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目錄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就律師在拘禁期間遭受酷刑及不人道對待發表聲明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就律師在拘禁期間遭受酷刑及不人道對待發表聲明

 

(2017年1月23日)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關注組)對於有消息指709事件中,再有兩名的律師曾經受到嚴重酷刑,表示震驚及憤慨。

據關注組得到的可靠資料顯示,李和平律師及王全璋律師在長達六個月的「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期間,經受了各種嚴重酷刑,其中包括采用電擊的方式,電流的強度直接導致受刑人當場昏厥。

截至2017年1月23日,李和平、王全璋已被關押563天,期間未被允許與其辯護律師、家屬見面,人身狀況不得而知。

陳建剛律師日前發布了一份長達17000字的《會見謝陽筆錄》,系統記錄了謝陽律師在過去558天內遭受的酷刑及不人道對待,包括但不限於:1.吊吊椅2.疲勞審訊3.剝奪睡眠4.威脅恐嚇5.毆打6.煙熏7.不給飯吃不給水喝8.不給看病9.禁止購買任何日用品10.社交孤立。

同樣,燕薪律師在去年12月會見吳淦(屠夫,維權人士,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行政人員)後得知,吳淦曾遭受嚴重酷刑。吳淦自述,“在關押期間,北京市公安局警察安少東幾天幾夜不讓睡覺。我極其疲倦睜不開眼,安少東讓武警強行撐開我眼睛接受審訊。我不堪忍受,以頭撞牆。睡覺時還劃個線,被子稍微出線,我就被弄醒。在夏天時,安少東將空調調到最冷。”

李春富律師(李和平之弟)被關530天後前日被取保候審,骨瘦如柴、極度恐懼。李春富透露,自己被抓之前沒有高血壓,但在看守所醫生說他是高血壓,天天給他吃藥。

江天勇律師妻子金變玲十分擔心江天勇是否遭受酷刑:“今天是江天勇被失蹤62天,我們家屬到今天也不知道他被關在哪裡。前幾天看到李春富律師被酷刑至精神異常和謝陽律師被酷刑,心裡更加擔心江天勇的安危了。”

關注組要求中國政府立即安排李和平和王全璋會見其辯護律師,並予兩人以適切的醫療照顧,確保其身心安全及健康。

關注組亦認為中國政府必須就上述的酷刑及不人道對待指控進行獨立調查,並將施虐者繩之於法;立即啟動修法,根據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其全名為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將酷刑刑事化,並廢除「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措施。眾多個案顯示有關措施不但已經成為施行酷刑的溫床,其設計更是違反刑事程序正義的基本原則,特別是當有關措施被配合《刑事訴訟法》(2012)第37條並用的時候。

 

查詢

1.       陳女士(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852 2388 1377 

2.       王峭嶺(李和平律師的妻子):+86 131-2136-3110

3.       李文足(王全璋律師的妻子):+86 186-9401-9937(電話)/ +86 132-7755-5270(WhatsApp)

4.       金變玲(江天勇律師的妻子):+1 (626) 223-09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