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多消息

最新消息

【“709大抓捕”】截至2016年9月29日18:00的最新資料及個案進展

截至201692918:00,至少319律師、律所人員、人權捍衛者和家屬被約談、傳喚、限制出境、軟禁、監視居住、逮捕

 


分類統計(律師、律師助理/其他人士):​

(319人名單下載PDF)

·羈押待審:16人(6/10)

·一審審結:4人(1/3)

·取保候審:20人(13/7)

·撤銷指控:1人(1/0)

·軟禁:1人(0/1)

·限制出境 :39人(28/11)

·被短暫拘留/強制約談/傳喚 (已獲釋):264人(124/140)

*注:其中22人同時被歸類在兩個分類;2人同時被歸類在三個分類。


具體名單:

(個案詳細資料下載PDF)

 

【羈押待審】:16

· 6名律師:①李和平謝燕益王全璋劉四新謝陽李春富

· 10名其他維權人士:①吳淦(屠夫)②林斌(望雲和尚)尹旭安王芳劉星(老道)張衛紅(張婉荷)李燕軍姚建清幸清賢唐志順

 

【一審審結】:4

· 1名律師:①周世鋒

· 3名其他維權人士:①胡石根 ②勾洪國(戈平) ③翟岩民

 

【取保候審】:20

· 9名律師:①王宇 ②包龍軍 ③任全牛 ④李姝雲 ⑤張凱 ⑥王秋實 ⑦黃立群 ⑧隋牧青 ⑨謝遠東

· 4名律師助理:①趙威(考拉) ②高月 ③劉鵬 ④方縣桂

· 1名律所人員:①王芳

· 1名維權人士:劉永平(老木)

· 5名教會人士:①張崇助 ②黃益梓 ③張制 ④程從平 ⑤嚴曉潔

 

【撤銷案件】:1

· 1名律師:①陳泰和

 


 

 

【具體進展通報】(2016.08.24-2016.09.29)

 

1.     仍有16名律師及維權人士羈押待審

 

(1)    16名羈押待審:律師:①李和平②謝燕益③王全璋④劉四新⑤謝陽⑥李春富;維權人士:①吳淦(屠夫)②林斌(望雲和尚)③尹旭安④王芳⑤劉星(老道)⑥張衛紅(張婉荷)⑦李燕軍⑧姚建清⑨幸清賢⑩唐志順

(2)    4名一審審結:律師:①周世鋒;維權人士:①胡石根 ②勾洪國(戈平) ③翟岩民

(3)    20名取保候審:律師:①王宇 ②包龍軍 ③任全牛 ④李姝雲 ⑤張凱 ⑥王秋實 ⑦黃立群 ⑧隋牧青 ⑨謝遠東; 律師助理:①趙威(考拉) ②高月 ③劉鵬 ④方縣桂;律所人員:①王芳;教會人士:①張崇助 ②黃益梓 ③張制 ④程從平 ⑤嚴曉潔;維權人士:①劉永平(老木)

(4)    1名撤銷案件:①陳泰和

 

2.     多數案件被檢察院退回公安補充偵查

 

(1)    已經提交檢察院審查起訴的案件(律師及律所人員):王全璋、李和平、謝燕益、謝陽、李春富、吳淦。均被退回公安補充偵查。

(2)    因聲援屠夫而被捕的尹旭安案已經開庭、尚未判決,王芳案等待開庭中。

(3)    山東濰坊系列案件的劉星、張衛紅、李燕軍、姚建清,等待法院開庭中。

(4)    幸清賢、唐志順案仍處於公安偵查階段。

 

3.     員警約見謝陽妻子

 

2016年9月18日,員警袁進約謝陽律師太太見面,並告知:(1)謝陽律師遭遇各種酷刑是謝陽引起的,不是看守所的責任;(2)很訝異地表示,不讓律師會見是很大的事嗎?(3)謝陽夫人為什麼情緒這麼激動呢?情緒要平靜些,不要激動;(4)謝陽早些出來比晚出來好。

 

4.     辦案機關連日提審謝陽 致律師無法會見

 

(1)    2016年9月19號14時,辯護律師藺其磊致電看守所詢問會見安排結果,被告知:檢察官李治明從上午至今都在提審謝陽律師,無法安排律師會見。2016年9月20日,同樣的提審理由拒絕安排會見,但看守所的“長沙市檢察院專用提審室”均緊鎖無人。

(2)    然而家屬透露,最近看守所安排了謝陽所在的律師事務所的賀姓律師與謝陽見面。

 

5.     吳淦律師遭遇“欺騙性”會見

 

(1)    2016年8月24日,天津市第二看守所工作人員用工作電話打給辯護律師燕薪稱:吳淦的案子換押證已經交過來了,你可以來會見了,建議你先在網上預約。燕律師遂預約了2016年8月25日下午2:00-2:30的時間檔會見吳淦,在網上獲得通過,並收到了“申請狀態:已通過”的短信。

(2)    2016年8月25日13點50分,辯護律師燕薪趕到天津市第二看守所要求會見。入囗處的武警看完手續後稱,這個案件比較特殊,上級有交待,需要請示後才能讓律師進去。隨後武警撥打了一通電話告知,一會等員警上班了再帶律師進去。然而等到15點,仍未有工作人員出來接待。到15點30分,接待視窗接到裡面的電話,隨後告知律師:已經過點了,提訊室都是按預約來的,過點就安排不開,你需要重新預約。

 

6.     律師要求閱卷連續遭拒

 

(1)    2016年9月18日上午,辯護律師藺其磊和張重實到長沙市檢察院找承辦檢察官李治明要求閱卷,之後被躲著不見,於是預約了閱卷。

(2)    2016年9月20日,辯護律師藺其磊和張重實到長沙市檢察院案管中心閱卷。一任姓工作人員告知:一直聯繫不上承辦檢察官李治明,卷宗在承辦人處。律師問:聯繫不上承辦人就無法閱卷,法律規定的三日安排豈不是一句空話,其他案件有過這樣的情況嗎?該女說:沒有過,以前到是有電子版的卷宗,律師來了直接給光碟就行了,但謝陽律師案件的卷宗只有線下(大意是書面的卷宗),沒有電子版。所以聯繫不上承辦人,我們也沒法讓你們閱卷。

 

7.     律師家屬到最高檢控告

 

2016年9月28日、29日,“709大抓捕”的四名妻子——王峭嶺(李和平律師的妻子)、李文足(王全璋律師的妻子)、陳桂秋(謝陽律師的妻子)、原珊珊(謝燕益律師的妻子)在律師的陪同下來到最高人民檢察院進行交涉和控告。

 

8.     李和平、王全璋的家屬遭遇逼遷

 

(1)    2016年8月24日,小堡村村委的李學來對王峭嶺說“你不是畫家,不能住小堡村”,後又說“請你理解我們,搬走吧”。

(2)    因為逼遷的關係,李和平太太王峭嶺只得暫住在李文足家中。2016年8月26日,晚8點30分,石景山八角派出所民警粱健(警號044184)、警號044009、044319及一名輔警到李文足家中要求查身份證,並對王峭嶺稱:暫住超過三天要辦暫住證。

(3)    2016年8月24日,李和平太太王峭嶺向北京市通州市人民政府寄出《行政覆議申請書》,要求確認通州公安分局透過通州區宋莊小堡村村委會向其房東劉興龍及其兒子劉沖施加壓力、干涉民事租賃合同的行為違法,同時提出了國家賠償申請書。國家賠償申請被駁回。

(4)    2016年8月27日,梁小軍律師因將親戚的房子租給王全璋家屬被員警談話,被威脅將構成窩藏包庇或與其同罪,並稱將要找人教訓梁律師。

(5)    2016年8月29日,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被逼遷,被迫尋找新住處。然而,在找到第一個房子時,國保突然介入,並向房東亮了證件,而後房東拒絕出租。

 

9.     王全璋4歲兒子的受教育權被剝奪

 

(1)    2016年8月30日,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帶著四歲的兒子到一家學校辦理入學手續,國保人員隨身跟蹤。在跟接待的老師簽了合同、交了學費,辦理好所有手續後,接待的老師突然對李文足稱:外面四個人跟保安說了些話,保安告訴了園長,她們都非常害怕。希望你先處理好自己的事情,學校是弱勢群體,都是些孩子和女老師,我們不能收你的孩子。

(2)    2016 年8月31日,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找到另一家幼稚園為兒子辦理入學手續。在簽完合同、正要轉錢時,接待的老師突然說:學校沒名額了,別轉了。李文足之後在保安手裡的登記簿看到了一張彩色照片。原來國保在石景山區的各個幼稚園已備案,只要是王全璋的兒子,就不會被允許接收入園。

 

10.   謝燕益的妻子受到嚴密監控

 

(1)    2016年8月30日,謝燕益律師的妻子原珊珊回到家中,發現居住的單元門斜側被增加安裝了一個碩大的專業監控器,到家不到半小時國保即聯繫要求見面。

(2)    來送快遞的工作人員告知:8月2號看到謝燕益家有三幫人、共計十幾人,有半個多月的時間監視。

(3)    與原珊珊住在同一棟樓房的一位大哥告知:他晚上從地下車庫回家,只要接近原珊珊住的單元門,就有幾個人問到樓裡幹什麼,大哥回答“回家”,並問他們幹什麼的,對方說是國家安全局的。大哥說這裡還有公安局的,派出所的,社區居委會的,總共有20多個人,好幾台車,24小時輪班監視原珊珊。

 

11.   幸清賢的律師被“解聘”

 

(1)    2016年9月19日10點30分,幸清賢的辯護律師劉榮生來到天津市看守所見到李斌。劉律師出示了經中國駐美大使館的公證的何娟簽字的委託書,李斌回復:這一切都無意義了。幸清賢已於2016年5月自己聘請了律師,警方當然以幸清賢聘請的律師為優先考慮。

(2)    截至目前,官方告知“已被解聘”的24名律師包括:文東海和李昱函(王宇)、蔡瑛和馬連順(李和平)、覃臣壽和李貴生(張凱)、尚寶軍(劉永平)、王磊(劉四新)、李柏光(謝燕益及胡石根)、楊金柱(周世鋒)、陸智敏(李姝雲)、任全牛和嚴華豐(趙威)、王飛(高月)、紀中久(勾洪國)、呂洲賓和黃漢中(包龍軍)、梁小軍(謝燕益)、常伯陽(林斌)、葛文秀和胡林政(翟岩民)、尚滿慶(劉永平)、余文生(王全璋)、劉榮生(幸清賢)。

 

12.   尹旭安案已開庭、待判決

 

(1)    2016年9月13日上午11時許,尹旭安涉嫌尋釁滋事罪一案,在湖北省大冶市法院第二審判庭庭審完畢。

(2)    指控的犯罪事實主要為:2013年8月至2015年7月期間,尹旭安夥同他人到北京、蘇州、湖南等地,以聲援、祭奠等名義聚會鬧事,對當地公共秩序造成嚴重干擾。具體為:北京南站聲援5.18園柏案,祭奠林昭墓,江西新余聲援劉萍案,長沙聲援唐荊陵、王愛忠案,蘇州聲援陸雲楓案,武漢聲援屠夫案。

(3)    尹旭安和律師藺其磊均作無罪辯護。

(4)    家屬未被准許進入法庭旁聽。

 

13.   家屬欲探視周世鋒無果

 

2016年8月30日,周世鋒的家人(一個弟弟和兩個侄子)到天津市第一看守所申請會見,看守所稱現不能會見,等送進監獄可去探視。家屬提出給周世鋒存點錢,看守所說如要存錢還需被羈押人寄出的單子,如沒有單子不接受存款。無奈之下,家屬想找駐所檢察室投訴又不讓進看守所大門。後家屬聯繫辯護律師也不接電話。等到下午,家屬給辦案單位李警官打電話,李警官稱周世鋒的判決早已生效,從判決生效到送進監獄需要一個月時間。家屬現在要求會見,要請示之後再作答覆,一時答覆不了。

 

14.   王宇一家被隨身監控

 

2016年9月21日,李昱函律師撥通王宇母親電話,王宇母親稱,王宇、包龍軍及濛濛一家確已在內蒙古烏蘭浩特團聚,住在距離父母家較遠的指定的房子裡,每天居家或去市場買菜均有國保隨身保護,偶爾也能去探望父母。李律師提出想去看看王宇、包龍軍和濛濛,王宇母親回復說那是不可能的,並說他們的通話都被人家監聽,隨即掛斷。

 

15.   任全牛被迫接受“政治學習”

 

2016年9月19日,任全牛的太太胡友玲對外表示:這一個多月以來,我接到過幾次任律用警方手機打來的電話,他說他每天都要必須按照警方的佈置去完成所謂的任務,什麼政治學習,寫心得日誌,接受領導審查等。他出事的這幾個月裡,我帶著兩個孩子艱難度日,無以為繼,驚恐萬分。

 

16.   張凱稱採訪系恐懼之下的被迫表達

 

(1)    2016年8月30日,張凱通過社交媒體發佈《張凱告知書》:一、出於基督信仰和良心的自由,本人正式表明:8月4日晚,我接受鳳凰衛視等媒體關於周世鋒案件的採訪,並非本人真實意願,系恐懼之下的被迫表達,現本人撤銷所有評論。經歷過半年之久暗無天日的羈押,家中年邁父母跟著擔驚受怕,我始終無力克服因此帶來的恐懼與心靈的傷害,更無力抗衡來自強權的壓力。二、我願意為自己曾經因心靈的軟弱和恐懼而做出的行為,向上帝懺悔,我也請求709事件家屬原諒。三、請主內弟兄姊妹為我禱告。

(2)    2016年8月31日下午,數名來自溫州的國保到達張凱律師現居住的呼和浩特市。張凱的微博已被封。2016年9月6日,張凱及其母親的微博、微信帳號均被封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