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多消息

最新消息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譴責臨沂監獄拒絕受理陳克貴保外就醫申請 漠視囚犯生存權

近日有報導指山東維權律師陳光誠的侄子陳克貴獄中病重,惟臨沂監獄並沒有提供足夠治療,甚至無理拒收陳克貴保外就醫的申請,令陳的病情惡化。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譴責臨沂監獄漠視陳克貴生存權,要求臨沂監獄立刻受理陳克貴的保外就醫申請,並及時提供治療。

陳光誠表示,2013年12月30日,陳克貴的母親任宗舉去山東省臨沂監獄探視陳克貴。發現他的手一直捂著肚子,頭上冒汗。經詢問得知,不但他的闌尾炎未得到治癒,而且一直疼痛,切伴有胃痛,頭痛及頭暈。他的闌尾炎是2013年4月24號確診,當時監獄的工作人員告訴任宗舉,克貴的闌尾已經化膿,形成了膿包。因為一直未得到真正的治療,因而至今還不時發作。

他的胃病是他被押在看守所期間,面對野蠻,粗暴,蠻不講理的員警生氣所致。他的痛疼,頭暈主要是2012年4月27日淩晨,翻牆入室的張建等眾土匪手持木棍,重擊頭部所致,克貴在逃出家門的路上曾經暈倒,不知昏迷了多長時間,蘇醒後繼續逃跑,因一直沒能檢查治療,因而,現在經常頭疼,頭暈。

2014年1月2日,陳克貴的母親到臨沂監獄獄政科遞交為陳克貴保外就醫的申請書,但獄政科拒收,說此事不歸他們管。再三請求下,警號3714118的警員撥通了克貴所在的監區相關負責人的電話,該負責人說,克貴沒有病,但陳可貴的母親說她30號親眼看到了可貴病痛的頭上冒汗的樣子。監區負責人說:“克貴就在我旁邊,你可以給他說話”。克貴接過電話後說:“我一直疼痛,現在還因疼痛手捂著肚子”。此話獄政科的人也都聽到了,但最終,監獄方沒有接收家人為克貴提出的保外就醫的申請。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認為,陳克貴已患病數月,臨沂監獄竟然只提供過一次治療,連申請保外就醫的權利也剝奪,是完全漠視囚犯的生存權。根據聯合國《囚犯待遇最低限度標準規則》第24條,‘醫務人員應于囚犯入獄後,儘快會晤並予以檢查,以後於必要時,亦應會晤和檢查,目的特別在於發現有沒有肉體的或精神的疾病,並採取一切必要的措施’。中國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會員國,必須尊重如此基本的人權標準,而且不能縱容地方監獄剝奪囚犯獲得醫療的權利。因此,我們要求:

1.      臨沂監獄及時為陳克貴提供適足治療

2.      臨沂監獄受理陳克貴的保外就醫申請

3.      中央政府確保各級監獄保障囚犯的生存權和獲得醫療的權利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2014年1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