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目錄

王登朝錯在哪裡?

王登朝錯在哪裡?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陳家偉

(原文刊登於九十七期支聯會通訊)

 

王登朝原是深圳羅湖公安分局三級警督,兼任負責2011年世界大學生運動會安保任務的深圳保安公司第七公司經理。2012年3月12日,孫中山逝世87年紀念日前夕,他和朋友準備在蓮花山舉辦一個紀念活動,宣傳民主思想,他的預備的演講辭中包括「中國大陸仍然沒能有真正實現民主」、「人民沒有充分言論自由」等字句。在集會前,公安卻早在3月8日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將王登朝逮捕,送入羅湖區看守所。但後來卻是被控方以涉嫌貪污罪和妨害公務罪起訴。王登朝在一審被判有期徒刑14年。王登朝上訴,二審2013年2月7日在深圳中級法院開庭。

然而在二審時,深圳中級法院粗暴地剝奪王登朝的基本權力。王的妻子李彥婷被拒絕進入法院。李彥婷和她七個月大的兒子惟有守在法院前等候審判的結果。其次,根據中國《刑事訴訟法》151條,法院「在開庭三日以前先公佈案由、被告人姓名、開庭時間和地點」。但是,王登朝根本沒有收到開庭通告,直到開庭那天才告知開庭。王自己根本未能為開庭作出任何準備。

王登朝的兩位代表律師李静林和李金星在法庭上基本沒法履行律司的職務。在法庭審訊時,法官未能保持應有的中立,多次打斷兩位律師及王登朝的對話。主審法官在法庭上不許兩名辯護律師李金星和李靜林對檢控方提出的證據作質證。律師李金星在法庭兩次警告後,含淚離開法院。他走出法庭時稱:「沒有辯護律師說話的餘地」。

律師李静林也因法庭根本不太容許他發言的情況下,無奈及被逼解除和王登朝的代理律師後,到就離開法庭。法庭在王登朝沒有代表律師的情況應該休庭,卻選擇到繼續開庭審訊,已構成程序違法。王登朝在法庭曾多次高呼自己無罪,並曾說:「你們判我多少年,甚至活埋我,我都無所謂。」

現時王登朝家人已委任律師劉曉原及王全章就王登朝案向深圳中級法院申請在深圳以外的法庭作新的上訴。劉曉原律師說,當時法庭口頭拒絕了他們的要求。最終如何還看法庭的判決,但是,情況並不樂觀。2月26日,中國40多位律師和民主人士聯署聲明,請求當局繼續公開審理王登朝案,並對有關辦案人員追究責任。聲明指出,王登朝心憂天下,關注民生,他傳播孫中山的「三民主義」和宣傳「全民平醫保、全民免費用醫療、全民平等養老」等民生主張,「王登朝先生籌備集會是踐行公民基本權利,應受憲法以及國際公約保護。」

律師劉曉原認為,王登朝案和艾未未案有類似之處,官方一開始都是打算從政治方面進行治罪,但因經濟犯罪定刑比政治犯罪更容易,所以官方遂决定以經濟罪名起诉,艾未未被控偷税漏税,而王登朝則被指控貪污罪。不少人對王登朝案的感到底不忿。

律司李静林事後發表了份聲明:「痛——在深圳市中级法院」,文中寫著:

深圳中院明顯只是想盡快黑章辦了王登朝的了事,庭審就是一場兒戲,想在兩個小時之內表演結束。我心痛深圳中院知法犯法、蔑視法律;心痛中共高喊依法治國口號,到了國家改革開放的窗口深圳竟然無人理會;心痛和諧盛世卻沒有關說理的地方,導致民怨堆積蓄,擔心一朝潰堤,水中漫金山。

律師王全章在微博中聲稱:「王登朝案是典型假案,屬於人造案件,比李莊案還假」。

維權律師唐吉田表示,當局對王登朝的指控理據不足,從偵查到起訴期間,更有不少違法違規的行為。他說:“從現有的證據,判決並無理據支持,完全是偷換概念。本來應由公訴方來舉證他貪污,但判決書以他不作出合理的解釋,就認定他是貪污。”

《南方都市报》的社論「尊重法律程序,以正義的方式運送正義」如此說:「一個國家的法治文明程度,要看其如何對待犯羅罪嫌疑人和被告人。有必要、有责任去深究一下律師外哭泣、痛言『實在没有能力再幫你辨護了』的個中隱因。」

三月初中共十八屆二中全會通過的《國務院機構改革和職能轉變方案》,提出要建設「服務型政府」、「以職能轉變為核心」、「提高政府公信力和執行力」。我們回望王登朝的案時,真是百感交集。「服務型政府是為誰服務呢?」法庭是「以職能轉變為核心」還是「以服務政權為核心」?「提高政府公信力還是其執行力?」

王登朝和他們代表律師都在文革後期出生,他們多沒有經歷文革的苦難。但是豈不是和文革傷痕文學家白樺的《苦戀》的主人翁一樣嗎?他們豈不是在中華大地上,以他們的身體腃宿成一個問號碼?他們豈不是一同問同一個問題嗎:「我愛國家,但國家愛我嗎?」

 

標籤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