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目錄

(轉發) 中國人權律師團成立三周年獻辭

人權至上,自由永存。櫛風沐雨,砥礪前行。2016年9月13日,中國人權律師團迎來了她三周年的紀念日。

三年以來,中國人權律師團作為一個開放性的律師協作平臺,為致力於推進人權事業進步的中國律師提供了結識同道、交流思想、呼喊求援的管道,也成為中國式“有效刑事辯護”的主力軍。在這些成績的背後,我們深信,人權不是空洞乏味的概念,也不是高深莫測的理論,人權的普世價值已深入人心,根植於我們每個人每一秒有關生命、自由、安全、平等、尊嚴的人生體驗。我們理解,但凡律師必然維權、必應維權,且最終都指向保障人權,所以,人權律師團非常樂於成為中國律師在法律框架內以各自不同的形式投身人權保障事業的橋樑。

三年以來,這些可敬、可愛的中國的人權律師們,為不可勝數的侵犯人權案件大聲疾呼、代理辯護、堅持申訴。他們頂住壓力、親冒矢石,揭露真相、堅持真理,展現出了彌足珍貴的勇氣和擔當。他們為每一個案件的公正處理而歡欣鼓舞,也為眾多身陷體制黑洞卻未能昭然於世的人權慘案而痛心疾首。他們如若不是保護民權的利劍,就是那卡在濫權者喉嚨裡的最後一根硬刺。他們被這狂沙漫捲的暗夜,打磨出亮晃晃的鋒芒,但他們的心裡,卻充滿了對生活在這方土地的人民的溫情和熱愛。

三年以來,人權律師卻毫不意外的經歷了強權勢力的逆流打壓。其中甚者,多名在 “709大抓捕”中遭到逮捕的人權律師,至今未獲自由。“709大抓捕”發生後,聯合國高專辦、美國國務院、歐洲十數國、全世界絕大多數律師協會等,都對此表達嚴重關切和譴責,對於今年8月初對該案四名被告人的所謂審判,通過欲蓋彌彰的報導,卻使民眾對我們真的是否生活在一個現代國家產生了深深的懷疑。

在中國,保護人權已被寫入憲法,但印在紙面的蒙於塵土,大張旗鼓的流於形式,滿腹經綸者耽於口舌,深受其害者渾然不覺,使我們在展望未來時,不得不正視以下問題:

2015年,聯合國反酷刑條約機構對中國政府五年一度的反酷刑報告所提結論性意見,反映出反酷刑形勢嚴峻,任重道遠。中國是世界上死刑罪名最多的國家,而世界上已有150多個國家廢除了極端殘忍的死刑。中國政府於1998年簽署了聯合國《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16年後的今天,全國人大常委會依然沒有批准該公約。近期通過或實施的《境外非政府組織境內活動管理法》、《慈善法》、《國家安全法》和正在徵求意見的《網路安全法》,對公民權利的擠壓顯而易見,顢頇專橫。

基於對尋釁滋事等“口袋罪”和危害國家安全犯罪等政治性罪名的的肆意擴大解釋和濫用,言論、表達自由受到極大的鉗制,民眾情緒無以紓解,創意創新活動日漸式微。另一方面,官方媒體對人權案件未審先判的報導,小粉紅、網路水軍的空前活躍,對比“一小撮人”的微博微信動輒被銷號的慘澹現實,更加凸顯言論無法自由的窘境。

執法機構濫用權力使得人們處於緊張和恐懼之中,“太原警方打死農婦案”、“雷洋案”即是例證,而法外機構限制公民人身自由時有發生,“雙規”和“指定監所監視居住”存在被異化和濫用的大量實例。

在勞工權益方面,執法機關的官僚做派、各級工會協會作壁上觀、勞動仲裁的一裁終局形同虛設、司法程式的冗長繁瑣都使得勞工們維護自身權利時疲於奔命。一些說明勞動維權的法律服務NGO因觸動各方利益而成為打壓目標。畸高的社保繳費比例、障礙重重的失業金申領程式和遙遙無期的退休年限,使得這個社會的年輕人幾欲被壓垮成渣。

而司法不公、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缺失、經濟發展進入瓶頸、教育資源不均衡、財政分配不合理、基於各種因素對某類社群的歧視大量存在等現象都使得我們對目前的人權狀況無法趨於樂觀。凡此種種,不一而足。……

故此——

我們將致力於推進司法公開和獨立審判,強烈要求司法機關保障“709”系列案件中被羈押人員的會見權、辯護權以及獲得公開、公正審判的權利。

我們持續要求有始有終的公佈社會公共事件的真相,約束警權,保障人身自由。

我們將一如既往地為追求基本人權的公民提供法律幫助。我們深知,公民個體的覺醒正是人權價值深入人心的體現。

我們呼籲立法機構批准一系列人權國際公約,這些公約是人類歷經苦難、殺戮、戰爭、宗教迫害後的文明沉澱,拒絕它們無疑于拒絕陽光和空氣。我們要求立法民主,我們無法接受法律成為少數人壓迫民眾的工具。

我們對這個國家愛之愈深、盼之愈切、責之愈厲。我們要求對踐踏人權、破壞法治進行追責,但我們不會埋怨任何政黨、利益團體、公職人員,更不會對普通民眾“哀其不幸,怒其不爭”。對這個國家的人權進步,我們每個人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我們將從一點一滴做起,以實際行動改變未來。

我們再次呼籲,我們需要一個自由表達的社會,需要一個把人能堂堂正正稱之為人的社會。為了這個理想,我們將在這條荊棘叢生的道路上孜孜不倦地辛勤耕耘,而歷史將見證我們的苦難、淚水,並最終眷顧我們。對此,我們深信不疑。

朋友們,但願人權久,千里共嬋娟。恰逢中秋,好時成雙。讓我們在“人權至上,自由永存”的呐喊聲中開始新的征程!     

中國人權律師團律師(名單附後)

2016年9月13日

中國人權律師團簡介:

中國人權律師團成立于2013年9月13日,是一個開放性的律師虛擬協作平臺。中國人權律師團以“捍衛人權,推進法治”為己任,自成立以來,通過發表聯合聲明、介入人權案件(事件)等方式為保障人權和推進法治進行了諸多方面的努力。只要認同人權理念、願意維護公民基本權利的中國律師,均可通過向人權律師團任一成員表明意願即可加入。期待與您攜手同行!

連絡人(以姓氏拼音為序):

常伯陽 +86 188 3718 3338

藺其磊 +86 186 3922 8639

劉士輝 +86 185 1663 8964

唐吉田 +86 131 6130 2848

余文生 +86 139 1003 3651

 

中國人權律師團名單(計315人):

蔡瑛(湖南律師)  蔡吉新(貴州律師)  蔡木榮(北京律師)  曹錚(廣東律師)  曹毅 (四川律師)  曾義(雲南律師)  常伯陽(河南律師)  常瑋平(陝西律師) 陳嬪(湖南律師)  陳家鴻(廣西律師)

陳建剛(北京律師) 陳金華(湖南律師)  陳金石(湖南律師)  陳進學(廣東律師)  陳科雲(廣東律師) 陳李燁(浙江律師)  陳李燁(浙江律師)  陳南石(湖南律師)  陳樹慶(浙江律師)  陳泰和(廣西律師)

陳武權(廣東律師)  陳以軒(湖南律師)  陳永苗(北京律師)  陳智勇(北京律師)  程 斌(青海律師)  程為善(江蘇律師)  儲玉昆(北京律師)  鄧巍(山東律師)  鄧樹林 (廣東律師)  崔立鳳(黑龍江律師)

丁錫奎(北京律師)  董前勇(北京律師)  董志遠(河北律師)  杜國風(貴州律師)  范標文(廣東律師)  方超波(廣西律師)  馮敏(福建律師)  馮雲(雲南律師)  馮明偉(上海律師)  馮祥國(廣東律師)

馮訓坤(山東律師)  馮延強(山東律師)  付愛玲(廣東律師)  付永剛(山東律師)  幹衛東(新疆律師)  高承才(河南律師)  葛文秀(廣東律師)  葛永喜(廣東律師)  郭進(北京律師)  郭海躍(北京律師)

郭建偉(山東律師)  郭金福(四川律師)  郭蓮輝(江西律師)  郭敏華(廣西律師)  郭新嶸(北京律師)  郭雄偉(湖南律師)  韓國權(上海律師)  韓慶芳(河北律師)  韓志廣(北京律師)  郭振興(黑龍江律師)

何偉(重慶律師)  賀少林(北京律師) 黃建(四川律師)  胡端英(廣東律師)  胡貴雲(北京律師)  胡林政(湖南律師)  呂洲賓(浙江律師)  黃漢中(北京律師)  黃可忠(廣西律師)  候領獻(黑龍江律師)

黃思敏(湖北律師)  黃溢智(深圳律師)  黃志強(浙江律師)  姬來松(河南律師)  紀中久(浙江律師)  江天勇(北京律師)  簡益平(江西律師)  姜曄(廣東律師)  蔣永繼(甘肅律師)  蔣援民(廣東律師)

金光鴻(北京律師)  蘭志學(北京律師)  黎文志(湖北律師)  黎雄兵(北京律師) 李春富(北京律師)  李方平(北京律師)  李貴生(貴州律師)  李國蓓(北京律師)  李和平(北京律師)  李大偉(甘肅法律人)

李金星(山東律師)  李靜林(北京律師)  李浚泉(遼寧律師)  李明(山東律師)  李念清(陝西律師)  李啟珍(上海律師)  李如玉(江蘇法博)  李蘇濱(北京律師)  李天天(上海律師)  李威達(河北律師)

李曉菲(山東律師)  李新民(江蘇律師)  李葉宏(陝西律師)  李永恆(山東律師)  李玉真(山東律師)  李昱函(北京律師)  李長明(北京律師)  李長青(北京律師)  李志勇(廣東律師)  李向陽(山東法律人)

李仲偉(山東律師)  梁承勇(廣西律師)  梁江洲(廣東律師)  梁瀾馨(河北律師)  梁小軍(北京律師)  梁秀波(河南律師)  林峰(福建律師)  藺其磊(北京律師)  劉剛(四川律師)  劉建軍(北京律師)

劉浩(廣東律師)  劉黎(北京律師)  劉明(湖南律師)  劉巍(北京律師)  劉偉(河南律師)  劉溪(湖南律師)  劉彥(山東律師)  劉洋(北京律師)  劉傲霜(湖南律師)  劉東傑(浙江律師)

劉金濱(山東律師)  劉金湘(山東律師)  劉連賀(天津律師)  劉淩龍(湖南律師)  劉榮生(山東律師)  劉士輝(廣東律師)  劉書慶(山東律師)  劉衛國(山東律師)  劉四新(湖北刑法博士)  劉英傑(北京律師)

劉正清(廣東律師)  劉志強(陝西律師)  龍元富(廣東律師)  盧京美(湖南律師)  盧思位(四川律師)  盧廷閣(河北律師)  陸智敏(北京律師)  路國正(山東律師)  路雲龍(山東律師)  羅立志(湖南律師)

呂方芝(湖南律師)  馬衛(天津律師)  馬革聯(湖南律師)  馬連順(河南律師)  麼民富(河北律師)  孟猛(河南律師)  孟媛(山東律師)  羅茜(湖南法律人)  莫宏洛(河南律師)  聶奇(湖南律師)

潘嘉偉(香港法博)  龐琨(廣東律師)  彭劍(北京律師)  彭周(廣東律師)  強力(四川律師)  秦雷(上海律師)  瞿遠(四川律師)  全真(湖北律師)  冉彤(四川律師)  任全牛(河南律師)

尚滿慶(湖北律師)  邵震中(山東律師)  施正剛(江蘇律師)  石伏龍(湖南律師)  石永勝(河北律師)  舒向新(山東律師)  宋玉生(北京律師)  司徒一平(山東律師)  蘇士軒(遼寧律師)  隋牧青(廣東律師)

孫延玉(河南律師)  覃臣壽(廣西律師)  覃具款(廣東律師)  覃永沛(廣西律師)  譚征(湖北律師)  唐紅新(北京律師)  唐吉田(北京律師)  唐荊陵(廣東律師)  唐天昊(重慶律師)  滕彪(北京法律學者)

田園(湖南律師)  童朝平(北京律師)  萬克瑞(山東律師)  汪廖(浙江律師)  汪能洋(江蘇律師)  王成(浙江律師)  王輝(河南律師)  陶雙文(湖北法學教師)  王宇(北京律師)   王興(北京律師)

王必君(廣東律師)  王炳華(廣東律師)  王朝嶧(貴州律師)  王光琦(北京律師)  王海帆(雲南律師)  王海軍(湖南律師)  王龍德(雲南律師)  王清鵬(河北律師)  王全平(廣東律師)  王全璋(北京律師)

王勝生(廣東律師)  王庭根(廣東律師)  王衛華(上海律師)  王先平(新疆律師)  王學明(山東律師)  王雅軍(北京律師)  王振江(山東律師)  王秋實(黑龍江律師)  王宗躍(貴州律師)  魏巧靈(湖北律師)

魏旭蘭(湖南律師)  魏友援(江西律師) 溫海波(北京律師)  文東海(湖南律師)  文鐵軍(湖南律師)  聞宇(廣東律師)  鄔宏威(北京律師)  韋良月(黑龍江律師)  吳暉(廣西律師)  吳坤(雲南律師)

吳春明(江蘇律師)  吳國公(廣東律師)  吳繼壽(河南律師)  吳魁明(廣東律師)  吳良述(廣西律師)  吳明智(廣西律師)  吳少博(北京律師)  吳鎮琦(廣東律師)  襲祥棟(山東律師)  夏鈞(廣東律師)

肖芳華(廣東律師)  肖國珍(北京律師)  蕭雲陽(貴州律師)  謝陽(湖南律師)  熊冬梅(山東律師)  徐燦(北京律師)  徐濤(湖北律師)  徐忠(山東律師)  徐紅衛(山東律師)  徐向輝(廣東律師)

許付桂(山東律師)  許桂娟(山東律師)  薛榮民(上海律師)  閻安樂(河南律師)  燕旺利(湖南律師)  楊旭(廣東律師)  楊璿(湖南律師)  楊洪(黑龍江律師)  楊慧文(北京律師)  楊名跨(雲南律師)

楊在新(廣西律師)  姚蓓(上海律師)  游飛翥(重慶律師)  于全(四川律師)  余文生(北京律師)  虞仕俊(江蘇律師)  袁豔紅(山東律師)  于天飆(內蒙古律師)  岳金福(山東律師)  張 國(湖南律師)

張海(山東律師)  張京(雲南律師)  張軍(湖北律師)  張凱(山東律師)  張磊(北京律師)  張仁(北京律師)  張穎(四川律師)  袁顯臣(黑龍江法律人)  張成茂(北京律師)  張鑒康(陝西律師)

張錦宏(河南律師)  張俊傑(河南律師)  張科科(湖北律師)  張庭源(重慶律師)  張維玉(山東律師)  張瀟丹(湖北律師)  張雯鳳(黑龍江律師)  賈曉軍(山西律師)  張新年(北京律師)  張燕生(北京律師)

張玉娟(湖南律師)  張贊甯(江西律師)  張重實(湖南律師)  趙慶(北京律師)  趙福興(貴州律師)  趙和緒(山東律師)  趙青山(四川律師)  趙文勇(貴州律師)  趙永林(山東律師)  鄭湘(山東律師)

鄭恩寵(上海律師)  鄭衛平(浙江律師)  鐘錦化(上海律師)  周後有(湖南律師)  周建平(江蘇律師)  周立新(北京律師)  周世敏(江西律師)  周玉潔(吉林律師)  周雲昌(山東律師)  李對龍(山東律師)

朱甯(四川律師)  朱應明(江蘇律師)  鄒麗惠(福建律師)  莊道鶴(浙江法學教師)  朱寶(黑龍江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