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多消息

最新消息

专栏评论:谁也可以「被精神病」?──谈中国精神病收治制度

邵敏仪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

2011年5月16日发表于 香港《教协报》第589 「维权论坛」专栏

 

 在内地传媒连日追访下,一个被喻为电影《飞越疯人院》的「真人秀」在武汉和广州穿梭上演。听来耐人寻味的花边新闻,却带出背后鲜为人知,有关「被精神病」和精神病收治制度的缺陷和障碍。

  事件主角,徐武,43岁,原为武钢炼铁厂职工。几年前因与所属单位的诉讼纠纷,曾多次到武汉和北京各个政府部门申诉仍无果。于2006年12月,徐武到北 京大学一个法律援助中心咨询时,被警察押回武汉,后被认定为精神病人,强行关进精神病院后便一直呆在里头,至今4年之多。期间,他曾成功从「疯人院」逃出 来,跑到北京,但又被押回。最近一次,即上月19日,他乘着病院装修期间,成功「越狱」。他透过友人协助于4月21日逃到广州,欲寻求专业检测证明自己没 病,并希望向媒体求救。可是,在4月27日,徐武在接受过南方电视台《拍案惊奇》的节目采访后,在前往另一家报社接受访问的路上,徐所乘坐的车辆被拦截, 光天化日之下,七八名身分不明的人公然将其掳走。后经记者查证,徐武再次被带回武汉某精神病院,而把他掳走的是由武汉派来的警察及武钢炼铁厂保卫科人员。

 为甚么会出现这荒唐的乱象?

 笔者翻查一下资料,发现中国大陆「被精神病」和强制收治的问题的复杂性远超过我们想象。

  据专门研究有中国精神病收治制度和《精神卫生法》的公益律师黄雪涛所述,当局投放于「精神生」的资源很少,在市场和利益驱动下,很多医疗机构走向商业化经 营,精神病院沦为报复和打压的工具。很多典型案例中,一些无病或无需住院治疗的「被送治人」,往往因与「送治人」利益冲突原因,在非自愿及未经任何正当程 序下,被精神病院制收治,继而丧失人身自由、接受不必要或过度治疗。「送治人」甚至可能是「被送治人」的近亲,如江苏省朱金红因房产纠纷而被母亲送精神病 院一案。然而,讽刺的是许多该收治的患者,却因送治人无法支付费用而没处收治,或被遣送到最南方的海口市,形同被流放到边疆,以不人道的方式被遗弃。这种 「该收治的不被收治,不该收治的却被收治」的情况导致本来已贫乏的医疗服务资源错置。

 

 另一方面,全国《精神卫生 法》立法一直搁置多年,在没有一套统一的精神病鉴定的法定标准下,判断权(话语权)单方面落入个别医生的手中,而又当第三方鉴定耗时长且很少有同行愿意接 手,这样的医学鉴定很容易沦为一纸买卖合约,就是谁付费,谁决定结果。还有一个弊端,亦可以说是一个严重的谬误,现行的鉴定把医学标准直接变成了法律的形 式,把精神病鉴定作为评判行为能力的一个标准,简单的说,假定患上精神病就等同犯罪。再者,某些精神病的类别在鉴定上本身就存在缺憾,如徐武那样不肯放弃 上访的坚持,或许会被视为「偏执型精神病」。此外,收治程序亦没有规范,病人的知情权和决定权全完被排除在系统外。一旦被送进精神病院,想鸣冤也难,因为 把你送进去的人甚至可以藉保障当事人的隐私为由,谢绝外界探访。

 法律和制度上的缺席让这个富有中国特色的精神病收治制度奇怪地滋长。其实,无论「被送治人」是否患有精神病,人身自由免受侵犯的基本权利该得到保障。如果法律和制度无法从保障人权的角度出发,可能有一天,全中国十三亿人全都要住进疯人院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