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目錄

中國土地維權的困境- 談舒向新律師案

 

中國土地維權的困境- 談舒向新律師案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小多

(原文刊登於九十五期支聯會通訊)

 

濟南市舒向新律師二零一二年三月開始為山東省冠縣冠城鎮的農民代理強迫遷拆案,代理案件其間不肯被地方官員收買,被黑道威脅及騷擾家人和子女,再遭人上門到律師事務所搗亂,其後更被司法局扣起律師証,今他無法執業。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六日,濟南市公安局稱舒向新律師犯敲詐勒索罪,對他作刑事傳喚,其後立刻把他刑事拘留。

山東省冠縣冠城鎮自二零一二年三月開始進行大規模土地徵收,地方政府以「以租代徵」的方法,在冠縣共圈得六千多畝土地。不少農民在事前沒被諮詢的情況下被政府強租土地,每月只收到微薄租金,並沒有得到應得的補償安置費。

中國的《土地法》規定政府可因公共利益需要進行徵地,雖然法例並無清楚介定何為「公共利益」,但就對農地用途有嚴格限制:農地不能隨便作非農業用途,如地方政府須徵收農地作非農業發展,須因應國家土地利用總體規劃,向相關機關申請,逐級報批,經審批後才可改變土地用途,再徵用土地。

冠縣政府所謂「以租代徵」,就是每年以一千四百到五百元租用農民的土地,得到土地使用權後,再以數百萬出售予企業。「以租代徵」繞過合法審批程序,令地方政府更快擢取轉售土地的暴利,更逃避了徵地後依法賠償及安置被徵地農民的責任,嚴重侵害農民權益。即使國土資源部於二零零五年曾發通知要求嚴查「以租代徵」的行為,但數年來以「以租代徵」的方法非法使用土地情況仍屢見不鮮。

冠縣政府非法徵地,舒向新律師代表農民依法索償,指控政府知法犯法,惟山東省律師協會在理據不足的情況下扣起舒向新的律師證,指他在代理冠縣徵地案時違反紀律。而執法部門對舒向新律師受恐嚇一事竟視若無睹,縱容黑幫流氓恐嚇他及他的親人,甚至派公安扣起律師事務所的辦公用品。

上海知名律師韓國權更指出,濟南市公安局對舒向新作刑事傳喚後立刻對他進行刑事拘留,是嚴重違法的行為。根據中國《刑事訴訟法》第九十二條,「對於不需要逮捕、拘留的犯罪嫌疑人,可以傳喚到犯罪嫌疑人所在市、縣內的指定地點或者到他的住處進行訊問,但是應當出示人民檢察院或者公安機關的證明文件」。濟南市公安局只可以在不需要拘留舒向新律師的情況下對他作出刑事傳喚。故此,濟南市公安局拘禁舒向新律師,是完全沒有法律依據的。

內地維權律師因代理強遷強拆案件而遭地方政府打壓的情況十分常見,而且打壓的情況通常都十分嚴重,舒向新律師的個案實是冰山一隅。維權律師因代理強遷強拆案件而遭嚴重打壓,反映出中國地方政府與黑道和企業勾結十分嚴重,以及地方官員如何以權謀私。地方官員以極低的成本租借農民土地,再以高價轉售予企業,賺取暴利。為了增加可出售土地量、加快徵地速度和逃避賠償安置的責任,地方官員必須清除任何反對徵地及索償的聲音,公安及律師協會等機關成為為地方官員私利服務的團隊,打壓所有反對強遷強拆的人。

舒向新律師一案展示了地方官員非法徵地情況嚴重,公安部門執法隨意及藐視法律,甚至是為律師服務的機關對法律亦毫不尊重,完全沒有維護律師的權益。在地方政府的壓力下,各個政府機關為虎作倀,令維權律師的執業環境更加嚴峻,農民要以法律維護自己的權益更愈見艱難。

 

 

標籤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