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多消息

最新消息

中台港人权互动

潘嘉伟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执行秘书

2011年6月12日发表于 台湾辅仁大学法律学院基础法学研究中心与台湾法学会基础法学委员会合办「岛弧人权:亚洲人权的理论,实务与历史国际研讨会」(2011年6月11日-6月12日)

 

随着过去十年中国经济急促发展,台湾与香港的经济发展日趋依靠中国大陆的市场,两岸三地政府在讨论的议题上几乎全是跟经济合作有关,人权议题看来越来越靠边站。

因 为港台两地政府看重跟中国大陆的经济发展,在过去几年来,对中国人权问题的批评声音,大多只能从民间团体和公民社会中发出。因为出于这样的背景,笔者只能 从个别团体的合作中,尝试了解中台港政府和民间之间关注人权问题的交流。笔者谨从过去三年以来与中国大陆律师的联系和台湾律师和团体的交流中,尝试找出中 台港人权互动相关的一些问题。

台湾对中国人权的态度

自 2009年开始,每年在纪念「六四镇压」事件前夕,本会与台湾律师公会、台湾人权促进会、民间司法改革基金会和中华民国律师公会联合会等团体在台北合办记 者会,要求台湾政府和马英九总统主动要求中国政府平反六四。然而,据我们跟台湾律师和NGO朋友了解,马总统发表关于「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 (ECFA)的讲话比关注中国人权问题的要多很多,马总统在「六四」和中国人权议题方面,倾向避重就轻,如年初在中国大陆网民发起的「茉莉花行动」引发多 名异见人士和维权律师被非法拘禁和无理带走,马总统对有关情况鲜有发表言论,在台北律师公会、台权会、司改会与本会在6月3日举办完要求中国政府平反六四 和停止迫害维权律师与人士的记者会后(注1),马总统在当天稍后发表今年的「六四」感言中,虽然有提及被拘禁的著名北京艺术家艾未未和诺贝尔和平奖获奖者 北京作家刘晓波,以及表示中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近年大陆也积极参与国际事务,从维和任务到灾难援救,从广设孔子学院到扩大海外投资,锐意成为负责 任的国际社会成员。」但对中国政府迟迟不肯平反「六四」和打压异见人士等明显违反国际人权标准的做法,所用只是较为温和的字眼,如「这些都变成大陆融入国 际社会、成为新兴领导者的主要障碍。」,以及要求中国政府「包容并珍惜异议人士的社会价值」而已。(注2)当然,这已比2009年「六四」20周年纪念的 时候,发表的「六四」感言开始却像中国政府那样,偷换概念,以经济发展来说明中国人民生活大幅改善,却避谈打压异见人士的问题。(注3)然而,这与马英九 竞选总统之前,承诺记取「六四」教训,以民主、人权、法治等价值作为两岸对话及交流的基础,对中国人权持批评的态度相距甚远。笔者认为,由于台湾政府处理 中国人权问题渐渐采取被动的态度,台湾人民一般对中国人权问题,如:维权律师和维权人士受到迫害的问题,甚或维权律师因维护人权而遭吊销执业资格、丧失执 业权利,都感到事不关己。值得探讨的是,台湾人民透过多年才争取到民主制度,随着中国与台湾的经济合作更紧密发展,台湾人民是否因为经济发展而可以视而不 见中国政府打压言论自由的独裁政治制度?这对台湾的制度会有甚么深远影响?相信这是台湾人必须要面对的现实问题。

香港对中国人权的态度

自 1997年香港回归中国之后,香港同样面对倚重中国大陆经济发展的情况,中港两地更于2004年签订了「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香港 一些政府高官与亲建制派人士在1989年「六四」镇压后,曾经也有在报章登广告谴责,但为了政治利益,他们对「六四」和中国人权问题却已经很久避而不谈。 时至今日,这些人今天甚至中共官员的说话同一腔调,以中国经济改革引入外资而人民生活得到改善,然而,访民因非法征地受到迫害和民工因工资太低及工时太长 而罢工的新闻时有报导,却避而不谈,更遑论关注因行驶言论自由而受到打压的维权人士。因为2003年香港政府企图对香港《基本法》二十三条(注4)进行立 法,引起香港社会对言论自由、集会自由和结社自由的广泛关注,在2003年7月1日香港回归纪念日引发五十万人游行,要求香港政府撤回立法议案。以及在 2004年,中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委会解释《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关于香港特首和立法会产生办法(注5),使《基本法》两个附件的内容变成行政主导。在这 些背景下,使香港市民渐渐意识到,中国政府正以这些方式以图逐步限制香港人的自由,不能再认为中国的问题是事不关己。

及 后,中国内地在过去几年来接二连三发生如汶川大地震揭发的「豆腐渣工程」、三聚氰氨毒奶粉事件、北京作家刘晓波因参与撰写《零八宪章》被判刑,以至今年北 京艺术家艾未未被捕等事件,使越来越多香港人,特别是年轻人,对关注中国人权问题到了前所未有的热烈程度。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何在「六四」20周年开始到今 年,每年由香港支联会举办的悼念「六四」烛光晚会,参与人数都有15万人。当中,年轻人和特别从中国大陆来参与活动的人数更逐年递增。

结语

诚 然,香港和台湾相对中国大陆的言论自由空间大很多,发表关注和批评中国人权问题的言论,其实会为香港和台湾带来甚么后果呢?这正是活在自我审查中不自觉而 又必须认真面对的问题,从香港回归中国后,日渐浮现种种企图限制自由的表现,台湾人民实有需要借鉴香港的经验,除了个别香港和台湾人权团体关注中国的人权 问题之外,台湾社会有需要加强对中国政治制度和人权问题的意识,这对促进两岸的人权和法治发展非常重要。

———-

注1:港台法律与人权团体的联合声明,见:http://www.chrlawyers.hk/?p=633

注2:参看马总统2011年「六四」22周年感言:http://www.president.gov.tw/Default.aspx?tabid=131&itemid=24521&rmid=514

注3:马总统2009年「六四」20周年感言:http://www.president.gov.tw/Default.aspx?tabid=131&itemid=15110&rmid=514

注 4: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条全文:「香港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禁止外国的政 治性组织或团体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进行政治活动,禁止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与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建立联系。 」

注 5:香港《基本法》附件一「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第七项规定:「二○○七年以后各任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如需修改,须经立法会全体议员三分之 二多数通过,行政长官同意,并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批准。 」;附件二「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的产生办法和表决程序」第三项规定:「 二○○七年以后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的产生办法和法案、议案的表决程序,如需对本附件的规定进行修改,须经立法会全体议员三分之二多数通过,行政长官同 意,并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备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