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多消息

最新消息

2015年7月9日至13日14:42, 共计114名律师/律所人员/维权人士被刑拘/带走/失联/约谈/传唤/短期限制人身自由(不断更新)

2015年7月9日至13日14:42, 共计114名律师/律所人员/维权人士被刑拘/带走/失联/约谈/传唤/短期限制人身自由(不断更新)

#黑色星期五#大抓捕(请大家协助补充,谢!)

 

受影响人数总数:114人

最后更新时间:7月13日 14:42

 

被刑拘[1]/监视居住[2](以下个案已為变相秘密拘押)【7人】

律师 5 人:

王宇(北京,锋锐所,7月9日040​​0时被带走,被刑拘)
周世锋(北京,锋锐所,7月10日0730被带走,被刑拘)
王全璋(北京,锋锐所,7月10日1300起失联,被刑拘)
黄力群(北京,锋锐所,7月10日0830起失联,被刑拘)
隋牧青(广州,7月10日2340 被带走,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监视居住)

其他 2 人

包龙军(王宇丈夫,北京,7月9日0300起失联,被刑拘)
刘四新(北京,锋锐所行政助理,7月10日0845起失联,被刑拘)

被失踪/带走/失联【15人】(未获释/情况未明)

律师 6人:

李姝云(北京,锋锐所,7月10日1130被带走)
刘晓原 (北京,锋锐所)
李和平 (北京,7月10日14时被带走)
郑恩宠 (上海,11日下午带走并抄家)
谢阳 (湖南,7月11日0600被带走)
周立新(贵州,锋锐所律师,12日约1600被带往贵阳派出所)

其他 9 人

王方(北京,锋锐所会计,7月10日0830失联)
考拉(赵威,北京,李和平律师助手,7月10日1700被带走)
老木 (刘永平,北京)
胡石根 (北京)
戈平 (天津)
望云和尚 (林斌) (在四川被捕)
李发旺 (山西,11日0400被带走)
魏得丰 (谢阳律师助理,湖南)
徐知汉(山东济南,11日0455被从济南带回河南,现下落不明)

被短暂拘留/约谈/传唤【92人】(已获释/现平安)

律师 81人

张维玉 (山东,在北京锋锐被拘)
左培生 (北京,在锋锐被控制)
江天勇 (北京)
倪玉兰 (北京,12日1347警察上门警告)
张凯 (北京)
刘卫国 (山东)
刘书庆 (山东,13日被约谈)
舒向新 (山东)
徐红卫 (山东)
付永刚 (山东)
王玉琴(山东)
熊冬梅(山东)
刘金湘(山东)
王学明(山东)
熊伟(山东)
李金星 (山东)
张海 (山东)
冯延强 (山东)
许桂娟 (山东,12日下午被约谈)
李威达 (河北唐山)
梁澜馨 (河北唐山)
刘连贺 (天津)
姬来松 (河南)
任全牛 (河南)
孟猛 (河南)
马连顺 (河南)
常伯阳 (河南,12日0200回家)
张俊杰(河南)
王秋实 (黑龙江)
张雪忠(上海)
李天天(上海)
薛荣民 (上海)
秦雷 (上海)
刘士辉(广东律师,11日中午在上海被带走,12日1800获释)
张磊(11日在苏州被约谈,12日22:20被带往长沙南站铁路派出所,0040出来)
王成(杭州,12日23:08发讯息报平安,寻衅滋事行政传唤21小时)
陈宗瑶(陈晨,浙江)
袁裕来(浙江)
吕洲宾(浙江)
汪廖 (浙江,13日中午国保约谈)
王万琼 (四川)
于全 (四川)
游飞翥 (重庆)
付剑波 (重庆)
何伟 (重庆)
游忠洪(重庆)
张庭源(重庆)
雷登峰 (重庆)
黄思敏(湖北,12日2300被约谈,13日0140出来)
胡林政(湖南,12日0600出来,手机装软件)
文东海(湖南,12日约1900被带走,有传唤证,涉嫌寻衅滋事,13日约0200获释)
郭雄伟 (湖南)
陈南石 (湖南)
王海军 (湖南,13日被二次约谈)
石伏龙(湖南)
杨金柱(湖南)
杨璇(湖南)
张重实(湖南)
罗茜 (湖南)
吕芳芝 (湖南)
张玉娟 (湖南)
蒋永继 (甘肃)
曾维昶 (云南)
刘文华 (云南)
杨名跨(云南)
王宗跃 (贵州)
李贵生 (贵州)
邹丽惠 (福建)
刘正清 (广东)
吴魁明(广东)
葛永喜(广东,11日2120被警察里带走,12日0156确认出来)
陈武权 (广东)
王全平(广东,12日约0100被带往看守所,0200左右出来)
葛文秀(广东,11日2257发消息说土匪砸门)
崔小平 (深圳)
徐德军 (深圳)
朱金辉 (深圳)
覃永沛 (广西)
张鉴康 (陕西)
李方平(北京,12日0730在江西萍乡被第二次带走,2130回家)
李昱函 (辽宁)

其他 11 人

周庆 (北京,锋锐所司机)
游豫平 (洗冤行动志愿者,北京)
包卓轩 (包蒙蒙) (王宇儿子,北京)
冯斌 (北京,在锋锐被控制)
袁立(北京,10日中午被带走问话,2100获释,问题针对老木)
卢秋梅 (山东,12日1300被传唤)
李大伟 (甘肃)
蓝无忧(河南)
侯帅(河南)
渔夫(王福磊,深圳,在上海被带走,已无事)
欧彪峰 (湖南)

被查抄

锋锐律师事务所
李金星律师办公室(NGO:洗冤行动办公室)
北京高博隆华律师事务所(李和平律师所在事务所)

被捕地区统计 (被捕/约谈):

北京23人 (13/10)

河北4人 (1/3)

河南8人 (0/8)

广西1人 (0/1)

广东10人 (1/9)

江浙13人 (1/12)

湖北1人 (0/1)

湖南15人 (2/13)

川渝9人 (1/8)

山西1人 (1/0)

山东16人 (1/15)

黑龙江1人 (0/1)

甘肃2人 (0/2)

云南3人 (0/3)

贵州3人 (1/2)

福建1人 (0/1)

江西1人 (0/1)

陕西1人 (0/1)

辽宁1人 (0/1)

 

7月12日消息汇总(22时至24时)

23:08 浙江律师王成发消息:我回来了,暂安。
23:21 北京律师张磊发消息:广州市公安局两名警员在火车上找到我,说一会儿要带我去长沙南站铁路派出所了解情况。
23:47 广东律师庞琨发消息:深圳市司法局和国保联合谈话,从谈话对象来看不限于签名或人权律师,而是只要转发微博微信的都谈。而且先从不活跃的谈起,目前有崔小平,徐德军,朱金辉等律师谈话完毕,从这个层次来看的话深圳谈话的律师不会少于二十人。

7月13日消息汇总(截至14时)

00:18 广东律师刘士辉发消息:刘士辉感谢各界朋友的关注和厚爱:2015年7月11日中午11点半许,风狂雨骤的台风雨还在肆虐,我在借助的浦东新区朋友处,被警察带到合庆镇派出所关入监区,其后接受国保询问。苦熬了一天一夜,12日中午结束24小时传唤。传唤证上的事由是“以其他方法故意扰乱公共秩序”。传唤事项有二:其一是关于在声援周世锋律师的律师群体联署文件上签名;其二是意向参加法国领馆的一个聚餐会。传唤结束后,被带到住处附近的东风村巡逻室,限制自由6小时许。12日傍晚6点重获自由。 刘士辉 7月12日晚
00:33 湖北律师黎学文发消息:黄思敏律师在武汉市司法局里被公安约谈。我在门卫室等候。刚见了国保,态度还可以。他们不想我在场,我就下楼了。
00:37 北京张磊律师发消息:出来了,湖南省公安厅的,还是周世锋王宇的事情。
00:40 湖南蔡瑛律师发消息:刚跟张磊律师同了电话,他出来了,人安全了。
01:14 湖南律师杨金柱发消息:杨金柱律师依法接受周世锋律师家属的委托,担任周世锋律师的辩护人 杨金柱律师于2015年7月12日依法接受周世锋律师家属的委托,担任周世锋律师的辩护人,依法免费为周世锋律师进行辩护。杨金柱将按照办案程序,向长沙市司法局和长沙市律师协会送交书面报告。 特别说明:不少律师同仁劝阻杨金柱担任周世锋律师的辩护人,杨金柱律师回复了八个字:职责所在,万死不辞!杨金柱已经为自己委托了辩护人。
01:40 湖北律师黄思敏消息:我出来了,都是问王宇的事情。
02:01 湖南律师文东海发消息:回来了。和前次谈话主题一样。
02:03 贵州李贵生律师发消息:与国保五六个小时的约谈。给大家报告。问了:1、个人及家庭基本情况;2、办理的主要信仰案件;3、对锋锐律师事务所及周世锋律师等人涉案的看法。
08:20 浙江律师汪廖发消息:今天国保约谈。中午,客场。
08:54 山东律师刘卫国发消息:已回。
08:55 湖南律师文东海发消息:已回。
09:00 河南律师孟猛发消息:国保一大早打电话问在哪儿?说领导要求这几天要天天打电话。
09:24 浙江律师王成发消息:兄弟们,我回来了(12日晚大概23时到家,寻衅滋事行政传唤21小时),暂安,谢谢。
09:43 湖南律师王海军发消息:我等会儿还要谈话。
10:07 浙江律师王成发消息: 1,2点半到3点半,第一次笔录,市局国宝,我说你们连续两天故意凌晨到我家骚扰我及家人,无法律手续强制我上车,威胁我放弃对王宇等的关注,涉嫌非法侵入住宅非法限制公民人身自由滥用职权侵害公民言论自由侵害公民监督政府权,这是赤裸裸的政治迫害,我拒绝回答一切问题…… 2,大概10点多到14点,第二波警察,区分局刑警大队三人,做笔录我重复上述回答, 3,大概16到17点,第三波襄阳栆阳新市镇三级警方各来一个警察,说自己老乡来看看,谈父母健康妻子压力儿女未来前程,前一天此三人去过老家找过我父母,重复上述回答 区分局两警察再谈,言如果不配合或许被并入王宇案或成立专案组云云,我说我自信无任何违法行为,如果有贪腐势力想迫害我,那就来吧,我相信最终会有天理正义 4,大概20到22点,先来一人不肯出示证件,说找我妻子谈过(回家后妻子说有三个警察几乎呆我家一天做工作东扯西拉),他说我既负责又自私还自负……,没理他 后又来一人,不肯出示证件,自称省厅刑警总队某副处,说是私人聊聊不希望我出事,不强迫只是希望我和周案无关联采取适当方式关注 我说做人底线是关爱亲人朋友做事底线是宪法法律,我会依法处理 不要再去骚扰我家人,否则控告…… 大概22点半,送我回家。
10:37 湖南律师胡林政发消息:我昨天早上六点放出来的。手机被装了很多软件,不能使用,昨天中午我委托王海军发了消息。现在还好。
10:45 上海律师斯伟江发表评论文章:《央视审判损害司法权威》。
11:13 山东律师刘书庆发消息:领导刚刚给我打了电话,明天让我去学校,说要找我了解一下情况。看来不出所料,国保只是电话交流是不过关的。
12:12 上海律师钟锦化发消息:【严正声明】鉴于时局混乱,国家法治正遭受严重践踏,为依法保护家人和自身生命财产自由安全,从今天起任何人敢不打招呼撬我家门而入,我均格杀勿论!并且这几天我已经在家门周边布控机关侍候!任何警察敢违法执法、暴力执法,也均视同歹徒恐怖分子,照样可以实行正当防卫格杀勿论!大家尽可以扩散我的观点和态度!并且希望大家也能照此做!特此声明!上海钟锦化律师2015年7月13日
12:29 广东律师陈武权发消息:很久没上门查户口了。今天终于来了一个。她要登记身份证,我说没带,号码也忘了。
13:08 山东律师许桂娟发消息:11号晚上9点多到家找我,我不在家。12号下午青岛市城阳分局再次约谈。
13:53 广东律师葛永喜发消息:下午去杭州,国保来电问我是不是去浙江,我说是,他说案件可以代理,但请依法办事,不要做其他的事情。

 

 

[1]刑事拘留:此处所列名单均被刑事拘留,但侦查机关尚未公布罪名及羁押地点。然根据中国《刑事诉讼法》规定:公安机关拘留人的时候,必须出示拘留证。拘留后,应当立即将被拘留人送看守所羁押,至迟不得超过二十四小时。除无法通知或者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通知可能有碍侦查的情形以外,应当在拘留后二十四小时以内,通知被拘留人的家属。有碍侦查的情形消失以后,应当立即通知被拘留人的家属。

[2]监视居住:此为中国《刑事诉讼法》规定的强制措施之一,监视居住应当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住处执行;无固定住处的,可以在指定的居所执行。对于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特别重大贿赂犯罪,在住处执行可能有碍侦查的,经上一级人民检察院或者公安机关批准,也可以在指定的居所执行。但是,不得在羁押场所、专门的办案场所执行。根据我们过去的经验,此种强制措施十分容易滋生酷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