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多消息

最新消息

13名被強迫失蹤人士家屬致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部長郭聲琨先生的公開信

 

【13名被強迫失蹤人士家屬致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部長郭聲琨先生的公開信】

——寫在8月30日國際強迫失蹤日前夕

 

尊敬的郭聲琨先生:

 

我們想,這封信真的能被您本人看見嗎?不見得!那為什麼還要寫這封信並且還要寄給您呢?是因為哪怕有一絲希望,我們也願意抓住。

 

自從今年7月9號開始,我們的親人被強迫失蹤了。其中包括17名律師、律師助理及律所人員,還有6名維權人士。所有人的失蹤幾乎是照著一個版本進行的:從北京和天津帶走人的號稱“天津警方”,涉嫌的罪名清一色的“尋釁滋事”或僅僅就是“涉嫌刑事犯罪”,連個具體罪名都沒給!而且接下來聘請律師的過程極其艱難,有的律師只要表示願意代理,就有國保找上門禁止代理。

 

當好不容易聘請到律師,踏上該有的會見的步驟時,竟然發現天津市警方根本不承認曾經帶走過我們的親人。

 

如果一起恐怖襲擊事件發生,還有恐怖組織站出來聲明要負責;那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公安系統,是否要為他帶走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公民表一個態呢?

 

果不其然,7月18號,央視《朝聞天下》播出了有關我們親人的節目。讓我們震驚的是,我們在收看節目時,依然沒有收到警方任何的書面的通知。難道“未審先判”是我們習總書記強調的依法治國的另一個注解?

 

就在我們一次次尋找親人的過程中,終於有消息傳來,說我們的親人由項目組負責,天津警方並不知道具體詳情,我們好歹問出了涉嫌的具體罪名,也被告知官方的通知書會寄出。

 

但是從我們親人被失蹤,迄今為止最多的已達50天。我們不知道通知書寄向了何方?即或是按著身份證地址寄回原籍,這麼長的時間,爬也該爬到了。但是,除了其中5名律師及律師助理、2名維權人士 的家庭接到了警方的通知書(羈押地點仍是秘密,會見仍是遙遙無期;儘管其中1位曾被獲准與律師會見一次,但之後不再允許),另外的16人對其家屬來講依然是杳無音信。

 

所以不爭的事實是:這23位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被強迫失蹤”了,有的已“被強迫失蹤”長達50天!而且到目前為止,您所服務的公安系統並沒有打算讓我們這些家人享受依法應有的知情權。

 

我們想不明白為什麼是這樣一個結果,難道舉國上下強調的“依法治國”,官方依據的“法”跟官方公佈的“法”不是一部法律?這其中的無奈與煎熬豈是三言兩語可以表達的?

 

我們也在想:上至公安系統的高官,下至普通辦案員警,總也有家人,有父母、妻兒、丈夫吧。換一個角度,如果此等事情不幸發生在貴系統的工作人員身上(請原諒我這樣設想,但是實際也是發生過的),是否人才能感同身受呢?

 

我們的家人朋友不斷問我們的涉案親人“有下落”沒有?我們也只能如實回答:“到如今,公安部門還是沒有給任何手續。”

 

在天津河西看守所預審支隊門口,這次事件牽扯進去的王全璋律師的兒子,一個兩歲的小人兒問媽媽:“爸爸呢?”王宇律師的兒子包濛濛短信問這些暫時沒被失蹤的律師叔叔們:“我什麼時候才能見到我爸媽呢?”還有李和平律師的五歲女兒天真地問:“爸爸怎麼還不回家?”

 

面對孩子們的問題“爸爸什麼時候回來”,我們也願有一天您能體會,“我們連他們去了哪裡都不能知道,我們又如何知道他們何時回來呢?”

 

還有,貴系統這許多年來在偵查階段的刑訊逼供,早就聲聞於世。雖然中國早就加入了國際反酷刑公約,但是一個連下落都不被告知的被強迫失蹤的人,我們更不敢期望他能被“依法”保障人身安全。

 

我們是小時候看著新中國主旋律電影電視文藝作品長大的人,現在想起這些主旋律的東西,其實最掙扎的是:現在到底是個什麼狀況?實不相瞞,如今在家裡,聽到敲門聲,心裡都會恐懼的。因為今天家門口出現的查水錶的,送快遞的,修水管的,極小的可能是入室搶劫的人(如果是,我還可以打110),而最大的可能,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公安系統的工作人員,連110 都配合他們的人。

 

這個恐慌不是律師們和律師家屬的,而是全社會的。

 

切盼看到貴系統能夠回到依法辦案的軌道上來!

 

家屬:

 

1.李和平妻子 王峭嶺

2.包龍軍母親 趙鳳俠

3.王全璋姐姐 王全秀

4.王全璋妻子 李文足

5.劉四新父親 劉聖賢

6.李春富妻子 畢利萍

7.謝遠東妹妹 謝遠鳳

8.趙威丈夫 游明磊

9.高月弟弟 高亮

10.戈平妻子 樊麗麗

11.王芳母親(湖北)

12.望云和尚(林斌)母亲 刘银钗

13. 王宇母亲 佟彦春

2015年8月29日

寫於國際強迫失蹤日前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