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ck to Index

830大抓捕之启示: 中国特色的「依法治国」离我们有多远?

8月30日,警方大规模逮捕政治人物、学生领袖及议员,当中包括香港众志黄之锋、周庭、立法会议员区诺轩、谭文豪、郑松泰、区议员许锐宇、前港大学生会会长孙晓岚。反送中运动开始至9月2日,被捕者数目已达1117人。 8月31日,太子站清场行动中,警方于车厢「无差别伤人」,共拘捕40人;香港社会工作者总工会理事陈虹秀于同日在湾仔轩尼诗道示威现场执行社工职务时被捕,却遭警方控以暴动罪。

除警队执法时使用过份武力外,更多逮捕及拘留期间的程序不公及不人道对待被揭发出来。 8月的多场警民冲突中,大批被捕人士被送至文锦渡新屋岭扣留中心,包括在811事件中被捕的54人,而当中有30人其后需送院,其中6人骨折。大律师公会发声明表示,有律师在向被捕人士提供法律支援时曾在警署遭受多番无理阻挠,令被捕人士未能适时接触律师及得到法律代表的协助,被捕人士亦投诉在拘留期间受到虐待,导致身体受伤需要送院或接受治疗。更甚的是,有女被捕人声称在羁留期间被迫裸体搜身,其间疑遭警员凌辱 ,可见警方肆无忌惮利用各种手段,剥夺被捕人士权利。

830的大抓捕事件,不禁让我们想起2015年中国的709大抓捕。 2015年,自7月9日起,中国当局在多达23个省份大规模逮捕、传唤、刑事拘留、带走、失联、约谈了上百位律师、民间维权人士、上访民众及其亲属,至今已有321人受影响。当局透过大量抓捕维权律师、异见人士、维权人士等,让公民社会噤声,过程中刑事正当程序的种种弊端则表露无遗。

过长的审前羁押 被剥夺会见律师权利
709大抓捕中,王全璋律师自2015年7月起至2018年12月26日受审期间经历3年多的羁押,并一直未能与家人和家属委托的辩护律师会面。王全璋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于2019年1月判入狱4年零6个月,其妻李文足于5个月后才获第一次探监,并称丈夫性情大变消瘦苍老,精神状态让人极度担忧。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该措施在2012年被加入《刑事诉讼法》,以针对与国家安全相关的行为。指定监居的时限是六个月,这意味着当局可以不受任何约束,给予员警系统有更大的权力去羁押疑犯,对被指定监居者施行长达六个月的秘密羁押,期间无法会见律师和家人,增加其被施以酷刑的机会。不少在709大抓捕中受酷刑和不人道对待的人中,过半数都指是在指定监居期间发生。

不人道对待、滥用酷刑
在709大抓捕中,受害者曾遭受至少15种形式的酷刑,当中包括殴打,辱骂,威胁伤害家人,老虎凳,强逼服药,剥夺睡眠等酷刑或不人道对待。 709受害人李和平律师持续两个月的「站军姿」,从早上起床到晚上9点,要保持挺身站立姿势15小时,前后两名武警盯着,如果当中有任何他承受不了的,就要被扇耳光、脚踹、拳头打、言语侮辱。另外,王宇律师的辩护律师李昱函至今已经被囚超过22个月,她患有心脏病及其他长期病,她称曾被拒绝接受治疗,更有人指示其他犯人在其食物上便溺。李昱函的审讯被多次延期至今。

不公平审讯
曾任王全璋的辩护律师余文生,曾代理多起人权案件。他在2014年因声援香港雨伞运动被拘近百天,去年1月初,他因发表公开信建议修改宪法而被拘捕,其妻许艳称余文生于今年5月9日被秘密审讯,而她并没有收到任何通知,审讯过程无人知晓,严重破坏公开审判的法治原则。

中国政府一边大肆宣扬「依法治国」,另一边厢大力打压国内争取公义、维护权益的人权捍卫者;特首林郑月娥一次又一次以法治之名授权警队镇压示威者、恐吓市民,白色恐惧弥漫四周。这种管治手法,与中国的「依法治国」模式还远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