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多消息

最新消息

[新聞線索]105名女權人士呼籲立即釋放人權律師

 

105名女權人士呼籲立即釋放人權律師

2015年8月26日

 

    自2015年7月9日以來,全國有17名律師、律師助理及律所人員被抓捕,儘管中央電視臺等官方媒體已經公開“宣判”這些人“維權有罪“,但對家屬和公眾而言,這些人其實是失蹤狀態,因為沒有人知道他們被關押在何處,會見律師等合法權利更無從談起。同時,截至2015年8月21日18時,已有241人被警方傳喚或約談,警告不得參與聲援,其中就包括124名律師。

    噤若寒蟬的壓力環境儘管讓各種聲援被抓捕律師的行動變得充滿危險與難以傳播,但是中國的行動者仍然嘗試用各種方法表達對律師們的支援。從2015年7月30日起,一封接力呼籲信《接力轉發:請釋放女權\人權律師》開始在暗湧中靜靜傳播。

    截至2015年8月24日12時,共有105名女權人士連署聲援。其中包括55名來自中國14個省份,24名來自日本,8名來自歐洲,7名來自北美,4名來自香港,3名來自臺灣,4名來自其他國家。

    另外,被拘律師曾經的女童性侵案的受害人家屬也發表了相關聲援的公開聲明。

 

婦女權利宣導同盟:人權律師曾為女權案件奔走

    這封接力呼籲信稱,人權律師是女權活動的重要同盟力量。“例如此次被抓捕的王宇律師,曾經代理多起婦女權利案件,如江西九江教師性侵女童案、海南萬寧小學校長性侵女學生案、湖南益陽教師猥褻學生案。”

    “在2014年‘消除性別暴力十六日’活動期間,她曾去教育部約談和送去建議信,向教育部宣導校園性侵應對機制。例如李和平律師曾代理山東臨沂計生案;王全璋律師曾代理‘90後’河北女生卞曉輝“我要見父親”案,等等。”信件如此舉例。

    而呼籲信的發起人是一些不具名的女權主義者。她們認為:“作為女權主義者,我們關注各種發生在這片土地上的、有關婦女權利的問題。王宇律師等人權律師秉承依照法律、捍衛人權、追尋公義的理念,為女權奔走無私無畏。當她們遭遇違反程式的秘密羈押,當她們的家人被非人道對待,我們也不想袖手旁觀。”

 

暴風中的暗湧:女權漂流瓶

    發起人女權主義者在信中提出了她們的訴求:

    1.立即無條件釋放所有被拘律師及其他相關人士;

    2.確保被拘人士享有所有法定權利,包括但不限於立即通知其家屬以及允許律師會見;

    3.確保沒有人被羈押在秘密場所中且遭遇酷刑;

    4.停止沒有證據的汙名化報導;

    5.社會各界共同持續關注此次事件的後續進展。

    考慮道閱信人的安全,此次行動的發起人為參與者設計了兩種參與方式。第一種參與方式是鼓勵閱信人把這封信發到微博、微信等任何其能接觸到的社交媒體,同時發送給至少3-5個朋友,並鼓勵她們也傳播到社交媒體上。第二種連署方式則是直接把相關個人資訊發送到一個Gmail郵箱或填寫到一個穀歌表單上。而根據中國大陸的網路情況,後者是需要翻牆才能操作的。

    發起人還在信中強調道,“迄今為止,據我們所知,在社交媒體轉發非原創相關資訊不會導致被約談。我們總能夠找到空間讓傳播擴大,讓我們的聲音被聽到,與官方壟斷的媒體相抗衡。”

    據悉,這封信件在各種社交平臺上被廣泛傳播,至今已有105人參與接力。

 

江西幼女性侵案受害人家屬發表聲明:“律師依法給予我們幫助”

    另外,曾經獲得被拘律師王宇法律援助的江西瑞昌幼女性侵案件的受害人家屬在2015年8月24日發表了聲明。

    在聲明信中,受害人家屬這樣形容王宇律師:“(王宇律師)她心地善良,富有正義感,嫉惡如仇。在受害人家屬最孤立無援、迷茫和絕望的時刻,王宇律師伸出援手,無論是法律援助上還是解決實際生活的困難上都給了我們很大幫助。王宇律師在代理案件時遵守相關法律法規,從未教唆或煽動當事人從事違法行為,更沒有任何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的行徑,始終充分利用現有法律,在法律框架內幫助受害者爭取最大利益。”

    受害人家屬在聲明中稱,被性侵女童的家長作為曾經被她幫助過的當事人,更是她作為律師優秀專業素養的見證人,必將對此事件深切地關注。“我們希望有關辦案單位能夠依法、依規辦事,充分尊重和保護王宇的各項基本權利。”

同時,聲明者在文中表達了對王宇律師一家人安全情況的憂慮,她們希望有關部門切實落實“依法治國”方略,實事求是,認真傾聽民意民心,懲惡揚善,還正義之士清白。

 

人權律師情況堪憂:監視居住恐為黑監獄

    據悉,截至2015年8月21日下午六時,被刑拘、帶走、失聯、約談、傳喚或短期限制人身自由的律師、律所人員或維權人士已達276人。

    因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罪”被抓捕的人有王宇、王全璋、劉四新、隋牧青、謝陽、謝遠東、趙威和高月。其中,外界僅能獲得劉四新和趙威的羈押地點。王宇、隋牧青、謝陽、謝遠東、趙威和高月等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有報導指,“監視居住”這種羈押方法有可能使當事人被帶到“黑監獄”進行不人道對待。

    直到發稿時間,以上被關押者沒有一個能夠被允許會見律師。

    另外,王宇、李和平等律師的兒女均被限制出境。

 

【採訪人】

K Chan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852-2388-1377

 

【附件】3份)

  1. 女權\人權律師代理的婦女權利案件的新聞報導
  2. 【女權漂流瓶】接力轉發,呼籲釋放女權/人權律師
  3. 江西幼女性侵案受害人家屬聲明

 

【附件一】:女權\人權律師代理的婦女權利案件的新聞報導

20140718 東方早報:《江西被性侵幼女訴教育局 律師:開庭前手機被收》

http://news.sina.com.cn/c/2014-07-18/114330541357.shtml

20131019新華網:《江西教師猥褻7名女童被判14年 其中6人患性病》

http://news.sina.com.cn/c/2013-10-19/150928477731.shtml

20130822新華網海南頻道: 《海南萬甯校長開房案續 受害女孩難出心理陰影

http://www.hq.xinhuanet.com/news/2013-08/22/c_117056668.htm

20130717 京華時報: 《5名律師申請“南京幼女餓死”案資訊公開 回應稱“無法提供”》

http://news.xinhuanet.com/legal/2013-07/17/c_125021362.htm

 

【附件二】:【女權漂流瓶】接力轉發,呼籲釋放女權/人權律師

https://www.facebook.com/chinesefeminists/posts/495474730609279

 

【附件三】:

江西幼女性侵案受害人家屬聲明

    王宇律師是江西女童性侵案中當事人的代理律師。她心地善良,富有正義感,嫉惡如仇。在受害人家屬最孤立無援、迷茫和絕望的時刻,王宇律師伸出援手,無論是法律援助上還是解決實際生活的困難上都給了我們很大幫助。王宇律師在代理案件時遵守相關法律法規,從未教唆或煽動當事人從事違法行為,更沒有任何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的行徑,始終充分利用現有法律,在法律框架內幫助受害者爭取最大利益。

而今王宇律師蒙難蒙難,性侵女童的家長作為曾經被她幫助過的當事人,更是她作為律師優秀專業素養的見證人,必將對此事件深切地關注。我們希望有關辦案單位能夠依法、依規辦事,充分尊重和保護王宇的各項基本權利。

同時,據悉,王宇律師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監視居住,其丈夫包龍軍亦遭到羈押,其兒子包濛濛也失去人身自由並遭到長期審訊,作為無辜的未成年人,身心遭受巨大傷害。同為父母,我們為此感到深切地痛心,希望有關方面能從從保護未成年人的角度考慮,不要因其母親蒙冤而牽連於涉世未深的無辜少年。建議有關單位,在開庭審判前,不要因此事威脅恐嚇包濛濛,或試圖以任何方式對其造成心理壓力和精神傷害。無辜的孩子不應被“連坐”,請有關部門切實落實“依法治國”方略,實事求是,認真傾聽民意民心,懲惡揚善,還正義之士清白。

江西瑞昌幼女性侵案受害人家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