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目錄

【转发】纵风雨如磐,犹血荐轩辕 ——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2019年新年献辞

2018年,农历戊戌年,正在成为历史。

一百二十年来,戊戌年总是多事之秋。1898年,戊戌年,甲午战败后第四年,变法失败,谭嗣同等六君子喋血闹市;1958年,戊戌年,“大跃进”、人民公社狂飙突进,数千万人因此死于饥馑和纷争。

诚然,2018年与之前两个戊戌年不可同日而语,在历经四十年所谓的改革开放之后,在经济总量已跃居世界第二之后的今天,中国社会正在遭遇诸多深层次、结构性的难题。对外而言,中美贸易战持续升温,其本质仍是中国如何对待普世价值,即如何融入主流国际社会的问题;对内则是,高压维稳、强拆、上访、冤假错案、司法腐败等社会恶疾持续不断地戕害民众的基本权利,阻挠人民对自由、民主、法治、宪政的追求。百余年来,三个戊戌年所遭遇的共同难题都可归结为社会转型问题,即由传统封闭、人治、官本位、权力本位社会向现代开放、法治、公民本位、权利本位社会转型的问题。这是一个以权利驯服权力的过程,也是一个漫长而痛苦的过程。必须承认,中国至今没有顺利跨过李鸿章所惊呼的那个“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的门坎!

2018戊戌之年,再次爆发了挑战良知底线的吉林“长生疫苗”事件。我们痛恨唯利是图、铤而走险的不法奸商,但我们更痛恨那些尸位素餐、人浮于事的政府官员,这起新的疫苗事件再次提醒我们,我们离廉洁高效的行政体系、完善的市场经济和法治社会还有多远!

2018戊戌之年,我们目睹了多项法律被修改和制定,《宪法》、《监察法》、《刑事诉讼法》、《警察法》、《英雄烈士保护法》、《宗教事务条例》等等,这些法律的修改均体现出官方权力的自我扩张、个体权利受到压缩的倾向,值得我们高度警惕。

2018戊戌之年,人权律师遭受了“709”之后的第二波打击和迫害,这波迫害是“709”的延续,其方式花样翻新,无论在国内还是国际上都极具迷惑性、隐秘性和欺骗性。律师们或被吊销、注销执业证书,或被暂停执业,或被立案调查,或遭“年检”障碍,或因司法行政机关非法阻挠而不能被律师事务所聘用,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从年初对余文生律师的悍然抓捕到年末对刘正清律师的吊证听证,我们记录下了2018年被打压和迫害的律师名单,他们是:余文生、隋牧青、文东海、马连顺、覃永沛、谢燕益、陈科云、李和平、王宇、张凯、刘晓原、周立新、程海、胡林政、曾武、常玮平、何伟、陈家鸿、李金星、玉品健、刘正清、蔺其磊、杨金柱…….

2018戊戌之年,我们目睹了愈演愈烈的任意传唤、强迫失踪和非法关押,湖南女子董瑶琼莫名消失,被强制精神病;深圳佳士公司工人维权活动中的中山大学女硕士毕业生沈梦雨、声援佳士工人的北京大学应届女毕业生岳昕、中国人民大学在校女生杨舒涵等90后一代或被失联或被消音,这些新生代女性善良、勇毅、独立,巾帼不让须眉,值得期许。而2018年被大面积曝光的“新疆再教育中心”事件,则再次证明了这种大规模法外限制人身自由的行为与宪法承诺的保护人权完全背道而驰。

我们看到了警方大量随意强查身份证、强查手机等粗暴践踏人权的“执法”行为,看到了警方强行入户检查、武断传唤或驱赶公民的违法行径,我们震惊、恐惧、人人自危。

我们见证了著名异见人士秦永敏先生又遭重判,徐秦女士横遭数月非法羁押。我们见证了苏州、福州等地对维权公民大规模的寻衅式审判,朱承志、戈觉平、吴其和等维权人士坚不认罪而被报复和虐待。

我们目睹了徐琳先生不畏“709”案的肃杀气氛,坚持创作自由而遭刑事处罚,刘飞跃、甄江华、孙林等人皆因言获罪;我们也见证了黄琦被寻衅、构陷,见证了其八旬慈母毅然为儿奔走呼号;见证了季孝龙声嘶力竭的呐喊,更见证了北京大学保安、寒门子弟张盼成权利意识的觉醒。

我们更历史性地见证了广州市华林派出所陈姓恶警对女律师孙世华挑衅式“执法”和脱衣检查的兽行,见证了检察、监察、纪检、司法行政、律师协会等一应衙署的官官相护、姑息和推诿,见证了荔湾警方倒打一耙、悍然对孙世华律师加以行政处罚的骄狂!我们愤怒、痛苦、无奈!但我们深信,陈姓恶警以及对他百般袒护的官长必将在中国法治史上留下可耻的一笔。

时值岁末,微信及微信群被大规模封号,全国各地的推特用户被警方约谈和警告,这些都昭示着言论自由在中国的困境,而2018年12月9日对成都“秋雨教会”多名兄弟姊妹的大抓捕则彰显出宗教信仰自由在这片土地上的艰难。

圣诞翌日,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以莫须有的“涉及国家秘密”为由,对王全璋律师进行不公开审判则彻底撕下了依法治国的面具,这一卑劣行径与“709”家属李文足、王峭岭、原珊珊以及许艳等人极富创意的抗争形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也让“我可以无发,你不能无法”的法律格言红遍大江南北、响彻九州云霄!

2018戊戌之年,已然是极其困难的一年,我们无法一一列举。

怎么办?是躲进小楼、自成一统、苟且偷安,还是直面现实、不避风雨、坚守法治?我们动辄得咎,未敢翻身即已碰头;我们筚路蓝缕,漏船载酒击楫中流!我们确信,法治、宪政、民主、人权之大潮,如日月之运行,如江河之入海,虽有阴晴圆缺,虽有千回百折,但其势终不可阻挡。我们心怀法治理想,决不悲观绝望!

因为心怀法治理想,人权律师一如既往,不避压力,依法代理了秦永敏案、扎西文色案、黄琦案、金哲宏平冤案等所谓敏感案件。在人权律师的理念里,只有法律案件,没有敏感案件!

2019年,“709”案之后第四年,我们将迎来唐荆陵、江天勇两位人权律师的回归。

2019年,我们期待王全璋、余文生、李昱函、陈武权四位人权律师能获得自由,无论依中国自己的法律,还是依国际公约,他们都不构成任何犯罪!

我们期待,已经颁行的法律都能得到官方和官员善意的、合乎法治和宪政精神的解释和遵守,而不是被恶意歪曲、为我所用式的实施和执行!

我们期待,不再有更多的人权律师被以寻衅、找茬、碰瓷的方式注销、吊销执业证书!

我们期待,任意传唤、任意拘押、强迫失踪等现象能够被杜绝;我们期待警权能学会谦抑、克制,不再武断、任性。我们要求华林派出所陈姓恶警立即投案自首,广州警方不要再姑息养奸、官官相护,立即将该恶警撤职查办,追究刑事责任。

我们期待,2019年有更多乃至所有的冤假错案都能得到纠正,我们更期待能建立起杜绝冤假错案的有效机制;我们期待,官方不要再对访民和维权者制造出新的“寻衅”政府和“敲诈”政府的判例,这样的判例荒唐可笑,貌似可收一时之功,实则饮鸩止渴,长远来看则必然加剧官民矛盾,贻害无穷!

人权律师的天职是在个案中促进公平和正义,为此,我们会继续代理各种案件,包括所谓的敏感案件,我们将追求个案公正,以个案推动法治和宪政。我们将经历凄风苦雨、穿越荆棘丛林,面对持续恶化的人权状况,中国人权律师绝不会退缩,我们将责无旁贷,义无反顾,我们将毫不犹豫地直面困难和挑战,我们将像战士一样勇往直前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精卫填海,子规啼血,纵风雨如磐,犹血荐轩辕,这是我们的主动选择,也是我们的宿命和使命!

2019!你好!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

2018年12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