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多消息

最新消息

赵威母亲回忆(1):【董亚南律师承诺可以为赵威办理取保候审】

//2016年1月28日,赵威(考拉)的辩护律师任全牛、严华丰到天津市第一看守所要求会见赵威,天津市公安局李斌告知:赵威已解除对二位律师的委托,并聘请了两名新律师。

 

2016年1月29日与2月22日,赵威母亲与官方所谓的“新律师”董亚南见面。以下是赵威母亲的回忆文章。//

 

赵威母亲回忆(1):【董亚南律师承诺可以为赵威办理取保候审】

 

(说明:董亚南是官方为赵威聘请的律师)

 

【1月28日】

 

1月28号早9点,我和女儿的两位元代理律师严律和任律一同前往天津一看,负责接见的警察李斌和我们会谈大约10分钟,严律和任律两位律师递交了申请会见书,被李拒绝,理由是赵威自己聘请了代理律师。两位律师当时据理力争,李以你们先到外边去看一会、学习一下为由将我们赶出会见室。(我试着交给李我写给女儿的信,李同意接收。)在会见室外,两位律师认真阅读有关执业条款后,多次要求与李面谈,而李始终避而不见。期间,我要求见所谓我女儿请的律师,李答应给联系。至下午4点电话告知我:29号上午10点30分,到一看李的会见室见面。

 

【1月29日】

 

1月29日上午10点30分,在李的会见室见到:

董亚南,女,71年,天津誉仑律师事务所主任;

仉慧云,女,84年,刚工作小半年,工作关系正在办理中,助理。

 

简短会谈了解到,是天津市律师管理所找她们出来做代理的。董手上持有我女儿的委托书,是打印的,时间是1月13号,有我女儿签名。另有一份仅有两行字是手写的,内容是要求董、仉二人做代理人,不要父母找的代理律师(意),有签名,但这份东西不是我女儿的笔记,不是亲手写的。(即使是我女儿亲笔缩写,那绝对是在极度困难的情况下所写)董说可以给我女儿办理取保候审。(正谈话中,董身上手机响了,她起身道门外接了电话)接下来我提出要具体了解一下董的情况,找地方谈一下。董说下午2点以后可以,地点定在她的办公室。董二人离去。

 

李斌又来谈话,内容和董基本一样。也是说这两位律师可以给我女儿办理取保候审,原因是她不是主犯,仅是一份工作。

 

李带来我女儿写给我的回信,是用打印纸,满满1页。我看了后,小心翼翼地折起来,欲装入包内,被李制止了说,这信不能带出去,因为是机密,是他个人行为通过办案人拿出来的。我说这是我女儿写给我的私信,能泄露什么国家秘密?况且她爸爸还没看到呢。我应该、也必须带走!李不准,我只好把我的私信交给他处理。当时心情像刀割一样,极度痛苦,状态也极差。李的随从去给我倒了一杯水来,我服了些药,缓了一会儿。因为当时脑子乱,记录不了信的全部,只能凭借记忆,将记得比较清晰的几句话复述如下:

 

亲爱的爸爸、妈妈:你们好!

我今天中午看到你们写给我的信,得知爸妈身体还好,我略感心安……

①颠覆罪,我认罪,充当帮凶;

②我身体很好啊,这里的警察都对我很好,我有保健医生每天都给我检查身体;

③里面的人开我玩笑说我是“公主”;

④我已经炼狱。因为有信仰,耶稣赐福,我已心安;

⑤最后祝福大家一切都好,也祝福兄嫂安好。

赵威

(没有日期、时间)

 

李又进来了,说了些颠覆国家政权罪的解释。李很诚实,他说,这罪名就是文化大革命时期的反革命罪,那是死罪啊!不过那是40年前了,现在国家进步了。比如劳教制度都废除了。我说,的确如此。我们国家是人民当家做主的,是颠覆不了的,不论怎么颠覆它都是中国。李接着说:我们国家是一党执政,颠覆国家政权那就颠覆共党政权,这是不容许的。一党执政是我们党的特色。我插话说,人家美国你看多党派轮换执政,能互相监督,遏制腐败,颠覆来颠覆去还是美国,也挺好(哈哈)。李无语。接下来李和我拉了写家常话,他抱怨负担重,说上有老四个,下有一个女儿,他本人是共产党员,38岁。我说二胎开放,你们可以再生一个啊。他说他女儿坚决不同意再生一个,我说你女儿了不起,敢于实话实说,毫不掩饰,这是社会进步的表现。李无语。

 

下午2点,我如约到达董亚南律师的办公室。谈话中了解到她们还和赵威签订了代理协议,案件代理费9000元。我要求看协议,董律说不知谁拿了!后又说在办案人员手上。她当时通过电话联系,办案人有说不知放哪儿了,说以后找到了再给董。就这样不了了之。之后我说那先把委托书给我拍一下。董不给,说等协议书拿来了一同拍照发微信给我。谈话间,我问她案子情况,她却说不知道。不过她说,她已经见过我女儿了。“人很瘦,她说想妈妈。”戴副眼镜,扎了个长马尾。此时董问我有什么要求?我说我建议你主动退出,原因是我半年前就聘请了两位律师,投入了财力,单从感情上也讲不出辞去人家的理由。两位律师为我女儿不辞劳苦,多次奔走。况且早在2014年7月我女儿就交代过我,“我若因言获罪,妈妈你一定要帮我请律师。”再者,我即便是要辞退律师,也得有个合理的说法吧,也就是要把我女儿委托你们的协议书、委托书等,给人家看一下吧。临离开时,我还一再说明,结果董说,你可别再说给那两位律师看了,你这样说,他们更不给了。好,那就说给我女儿爸爸看看吧。

 

这一趟,我从26号晚启程到30号夜回到家,整整奔走了4天,毫无进展。我是欲哭无泪、投诉无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