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就近期人權律師遭遇持續打壓的聲明

繼廣東王全平律師於2014年4月被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後,又有六名人權律師在2014年5月一個月內被刑事拘留,罪名分別為尋釁滋事、擾亂公共秩序及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中國維權律師關註組強烈譴責北京、上海、廣東、河南等地執法機關對人權律師的集中打壓,並要求立刻撤銷對受害律師的刑事控告,立即釋放。

2014年5月6日,北京律師浦志強在參加“北京六四紀念研討會”三天後,因涉嫌“尋釁滋事罪”被北京警方刑事拘留。浦誌強曾代理任建宇勞教案、“上訪媽媽”唐慧勞教案。

2014年5月13日,廣州律師劉士輝被上海警方要求“滾出上海”,後警方以“聚眾擾亂秩序罪”將其刑事拘留。劉士輝曾因辦理郭飛雄非法經營案等維權案件遭廣東司法行政部門打壓而無法正常執業。劉士輝的代理律師張磊在會見後表示,劉士輝現在身體狀況很不好。

2014年5月14日,浦志強律師的外甥女兼助理北京律師屈振紅在會見浦誌強,並與張思之律師共同發布公開信希望為浦誌強申請取保候審後也被刑事拘留,罪名是“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罪”。

2014年5月16日,廣東律師唐荊陵被廣州警方以“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並被搜查居所,帶走兩臺電腦、三部手機等物品。此前,唐荊陵曾因關註人權、代理維權案件被吊銷律師執業證;拘留前亦曾受到警方的多次傳喚和談話,要求不要參加六四紀念活動等。

2014年5月27日,河南律師常伯陽被河南警方以“涉嫌擾亂公共秩序”傳喚,家中兩臺電腦、兩部手機均被扣押。5月29日淩晨,家屬被電話告知常伯陽已被刑事拘留,尚未收到書面通知。常伯陽代理律師兩度要求會見均被拒絕。據了解,常伯陽當時正在代理記者石玉被抓一案(石玉曾參加2014年2月2日舉行的民間“六四”公祭活動)。常伯陽曾發起毒奶粉受害兒童誌願律師團,並曾多次為未成年人、農民工、艾滋病人等弱勢群體代理維權案件,還曾發起和參與十律師勞教改革建議信、四省律師致信教育部呼籲取消高考戶籍限制、聯署建議廢除律師年檢和法院安檢等公益法律建議活動。

2014年5月28日,河南律師姬來松在失蹤兩天後被以“聚眾擾亂公共秩序罪”刑事拘留。其曾參與北京“崔英傑殺城管案”、湖北“彭寶泉被精神病案”、聯名建議調整勞教制度、呼籲修改《看守所條例》等行動。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認為,上述人權律師的合法權益遭到了當局嚴重的侵犯。作為公民,他們享有《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保障的言論自由和集會自由;作為律師,他們更是享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律師法》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規定的相關權利,包括但不限於“律師在執業活動中的人身權利不受侵犯(第三十七條)”,“律師依法執業受法律保護,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侵害律師的合法權益(第三條)”及“辯護律師持律師執業證書、律師事務所證明和委托書或者法律援助公函要求會見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看守所應當及時安排會見,至遲不得超過四十八小時(第三十七條)” 。這六位律師僅僅是在行使其公民權利,或是在正常履行代理人職責、維護委托人權益,卻受到了來自北京、上海、廣東、河南等地執法機關的公然侵犯——濫用尋釁滋事、擾亂公共秩序等罪名,隨意限制律師的人身自由、侵犯律師的憲法權利,妨礙並剝奪律師的會見權。

因此,關注組要求:

1.各地執法機關立刻撤銷對上述人權律師的刑事控告,並立即釋放。

2.各地執法機關按照《刑事訴訟法》的要求,保障受害律師在監所的一切權利,包括但不限於進行有效抗辯、及時會見辯護人。

3.各地律師協會立即啟動會員維權機制,向受害律師提供資源支持,包括但不限於援助律師、新聞發布等事宜,並向會員通報維權進展。

4.各地執法機關按照《憲法》、《刑事訴訟法》及《律師法》,尊重公民的言論和集會自由及律師執業權。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2014年6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