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多消息

最新消息

【“709大抓捕”】截至2016年5月6日18:00的最新资料及个案进展

截至20165618:00,至少319名律师、律所人员、人权捍卫者和家属被约谈、传唤、限制出境、软禁、监视居住、逮捕或失踪

 

*说明:王宇、包龙军被带走始于2015年7月9日,全国律师遭大规模约谈始于7月10日。另,2015年7月9日之前抓捕的,但与“709大抓捕”密切相关的吴淦、翟岩民、张婉荷、刘星、李燕军、姚建清案亦包括在此。

 


319名分类统计】319人名单下载PDF

 

·已批准逮捕:23人(1112

·强迫失踪:2人(02

·取保候审:12人(84

·软禁:1人(01

·限制出境 39人(2811

·被短暂拘留/强制约谈/传唤 (已获释)267人(127140

 

*注:其中23人同时被归类在两个分类;1人同时被归类在三个分类。


 

25名仍被羁押或失踪的名单】个案详细资料下载PDF

·已批准逮捕(羁押于看守所):23

9名律师:①周世锋王宇王全璋李和平谢燕益谢阳包龙军李春富刘四新

1名律师助理:①赵威(考拉)

1名律所人员:①吴淦(屠夫)

12其他公民:①勾洪国(戈平)刘永平(老木)林斌(望云和尚)胡石根尹旭安王芳张崇助 张卫红(张婉荷)翟岩民 李燕军 姚建清 刘星(老道)

 

·强迫失踪:2

2公民:①幸清贤唐志顺

 

·批捕的罪名

颠覆国家政权罪:①周世锋②王宇③王全璋④李和平⑤李春富⑥刘四新⑦赵威(考拉)⑧勾洪国(戈平)⑨刘永平(老木)⑩胡石根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①谢燕益②谢阳③包龙军④吴淦(屠夫)⑤林斌(望云和尚)

寻衅滋事罪:①尹旭安②王芳 (湖北声援屠夫案)

为境外窃取、刺探、收买、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情报罪:①张崇助 (温州教案)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①张卫红(张皖荷)②姚建清刘星(老道)李燕军 (潍坊案件)

罪名不详:①翟岩民

 


【具体进展通报】2016.04.09-2016.05.06

【神秘的专案组】

 

(1)    2016年4月22日,辩护律师程海从警察李斌处了解到,公安部于2015年7月7日指定天津市公安局管辖本案;7月8日该局立案;2016年1月提请逮捕前由河西分局管辖,之后由天津市公安局管辖;现办案单位是天津市公安局预审和监所管理总队(一块牌子两套人马);具体办案预审人员不愿意透露,李斌说自己算是办案人员,专案组有预审、像他这样的专门接待人员、还有组织领导人员。程律师问及李斌是哪个单位的警察,李拒绝回答,说他只负责接待,既没有看过案卷,也没有见过王全璋,回答程律师问的案情,都是其他具体办案人员告诉他的。

(2)    2016年4月22日,包龙军的辩护律师黄汉中到天津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要求会见当事人。黄律师要求接待人员警察李斌告知其任职机构和职务,李斌出示了天津市河东公安分局警号为281269的警官证,声言警官证河东分局的记载已过时,但拒绝告知现在的任职机关和职务。

 

【逃跑的李斌】

 

(1)    2016年4月28日下午两点,赵威的辩护律师任全牛和刘四新的辩护律师王磊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要求要求会见刘四新、赵威,看守所不安排会见先向上汇报。传话的张警官来回进去汇报四次,最终天津市公安局无人出来接待律师。对于天津市公安局的违法行为,任全牛和王磊两位律师在接待室静坐抗议至入夜21点。

(2)    2016年5月3日,辩护律师余文生赶到天津市第二看守所计划要求会见王全璋。但等了两个多小时直到下班,看守所都无人接待,无人收取会见申请,只好将《会见申请书》留置送达。

 

【律师解聘继续】

 

(1)    2016年4月22日,王宇的辩护律师文东海和李昱函赶赴天津市第一看守所,李斌和一个叫张文学的警官接待,仍然不让会见,并且告知,王宇的母亲会解聘他们。2016年4月26日,李斌致电辩护律师李昱函称,王宇母亲已经说了解除委托。但至今律师未接到王宇母亲本人的电话或书面解聘文件。

(2)    2016年4月22日,包龙军的辩护律师黄汉中到天津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要求会见当事人。李斌透露包龙军已经另行委托辩护律师。

(3)    2016年4月28日,林斌的辩护律师常伯阳在看守所会客室见到李斌和一张姓警官。李斌提出,林斌个人已经请了律师。随后,常伯阳律师拿出林斌个人亲笔书写的委托书,委托书声明,任何人包括政府机关公务人员和本人亲属均无权代为本人聘请或指定委托人或辩护人。李彬说他要核实是否本人所写,要等到九点半办案人员上班后让他们核实,核实后会书面答复。

(4)    截至目前,官方称“被解聘”的律师包括:文东海和李昱函(王宇)、蔡瑛和马连顺(李和平)、覃臣寿和李贵生(张凯)、尚宝军(刘永平)、王磊(刘四新)、李柏光(谢燕益及胡石根)、杨金柱(周世锋)、陆智敏(李姝云)、任全牛和严华丰(赵威)、王飞(高月)、纪中久(勾洪国)、吕洲宾和黄汉中(包龙军)、梁小军(谢燕益)、常伯阳(林斌)。

 

【官派律师追踪】

 

(1)    2016年4月11日,据关注组可靠消息来源,办案单位现给周世锋指定的辩护人是杨玉芙。此人为天津市律师协会会长、全国律协常务理事、法政牛津律师事务所主任。据悉,指定市律师协会会长为政治案件的法律援助律师,此为首次。

(2)    2016年4月22 日,李春富的妻子告知辩护律师高承才,天津一个律师电话联系她,说他能见到李春富,看她是否给李春富捎话。李春富的妻子对这个陌生律师说,请李春富放心,大家都很关心他。

(3)    2016年4月28日,谢燕益律师哥哥去找到李斌要求见到他自己委托的律师,之前李斌答应亲属在他的陪同下可以见那两位律师,但当日又改口说,亲属也没必要见那两位律师,因为那两个律师也没有见过谢燕益。

 

【王全璋父亲被要求录制视频说服儿子“认罪”】

 

(1)    2016年4月27日,公安突闯王全璋姐夫的老家,要求他们“劝劝”王全璋。

(2)    2016年4月28日,公安对王全璋父亲录制视频,要求“劝王全璋认错”。

(3)    同日,公安突闯王全璋父母家中,要求录制视频“用亲情说服王全璋认罪”。

 

【律师会见仍然“有碍侦查”】

 

(1)    2016年4月19日,辩护律师张重实、蔺其磊收到长沙市公安局直属分局作出的《不准予会见犯罪嫌疑人决定书》:“因谢阳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属于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会见有碍侦查或者可能泄露国家秘密,决定不准予申请人(张重实、蔺其磊)会见谢阳。”

(2)    2016年5月6日,王全璋的辩护律师余文生收到类似的《不准予会见犯罪嫌疑人决定书》。

 

【因对法官拍照,2名辩护律师被非法扣押2小时】

 

(1)    2016年4月21日4时多,辩护律师文东海、李昱函就起诉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的行政案件历经半年多法院拒不立案一事,第三次到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查询立案情况。因法官态度蛮横且对律师的询问置之不理,李昱函律师便用手机对法官拍了一张照片。此时法官立即命令数名法院协警查看律师的律师证,并用执法记录仪进行录像,强行滞留两位律师不让离开,直到晚上七点才在外界舆论的关注下让两位律师离开法院,但立案的事情仍然没有解决。

 

【幸清贤和唐志顺仍被强迫失踪】

 

截至目前,仍未有任何一个办案机关承认羁押幸清贤和唐志顺,二人强迫失踪超过213天。

 

【高月、李姝云被取保候审】

 

(1)    2016年4月7日,锋锐所实习律师李姝云被取保候审。

(2)    2016年4月29日外界发布消息,李和平律师的助理高月已被取保候审,具体时间不详。

 

【2名辩护律师被限制出境】

 

(1)    2016年4月26日,李和平的辩护律师马连顺被告知“限制出境,理由是天津市工艺品有限公司报备,天津市公安局批准。其他信息无法告知!”

(2)    2016年5月4日,李仲伟律师前往山东出入境管理中心办理护照时,被对方告知:“已被天津市公安局限制出境,不得办理护照”。李律师曾为王全璋的辩护人,后迫于压力退出。

(3)    2016年4月18日,广东省高级法院告知谢阳律师的妻子及其代理人,陈桂秋在深圳被阻止出境系因为国家安全部将陈桂秋列为边控对象,此行为为刑事侦查行为,不是行政行为,故不属于法院行政诉讼受理范围。

 

【锋锐所无法通过年审,50余名律师无法调动】

 

(1)    2016年度北京律师的年审已经开始。2016年4月27日,刘晓原律师给北京市司法局打电话询问,得到的答复是锋锐所已无办公场所,财务年审也没有做,需要整改后才可年审。

(2)  对锋锐所律师调动之事,律师协会的答复是司法部正在与公安部协调,会尽快给予解决。自去年锋锐事件后,除合伙人外,没被涉案的律师,为了正常执业维持生存,向司法局申请了调动,但至今还没被批准。

 

【疲劳审讯】

 

2016年4月11日,刘星的辩护律师王海军首次会见刘星。后了解到,刘星在2015年6月中旬被羁押到看守所后,有长达半个月的时间每天晚上到第二天凌晨六点进行讯问,第二天还要被看守所管教谈话,一天下来估计也就午休可以小憩一会儿。

 

【检察院仍未实质处理控告】

 

(1)    2016年4月21日,王宇的辩护律师李昱函、李和平的辩护律师马连顺、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以及勾洪国的妻子樊丽丽到天津市检察院第二分院查询控告的处理意见。对方称,答复已于昨天邮寄到各个律师事务所,答复内容是已转给本院的侦察监督处。

(2)    2016年4月22日,辩护律师程海从警察李斌处了解到,检察院未来人调查程律师投诉李斌不介绍案情违法情况。

 

【不允许家属及律师汇款】

 

(1)    胡石根弟弟胡水根2016年4月19日给胡石根汇款500元。天津市第一看守所拒绝接收,于2016年5月3日退回给胡水根。

(2)    2016年5月3日,辩护律师王磊收到天津公安局退回的他给刘四新的一笔汇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