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多消息

最新消息

《郭飛雄在陽春監獄首次見家人》(RFA張敏)

 

原文連結:

http://www.rfa.org/mandarin/zhuanlan/xinlingzhilyu/zhongguominjianweiquanjishi/mind-03072016111020.html

 

*郭飛雄(楊茂東)2月21日被轉到廣東省陽春監獄*

在前面的“心靈之旅”節目中報導了中國維權人士郭飛雄(楊茂東)、孫德勝案的情況。1月22日案件二審裁定,維持去年11月27日作出的原判——郭飛雄被以“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和“尋釁滋事罪”判處有期徒刑共六年。孫德勝被以“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判處有期徒刑兩年六個月。孫德勝已於2月28日刑滿獲釋。

 

郭飛雄的姐姐楊茂平2月23日得知郭飛雄一天前被轉到廣東省陽春監獄。

楊茂平當天說:“我今天下午三點二十多分時給天河看守所打電話。他說昨天就轉到陽春監獄。”

 

主持人:“陽春監獄離廣州有多遠?”

楊茂平:“270公里,乘完火車,到那個地方還有40公里,挺麻煩的。”

 

*張磊:楊茂平29日會見郭飛雄後跟我們說了些情況,楊茂東對監區無攝像頭很憂慮*

2月29日下午楊茂平獲准在廣東陽春監獄會見了郭飛雄。我收到楊茂平告知已會見的信後,打不通她的電話。我從郭飛雄的二位律師那裡先瞭解到一些情況。

 

郭飛雄的律師張磊先生說:“楊茂平會見完郭飛雄後,跟我們說了些情況。郭飛雄說他現在所在監區裡沒有對這些場景進行時時監控的(攝像機錄),所以他對自己的人身安全感到非常憂慮。因為監獄裡是一個非常複雜、外人很難想像的場景,一般都有攝像頭24小時監控,發生什麼事可以被觀察記錄到。如果別的監區有監控,而他那個監區沒有監控的話,郭飛雄擔心自己的人身安全受到侵犯,或者發生什麼事情都沒有辦法知道。一是監管人沒辦法發現;另一個……用他的話說‘萬一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張磊:我們計畫下周去會見郭飛雄,和他確定申訴的下一步工作具體安排*

主持人:“這是楊茂平第一次到監獄會見郭飛雄。楊茂平還說了些什麼情況?”

張磊:“她說那個地方非常偏遠,她們找了很長時間才找到,會見是通過電話交談,隔著玻璃,會見過程不停有人打擾,不停受到打斷。他說郭飛雄的腰不適合勞動。

我們計畫下周去會見郭飛雄,和他確定申訴的下一步工作具體安排。”

 

主持人:“關於沒有監控錄影的事情您怎麼看?”

張磊:“我認為郭飛雄的擔憂是有道理的。當然也不一定就會發生什麼事情,但是我覺得在這種監管的場所裡,按照一般情況是應該有攝像頭的。一是可以時時監控,裡面的人之間不至於相互侵犯,另外如果有侵犯的事情發生,也會留下證據、留下記錄。但是如果都沒有的話,我認為可能不太正常。”

 

主持人:“下周您和李金星律師都會去嗎?”

張磊:“我們計畫是的。”

 

主持人:“楊茂平是直接打電話給您講的以上會見情況嗎?”

張磊:“是。”

 

*李金星:我們認為這個案子本身是不公正的案子,我還是希望能夠儘快糾正*

 

郭飛雄的律師李金星先生說:“郭飛雄的監號裡好像沒有攝像頭,他可能認為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我們要和有關部門來溝通這個事情,包括監獄是怎麼樣規定的。但是在看守所和監獄裡,像郭飛雄這種案件,我想為了避免出現其它問題,應該有一個攝像頭。  

我們認為這個案子本身是一個不公正的案子,我還是希望能夠儘快糾正。”

 

*郭飛雄簡況*

郭飛雄本名楊茂東,今年50歲,他是作家、法律工作者。曾經參與2005年廣東太石村維權和營救維權律師高智晟等活動,多次被警方關押、毆打、酷刑,他也曾幾度絕食抗爭,最長達五十多天。

2006年9月他被拘捕,2007年11月被以“非法經營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罰款四萬元人民幣。此案涉及被捕之前五年出版的揭露瀋陽官場腐敗的雜誌《瀋陽政壇地震》。2011年9月13日郭飛雄五年刑滿出獄。

2013年8月8日又被抓捕。2015年9月11日總部設在愛爾蘭首都都柏林的人權組織“前線衛士”將“2015年人權衛士獎”頒給郭飛雄。

 

*楊茂平:監獄那地方好遠好遠,很少有人去,楊茂東要是抗爭絕食,真是危險!*

北京時間3月2日淩晨,我撥通了楊茂平的電話。

楊茂平:“我在火車上。今天一天我的電話都不正常,微信也不正常。”

 

主持人:“請您講講這次專程從湖北去廣東陽春監獄會見郭飛雄的情況好嗎?”

楊茂平:“2月29日上午10點50分我就到了(監獄),去登記,女警官叫我下午來。我們就在那塊兒走啊……我越走心情越不好。”

 

主持人:“您說‘我們’,您和誰?”

楊茂平:“廣州有幾個朋友,就是唐荊陵的妻子,還有一個曾(音)先生,還有開車的一個朋友,他們的車。進去是非常難的。沒有導航也進不去。監獄以前是個農場,叫青山農場。朝裡面走就很艱難了,有的路窄,有的路寬,有的路很崎嶇,好不容易進去。沿途我就說 ‘把我們楊茂東搞到這麽遠的地方,我不知道出於什麼目的‘。那個地方好遠好遠,是很少有人去的地方。進去可能就有一趟公車,還不如梅州(監獄)。到這個地方,楊茂東要是抗爭啊,用絕食的方法啊,真是危險!

進去後,十點半沒有讓我們見,我們一直在那邊轉。”

 

*楊茂平:下午四點多才見到楊茂東,他要求有書讀、會見律師、監區安裝監控攝像頭*

楊茂平說,直到下午四點,還沒有允許會見。她和獄方又作了一番交涉。

楊茂平:“上面就通知說可以見楊茂東了,我就去見他。我把有些事情……(他女兒)西西給他寫的信,(他兒子)金寶最近獲得的獎……就和他說。

因為只有半小時時間,我們特別緊張。楊茂東說,他有幾個要求叫我注意,他是2月21日到(陽春監獄)的。

他跟我說了幾件事,首先一個就是讀書。因為我進去的時候,先把書交給他們,他們沒有接受。 楊茂東說‘姐,我要跟你說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讀書。讀書是我的生命,如果我沒有書讀,我就絕食’。

還有第二個問題就是律師見面,他說我的案子是冤案,如果律師不能見他,他也要作抗議的。

第三個就說 ‘姐姐,你看到沒有,這個監獄……在梅州監獄我是被打,在這裡我可能連命都沒了。囚室裡十幾個人,沒有攝像頭,並且吵得很’。他說,早晨做飯的人從他囚室那兒過來過去,所以他這一個星期都沒睡好覺,一天睡不了三個小時。“

 

*楊茂平:楊茂東臉色非常差,體重僅是過去的五分之三,22日他三次坐下站不起來*

楊茂平:“我看他狀況也比在天河看守所還糟糕。因為那天剛好太陽是對著他這個方向,我看到他臉色非常差,人比在天河看守所還瘦,眼皮耷拉下來了,瘦成那樣,上眼瞼都在下面耷拉。他說 ‘姐姐我身體出現了大問題,22日那天三次坐下去,我站不起來了’。他說到如果不給他看書,他要絕食,我說‘你不要絕食,我求你了!’

這時候,員警跟我說‘時間到了’,裡面電話也通知我‘時間到了’。我跟楊茂東說‘你的身體已經受不了絕食了‘。因為他現在很糟糕,體重是過去的五分之三,我一點也不誇張。

這次我去的時候他已經坐在那兒了,以前開庭時我見過他走路,是去年11月。今年1月25日(在看守所第一次見面)我看他不是正常人走路。他又說蹲下去站不起來。監獄說給他做了檢查,沒有多大問題。我懷疑這是腰椎的問題,我也向他獄政科的領導反映了。 ”

 

*楊茂平:楊茂東的身體已經經受不了絕食了,要求作核磁共振檢查他的腰椎*

楊茂平:“有一個專門搞審查的人跟著我,在我後面站著。跟楊茂東會見整個過程,因為只有半小時很緊張,我說話語速特別快。我(對審查的人)說 ‘你看,這書你可能得慢慢給他,不給他……我不希望他絕食,我弟弟身體已經經受不了絕食了,真的’。

最後他們把我帶的書全部留下來,答應審查一下慢慢給他。我說這些書是剛買的,有的用塑膠袋打著捆,我們都沒有解封。這都是在中國正規出版社出版、圖書點買的,還沒打開。我說‘你們審查給他看,我不希望中間出現不愉快的東西。 我們楊茂東的事,確實冤枉得太很了’。

楊茂東說‘給我登記是22日去的,實際是21日去的(監獄)’。我說‘楊茂東,你的腰椎出現了嚴重問題’。上次在瀋陽他們把他吊起來打,他腰椎已經壞了。我說‘上次開庭時你走路的步態,我憑一個醫生的經驗,就是你的腰椎有問題了。你現在又站不起來了,除開嚴重的營養不良以外,還有就是腰椎有問題。我是這樣推斷的’,我跟監獄方說了。

獄方說他們有法律,有勞動能力的都是要參加勞動的。我說‘我跟您說,我憑一個醫生的經驗,我們楊茂東身體已經受到摧殘,失去勞動能力了。不信你馬上給他作一個腰椎的核磁共振,他的腰椎被破壞了。作核磁共振是比較貴的,我說我來出這個錢,你們給他檢查’。我還要進一步打電話要求這件事。”

 

*楊茂平:楊茂東說“我不會自殺的”*

楊茂平:“我都說完了,楊茂東還說了一句‘姐,我不會自殺的。’

下周律師也去,也會介入的。他們說家人3月份可以見,(楊茂東的哥哥)楊茂全說,3月15日以後去見他。”

 

以上自由亞洲電臺“心靈之旅”訪談節目由張敏在美國首都華盛頓採訪編輯、主持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