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多消息

最新消息

【“709大抓捕”】截至2016年11月9日18:00的最新資料及個案進展

截至2016年11月9日18:00,至少319名律師、律所人員、人權捍衛者和家屬被約談、傳喚、限制出境、軟禁、監視居住、逮捕等


(319人名單下載PDF)

▪16名羈押待審:律師:①李和平②謝燕益③王全璋④劉四新⑤謝陽⑥李春富;維權人士:①吳淦(屠夫)②林斌(望雲和尚)③尹旭安④王芳⑤劉星(老道)⑥張衛紅(張婉荷)⑦李燕軍⑧姚建清⑨幸清賢⑩唐志順

▪4名一審審結:律師:①周世鋒;維權人士:①胡石根 ②勾洪國(戈平) ③翟岩民

▪20名取保候審:律師:①王宇 ②包龍軍 ③任全牛 ④李姝雲 ⑤張凱 ⑥王秋實 ⑦黃立群 ⑧隋牧青 ⑨謝遠東; 律師助理:①趙威(考拉) ②高月 ③劉鵬 ④方縣桂;律所人員:①王芳;教會人士:①張崇助 ②黃益梓 ③張制 ④程從平 ⑤嚴曉潔;維權人士:①劉永平(老木)

▪1名撤銷案件:①陳泰和


【具體進展通報】(2016.09.29-2016.11.09)

(個案詳細資料下載PDF)

(個案列表下載PDF)

1.     仍有16名律師及維權人士羈押待審

(1)    16名羈押待審:律師:①李和平②謝燕益③王全璋④劉四新⑤謝陽⑥李春富;維權人士:①吳淦(屠夫)②林斌(望雲和尚)③尹旭安④王芳⑤劉星(老道)⑥張衛紅(張婉荷)⑦李燕軍⑧姚建清⑨幸清賢⑩唐志順

(2)    4名一審審結:律師:①周世鋒;維權人士:①胡石根 ②勾洪國(戈平) ③翟岩民

(3)    20名取保候審:律師:①王宇 ②包龍軍 ③任全牛 ④李姝雲 ⑤張凱 ⑥王秋實 ⑦黃立群 ⑧隋牧青 ⑨謝遠東; 律師助理:①趙威(考拉) ②高月 ③劉鵬 ④方縣桂;律所人員:①王芳;教會人士:①張崇助 ②黃益梓 ③張制 ④程從平 ⑤嚴曉潔;維權人士:①劉永平(老木)

(4)    1名撤銷案件:①陳泰和

 

2.     多數案件被檢察院退回公安補充偵查

(1)    已經第2次提交檢察院審查起訴的案件(律師及律所人員):王全璋、謝燕益、李春富。

(2)    已經第2次被退回公安補充偵查的案件(律師及律所人員):李和平、謝陽、吳淦。

(3)    已經開庭、尚未判決的案件:尹旭安案。

(4)    等待法院開庭的案件:王芳案,山東濰坊系列案件的劉星、張衛紅、李燕軍、姚建清。

(5)    仍處於公安偵查階段:幸清賢、唐志順案。

 

3.     謝陽遭”疲勞審訊”、“吊腳酷刑“、”煙熏眼睛”

2016年10月,據網上資訊披露:

(1)    2015年7月被抓捕後的前期,謝陽被709專案組的秘密員警關押在國防科技大學附近的一個賓館裡,連續七天,逼謝陽認罪。每天審訊22小時,每天只休息2小時。只要謝陽說一句國保不認可的話,國保就用腳使勁踹他、逼他就範。

(2)    謝陽被秘密關押的地方,除動輒扇耳光外,在審訊時,有兩個國保,左右各一人,每人一次抽5支煙,對著不抽煙的謝陽噴煙,用煙熏他眼睛,把謝陽熏得不停的流眼淚;同時辱駡、扇臉、打頭,恐嚇,每次都持續很久,反復多次,以此摧毀他的意志。

(3)    謝陽曾在南寧辦案,被打傷的右腿,骨折尚未痊癒。國保審訊時,讓謝陽坐在椅子上,特意把座位墊高,讓他的腳吊著,不能著地。每天持續22小時,導致他傷腿腫脹,腫得非常厲害。國保威脅謝陽說,不配合的話,可以這樣廢掉他的腿。

 

4.     辦案機關連日提審謝陽,致律師無法會見

2016年10月9日、10日、11日、25日,辯護律師藺其磊和張重實分別到長沙市第二看守所要求會見謝陽,對方均以“檢察院正在提審”為由予以拒絕。

 

5.     謝陽的律師被“解聘”

2016年9月9日,湖南省公安廳國保、湖南大學中共黨委書記,湖南大學環境科學與工程學院中共黨委書記,約談謝陽的太太陳桂秋教授,再次逼迫她解除與張重實律師和藺其磊律師的委託協議,並要求她委託長沙綱維律師事務所主任賀小電,被拒絕。(賀小電:北京市德恒律師事務所長沙 分所首席合夥人、湖南省法學會刑法學研究會副會長、湖南省律師協會刑事辯護專業委員會主任)

 

6.     翟岩民被強制佩戴電子監管設備

2016年11月1日,翟岩民妻子劉二敏透露,翟岩民被強制要求佩戴電子監管設備,自2016年11月1日至2017年4月30日,並被要求定期報告等情況。

 

7.     余文生欲探訪王宇、包龍軍,無果

2016年10月6日,律師余文生及其妻子許豔來到王宇母親處找尋王宇、包龍軍。當其找到樓房居室時,突然出現一人,態度不好,問“找誰?”當余文生說出王宇包龍軍及其王宇母親姓名時,他說“找錯了,我就住這裡。”余律師真以為找錯了,出來再找了一圈,又找回來了,前後樓喊了數十聲王宇、包龍軍,均無人應答。用多部電話聯繫王宇母親,無人接聽,只好發短信告之來意。

 

8.     法院要求王芳認罪

2016年9月28日,辯護律師劉正清會見王芳,王芳告知:2016年9月22日武昌區法院經辦法官來提審,法官問她上次的筆錄(指認罪就可放人)考慮得怎樣?王芳回答很堅定“堅決不認罪!”。後法官就將《人民法院報》報導翟岩民認罪就判緩刑的消息給王芳看,並對王說:“你看翟岩民與你是同案,他一認罪就出來了。”王芳用雙手蒙著自己的雙眼不看。接著法官又將其母親希望王芳認罪早點出來的筆錄給王芳看,王芳仍是雙手蒙眼不看。出了看守所之後,王芳媽告訴劉律師:法官要她找王芳的女兒,安排其女兒跟王芳在看守所見一面。

 

9.     4名律師家屬到最高檢控告

(1)    2016年9月28日早晨,“709大抓捕”的四名妻子——王峭嶺(李和平律師的妻子)、李文足(王全璋律師的妻子)、陳桂秋(謝陽律師的妻子)、原珊珊(謝燕益律師的妻子)在律師的陪同下來到最高人民檢察院進行交涉和控告。然而到了控申處發現大門緊閉,安保人員回復稱:每個週三是政治學習日,不做接待工作。

(2)    2016年9月29日,“709大抓捕”的四名妻子——王峭嶺(李和平律師的妻子)、李文足(王全璋律師的妻子)、陳桂秋(謝陽律師的妻子)、原珊珊(謝燕益律師的妻子)再次來到最高人民檢察院,工作人員看了材料兩秒後說把材料郵寄給他們,然後稱“趕緊離開”。

 

10.   35名家屬聯名致信習近平

2016年10月24日,李和平、謝燕益、王全璋、謝陽、李春富等家屬共35名致信習近平,要求依法糾正709案件辦理過程中的各種違法、立即釋放709案被抓的律師和其他公民。

 

11.   李和平妻子王峭嶺被長沙公安扇耳光

2016年10月8日,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嶺、謝燕益的妻子原珊珊,以及公民行動人士周偉、謝長禎等10人自發組成首批探訪團,到達長沙第二看守所為謝陽存錢。當王峭嶺和原珊珊走向大門時,受到1名便衣國保野蠻阻攔和檢查證件,在她們要求員警出示執法證件時,多名員警上前,將兩人拖到早已準備的一輛大型警車上,因為王峭嶺激烈反抗,員警反手摑王峭嶺一記耳光。其餘近10探訪人士相繼被帶到長沙縣泉塘派出所。期間,員警將原珊珊單獨關進1間審訊室,拒絕為正處哺乳期的原珊珊提供午餐,並多次辱駡她;員警還詳細查問探訪者人士的身份資料,並警告他們不要再繼續“探訪行動”。

 

12.   謝陽妻子陳桂秋到最高檢控告後被約談

2016年9月29日,謝陽太太陳桂秋到最高檢察院投訴控告謝陽案中公安檢察院辦案人員違法行為。回到長沙家中不久,被要求與湖南大學相關領導和保衛處的人與她約談至淩晨。

 

13.   盧廷閣律師因轉發709消息被警方威脅

2016年10月23日至28日,河北律師盧廷閣到東北、天津辦案,回家聽說:當地趙陵鋪派出所又派人來了兩次,每次2個員警,說是因為替(709)律師家屬給習近平寫信的事,讓其刪掉,他們認為是盧律師寫的。但實際上盧律師只是幫忙轉發而己。員警還打聽盧律師的孩子在哪個學校上學,甚至還威脅說,不然就找人天天半夜敲你家房門。

 

14.   王全璋家屬的住處被安裝攝像頭、被禁止一切採訪

(1)    2016年9月30日,王全璋太太回家時發現,石景山分局正在自己所住的社區安裝攝像頭。(單元門口兩個大攝像頭是6月7日發現的,家對門的隱蔽攝像頭是8月3日發現的。)

(2)    2016年10月3日,王全璋太太發現其所居住的樓房外牆掛了兩塊牌子,分別寫有“外籍人員及車輛嚴禁擅自入內”“封閉社區,禁止一切採訪”,同時還配有英文翻譯。

 

15.   謝燕益家屬再次遭遇逼遷

2016年10月18日,房東告知謝燕益妻子原珊珊:下午有關部門共三人到她的工作單位找到她,要求房子不能租給原珊珊,立即搬走。

 

16.   訴官派律師案均被法院駁回,已上訴

(1)    2016年10月9日,天津市南開區人民法院作出《民事裁定書》:關於王峭嶺訴官派律師案,本院認為原告起訴不符合起訴條件,駁回起訴。2016年10月24日,王峭嶺向天津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2)    同樣,法院裁定對原珊珊的起訴不予受理,理由為“原珊珊與謝燕益和陳文海之間的委託代理合同沒有利害關係。”2016年9月16日,原珊珊向天津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2016年10月21日下午2時,天津二中院對原珊珊起訴官派律師一審不受理裁定上訴案進行詢問。天津律師馬衛、北京律師董前勇代理。另有律師馬連順、梁小軍,家屬李文足、王峭嶺、畢麗萍到場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