師工作無意見、亦無提出退費要求)。李篤振借給張峰泉打電話的時機,告知被囚禁事實,張峰泉在外撥打110報警。

      約16:30,靖江城中派出所三位民警出警,堅持查看律師證件,兩律師出示身份證,要求帶離此處,民警稱無法證明是律師,不能提供幫助(細節不詳述),後在行兇人員出門後出示了律師證。此時田素華心臟病發作導致暈厥,李篤振電告張峰泉,後者撥打120。約17時,李、姜兩律師攙扶著田素華到樓下120急救車,其後兩律師乘警車到達城中派出所。

     毆打兩律師的二三十人全部尾隨至派出所,十餘人坐在大廳內,其餘人在院子中。到達派出所後,民警稱將有一位領導來談,其後一位稱朱姓領導(但身著輔警警服)來找兩律師瞭解情況,告知將會保證律師安全,將會護送律師到高速路口。在李篤振的多次要求下,民警給李、薑二人做了筆錄。兩律師多次表示,在現場的就是行兇人員,並能指認出動手打人的七八人中的三兩個,但民警拒絕給對方做筆錄並拒絕指認、拒絕給李篤振臉部受傷情況拍照。

     接下來的五個小時,李、姜兩律師在派出所等待,同時通過手機與律所、同事、同行聯繫。派出所稱下班了,值班員警出警去了,要等待,期間,打人的人始終在兩律師的身邊,並不停騷擾,大喊“騙子”“不得好死”“讓你們有來無回”、多次關掉李篤振正在充電的手機充電器開關,為避免衝突,李篤振未予理會。

      查處不成,只求脫身。但此時派出所給出的說法是:“事情已經解決了,你們自行離開吧”,兩律師告知,身邊始終有二三十人圍攻,無法自行離開,要求護送;民警答覆“已經告知他們不打你們了”。因派出所變卦拒絕護送,李篤振情緒激動與民警爭辯,並撥打110報警,未果。

      期間,靖江市司法局的工作人員陳彬來到派出所,向兩律師瞭解情況,並和派出所人員進行溝通。

      約晚22:30,靖江司法局陳彬將兩律師帶入派出所辦公區(終於離開大廳,擺脫了二三十人的騷擾圍堵),兩民警(其中一位是季姓指導員)出來,告知會保證律師安全,會考慮護送律師安全離開,會立案處理,馬上找大廳內外的眾多圍堵人員做筆錄,並讓律師在監控螢幕中指認直接動手打人的人員。在螢幕中的七八個人員中,兩律師認出了兩個動手打人的進行了指認。我個人認為,城中派出所態度發生轉變是因為盛廷律所、同事、全國律師同行、北京市司法局的交涉、呼籲、報警取得的成果。

     約23時,靖江一位企業老總(系北京魏汝久律師找的朋友)和靖江公安局工作人員趕到城中派出所,對兩律師進行解救(細節亦不詳談)。

     29日淩晨1時33分,李篤振、姜泉兩律師乘坐該企業老總的車離開城中派出所,趕往長江南的江陰市住下,打算明日進行傷檢。

      大概這個情況,已經淩晨4:40分了,必須睡一會兒了。

 

李篤振

2016年3月29日淩晨4時

 

 

【北京在明律師事務所:拆遷律師,為民請命,法院內突遭十多人暴打】

 

(328毆打律師事件簡述:2016年3月28日上午10:30分,北京在明律師事務所張心升律師代理的行政糾紛案件赴湖北襄陽開庭完畢,尚未走出法院大門便遭10多名不法分子襲擊,並對其拳打腳踢,致使張律師多處瘀傷。)

 

時間:2016年3月28日上午10:30左右

 

地點:湖北省襄陽市中級人民法院辦公大樓臺階上

 

經過:

 

2016年3月28日上午9:00-10:20,何良寶、常義兵、張遠超、曹運斌等20人不服襄陽市樊城區政府作出的《襄陽市樊城洪家溝片區城中村及棚戶區綜合改造專案集體土地上房屋徵收公告》具體行政行為行政訴訟糾紛案件在湖北省襄陽市中級人民法院第11審判庭公開開庭。作為何良寶、常義兵、張遠超、曹運斌等20人的代理律師,北京在明律師事務所張心升律師全程參加庭審並充分發表代理意見。

 

開庭完畢後,大約10:30左右,張心升律師走出法院辦公大樓,在辦公大樓門口的臺階上遭遇10多名不法分子襲擊,並被拖下臺階按倒在地拳打腳踢,導致張律師的全身多處瘀傷,衣服被撕毀,眼鏡被打壞,後法院四、五名法警將張律師拉起來,但施暴的不法分子仍然繼續拉扯追打張律師,後法警將張律師拉上臺階拽到法院辦公大樓內。隨後,張律師撥打110報警,時間為上午10:40。

 

下午14:00-17:00,張律師到檀溪派出所作筆錄,筆錄員警為何江漢警官。

 

說明:

 

1、打人的不法分子,和張律師開庭案件沒有任何關係。張律師也不認識這些人。

2、被打的不止張律師一人,另外有四個人被打,其中一人比較嚴重,被120送到醫院,現住院觀察。

3、不法分子大約有二、三十人,據說3月28日上午11點左右,檀溪派出所員警一共抓住了17人,案由為尋釁滋事,截至到3月29日上午10點止,還有7人仍在派出所內。

4、不法分子毆打張律師等人,襄陽市中級人民法院的監控錄影全部拍到了,並且旁觀人員也有錄影和拍照的。

 

希望當時在現場的朋友可以幫助舉證,我們將非常感謝您,聯繫方式如下:

 

法院和派出所的地址:

1、湖北省襄陽市中級人民法院

聯繫電話:0710-3511664、 0710-3692637 、3512084

·舉報反映情況的信件投寄

地址:湖北省襄陽市襄城區檀溪路208號

郵編:441022

紀檢監察舉報電話:0710-3692732

五個嚴禁舉報電話:0710-3692732

預約立案電話:0710-3692626

2、湖北省襄陽市公安局襄城分局檀溪派出所

地址:湖北省襄陽市襄城區檀溪路197號

郵編:441022

電話:0710-3564464

 

同樣的遭遇還發生在很多拆遷律師身上!

 

拆遷律師這個行業是幫助被拆遷戶和政府與開發商進行較量,幫助被拆遷戶拿回應該屬於自己的權益,他們不怕辛苦、不怕累、不怕受傷,只希望被拆遷能獲得滿意的補償,只希望能得到被拆遷戶的一個肯定、一份支援。

 

在此北京在明律師事務所代表所有全體拆遷律師向社會發聲:希望拆遷律師可以得到社會朋友的支援,可以得到政府的幫助,在面對無良開發商的時候可以給我們一個堅強的臂膀!再次謝謝支持我們的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