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與中國維權律師相關的倡議運動

中國維權律師

【6.26國際反酷刑日】被酷刑的維權律師自白: 李昱函

李昱函律師的公開求助信

 

我是1991年開始在遼寧執業的律師,2009年為逃黑惡滅門危險和公權屢次迫害而背井離鄉來到北京。現在北京市敦信律師事務個人所執業的李昱函律師。現在無比憤怒的向律師同仁和朋友們傾訴我在5月8慘遭瀋陽市和平區惡警暴力劫持,囚禁,毆打,侮辱的悲慘遭遇?真誠希望各位同仁,朋友們能在繁忙中關注,聲援我!

 

我被瀋陽市維穩惡警綁架、毆打、侮辱的原因是──2006年我實名舉報遼寧撫順一涉槍、涉稅罪犯周長江在其違法保外就醫期間冒充法官招搖撞騙的犯罪行為而慘遭報復,周依仗時任遼寧省公安廳長李文喜和撫順市公安局副局長谷鳳傑做靠山,在光天化日之下當街對我暴力劫持綁架,劫匪毫不掩飾的告訴圍觀者說“我們都堵她半年了!”。

 

 劫持過程中恰逢遼寧電視臺記者尋找爆料將現場尾聲部分進行視頻錄影並報警。我被解救的同時,抓獲三綁匪中的二個。當電視臺視頻播出引起很大反響,公安也調視頻光碟做為證據存卷。而令人不解的是瀋陽市和平區公安分局辦案人在銷毀視頻證據後僅以非法拘禁罪向和平區檢察院報捕。和平區檢察院無視卷內大量綁架前的多次到我律師所騷擾、案發前誘騙被害人到綁架實施現場,以及劫持綁架現場目擊證人證言、劫持時造成多處傷害後果諸多直接證據而不顧,而以情節顯著輕微不批准批捕。之後將綁匪放虎歸山逍遙法外!2007年我發現案卷中的視頻光碟證據不復存在!在追查該視頻光碟證據時再次遭到突然襲擊致四處骨折。此後我多次被瀋陽市和平區公安分局惡警非法關押、構陷、暴力毆打遍體鱗傷、突發高血壓、罹患快速房顫心律失常心臟疾患,僅剩半條命!!!

 

遼寧省律師協會為我維權不被理睬,我被迫依憲法向各級機關進行控告!從此成為被維穩對象!

 

2015年5月9日,我走到北京市西單路口南遇員警例行查驗身份證見到有過上訪記錄,被與其他有上訪經歷的人統一送到久敬莊登記。之後全部讓自行離開。剛出大門立即被瀋陽市和平區公安分局維穩駐京辦惡警四五人攔截綁架。數警抬起我扔進警車,又抬到位於劉家窯附近的通鋼集團  麗苑賓館1202房。我被摔得發作了快速房顫心律失常。我一面抗議一面要求他們送我去醫院治療,這幫沒人性的禽獸不但拒絕去醫院還不許打電話,更可惡的是去廁所坐在馬桶上方便時,惡警們竟然砸爛廁所門把手沖進廁所不管我正在解手方便,一哄而上搶我手裡的手機和背在身上的挎包。抗爭中匪警李正海抓住我頭髮摁著腦袋往馬桶上撞,我一年近六旬犯著快速房顫心臟病的柔弱女子怎經得住四五個壯漢毆打撞擊折磨…!!!我窒息了!暈倒在地上半天才醒過來!匪們不管我死活。醒來後我拼命向外面大喊求救!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匪警們在刪除了我的求救消息之前錄音,並用我名義發出微信稱:我沒事,很安全。之後在扣留一部手機後,將背包和另一部手機還給我,但是不許我撥打,我掙扎著要離開,匪們攔堵在屋子裡讓我等和平分局員警來接我回瀋陽。此間我一直要求去了醫院治療不理睬。分局治安大隊施姓副大隊長在10日午夜一點多趕到駐京辦。仍然拒絕送我去醫院。二點多挾持我離開駐京辦讓跟他們回瀋陽。離開駐京辦我向110求救。近淩晨三點北京110趕到,員警見我是北京律師才解救了我。

 

我打車離開之後,強忍傷病痛到醫院急診外科驗傷並拍了x光片和CT掃描檢查。病歷和診斷證明書上寫明:傷後頭痛頭暈,後背疼痛,有噁心嘔吐,有視物不清,外傷後快速房顫發作。檢查:雙手前臂,雙下肢膚可見十餘處瘀青,脊柱有痛,中腹部壓痛,心律不齊,前額有一處紅腫。頭部CT 掃描:左側乙狀竇密度增高 內見低密度影,醫生告知:有遲發腦出血風險。急診內科檢查血壓156|121 ,心電圖檢查心率149|分 ,診斷:異常的心電圖, 心房顫動,極度心動過速,左心電軸偏轉  。

 

二天后頭痛頭暈噁心嘔吐不見好轉,再次檢查後外科除前次診斷外增加“腦震盪”診斷。急診內科仍然診斷陣發性房顫(快心室率)警告血栓栓塞等事件!目前仍在治療中。

 

這次匪警綁架、關押、毆打、侮辱、搶劫執業律師的事件太惡劣了!是對律師的挑戰!對國家公民人權的挑戰!是對國家法律的挑戰!更是對政府一再強調依憲治國、依法治國的挑戰!希望律師同仁,朋友們能夠伸出援手相助!強烈譴責違法惡匪警的違反國家憲法、員警法、公務員法等法律,嚴重侵犯公民人身權利、自由權利、健康權利的違法犯罪的行為。

 

2015年5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