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多消息

最新消息

李昱函律師最新狀況 2018-10-17

昨天會見李律師,她依然在服藥治療心臟、胃脹氣,上次摔跤導致右腰動不了。她說監室新來一個人經常辱罵她,管教還因此給那人加餐,另有一人偷她東西,刁難她,把菜湯倒她洗滌的衣物上。她9月底寫的掃黑除惡控告材料,本想交駐所檢察室,但看守所說只能交省公安廳監管支隊,為此她與管教有些爭執,導致每天飲用水減半,連吃藥都不夠喝。她說她準備了庭前會議材料和提綱,但管教不讓帶。
我們將家屬向掃黑除惡督導組、各級監察委、檢察院遞交申訴狀、控告信及反饋情況告訴李律師,她很高興。我們告知了她被註銷執業證一事,同時帶給她同行的問候,她非常感謝大家。
會見後我們去找看守所政委,但他不在,我們請幹事轉告政委,應允許李律師明天帶老花鏡和材料,務必保障李律師的訴訟權益。

今天庭前會議,李律師帶了眼鏡、材料來,法庭還給她提供了紙筆。庭上我方申請了排非、調取證據、證人出庭,並提交了新證據;就本次審限延期,審判長無法自圓其說,且拒絕出示相關文書。
審判長說下週將開庭,我們問能否提供大法庭讓更多人可以旁聽,審判長說法院裝修剛搬家,這邊沒有大法庭。 (現在的法庭只能容兩人旁聽)
李律師下午將在法院書寫她對庭前會議各項議程的意見(庭上她發表意見有些繁雜鋪陳,聽不出重點,審判長讓她庭後提交書面材料)。

庭後李律師告訴辯護人,早上因看守所反悔不讓她將控告材料帶到法庭,她與管教起衝突,所長說,等她開完庭回去就戴戒具。
辯護人出法院時已近十二點,我們將李律遭虐待及訴訟權利得不到保障的情況形成書面材料(情況反映),午飯後即趕往看守所找政委和駐所檢,但都沒有找到人,辦公區幾乎無人。打檢察院電話,對方讓把材料寄給他們。
等到兩點半,我們又趕往皇姑區監察委,詢問舉報街道辦劉鈞“未經李昱函申請、濫用職權讓其享受低保的違法犯罪行為”的進展情況,接待者一番查尋,說收到舉報信,還在調查,他不能告知何時有結果,拒絕提供電話,只說有了進展會聯繫我們。
出來後,我們找到郵局將“情況反映”快遞給看守所及檢察院,並與政委通了電話,請他務必讓管教別給李律戴戒具,政委已答應,但他同時表示李律師反映的情況不真實,他們對李律師照顧有加,他希望能與律師見面交談,我們說好,下次去會見將與他約見面談。

馬衛律師、吳莉律師
2018-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