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多消息

最新消息

【轉發】1051位中國公民聯署要求依法罷免周強最高法院院長和首席大法官職務

中國公民監督建議書

要求依法罷免周強最高法院院長和首席大法官職務
 
媒體報道,最高法院院長周強於2017年1月14日在全國高級法院院長會議上對全國法院提出要求:堅決抵制西方“憲政民主”、“ 三權分立”、“司法獨立” 等錯誤思潮影響,敢於亮劍;要“嚴懲”煽動顛覆國家政權、邪教、殺人、市場操縱等犯罪。引發社會各界強烈譴責。

憲法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權依法監督、控告全國所有公職人員的違法行為。我們認為,周強的言論嚴重違憲違法,社會影響極其惡劣,嚴重損害國家聲譽,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應當追究違法犯罪責任;強烈要求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依法罷免其最高法院院長及首席大法官職務;建議中共中央紀檢委依黨章給與黨紀處分。主要理由:
   
 一、周強“亮劍”言論的實質,是歪曲和全面否定我國法定的“憲政民主”、“三權分立”、“司法獨立”
   
我國憲法第五條規定,“一切國家機關和武裝力量、各政黨和各社會團體、各企業事業組織都必須遵守憲法和法律。一切違反憲法和法律的行為,必須予以追究”;“任何組織或者個人都不得有超越憲法和法律的特權”。第二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權力屬於人民,人民行使國家權力的機關是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條規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都由民主選舉產生,對人民負責,受人民監督。國家行政機關、審判機關、檢察機關都由人民代表大會產生,對它負責,受它監督”。第三十三至第三十六條分別規定公民在法律面前有一律平等的選舉權和被選舉權、言論自由權、結社集會自由權和宗教信仰自由權等。上述憲法規定表明,我國國家權力屬於全體人民,由人民選舉產生並授權運行,任何組織和個人都必須遵守憲法法律,禁止特權,因此我國實行法定的憲政民主。

憲法第五十七、五十八條、八十五條、一百二十三條、一百二十九條等分別明確規定:全國和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是國家權力機關,行使國家立法權;國務院和各級政府是國家權力機關的執行機關或國家行政機關;各級法院是國家審判機關,各級檢察院是國家法律監督機關。憲法明確規定了“三權分立”,即國家立法權、行政權、司法權相互獨立或相互分離、相互制衡,這是國家管理權分工和防止公權濫用所必需的,也是現代國家通行的國家管理准則。|

憲法、刑事訴訟法以及民事訴訟法和行政訴訟法、法院組織法和檢察院組織法、法官法和檢察官法等都規定:法院依照法律規定獨立行使審判權、檢察院依照法律規定獨立行使檢察權,均不受行政機關、社會團體和個人的干涉。法律明確規定刑事案件的偵查權獨立於檢察權和審判權。可見,我國法定是司法獨立制度,不僅司法權整體獨立於行政權和立法權,而且司法權內部的偵查權、檢察權、審判權也相互獨立。

眾所周知,上述法定的各項憲法法律制度,是習近平所稱國家政權安全的根本保障。周強大談不要落入西方“司法獨立”等陷阱,閉口不談中國的情況,誤導公眾好像中國根本沒有這些法律制度,實際是在歪曲和否定中國法定的憲政民主、三權分立、司法獨立,為自己和其他公權弄權者可以為所欲為違法辦理案件制造法理依據,表面上看好像是為了國家政權安全,實際是在撼動和破壞保障政權穩定的制度基礎。
   
二、周強“嚴懲”某些犯罪的言論是對法院應當依法審判的根本背叛

法律規定法院審理案件必須依事實為依據、法律為准繩,世人皆知。我國和歐美等大陸法系國家不同,法院沒有創法權。法律規定法院審理刑事案件必須依法,具體規定為:“法律明文規定為犯罪行為的,依照法律定罪處刑;法律沒有明文規定為犯罪行為的,不得定罪處刑(刑法第三條)”;量刑也得依據法律規定的犯罪情節,在法定刑期幅度內(如三年以下)從重或從輕或減輕處罰,如自首、立功可以減輕或從輕處罰,情節嚴重或累犯從重處罰等。法律沒有“嚴懲”的規定,法院應當依法懲罰犯罪,既不能嚴懲、也不能寬懲,而是應該按照法律規定該怎麼懲就怎麼懲。周強強調的“嚴懲”是嚴厲懲罰的意思,是一種政治運動用語,意在推行“寧可錯抓一千,決不放過一個”臭名昭著的暴政原則。其“嚴懲”語雖然前面冠以“依法”二字,但不可能是依法審理案件,而是要按照“自己人”內定的標准來審理刑事案件。作為最高法院院長竟然發出這樣對法治反動的“命令”,令人毛骨悚然。中國的法院屢出呼格、聶樹斌一類的重大冤假錯案,說明周強的觀點在法院內部有一定的市場,有些法官不惜跌份,自甘墮落為公、檢人員違法辦案的附庸,使有些法院變成了前者的附屬機構。對此,周強難咎其責。

最高法院沒有創法權,卻屢屢制定違反憲法法律的司法解釋,雖然國內法律界反對聲一片,仍然我行我素強行通過,如網絡尋釁滋事罪、對某些犯罪另設大大低於刑法定罪標准等司法解釋,說明周強等人千方百計突破憲法法律對法院的立法權限制,其內心是非常向往西方法院創法權和獨立審判權,而不是真反對。最高法院副院長黃松有、奚曉明先後巨貪被判刑,說明最高法院某些高官貪腐和反法治很嚴重,周強反法治是有傳統的。

三、 周強的言論已經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嚴重違法違紀,已不具備法官和法院院長的任職條件,應當依法罷免,並追究刑事責任
   
法官法規定,最高法院院長是首席大法官;法官應當嚴格遵守憲法法律;審判案件必須以事實為根據,以法律為准繩;維護國家利益、公共利益;接受法律監督和人民群眾監督。該法第三十二條規定,法官不得“散布有損國家聲譽的言論”、不得“違法亂紀”。第十三條規定,法官“因違紀、違法犯罪不能繼續任職”等,“應當依法提請免除其職務”。憲法和法官法都規定最高法院院長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選舉和罷免。

周強身為最高法院院長和中國首席大法官,應當忠於職守,忠實於憲法法律、維護國家法治,卻大肆宣揚法院和法官不要依法辦案,公然反對。他假借反西方的憲政民主、司法獨立,實際是在推行權力至上、領導人至上、特權至上原則,企圖根本動搖或推翻中國現行司法制度和法制。周強的“亮劍”言論,是想全面復辟文革的政治宣言。
這哪裡是中國首席大法官,而是首席大法盲!由這樣的人擔任中國最高法院院長和首席大法官,不僅是中國法院和司法機關的恥辱,也是整個國家的恥辱。為維護國家法治,避免中國的司法制度、國家利益被周強等人繼續破壞,挽回惡劣社會影響,我們請求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緊急召開會議,罷免其最高法院院長職務、撤銷其法官職務。
周強這樣有嚴重反法治傾向的人能被選舉擔任中國最高法院的最高職務,令人匪夷所思,應當對提議他擔任此職的責任人依法追責,投票選舉他任職的全國人大代表也應當深刻反省,防止此類對國家極其危險的人物當選或再次當選。

憲政民主、三權分離、司法獨立、法院依法辦案制度,都是中國國家政權的重要組成部分。周強公然煽動全國法院和法官予以顛覆,流傳甚廣,危害極大,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應當由最高檢察院直接或指定地方檢察院立案偵查,追究其刑事責任。

中共黨章約定“黨必須在憲法和法律的範圍內活動”,每個中共黨員都必須“模範遵守國家法律和法規”,黨是在法律框架內下級服從上級、少數服從多數的集體領導。周強“亮劍”論時雖然說要堅持共產黨的領導,但內心實際堅持的是腐朽的拜權主義,主要是把上級和領導奉為黨,根本不把黨章等要求當回事。他和有些黨員的做法如出一轍,說一套、做的卻是另外一套,把自己和少數有權人當做黨,要別人絕對盲從,並以此長期誤導下屬、公眾和廣大黨員。按照黨章的要求,反對憲法法律就是反黨(一般情況),而不僅僅是篡黨奪權(特殊情況)才是反黨。周強是中共黨員,公然反對憲法法律,不承認不遵守黨章,因此是嚴重反黨。建議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依據黨章和紀律處分條例對其進行黨紀處分,如被追究刑事責任應當開除黨籍。
 
        此致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
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
最高人民檢察院

2017年1月20日

1051人名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