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目录

“709 大抓捕 ” 一 周年各地律师协会/团体、法律学者及从业员 致习近平公开信

中国 100017北京市

西长安街174号 中南海

中华人民共和国

国家主席   习近平

关于︰关于被拘禁律师应享有的正当程序 

敬启者:

以维权律师和人权捍卫者为对象的抓捕及拘留行动 (媒体简称「709大抓捕」),由二零一五年七月九日开始,迄今一年,我们谨此对仍然身陷囹圄的同业,表达持续深切的关注。

事件至今共有二十三人被正式逮捕,其中包括九名维权律师,一名律师事务所人员以及十三名人权捍卫者。[i] 我们注意到事件既已成为国际焦点所在,亦对中国的法治以至其法律专业运作,具深切影响。

作为来自世界各地的法律工作者,我们支持也拥抱赖以奠定人权和法治基石的普世价值,并以改善律师及人权捍卫者的处境和让人人得享公义为目标。据此,我们希望提醒主席先生  您和  您经常提出在中国落实法治的承诺。

然而,民间不少报告均指出,709的个案在处理过程中出现极多违法违规之处,包括对国家法与国际人权法的违反,惟中国政府至今并未作出任何澄清或说明,情况令人深感不安。

第一,与国家安全相关罪名的应用。当局以广义和空泛的国家安全罪名指控维权律师和助理,藉此限制他们获取正当程序的权利,除令其侦查拘留期多番延长外,亦剥夺他们会见代表律师的权利。[ii]

第二,被拘留者于长达一年的拘禁期间,未能获得会见自聘的辩护律师和亲属探视的权利。正式逮捕后的六个月已过,但至今没有任何一个被捕的维权律师或律所人员,能够会见其代表律师或是家人,情况令人严重关切。不准许会见削弱核实被囚人士有否受到酷刑和不人道对待的机会,影响相关权利的保障,也妨碍侦查阶段的正当法律代表权利。

第三,公安干预被拘留者挑选和聘请代表律师。经核实消息指被拘留者的家属不断遭到警告,不得联络属意的律师为被捕者辩护,甚至被迫解聘原先委托的辩护律师。这种情况下,辩护律师尝试会见被拘留者时,皆由公安以口头告知他们已被解聘。[iii]

第四,公安施压以录取认罪证言。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八日,王全璋律师的家人被公安要求,拍摄短片以「游说」王律师招认「错误」。我们为公安不适当施压以求取认罪证言并要求「自证其罪」的方法感到忧虑。此手法令人质疑公安调查期间所搜集证据的可信性以及程序的正当性。我们对王案尤其关注,就现况理解,目前除了被要求录制的「认罪片段」外,公安似乎未有足够用以起诉的证据。

第五,被拘留者的亲属、朋友以及辩护律师在案件进行期间被严重牵连。他/她们备受紧密监控和国家人员的监视、传唤和骚扰。[iv]

第六,检察院和法庭未能保障程序正义。这些司法机关不但无视,甚至拒绝受理被告人的辩护律师及/或其家属,为确保程序正义得以遵守的查询和投诉。

我们,即如下联署人,关注到上述所为均欠缺法律理据,或是法律理据薄弱、牵强。

我们谨此促请 阁下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主席,正视并确保中国尊重对宪法、国家法、《联合国关于律师角色之基本原则》的规定,[v] 以及有关保护人权的各个国际条约的承诺,同时严正考虑采取以下行动:

  • 释放所有被非法拘留的律师以及其他人士;
  • 确保所有被捕及被告人士,会见自己所选择的辩护律师的权利;
  • 停止干预家属聘请和咨询辩护律师,并所有阻碍他们行使公民权利的行为;
  • 保障被拘留者的权利,得到充分落实,包括接受适切治疗及得到探访。

    此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 国家主席

习近平先生

联署团体及个人:

  •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香港
    China Human Rights Lawyers Concern Group, Hong Kong

​囯际律师公会及法律人团体

  • 亚姆斯特丹律师协会, 荷兰 
    Amsterdam Bar Association, Netherlands
  • 欧洲民主律师协会 (AED)
    Association of European Democratic Lawyers
  • 比利时法语及德语系律师协会, 比利时
    Avocats.Be, l’ordre des Barreaux Francophones et Germanophone de Belgique Avocats/ Francophone and German-speaking Bars of Belgium Lawyers, Belgium
  • 英格兰及韦尔斯律师公会人权委员会, 英国
    Bar Human Rights Committee of England and Wales
  • Budzowska Fiutowski i Partnerzy. Radcowie Prawni, 波兰
  • 巴黎律师协会, 法国
    Barreau de Paris/ Paris Bar, France
  • 西班牙全国律师公会
    Consejo General de la Abogacía Española/ Spanish National Bar, Spain
  • 欧洲律师公会理事会(CCBE)
    Council of Bars and Law Societies of Europe  
  • 台湾律师公会人权委员会
    Human Rights Committee of the Taipei Bar Association, Taiwan
  • Human Rights Now, 日本
  • 欧洲律师人权研究所(IDHAE)
    Institut des droits de l'homme des avocats européens
  • 国际人民律师协会, 澳洲分会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People’s Lawyers, Australian branch
  • 国际法学家委员会(ICJ)
    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f Jurists 
  • International Observatory for Lawyers in Danger, 法国
  • 律师助律师基金会, 荷兰
    Lawyers for Lawyers, Netherlands
  • 法政汇思, 香港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Hong Kong
  • 瑞典律师公会
    Swedish Bar Association, Sweden
  • 台湾声援中国人权律师网络,  台湾
    Taiwan Support China Human Rights Lawyers Network, Taiwan
  • 国际律师协会 (UIA)
    Union Internationale des Avocats/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Lawyers
  • 荷兰社会律师公会, 荷兰
    Vereniging Sociale Advocatuur Nederland/ Union of Social Lawyers Netherlands (VSAN), Netherlands

囯际法律学者

  • Boehringer, Gill,麦考瑞大学法学院荣誉副教, 澳洲
    Honorary Associate of School of Law, Macquarie University, Australia
  • Bowring, Bill,伦敦大学伯克贝克学院教授, 英国
    Professor of School of Law, Birkbeck College, University of London, UK
  • Cohen, Jerome A. 孔杰荣, 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 美国
    Professor of NYU School of Law, US
  • Davis, Michael, 香港大学法律系教授, 香港
    Professor of Law,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Hong Kong
  • Higashizawa, Yasushi, 东泽 靖,明治学院大学法学教授, 日本
    Professor of Law, Maiji Gakuin University, Japan
  • Kavanagh, Patrick,麦考瑞大学法学院退休教授, 澳洲
    Professor (retired), Law School Macquarie University, Australia
  • Perez-Bustillo, Camilo, 戴顿大学人权及法学教授/人权中心执行主任, 美国
    Executive Director of the Human Rights Center, Research Professor of Human Rights and Law at the University of Dayton, US
  • Pils, Eva, 艾华, 国王学院法学院副教授, 英国
    Reader in Transnational Law of Dickson Poon School of Law, King’s College London, UK
  • Russell, Stuart, 国际人民律师协会监督委员会联席主任, 法国
    Co-director of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People's Lawyers Monitoring Committee on Attacks on Lawyers, France
  • Tseng, Chien-yuan, 曾建元, 台湾中华大学副教授, 台湾
    Associate Professor, Chung Hua University, Taiwan

律师

  • Attias, Dominique 法国, 巴黎律师公会副主席
  • Cheung, Alvin 香港
  • Cheng, Winnie 香港
  • Chow, Tonyee 香港
  • Choy, Ki 香港
  • Clancey, John 香港
  • Daly, Mark(帝理迈)香港
  • Deng, Earl 香港
  • Favreau, Bertrand 法国, 欧洲律师人权研究所主席  
  • Fisher, Tony 英国, 英格兰及韦尔斯律师公会人权委员会主席
  • Gaasbeek, Hans 荷兰「危难中的律师国际日」主任
  • Grewal, Ankit 印度
  • Gurses, Dundar  荷兰
  • Ho, Duncan香港
  • Jorvina, Josue, Jr. 菲律宾
  • Kwan, Janice 香港
  • Lam. Mark 香港
  • Langenberg, J.M. 荷兰
  • Leung, Wilson 香港
  • Li, Billy香港
  • Lu, Besson 台湾, 国际通商法律事务所高级合伙人
  • Man, Jonathan香港
  • Ng, Chris香港
  • Ng, Irene香港
  • Ng, Leo香港
  • Ng, Senia 香港
  • Poon, Debora 香港
  • Shek, Randy 香港
  • Tam, Jeffrey 香港
  • Wong, Linda 香港
  • Yam, Kevin 香港​

法律学生

  • Chan, Kristine 香港
  • Ip, Jonathan 香港
  • Koon, Jay 香港
  • Leung, Yvonne 香港
  • Yip, Claudia 香港
 

[i] 被正式逮捕的维权律师和助理包括:

王宇律师,锋锐律师事务所(因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捕,其辩护律师被口头告知,公安调查期需要额外延长两个月至二零一六年八月三日)

包龙军律师(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捕,案件现况未知,但已假设公安调查期会额外延长两个月至二零一六年八月三日)

周世锋律师,锋锐律师事务所主任(因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捕,其家人被口头告知案件会转移到检察院正式起诉,其弟早前于六月二十日以书面通知解聘先前委托的代表律师)

李和平律师(因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捕,其家人被口头告知案件会转移到检察院正式起诉)

刘四新,锋锐律师事务所助理,原为律师(因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捕,案件现况未知,但已假设公安调查期会额外延长两个月至二零一六年八月三日)

王全璋律师,锋锐律师事务所(因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捕,案件现况未知,但已假设公安调查期会额外延长两个月至二零一六年八月三日)

李春富律师(因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捕,案件现况未知,但已假设公安调查期会额外延长两个月至二零一六年八月三日)

谢阳律师(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捕,其家人被口头告知公安调查期会额外延长两个月至二零一六年八月八日)

谢燕益律师(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捕,案件现况未知,但已假设公安调查期会额外延长两个月至二零一六年八月三日)

吴淦(网名超级低俗屠夫),锋锐律师事务所法律助理(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寻衅滋事罪被捕,其家人被口头告知公安调查期会额外延长两个月至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日)

[ii] 九名被捕维权律师当中,六名律师,包括王宇、王全璋、李和平、周世锋、李春富和刘四新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三名律师,包括包龙军、谢燕益和谢阳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法律助理赵威,先前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于二零一六年七月七日获保释。

[iii] 王宇、周世锋、李和平、刘四新、谢燕益、包龙军以及于二零一六年七月七日被保释的赵威的调查过程中,全部都被阻碍保留其聘请的辩护律师。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日,周世锋的弟弟在北京和天津公安的共同压力下,成为第一名亲属以书面通知解聘原先的辩护律师。

[iv] 李和平六岁的女儿被剥削教育权利,因为她及其母亲没有在北京暂时居住的准照。至今约有三十名维权律师及其亲属被禁止出境,其理由为离境会危害国家安全。

[v]《联合国关于律师角色之基本原则》制定有关聘请独立律师明确的国际准则。有关原则于一九九零年九月七日,在于古巴哈瓦那举行的第八届联合国预防犯罪及罪犯待遇大会一致通过。其后联合国大会于其「行政公义中的人权」草案欢迎此原则,而该草案于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八日于联合国大会第三组织及全会中通过。《原则》规定:

  • 「所有的人都有权请求由其选择的一名律师协助保护和确立其权利并在刑事诉讼的 各个阶段为其辩护」(原则1); 以及,
  • 必须配以迅捷有效的程序,以协助有关权利的获取 (原则2);
  • 不得由于律师履行其职责而将其等同于其委托人 (原则18); 以及,
  • 「各国政府应确保律师 (a) 能够履行其所有职责而不受到恫吓、妨碍或不适当的干涉;(b) 能够在国内以及国外旅行并自由地同其委托人进行磋商;(c)不会由于其按照公认的专业职责、准则和道德规范所采取的任何行动而受到或者被威胁会受到起诉或行政、经济或其他制裁」(原则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