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多消息

最新消息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 谴责临沂监狱拒绝受理陈克贵保外就医申请 漠视囚犯生存权

近日有报导指山东维权律师陈光诚的侄子陈克贵狱中病重,惟临沂监狱并没有提供足够治疗,甚至无理拒收陈克贵保外就医的申请,令陈的病情恶化。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谴责临沂监狱漠视陈克贵生存权,要求临沂监狱立刻受理陈克贵的保外就医申请,并及时提供治疗。
 
陈光诚表示,2013年12月30日,陈克贵的母亲任宗举去山东省临沂监狱探视陈克贵。发现他的手一直捂著肚子,头上冒汗。经询问得知,不但他的阑尾炎未得到治癒,而且一直疼痛,切伴有胃痛,头痛及头晕。他的阑尾炎是2013年4月24号确诊,当时监狱的工作人员告诉任宗举,克贵的阑尾已经化脓,形成了脓包。因为一直未得到真正的治疗,因而至今还不时发作。
 
他的胃病是他被押在看守所期间,面对野蛮,粗暴,蛮不讲理的员警生气所致。他的痛疼,头晕主要是2012年4月27日淩晨,翻墙入室的张建等众土匪手持木棍,重击头部所致,克贵在逃出家门的路上曾经晕倒,不知昏迷了多长时间,苏醒後继续逃跑,因一直没能检查治疗,因而,现在经常头疼,头晕。
 
2014年1月2日,陈克贵的母亲到临沂监狱狱政科递交为陈克贵保外就医的申请书,但狱政科拒收,说此事不归他们管。再叁请求下,警号3714118的警员拨通了克贵所在的监区相关负责人的电话,该负责人说,克贵没有病,但陈可贵的母亲说她30号亲眼看到了可贵病痛的头上冒汗的样子。监区负责人说:“克贵就在我旁边,你可以给他说话”。克贵接过电话後说:“我一直疼痛,现在还因疼痛手捂著肚子”。此话狱政科的人也都听到了,但最终,监狱方没有接收家人为克贵提出的保外就医的申请。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认为,陈克贵已患病数月,临沂监狱竟然只提供过一次治疗,连申请保外就医的权利也剥夺,是完全漠视囚犯的生存权。根据联合国《囚犯待遇最低限度标準规则》第24条,‘医务人员应於囚犯入狱後,儘快会晤并予以检查,以後於必要时,亦应会晤和检查,目的特别在於发现有没有肉体的或精神的疾病,并采取一切必要的措施’。中国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会员国,必须尊重如此基本的人权标準,而且不能纵容地方监狱剥夺囚犯获得医疗的权利。因此,我们要求:
 
1.      临沂监狱及时为陈克贵提供适足治疗
2.      临沂监狱受理陈克贵的保外就医申请
3.      中央政府确保各级监狱保障囚犯的生存权和获得医疗的权利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
2014年1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