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多消息

最新消息

維權律師關注組報告:【維權律師的子女究竟遭遇了什麼?】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2015年10月12日)

中國在1992年批准加入的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明確規定,締約國應採取一切適當措施確保兒童不會基於其父母的活動和所表達的觀點而受到任何歧視或懲罰(第2條),同時,締約國還應當確保兒童不受酷刑或其他形式的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不得非法或任意剝奪兒童的自由,不得剝奪其受教育的權利(第37條)。對此,中國的《未成年人保護法》亦有類似規定。

然而,著名人權律師王宇之子──年僅16歲的包卓軒,因無法忍受中国当局長期且持續的監控、恐嚇及騷擾從而試圖離開中國,日前于緬甸失蹤逾140小時之事件,卻再次提醒國際社會,需要重新注視中國政府為達到懲罰或脅迫人權捍衛者之目的,往往誅連其家人甚至其未成年子女的行徑。

就此,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簡單整理了近年中國人權律師的未成年子女的各種非人道遭遇,希望國際社會及公眾對人權律師及其家屬的艱難處境予以持續關注。事實上,有關的遭遇也不止發生在人權律師的未成年子女身上,2013年就有安徽維權人士張林的10歲女兒張安妮被拒絕入學事件。

根據我們整理的個案,牽涉對人權律師未成年子女施加傷害的公共部門包括公安部門、國家安全部門以至學校。

就施害手段而言,在人身自由方面,包括綁架、強迫失蹤、拘禁、毆打、禁止入學、單獨訊問、貼身監控(如押送上學)、禁止與外界通訊、騷擾(如重覆傳喚)、禁止出境等。在心理和精神打擊方面,則包括辱駡、恐嚇、威脅、污名化其父母、孤立、當眾羞辱、被迫目睹父母被毆打或被警員帶走等。

在多個嚴重個案中,“高智晟之友會”在致奧巴馬的信中提到的片斷,也許最能展現問題所在。

“6歲的天宇(高智晟的兒子)每天都要找爸爸,他喜歡畫火箭,畫了火箭就說要打電話給爸爸,要給爸爸看。更難的是16歲的耿格格(高智晟的女兒),她患了中度精神憂鬱症,晚上睡不著覺,天天對著高律師照片說話。”

整理的9個案例如下:

  1. 王宇律師、包龍軍律師的16歲兒子包卓軒(2015)

  2. 李春富律師的5歲兒子(2015)

  3. 李和平律師的15歲兒子、5歲女兒(2015)

  4. 余文生律師的10歲兒子(2015)

  5. 江天勇律師的7歲女兒(2009)

  6. 劉士輝律師的12歲兒子(2009-2010)

  7. 高智晟律師的13歲女兒耿格、3歲兒子高天宇(2006-2009)

  8. 郭飛雄的11歲女兒楊天嬌、6歲兒子楊天策(2007-2009)

  9. 鄭恩寵律師女兒,當時為中學生。(2006)

 

1. 王宇、包龍軍的16歲兒子包卓軒(2015

【綁架】2015年7月9日,包卓軒和父親包龍軍到北京首都機場準備飛往吉隆玻轉機到澳大利亞留學。根據卓軒事後憶述,在過安檢口時,突然衝出一群不明身份者,把他們父子分開,倒背手綁著,行李則被另一幫人取走。卓軒雖然想求救,但被人捂住嘴吧,從航站樓的側門押到一輛車的後排,兩邊有人把他夾在中間,他當時不知道自己的去向,想逃跑卻沒有機會。

【非法拘禁、恐嚇、威脅、暴力、貼身監控】同日,幾個小時過去了,包卓軒被強行帶到天津市河西區賓友道漢庭大酒店的8111房間。六、七個人看著他。卓軒嘗試反抗並說“我要找爸爸媽媽!我要上學!你們這樣做是非法的!”綁架他回來的那些人回答︰“你老實點,否則沒你好果子吃。聽我們的話老實待著。”卓軒拿起房間的電話給企圖給父母打電話,但遭到他們的毆打,電話被搶走。卓軒要去廁所,但被幾個看押他的人蜂擁而上阻止;卓軒拒絕他們進入廁所,卻被連推帶打重重地摔在床上。這種狀態維持了兩天,卓軒在7月11日被交到天津的奶奶家裏。后被警方遣送回内蒙古,在指定的学校中、在当地警方监控之下上学。

【強制約談、禁止出境、禁止與外界聯繫、威脅】2015年7月17日,包卓軒上午9時許被派出所強制帶走約談,並被員警警告:不准請律師、不准和外國媒體聯繫、不准跟幫助爸媽的朋友聯繫、不准出國讀書。卓軒前後被強制約談共四次。另外,到了內蒙古後,雖然沒有明顯的感到被監視或跟蹤,但當局對包卓軒的動態仍是暸如指掌。包卓軒稱,「一跟律師聯繫,立馬請去公安局喝茶談話;說不准請律師,不准和外國群體聯繫、不准和幫助我爸媽的朋友聯繫,不准出國讀書了……然後就會虛偽的說,他們所做的一切全是為了我們家好。他們說什麼都要加上『這些是為了你們好』……都話裏有話;有一次說過『要是不聽話總跟那些人聯繫的話…只會對我爸媽不利』。」

【強迫失蹤】2015年10月6日中午,包卓軒及其他兩名維權人士唐志順、幸清賢在緬甸猛拉市的華都賓館8348房間被緬甸警方帶走。據該飯店的老闆娘稱,當時來了10多名員警,出示了緬甸員警證件後搜查了客房,並把三人都帶走了。2015年10月7日, 三人的朋友和律師趕到當地警察局查詢,然而員警聲稱“沒有抓人”。隨後他們又走訪了當地的政法處,亦未查詢到三人的下落,惟有在當地警局報警。然而,當三人的朋友再次回到華都賓館時,發現有兩位員警正在找老闆娘談話,之後無論怎麼詢問老闆娘,她都不再回答任何問題。

 

2. 李春富的5歲兒子(2015

【目睹父親被警方帶走】李春富律師于2015年8月1日被警方從北京家中當著才五歲的兒子面前被扣起帶走。受驚的孩子之後煞有介事地對媽媽說“爸爸是被手銬拷走的。”媽媽擔憂之餘,不忘哄兒子說“那是玩具。”但是孩子以肯定的語氣反駁媽媽“那不是玩具。那真的不是玩具!”

 

3. 李和平的15歲兒子、5歲女兒(2015

【禁止出境】李和平是709事件中被強迫失蹤的人權律師之一。2015年8月17日,李律師的妻子王峭嶺帶著15歲的兒子、5歲的女兒到鄭州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大廳辦理護照,但是工作人員拒絕受理,指稱因為北京市公安局發出了“限制出境”的指示。

【目睹父親被警方帶走】李和平太太:我記得就在7月10號中午,十幾個便衣員警在我家裡搜查時,女兒當著那十幾個人的面問:“媽媽,為什麼員警很壞?”因為女兒是跟著爸爸早上一起去上班的,目睹他的“父親”在辦公室附近被“控制”了,又親眼看到員警湧進家門。

 

4.余文生律師的10歲兒子(2015

【目睹父親被警方帶走、暴力驅趕】余文生律師妻子:2015年8月6日晚23:15左右,北京員警野蠻撬門進入余文生律師家裡進行搜查,開門一瞬間,把余文生撞倒在地,不知受傷情況!隨後余文生律師被以尋釁滋事罪為由遭員警帶手銬帶走傳喚!只有兩個穿制服的員警,警號分別為044448和044482,其餘約15人均是便衣,有一個是女的,還有一個是八角派出所所長。因為他們沒有出具搜查證,我要求他們提供搜查證,他們便態度十分惡劣,野蠻硬搜。當著我面不斷把孩子驅趕到其他房間後進行大肆搜查,還打開電腦,行為十分蠻橫!門鎖也被撬壞,無法鎖上,我們將一夜無法鎖門睡覺!

 

5. 江天勇的7歲女兒(2009

【目睹父親被毆打、單獨訊問】2009年11月18日,剛從美國訪問返國的北京人權律師江天勇,被北京公安關禁閉盤問一天。19日早上7點30分,正打算送七歲的女兒上學,一出門就遭到數名便衣員警暴力阻攔,小孩被嚇得失聲大哭。聽到哭聲,他的太太金變玲急忙下樓上前阻止,過程中卻被員警推倒在地。孩子很驚恐,在去學校的路上還問:“媽媽,員警不是都是好人嗎? 為什麼要打我爸爸? ”當晚,江天勇和太太從網上獲知羊坊店派出所兩名員警當天曾去女兒的學校調查他毆打員警一事,這個消息被女兒證實,年僅七歲的女兒曾被單獨帶到一間辦公室問話。

【被迫接受員警盤問】據江天勇律師所述,在其多次被軟禁期間,太太帶女兒出門上學,只要剛下樓,就會被樓下的看守盤問。請示上級之後才會放行。

【被迫借宿他處】據江天勇律師所述,2010年期間,他家的防盜門門鎖的鎖孔在兩個月之內被連續6次灌強力膠,每次太太帶孩子回家連家門都進不去。無奈之下,二人不得不到別處借宿。

 

6. 劉士輝的12歲兒子(2009-2010

【騷擾】2009至2010年間,劉士輝律師約12歲的兒子劉春鬧曾遭到當地警方的騷擾。警方到其前妻家裡調查劉士輝,把孩子嚇得大哭。另外,2011年茉莉花期間,劉春鬧14歲,他在網上查到劉士輝被打的消息,看到鮮血淋漓的照片,當時就嚇哭了。劉士輝稱,“他是最早知道我失蹤的家人。那時候,我一出事或者沒消息,孩子就上網查詢。這些年,我的孩子就是在恐懼中逐漸嚇大的。”

 

7. 高智晟的13歲女兒耿格、3歲兒子高天宇(2006-2009

【綁架、軟禁、搜身、監控洗澡、毆打、辱駡】2006年8月15日,高智晟律師在山東省東營市的姐姐高豔芳家,被來自北京市國內安全保衛總隊的十余名秘密員警綁架。於此同時,他的妻子耿和與女兒耿格在北京市朝陽區小關的一家理髮店中,被多達40名北京國保總隊的員警扣留,並對其家實施嚴密搜查。

8月25日下午17點10分,總共有20名國保總隊的秘密員警分四班,每8小時一換班在高律師家內嚴密監控耿和與兩個孩子達11天。其間秘密員警對高律師妻兒進行言語淩辱。此後,改為在高智晟律師家樓道和樓下單元門口佈置十餘人。9月底蓋起一棟可容難10人左右的崗亭,負責長期性的監控。並有多輛國保總隊車輛機動跟蹤監控。那時,高律師的妻兒即使洗澡和用洗手間都被強制開著門,承受隱私被侵犯的屈辱。婦女兒童所有的生活費被剝奪,溫飽要看警方的“施捨”,出門買菜要請示,回家在門口要被搜身。耿和與耿格多次受到秘密員警們言語侵犯和暴力毆打。 

【監控、騷擾、無法上學】2007年9月12日,高智晟發表致美國國會公開信批評中共當局人權狀況,隨後高智晟“被失蹤”逾50天。高智晟的13歲女兒耿格說,自從爸爸被秘密逮捕後,員警就開始駐紮在他們家,不准她和弟弟去上學,直到有一天她的媽媽割煤氣管自殺,才換來她們兄妹上學的機會。

【押送上學、貼身監控、辱駡父親】耿格說:“那時每天都會有6或7名員警押送我去學校,路上他們總是污言穢語辱駡我的爸爸。員警押送我進教室,然後就坐在我後面,包括上音樂課。進洗手間不僅跟隨,還不讓關門。3歲的弟弟也必須坐著員警的車去上幼稚園。”耿格說,有一次還被員警拽入汽車,導致她的腿和脖子挫傷。

【在學校被汙名、孤立、當眾羞辱、毆打】耿格說:“當時我只有13歲,她說,老師在上課時警告全班同學,耿格家裡有一個政治犯,和她說話會有進監獄的危險,耿格頓時覺得全世界都不要她了,從此變得不敢抬頭。”“這些員警時不時的會在全校面前打我,他們根本不挑什麼上課時間,他們一般挑吃飯時間,幾千個人都在操場上面玩的時候,他們那個時候打我。然後我非常不自信,我就是去哪裡也不敢說話,然後就是跟別人說話也不是很敢抬頭,因為我總有個陰影揮不去,我感覺我抬頭了員警會打我。”

【毆打】2006年12月,13歲的耿格在學校補課後,準備送同學去附近的公車站時,被監視她行蹤的國保人員阻攔,不容許她送同學,耿格很生氣,就踢了國保人員的自行車後輪一腳。該名國保人員非常惱怒,氣衝衝的向耿格問罪,耿格一時氣急,就把較早前購買的炒麵向他潑過去,三男三女國保人員就開始毆打耿格。耿格說,一名高大的國保從後面把她抱起來摔在地上,另一名女國保揪住她的頭髮,一邊辱駡她,一邊踢她的大腿。耿格又說,她的後背及大腿都有瘀傷。

 

8. 郭飛雄的11歲女兒楊天嬌、6歲兒子楊天策(2007-2009

【剝奪受教育權】2008年6月29日,張青(郭飛雄妻子)致信溫家寶:廣州辦案單位曾給了郭飛雄五六條威脅,其中2條:(1)我們不會讓你的兒子上小學的。(2)我們不會讓你的女兒升初中的。我的兒子已經失學一年,今年在漫漫的等待中,至今還沒有入學通知,今年升初中的女兒正面臨失學的危險。去年兒子被拒絕入讀小學一年級,當時他們說了一句很響亮的話:如果我們把你的孩子趕出學校,那就犯了義務教育法,我們不招你的孩子入學,我們沒有犯義務教育法。郭飛雄女兒楊天嬌說:“我們班其他同學都能直接上47中,我為什麼就不行?我們華康小學在47中讀書的同學,人家會怎麼看我呢?”

 

9. 鄭恩寵的女兒(2006

【強制談話】2006年9月24日,鄭恩寵律師被傳喚前一天下午,兩個自稱是市公安局的人到他女兒所在學校,聲稱要找他女兒談話。他女兒堅持要對方留下姓名,否則就不談話,對方始終不願透露姓名,談話最後取消。鄭恩寵說,問話的其中一人向他表示,昨日去過他女兒學校,並以他女兒相威脅,這惡棍對鄭恩寵說:“你女兒明年畢業了,你要為她著想。昨天我穿便衣到你女兒學校,下次我不穿!”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