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目錄

斯偉江:《中國律師——一個沒有明天的職業》

說實話,這十年,我並不十分關心刑事司法體系,今年夏天,當我第一次站在上海第二看守所門口,刑辯律師馬朗對我說,中國的刑辯律師最需要的是,勇氣,而不是技能。我感到很震驚。

我當時理解的勇氣是律師要對抗公安、檢察,有時甚至是法院,如今,看了楊海鵬妻子的案子,和寧波章國錫案子,加上李莊案第二季,我現在理解的勇氣是,堅持把刑辯律師做下去,需要極大的勇氣。怪不得,老友張培鴻(馬朗的老闆)老是喊著要退出刑辯律師界,蓋其心灰意冷之極。

如果你去看章國錫、楊海鵬的控訴材料,就算一半是真的,已經觸目驚心。檢察機關非法羈押,欺騙,毆打,不讓睡覺,拿其家人自由作威脅,沒有法律,沒有底線,這已經和黑社會無疑。楊海鵬的妻子在黑監獄的審訊中暈了過去,一個斯文秀麗的人,受如此折磨,得來的口供可想而知。

至今,這些案件中,沒有一個偵查機關的人員遭到追訴。李莊案中,檢方撤訴說是因為有了新材料,即錄音材料,其實,錄音材料的文字記錄件,歐陽法律服務所蓋章的證據,公安手中早就有,(我手頭有證據證明,當時偵查人員已經取到這份證據),但是,他們隱匿了,事後,他們依然逍遙法外。更不用說,欺騙李莊,“什麼全國人民都在關心日本地震,搶鹽的事,沒人關心你李莊的事”之類的欺騙。難道沒有法律制約這種違法嗎?有,只是死法條,沒有活人來執行。

楊、章兩案,能峰迴路,至少現在是膠著狀態,其實是和家屬的清醒抗爭有關。楊海鵬是法律專業畢業,又當過法官,現在是法制記者,堅持住沒有去做苟且交易,通過微博揭露了檢察院、工商局聯合辦案,將嫌疑人羈押於黑監獄,欺騙,車輪戰等刑訊。寧波章國錫也是幾天幾夜沒讓睡,也羈押於小賓館,被毆打,有傷痕,拿其妻子的自由來威脅,威脅將其妻子關入強姦犯的籠子,欺騙他。他同意虛報受賄數額,他同意換律師,他同意一切。好在他妻子陳瑛不同意換律師,不同意苟且。陳也和楊海鵬一樣,開了實名博客,控訴一切。在寧波姜建高律師的辯護下,寧波鄞州區法院一審判決,適用了非法證據排除規則,排除了章國錫之前的所有口供,給章定了共6000元的三張卡,免於刑事處罰,非法證據排除的司法解釋,是去年趙作海案後出台,至今正式引用,筆者所見,就此首例。檢方抗訴,章國錫也認為自己無罪,認為這6000元中,仍有水分,二審如何,將是寧波司法的試金石。同樣,梅曉陽(楊海鵬妻子)案,也將是上海法治的試金石。

現實就是這樣,只要不死人,不重傷,就不會有偵查人員受到處分,打人的也好,引誘作證的也好,梅曉陽案子中的小佳佳也好,都安然無恙。彷彿他們練就金鐘罩鐵布衫,任你劈空掌凌厲,他自巋然不動。因為,啟動追究的按鈕在自己人手中,或者在友軍手中。公安、檢察之間的互相制衡已經失去,因為很多情況下,他們會這樣做,誰都不是十分乾淨。馬佳不是第一個這樣幹的人,聯合執法,黑監獄也不是他們第一個創造的。把法律的百煉鋼,化為繞指柔的,是前輩,有的前輩或已經是領導,誰又能忍心處理這些弟子?手下?功臣?

從宏觀上來說,黑監獄,變相刑訊的出現,都是整個執政者的思路,仍以打擊犯罪優先,保護人權置後,落後的觀念必有如此副作用。如果真要平衡打擊犯罪和保障人權之間的關係,至少應該有沉默權,要對偵查人員的刑訊行為作處罰,不能任他們自己查自己。然而,刑訴法修改,永遠只是公檢法幾家的博弈,外人不足道也,豈不悲哉!

楊海鵬也好,陳瑛也好。在自己未碰到這種悲劇之時,尚覺得刑事司法離自己很遠,其實,看守所就在你身邊,因為,人不是聖人,在法網已經緊密的今天,一旦被人瞄上,秒殺是自然的事情。

即使係無辜,大多數的人進去也會選擇妥協,公安、檢察說多少就是多少,因為受不了刑訊,錘楚之下,何求不得?家人也會選擇去搞關係,這是,如果真是冤案,偵查人員找不到證據,只有口供,往往需要犯罪嫌疑人的配合,於是,犯罪數額是可以談判的。如果是個緩刑、輕判也就算了,家人會讓嫌疑人認了算了,一旦法庭上認了,這個案子,也就板上釘釘了。西哲說過,惡棍的施捨中絕無善意。和他們做交易,吃虧的是嫌疑人。因此,如真是無辜,反而是抗爭,才能贏來對自己家人公正審判的一線機會,因為,公開了,有善良的民眾站在身後,體制內正直的人,才容易堅持原則,陽光之下是最好的防腐劑。

律師,面對偵查、起訴人員,作為規則上的競技對手,當對手可以打破遊戲規則,而毫髮無損,律師自己萬般小心,當心被李莊,這遊戲,你有多強的心裡能力?你可以玩多久?

良禽擇木而棲,有能力的律師會選擇退出,偵查人員的對手,會越來越弱,他們的感覺越來越好。當權力的感覺越來越好,打著正義的旗幟在刑訊的道路上高歌猛進,社會將迎來法制最敗壞的時代,誰都不會是受益者!今天是梅曉陽,明天甚至就是檢察官、法官個人,當他們面對內鬥,面對更大的權力時,能否倖免? 《紅樓夢》裡說,眼前無路想回頭。問題是,你身後有餘時,有沒有縮手?

有學者寫,國家的產生,主要是它能提供正義。無需以牙還牙,以血還血,暴力的叢林讓渡於公正的權威(包括政府、法庭),一旦一個國家無法提供正義,誰都會知道,我們將沒有明天!尤其是法律人!

誰都不會堅守在一個沒有明天的職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