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目錄

【要求无罪释放王全璋律师之声明】

【要求无罪释放王全璋律师之声明】

2019128日,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开庭,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著名中国维权律师王全璋入狱4年零6个月,剥夺政治权利5年。我们强烈谴责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天津二院)对王全璋律师一案所作出的有罪判决及刑罚。

王全璋在被捕前于锋锐律师事务所执业,过去一直代理敏感人权案件,如法轮功案、土地维权案等。自201583日被警方带走以来,至今一直未能会见家人或家属委任的辩护律师,并长期处于秘密羁押状态,期间有消息指他遭到酷刑及不人道对待。20161月,他被控「颠覆国家政权」,及后案件于20181226日审理。天津二院称王全璋案「因涉及国家秘密」而不公开庭审。

我们认为中国政府对王全璋进行长期秘密羁押,不但侵犯人权,更违反诸如《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刑诉法》)、《公民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公约》)等多条法律和国际公约。

[秘密审讯缺乏公正性]
我们强烈质疑天津二院对王全璋一案以秘密审讯形式进行的依据。中国宪法规定庭审以公开为原则,除涉及国家秘密、未成年人及隐私保护外,一切庭审须向公众开放。中国刑诉法虽然订明当案件牵涉国家机密时,法院可选择以不公开方式审理案件,然而中国法规中「国家秘密」的定义广泛含糊,往往被当局滥用以针对维权人士,情况一直受到国内外的诟病,此案亦不例外。

参照《约翰奈斯堡关于国家安全、言论自由和获取信息自由原则》(下称:《约翰奈斯堡原则》),除非当局能够提出充份而坚实的证据,证明「公开审讯」有害于保护合法的的国家安全利益,亦即保护国家存续或领土完整,否则被告人获得「公开审讯」的权利根本不应被克减。而且,即使证明有必要克扣「公开审讯」的权利,在审讯中有关的克减也须严谨止于「考虑、审视被定义为国家秘密的证据」之部分。

直至到现在,检控方还未有充份而坚实的证据说明有何必要限制王得到「公开审讯」的权利。我们质疑法院此次不公开审理欠缺法律基础,有违中国宪法中公开审讯之原则。

[无视律师委任及会见权]
由王全璋家属委任代理案件的程海和蔺其磊一直未能成功会见王律师,而官方却单方面委派刘卫国律师代理王全璋案,其诉讼权利并没有得到保障。2018年修订的《关于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规定》第七及第八条,列明保障辩护律师有权利会见被告人,即使要解聘辩护律师,律师可以要求会见被告以当面确认。

[控罪薄弱 判决违反宪法所保障的权利]
根据中国当局提交至法院的起诉书,当局指控王全璋曾向境外机构提供中国人权状况的报告、于2013年在建三江发起示威活动及代理所谓「邪教」的宗教案件中抹黑中国政府,并指上述行为足以构成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我们必须在此指出上述指控无疑是违反了国际社会就危害国家安全罪行的标准,亦无视了王全璋的示威及言论自由。根据《约翰奈斯堡原则》,除非中国当局能证明王的行动及言论煽动实时暴力颠覆政权,否则当局不应因为王行使他的表达自由,包括发表批评政府的言论,而以国家安全的名义来限制他,更遑论对他施以处罚。而根据中国宪法,中国公民享有言论自由及示威自由这两项至为重要的基本权利,所以,因进行三项活动而被指控的王全璋,只是行使了这两项正当权利而已。

此次将王全璋定罪及判刑明显违反中国宪法,令人难以信服。

[欠缺法理的长期秘密覊押 疑遭酷刑对待]
王全璋在是此审讯之前已经被中国当局扣押了超过一千二百日。然而,在这一整段时间中,当局并没有向外界交待长期覊押王全璋的理据,包括其家属及其委任的律师。中国刑诉法虽然有订明在最高人民法院批准下,法院有权延长羁押,但任何法院亦应同时保障当事人在宪法保障下不受任意羁押之权利。超过一千二百日的审前羁押明显不合理时,法院仍然容许羁押不断延长,其独立性令人质疑。再者,家属及其委任律师在整个程序中无法核实王全璋有否遭受到酷刑和不人道对待。

我们非常担忧王全璋律师的人身安全及健康状况。我们得悉王律师失踪前没有长期病患纪录,但却在羁押期间被迫服食高血压药。之前亦有「709大抓捕」受害者因被迫服药导致健康转差,令我们担心王全璋律师或面临同等景况及遭受不同程度酷刑之苦。

[家属长期被骚扰监视]
王全璋妻子李文足三年多来坚毅不屈、从不间断地为亲人抗争,逾30多次到最高人民法院抗议,最近的「我可以无发,你不能无法」削发抗议行动,成功引起国际社会强烈关注。然而,法院一方面拒绝受理,另一方面李文足亦持续受到公安的监控和骚扰,儿子的教育权曾被剥夺,官方以株连手法对待维权律师家属,手段极为卑鄙。

在判刑前过去三年时间,世界各地多个人权组织、律师专业团体、甚至是政府已经向中国政府发表了多篇的公开信及声明,要求中国政府严格遵从国际人权公约、中国宪法及法律,保障王全璋律师的基本权利。但过去三年,中国政府却摆出傲慢的姿态,对这些声音充耳不闻,最后更以重刑来处罚获国际高度关注的王律师。这些所作所为也反映了中国政府所说的依法治国从一开始就是谎言,国际公约,甚至是本国的宪法及法律亦从没打算遵守,说到底还是以政治权力压倒法律及人权。

我们对是此判决表示极度愤怒。我们亦重申在没有公正公开审判的情况下,根本不能接受任何对王全璋的有罪判决,更遑论是现在46个月的有期徒刑。王此次的判决和刑罚从未通过一个公正法律程序,因此本身就是不公正。

有鉴于此,我们强烈要求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1. 撤销有罪判决,改判王全璋无罪并立即予以释放;
2. 就王全璋所受到的权利侵害提供相应且合适的赔偿;
3. 追究「709案」中所有执法人员违法违规行为的法律责任;
4. 停止针对李文足及其儿子的任何形式的打压。

2019128

 

发起团体:(依英文字母顺序排列)
1.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China Human Rights Lawyers Concern Group]
2. 台湾声援中国人权律师网络[Taiwan Support China Human Rights Lawyers Network]

联署团体:
3. 墨西哥律师协会[Barra Mexicana, Colegio de Abogados (Mexican Bar Association)]
4. 公民党[Civic Party]
5. 社区前进[Community March]
6. 香港众志[Demosisto]
7. 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Hong Kong Alliance in Support of Patriotic Democratic Movements of China]
8. 香港职工会联盟[Hong Kong Confederation of Trade Unions]
9. Human Rights Now
10. International Observatory for Lawyers in Danger
11. 香港天主教正义和平委员会[Justice and Peace Commission of HK Catholic Diocese]
12. 工党[Labour Party HK]
13. 法梦[Law Lay Dream]
14. 律师助律师基金会[Lawyers For Lawyers]
15. 加拿大律师权利观察[Lawyers’ Rights Watch Canada]
16. 社会民主连线[League of Social Democrats]
17. 左翼廿一[Left 21]
18. 区诺轩立法会议员办事处[LegCo Office of Au Nok-hin]
19. 郭家麒立法会议员办事处[LegCo Office of Kwok Ka-ki]
20. 朱凯迪立法会议员办事处[LegCo Office of Chu Hoi Dick]
21. 莱特纳国际法暨正义中心[Leitner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Law and Justice]
22. 国际人民律师协会[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People's Lawyers (IAPL)]
23. 国际人民律师协会监督委员会[Monitoring Committee on Attacks on Lawyers,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People's Lawyers (IAPL)]
24. 华人民主书院[New School for Democracy]
25. 日内瓦律师协会[Ordre des Avocats De Geneve (Geneva Bar Association)]
26. 法政汇思[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27. 英格兰和威尔士律师协会人权委员会[The Bar Human Rights Committee of England and Wales]
28. 声援中国律师委员会[The Committee to Support Chinese Lawyers]
29. 民主党[The Democratic Party]
30. 爱德尔斯塔姆基金会[The Edelstam Foundation]
31. 劳工组[Worker Com]

*联署名单截至2019年1 月29日17:30,并会持续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