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多消息

最新消息

「709大審判」江天勇案開庭違法情況清單

【指控的“犯罪事實”】

 

1. 網路言論、接受境外媒體採訪

2009年以來,江天勇通過“推特”、“微博”等互聯網軟體發表上述言論共計3.3萬餘條,關注者3.7萬人,其中214條系直接攻擊我國政府、煽動顛覆政權的言論;接受境外媒體採訪報導148次,其中70餘次系直接攻擊我國政府、煽動顛覆政權的言論。

 

2. 聲援709周世鋒案

2016年7月,江天勇得知原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周世鋒等人顛覆國家政權案將於2016年8月初在天津二中院開庭審理,便通過境外“電報”(telegram)軟體煽動他人於2016年8月1日前往天津二中院進行“圍觀滋事”。事後江天勇還接受境外媒體美國之音的採訪,發表抹黑我國司法機關的言論,造成了惡劣的政治影響。

 

3. 聲援709張凱案

2015年8月,原北京新橋律師事務所律師張凱在溫州市因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被公安機關刑事拘留,2016年3月被取保候審。此後,江天勇通過“電報”聯繫張凱,煽動張凱及其家屬對抗司法機關,並於2016年9月向境外反華勢力申請了現金及一台蘋果手機共計折合人民幣23326元資助張凱。

 

4. 聲援709謝陽案

2015年7月,原湖南綱維律師事務所律師謝陽因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長沙市公安機關依法採取強制措施。2016年10月,江天勇指使謝陽妻子陳桂秋捏造了“謝陽在羈押期間遭受酷刑”的系列文章,並對部分文章進行了修改。期間江天勇還通過“電報”等互聯網社交軟體轉發《朋友們,出發吧!去見證709謝陽案的違法歷史》的文章,煽動陳桂秋及其他相關人員到謝陽被羈押的場所長沙市第二看守所開展所謂“探視謝陽行動”,同時,江天勇利用“電報”、微信將相關文章及境外網站歪曲事實的報導大量轉發,並煽動他人轉發,誤導民眾對現行體制和司法機關不滿,意圖對我國政府和司法機關施壓,嚴重損害了我國司法機關形象。

 

5. 聲援709劉星案

2015年6月,劉星因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被山東省濰坊市公安局濰城分局依法採取強制措施,羈押於濰坊市看守所。2016年11月,江天勇通過“電報”煽動相關人員集體到濰坊市看守所進行“聲援”,並通過採取為劉星“存錢”和轉發《為愛前行,守望相助-709家屬關注濰坊被捕公民》等文章的方式進行炒作,意圖製造不良社會輿論,誤導不明真相的民眾對司法機關產生不滿。

 

【庭外動作】

 

1. 封鎖法院附近道路,派出大量員警和便衣

  1. 2017年8月21日下午,亦即江天勇案開庭前一天,長沙市交通局發佈緊急通知:“8月22日星期二7:00至14:00時,城區的曙光路、桂花路等城區道路將進行搶險施工,需要對部分道路採取交通封閉措施”。被封鎖道路即為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周邊的道路。

 

2. 不允許公民、律師及外交官進入法庭旁聽

  1. 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官網稱:人大代表、政協委員、法學學者、職業律師、江天勇家屬、各界群眾代表以及來自境內外的媒體記者共40餘人旁聽了庭審。然而卻唯獨不允許維權公民、維權律師及外交官旁聽。
  2. 2017年8月21日上午,有律師收到國保電話說要見面,問及是否會去長沙圍觀江天勇案開庭。
  3. 2017年8月21日14時,謝陽律師“被旅遊”去瀏陽,被迫離開長沙。
  4. 2017年8月21日23時,馬連順律師在長沙河西謝陽家下電梯時被三名國保控制,不准他明天到長沙中院。國保稱明天法院周圍將有2000多員警。
  5. 2017年8月22日9時,到達長沙中院聲援江天勇的何家維被押去長沙市雨花區圭塘派出所。
  6. 2017年8月22日11時,株洲出動10餘名國保,在法院門口攔截株洲公民,陳思明和郭大聖在遣送回株洲地方派出所的途中。
  7. 2017年8月22日12時,六名人權外交官均被禁止進入法庭旁聽。
  8. 截至2017年8月22日14時,在長沙中院周邊被抓的聲援者至少有何家維(何峻輝)、郭勝、陳思明、彭佩玉(彭松華)等。

 

3. 旁聽證由政法委發出

  1. 2017年8月21日15時55分,馬連順律師到長沙市中級法院,問明天江天勇被顛覆一案開庭的旁聽問題,等到4點27分有一個警號為431001的法警(姓羅,可能是法警支隊的支隊長),答覆明天憑長沙市政法委發放的旁聽證旁聽,因為是專案,他們沒有辦法,平時律師拿著律師證就可以旁聽,但是這個是專案,沒有辦法。

 

4. 家屬及律師均未收到開庭通知

  1. 2017年8月21日,張磊律師發佈消息:2017年8月20日,我接受江天勇父親的委託後,及時告知了辦案單位,前後三次到長沙市第一看守所要求會見江天勇,都被非法拒絕了,真是要保障江天勇的訴訟權利,辦案單位就應當通知我出庭,但是我至今沒有收到任何關於江天勇案開庭的通知。我說辦案單位損害了江天勇的訴訟權利,因為我三次去看守所會見,看守所說要先找辦案單位,結果辦案單位說江天勇自己委託了兩名律師了不認可我的辯護人資格,我說即便江天勇真的自己委託了兩名律師,那麼作為他父親委託的律師,我也有權利依據公安部、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等部門關於保障律師執業權利的規定會見一次江天勇以核實其真正的委託意願,但是長沙市公安局和看守所違法不安排。

 

5. 綁架江天勇的父母及妹妹

  1. 2017年8月18日10時,開庭前4天,江天勇河南老家的派出所人員趕到江妹家中,試圖把江妹及孩子帶走,而江媽和江爸已經被帶進派出所,江爸江媽的手機亦被搶走。派出所的人說接上面通知,國務院下的命令。
  2. 2017年8月18日16時,派出所值班人員說江的父母在下午4點已經和國保離開派出所。失聯。
  3. 2017年8月20日23時,江妹打電話給張磊律師,說現在父母在她家,公安也在她家。
  4. 2017年8月21日21時,據村民消息,江天勇的父母已經被強行帶走。

 

【庭審表演】

 

1. 法院裝模做樣的開庭公告

2017年8月22日08:59,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微博發佈照片,表明其在法院內外的電子屏發佈了開庭公告,公告的落款時間為2017年8月18日。然而,並沒有任何一位公民看到過這樣的開庭公告,該法院官網公佈的開庭公告列表中也並沒有列明江天勇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案(http://file.chinacourt.org/f.php?id=15229&class=file)。長沙中院的微博,為何不在8月18日發這個江天勇案開庭貼,而要等到8月22日才發?

 

2. 提前通知境外媒體

2017年8月19日,明報稱收到中國當局消息,內地知名維權法律人士江天勇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案,下週二(22日)將在湖南長沙中級法院開庭。(https://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70819/s00013/15...

 

3. 官方微博直播庭審

  1. 2017年8月22日08:59,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微博發佈消息:【直播預告:江天勇案一審在長沙公開開庭審理】被告人江天勇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案一審將於9時30分在我院第六審判庭公開開庭審理。我院將全程微博視頻播出庭審情況。
  2. 2017年8月22日11:26:46,微博“直播”還在法庭質證階段,長沙法院網官方網站就發佈了《江天勇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案一審公開開庭審理》,並稱“法庭宣佈將擇期宣判”。(http://cszy.chinacourt.org/article/detail/2017/08/id/2973186.shtml?from=...

 

4. 派出官派律師配合庭審

  1. 兩名官派律師分別為:湖南真澤律師事務所楊傑林、曾傑。自始至終未與家屬聯絡過。
  2. 法庭調查階段,辯護人雖然有對江天勇提問,但其身份更像是“第二公訴人”,比如提問:1)網路言論的動機是為了自身炒作;2)參與了維權律師團的成立;3)天津案件中聯繫通知了哪些家屬;等等。
  3. 法庭辯論階段,江天勇的言行根本不夠成“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辯護人應當作無罪辯護而未作。

 

5. 特寫正在旁聽的江天勇父親

2017年8月22日11:23, 長沙中級人民法院微博特別發佈了一張江天勇父親出席旁聽的特寫照片。殊不知,在開庭前的四天,江天勇的父親被警方強行從家中抓走,剝奪人身自由,與家人失聯,此舉只是為了讓江父配合當日的庭審,亦是為了脅迫江天勇認罪。

 

6. 江天勇“認罪”和“感謝”

  1. 在法庭質證階段,公訴人出示了江天勇親筆書寫的35份自書材料,並表示江對其犯罪事實供認不諱。
  2. 在被告人最後陳述階段,江天勇表示,從抓獲至今,公檢法等司法機關嚴格依法辦案,充分保障了我的合法權利。對我的生活也有充分的人文關懷。我深知自己犯罪的嚴重性以及給國家和社會造成的嚴重危害,真誠悔罪並願意接受法律的處罰。我要感謝我的辦案人員、管教人員。
  3. 然而,在被羈押9個月、長期與外界隔絕、家人持續被當局騷擾的情況下,要當事人身不由己、言不由衷地表示“認罪”,並不難理解。

 

【庭審之前的9個月】

 

1. 不允許會見律師

  1. 2016年12月27日,辯護律師陳進學前往長沙市公安局直屬分局,要求會見江天勇。花了約1小時30分鐘與直屬分局交涉,該局只肯收下要求會見的材料,堅決不肯出具收據,直屬分局口頭承諾會在法定時限內書面回復是否許可律師會見。直屬分局稱,本案實際辦案單位是長沙國保,只是借用長沙市公安局直屬分局名義辦案,陳進學律師堅稱通知書由該局出局,只能找該局。依直屬分局工作人員指路,陳進學律師來到長沙市公安局國內安全保衛支隊交涉,國保稱通知書蓋的是直屬分局章,就只能找直屬分局。
  2. 2016年12月29日,辯護律師陳進學收到長沙市公安局直屬分局不准予會見犯罪嫌疑人決定書,長沙市公安局直屬分局以江天勇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案屬於危害國家安全犯罪為由,會見有礙偵查或者可能洩露國家秘密,拒絕律師會見。長公直(國)不准見字[2016]A1-001號。
  3. 2017年1月17日,辯護律師覃臣壽和江天勇父親到長沙公安局提交要求會見江天勇的書面申請,要求會見江天勇,書面告知江天勇被監視居住地點、辦案人員姓名、職務等。
  4. 2017年1月22日,辯護律師覃臣壽收到長沙市公安局直屬分局作出的《不准予會見犯罪嫌疑人決定書》:“因江天勇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案屬於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案件,會見有礙偵查或者可能洩露國家秘密,決定不准予申請人會見江天勇。”
  5. 2017年2月4日,為避免江天勇受到如同謝陽般酷刑虐待,辯護律師覃臣壽、陳進學向長沙市公安局提交《再次會見、舉報及回避要求書、申請書》,要求立即安排律師會見。
  6. 2017年2月23日,辯護律師陳進學到長沙市公安局直屬分局(在長沙市公安局院內)要求會見江天勇,門衛要求其聯繫辦案人,隨後陳律師聯繫胡振宇(電話:0731-82587757,警號:013613),其在電話中稱,上次已不允許律師會見,不要整天來申請會見,肯定是不允許律師會見。再三交涉,反正就是不讓陳律師進大門口,最後他讓律師將會見申請留在門衛處。
  7. 2017年3月2日,辯護律師陳進學向長沙市公安局直屬分局提出要求會見江天勇。陳律師認為,2017年3月1日和3月2日,包括環球時報、鳳凰衛視在內的多家媒體記者聲稱採訪到了江天勇並作出報導,既然安排記者採訪,申請人有充分的理由認為,江天勇案“有礙偵查或者可能洩露國家秘密”的情形已消失,辦案單位應當許可會見。
  8. 2017年3月3日,長沙市公安局直屬分局胡振宇電話通知辯護律師陳進學,就3月2日會見江天勇申請書,直屬分局已作出決定,還是不許可律師會見,理由依然是律師會見有礙偵查或者可能洩露國家秘密。
  9. 2017年3月31日,辯護律師覃臣壽到長沙市公安局直屬分局632辦公室,提交會見申請、律師證影本、身份證影本授權委託書等,並要求轉交兩瓶降壓藥。工作人員接收了會見申請、而藥品被拒絕,說辦案人員會保障江天勇的飲食起居和健康,如江健康有問題,也會有藥品提供,不能接受外來藥品。隨後律師離開。
  10. 2017年4月1日,辯護律師覃臣壽收到長沙市公安局直屬分局作出的《不准予會見犯罪嫌疑人決定書》:“因江天勇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案屬於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案件,會見有礙偵查或者可能洩露國家秘密,決定不准予申請人會見江天勇。”
  11. 2017年5月14日,辯護律師陳進學第四次向長沙市公安局直屬分局提出要求會見江天勇。
  12. 2017年5月18日,辯護律師陳進學收到長沙市公安局直屬分局作出的《不准予會見犯罪嫌疑人決定書》:“因江天勇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案屬於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案件,會見有礙偵查或者可能洩露國家秘密,決定不准予申請人會見江天勇。”
  13. 2017年5月19日(江天勇生日),辯護律師陳進學和覃臣壽到長沙市公安局直屬分局找胡振宇要求會見、介紹案情、詢問進展。胡振宇說還是不允許律師會見,文書已寄出,案情他不知道,案件截至今天還未移送檢察院批准逮捕。
  14. 2017年6月6日,辯護律師陳進學第5次向長沙市公安局直屬分局提出要求會見江天勇。
  15. 2017年6月15日,辯護律師陳進學和張磊去長沙市第一看守所要求會見江天勇,該看守所曾副所長答覆稱,江天勇已委託了兩位律師(具體律師姓名要去問辦案單位),現在不能確認陳進學和張磊律師的辯護人身份,另會見也需辦案單位同意。
  16. 2017年6月16日,辯護律師張磊要求長沙市公安局直屬分局依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國家安全部、司法部2015年9月16日印發的《關於依法保障律師執業權利的規定》(下稱《規定》)第八條,安排會見江天勇。
  17. 2017年7月17日,辯護律師張磊到長沙市第一看守所要求會見江天勇,看守所告知會見江天勇需要辦案單位元批准;張律師電話聯繫長沙市公安局直屬分局警員胡振宇,胡仍稱江天勇自己已經委託了兩名律師,其父委託的張律師無辯護人身份,張律師要求安排會見江天勇核實委託情況,胡拒絕並掛斷電話。據張磊律師查看看守所律師會見登記簿(該所要求律師會見前得填寫登記簿),發現除2017年6月15日張磊、陳進學二位律師登記要求會見江天勇(未見到)之外,整個會見簿中無律師會見江天勇的登記。
  18. 2017年7月26日,江天勇妹妹去長沙第一看守所給哥哥存錢,看守所在登記本上登記了一下,開了一張沒寫日期的收據,江妹問為什麼不讓律師會見江天勇,他們說讓去問辦案單位,江妹到長沙市公安局,到了門口,江妹一說江天勇的名字,公安局的門衛就說不讓進,讓江妹給胡振宇打電話,胡振宇的電話一直無人接聽,胡振宇,你害怕什麼!

 

2. 酷刑

  1. 2017年5月11日,金變玲對外發佈消息:據長沙體制內有良知的人士告知,江天勇遭受酷刑,江天勇的腳出現了狀況,他的腳不能站立,整個腳都腫。

 

3. 官煤抹黑

  1. 20161216日,《法制日報》、《檢察日報》、《南方都市報》、《澎湃新聞》等四家媒體發佈通稿《江天勇律師失蹤案最新通告:涉嫌違法犯罪被依法採取刑事強制措施》。該報導稱:記者日前從公安機關瞭解到,因冒用他人身份證件,並涉嫌非法持有國家機密檔、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等違法犯罪,境外炒作“失蹤”的江天勇已被公安機關依法採取刑事強制措施。
  2. 20161220 11:59分,共青團中央利用HUAWEI Mate 8在新浪微博發名為《報告境外勢力,江天勇已經被我們抓起來啦!#警惕顏色革命#》的涉嫌侵權微博視頻。
  3. 201737日,“共青團中央”官方微博發佈的445秒視頻——《#我可能看了假酷刑#中國官方的闢謠能信嗎?境外反華媒體熱炒的“謝陽酷刑”案的真相竟然是這樣的》,截至20173816時,共計1744次轉發,1030條評論,2017點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