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多消息

最新消息

截至2015年7月15日20:00,至少190名律师/律所人员/人权捍卫者被刑拘/带走/失联/约谈/传唤/短期限制人身自由

【截至2015年7月15日20:00,至少190名律师/律所人员/人权捍卫者被刑拘/带走/失联/约谈/传唤/短期限制人身自由】

 

最后更新时间:7月15日 20:00

__________________

 

被刑拘[i] /监视居住[ii] (以下个案已為变相秘密拘押)【11人】

律师 9 人:

  1. 王宇 (北京,锋锐所,7月9日0400被带走,未能联络,已逾160小时,被刑拘)
  2. 周世锋 (北京,锋锐所,7月10日0730被带走,未能联络,已逾132小时,被刑拘)
  3. 王全璋 (北京,锋锐所,7月 10日1300开始未能联络,已逾127小时,被刑拘)
  4. 黄力群 (北京,锋锐所,7月10日 0830开始未能联络,已逾131小时,被刑拘)
  5. 包龙军 (王宇丈夫,北京,9日0300开始未能联络,已逾161小时,被刑拘)
  6. 刘四新 (北京,锋锐所行政助理,10日0845开始未能联络,已逾131小时,被刑拘)
  7. 隋牧青 (广东广州,7月10日2340 被带走,已逾106小时,以煽颠罪被监视居住)
  8. 谢阳 (湖南,7月11日0540被带走,未能联络,已逾110小时,以涉嫌扰乱法庭秩序罪、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监视居住 )
  9. 陈泰和教授 (广西,7月13日以寻衅滋事被刑拘,已逾34小时,羁押于桂林二看)

 

其他 2 人

  1. 戈平 (勾洪国,天津,10日上午被带走,已逾128小时,以寻衅滋事监视居住)
  2. 姜建军 (辽宁大连,12日以寻衅滋事被刑拘,已逾68小时)

 

_________________

 

强迫失踪/去向未明 【19人】

律师 4 人:

  1. 李姝云 (北京,锋锐所,7月10日1130被警方带走,失踪,已逾128小时)
  2. 李和平 (北京,7月10日1400 被警方带走,失踪,已逾126小时)
  3. 谢燕益 (北京,10日下午约谈,12日下午二次约谈后失踪,已逾68小时)
  4. 郑恩宠 (上海,11日下午被警方带走并抄家,失踪,已逾97小时)

 

其他 15人

  1. 王方 (北京,锋锐所会计,7月10日0830开始失踪,已逾131小时)
  2. 考拉 (赵威,北京,李和平律师助手,7月10日1700被带走,失踪,已逾123小时)
  3. 老木 (刘永平,北京,10日确认被捕,失踪,已逾128小时)
  4. 胡石根 (北京,10日开始失踪,已逾128小时)
  5. 郭宇豪 (北京,14日被捕)
  6. 望云和尚 (林斌) (10日中午在四川成都机场被带走,失踪,已逾128小时)
  7. 巩磊(山东,13日被带走,去向未明,已逾44小时)
  8. 李向阳 (山东,14日0100以涉嫌诈骗罪带走,已逾43小时)
  9. 任乃俊 (上海,12日被带走,已逾68小时)
  10. 王明贤 (江苏苏州,14日1730被带走,已逾26小时)
  11. 丁红芬 (江苏无锡,15日1640被抓走)
  12. 黄燕明 (贵州,14日0740被带走,已逾36小时)
  13. 黄义杰 (广东广州,14日被带走)
  14. 吴斌 (网名”秀才江湖”,广东广州,15日浙江国保到广州找,被殴打失联)
  15. 苏少凉 (广西,15日中午在派出所)

 

__________________

 

被短暂拘留/强制约谈/传唤 【160人】(已获释/现平安)

律师 110人

  1. 张维玉 (山东,在北京锋锐被拘)
  2. 左培生 (北京,在锋锐被控制)
  3. 江天勇 (北京)
  4. 倪玉兰 (北京,12日1347警察上门警告)
  5. 张凯 (北京)
  6. 刘晓原 (北京,锋锐所,7月10日2300起疑被控制,已回家)
  7. 程海 (北京,13日1230在法院外被公安找)
  8. 刘连贺 (天津)
  9. 马卫 (天津,7月10日被约谈)
  10. 李威达 (河北唐山,10日22:30被带走至11日17:15,计算机及手机被抄)
  11. 梁澜馨 (河北唐山,10日22:30被带走至11日17:15,计算机及手机被抄)
  12. 么民富 (河北唐山,15日1430约谈,已回家)
  13. 姬来松 (河南)
  14. 任全牛 (河南)
  15. 孟猛 (河南)
  16. 马连顺 (河南)
  17. 常伯阳 (河南,12日0200回家)
  18. 张俊杰(河南)
  19. 苗杰(河南)
  20. 刘卫国 (山东)
  21. 刘书庆 (山东,13日被约谈,14日下午再约)
  22. 舒向新 (山东,14日警察二次登门)
  23. 徐红卫 (山东)
  24. 付永刚 (山东)
  25. 王玉琴(山东)
  26. 熊冬梅(山东)
  27. 刘金湘(山东)
  28. 王学明(山东)
  29. 熊伟(山东)
  30. 李金星 (山东)
  31. 张海 (山东)
  32. 冯延强 (山东)
  33. 许桂娟 (山东,12日下午被约谈)
  34. 赵永林 (山东,13日约谈)
  35. 徐忠 (山东)
  36. 刘金滨 (山东)
  37. 王秋实 (黑龙江)
  38. 张雪忠(上海)
  39. 李天天(上海)
  40. 薛荣民 (上海)
  41. 秦雷 (上海)
  42. 钟锦化 (上海,14日约谈 )
  43. 王卫华 (上海,15日约谈)
  44. 刘士辉 (广东律师,11日中午在上海被带走,12日1800获释)
  45. 张磊(11日在江苏苏州被约谈,12日22:20被带往长沙南站铁路派出所,0040出来)
  46. 王成(浙江杭州,11日第一次约谈,12日第二次约谈,寻衅滋事行政传唤21小时)
  47. 庄道鹤 (浙江杭州,约了14日在杭州谈话)
  48. 陈宗瑶(陈晨,浙江)
  49. 袁裕来(浙江)
  50. 吕洲宾(浙江)
  51. 汪廖 (浙江,13日中午国保约谈)
  52. 王万琼 (四川)
  53. 于全 (四川)
  54. 付剑波 (重庆)
  55. 何伟 (重庆)
  56. 游忠洪(重庆,游飞翥律师哥哥,14日被传唤)
  57. 张庭源(重庆)
  58. 雷登峰 (重庆)
  59. 游飞翥 (重庆,14日上午被带走,2055获释 )
  60. 黄思敏 (湖北,12日2300被约谈,13日0140出来)
  61. 胡林政 (湖南,12日0600出来,手机装软件)
  62. 文东海 (湖南,12日约1900被带走,有传唤证,涉嫌寻衅滋事,13日约0200获释)
  63. 郭雄伟 (湖南)
  64. 陈南石 (湖南)
  65. 王海军 (湖南,13日被二次约谈)
  66. 石伏龙(湖南)
  67. 杨金柱(湖南,15日第四次被传唤,此前为11日凌晨和14:00,以及14日10:25)
  68. 杨璇(湖南)
  69. 张重实(湖南)
  70. 罗茜 (湖南)
  71. 吕芳芝 (湖南)
  72. 张玉娟 (湖南)
  73. 蔡瑛 (湖南,14日约谈,问及谢阳)
  74. 杨璇 (湖南)
  75. 龙浪奔 (湖南,14日约谈)
  76. 蒋永继 (甘肃)
  77. 曾维昶 (云南)
  78. 刘文华 (云南)
  79. 杨名跨(云南)
  80. 王宗跃 (贵州)
  81. 李贵生 (贵州)
  82. 周立新 (贵州,锋锐所律师,12日约1600被警方带往贵阳派出所,已自由)
  83. 陈建国 (贵州,14日被约谈)
  84. 邹丽惠 (福建)
  85. 陈学梅(福建,14日1320回)
  86. 刘正清 (广东)
  87. 吴魁明 (广东)
  88. 葛永喜 (广东,11日2120被警察里带走,12日0156确认出来)
  89. 陈武权 (广东,14日0140被敲门找)
  90. 葛文秀 (广东,11日、13日两次约谈,15日第三次被国保警告)
  91. 陈科云 (广东,13日1700约谈)
  92. 陈进学 (广东,13日被约谈,14日被要求下午第二次约谈)
  93. 吴镇琦(广东)
  94. 王全平(广东,12日约谈,14日第二次约谈)
  95. 闻宇 (广东,13日约谈)
  96. 崔小平 (广东深圳)
  97. 徐德军 (广东深圳)
  98. 朱金辉 (广东深圳)
  99. 庞琨 (广东深圳,13日1600在罗岗派出所,0015出来)
  100. 覃永沛 (广西)
  101. 杨在新 (广西,14日国保上门)
  102. 吴晖 (广西,14日派出所要求约谈)
  103. 吴良述  (广西,14日被要求约谈)
  104. 黄朝晖  (广西,14日被要求约谈)
  105. 覃臣寿 (广西)
  106. 庞信祥 (广西,15日被要求约谈)
  107. 张鉴康 (陕西)
  108. 李方平(北京,12日0730在江西萍乡被第二次带走,2130回家)
  109. 李昱函 (辽宁)
  110. 陈建刚 (北京,13日在安徽约谈,14日1130国保再到宾馆找)

 

其他 50 人

  1. 周庆 (北京,锋锐所司机)
  2. 游豫平 (洗冤行动志愿者,北京)
  3. 包蒙蒙 (王宇儿子,北京)
  4. 冯斌 (北京,在锋锐被控制)
  5. 袁立 (北京,10日中午被带走问话,2100获释,问题针对老木)
  6. 佳期 (北京,考拉室友,10日被带走,当日获释)
  7. 李学惠 (北京 ,10日、13日 两次喝茶)
  8. 李小玲(北京,15日珠海国保到北京找她)
  9. 杜延林 (北京,14日1600去派出所,约1900出来)
  10. 武文建 (北京)
  11. 向莉 (北京,12日下午约谈)
  12. 田卫东(网名金友园,北京,14日以寻衅滋事名义被传唤)
  13. 吕上 (北京,15日约谈)
  14. 郑建慧(天津, 12日 16:00被公安带走至13日0400.)
  15. 蓝无忧(河南)
  16. 侯帅(河南)
  17. 卢秋梅 (山东,12日1300被传唤)
  18. 徐知汉 (山东济南,11日0455被从济南带回河南,14日1030获释)
  19. 李发旺 (山西,11日0400被带走,13日1100获释)
  20. 李大伟 (甘肃)
  21. 渔夫 (王福磊,深圳,在上海被带走,已无事)
  22. 杨勤恒 (上海,14日1015 带走,2030释放)
  23. 王法展 (砀山人,上海,14日1210被带走,1605回)
  24. 陆镇平 (江苏南通,13日被喝茶)
  25. 单利华 (江苏南通,14日被喝茶,15日1630再上门找)
  26. 瞿华 (江苏南通,13日被喝茶)
  27. 张秀琴 (江苏南通,13日被喝茶)
  28. 胡诚 (江苏常熟,13日被喝茶)
  29. 顾晓峰(江苏常熟,13日被喝茶)
  30. 江淳(许正彪,江苏南京,约了 14日1500喝茶)
  31. 戈觉平(奔博,江苏苏州,14日1300家被特警包围)
  32. 潘露 (江苏苏州,14日国保上门找)
  33. 姚钦 (江苏常州,14日1730被带走,2234已回家)
  34. 甄江华(广东, 10日 21:20被带走至11日凌晨3点.)
  35. 肖育辉 (广东广州,13日、14日两次约谈 )
  36. 王爱忠 (广东广州,13日约1630 派出所上门找,约八九点回家)
  37. 陈荣高 (醉侠老高,广东广州,13日1500开始喝茶,晚上回家)
  38. 贾榀 (广东广州,15日1100喝茶,被强制遗送出广东)
  39. 袁国枝 (广东)
  40. 黄雨章  (广西,14日2030被警方带走,2330回家 )
  41. 谭爱军 (广西,15日约1600约谈)
  42. 游精佑(福建,13日下午喝茶)
  43. 游明磊 (福建,13日约谈,下午结束)
  44. 戴振亚 (福建)
  45. 余洪明 (福建)
  46. 潘细佃 (福建,12日约谈,半夜结束)
  47. 尤锦旭 (福建)
  48. 欧彪峰 (湖南,13日约1600被带到公安局做笔录,20:30分回家,,第二次约谈)
  49. 黄智平(网名黄怡剑,湖南,14日晚约谈)
  50. 魏得丰 (谢阳律师助理,湖南,11日0540被带走,已获释)

 

被查抄

   1.    锋锐律师事务所

   2.    李金星律师办公室(NGO:洗冤行动办公室)

   3.    李和平律师在北京的办公室

 

被拘或失踪/约谈地区统计 (被拘或失踪/约谈):

北京34人 (14/20)

天津 4人 (1/3)

河北3人 (0/3)

河南9人 (0/9)

广东23人 (3/20)

广西11人 (2/9)

湖北1人 (0/1)

湖南19人 (1/18)

山西1人 (0/1)

山东21人 (2/19)

黑龙江1人 (0/1)

甘肃2人 (0/2)

云南3人 (0/3)

贵州5人 (1/4)

福建8人 (0/8)

江西1人 (0/1)

安徽1人 (0/1)

陕西1人 (0/1)

辽宁2人 (1/1)

上海12人 (2/10)

江苏13人 (2/11)

浙江6人 (0/6)

四川3人 (1/2)

重庆6人 (0/6)

 

[i]刑事拘留:此处所列名单均被刑事拘留,但侦查机关尚未公布罪名及羁押地点。然根据中国《刑事诉讼法》规定:公安机关拘留人的时候,必须出示拘留证。拘留 后,应当立即将被拘留人送看守所羁押,至迟不得超过二十四小时。除无法通知或者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通知可能有碍侦查的情形以外,应当在拘 留后二十四小时以内,通知被拘留人的家属。有碍侦查的情形消失以后,应当立即通知被拘留人的家属。

 

[ii]监视居住:此为中国《刑事诉讼法》规定的强制措施之一,监视居住应当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住处执行;无固定住处的,可以在指定的居所执行。对于涉嫌危害 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特别重大贿赂犯罪,在住处执行可能有碍侦查的,经上一级人民检察院或者公安机关批准,也可以在指定的居所执行。但是,不得在 羁押场所、专门的办案场所执行。根据我们过去的经验,此种强制措施十分容易滋生酷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