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維權律師

【6.26國際反酷刑日】被酷刑的維權律師自白: 高智晟

黑夜、黑頭套、黑幫綁架(高智晟)

今天,暴富起來的共產黨,不僅在全球有了越來越多的“好朋友”、“好夥伴;”而且把“中國是一個法治國家”這種顛倒黑白的口號喊得氣壯如牛。對中華民族人權進步事業而言,之兩者無一不是災難性的。

2007年9月21日夜20點左右,當局口頭通知說讓我去接受例行的改造思想談話。行在路上,我發現較往常比有了些異樣,平時貼身跟蹤的秘密員警們拉開了較遠的距離。行至一拐角處時,迎面撲來六、七名陌生人。我的背後脖脛處被猛然一擊,眼前感到整個地面飛速向我砸來,但我並未昏迷。接下來,感到有人糾起我的頭髮,迅速套上了黑頭套,被架上了一輛憑感覺是兩側面對面置有座椅而中間無椅的車上。我被壓迫爬在中間,右側臉著地,感到有一隻大皮鞋猛然踩壓在我的臉上。多隻手開始在我身上忙祿,由於他們對我一家的綁架頻繁,故而照例在我身上未搜得對他們有價值的東西。但我感覺到了此次與以往綁架的不同。綁架者抽下了我的皮帶將我反綁,我爬在車中間,估計著有不低於四個人的腳踏在我的身上。大約四十分鐘左右,我被拖下了車站立著,褲子已掉至腳脖上的我被推搡著進了一間房屋,此前一直沒有任何說話的聲音。

中國維權律師一週新聞 (5月11-15日)

中國維權律師一週新聞 (5月11-15日)

11/5/2015

  • [郭飛雄、孫德勝案] 郭飛雄、孫德勝案的代理律師張磊、李金星近日收到了廣東省廣州市天河區法院關於郭飛雄、孫德勝案延長審理期限通知書。通知書稱,因案件情況特殊,無法再廣州市中級法院批准的延長期限內無法審理完成,報最高法院批准在延期審理期限3個月。郭飛雄、孫德勝已經被羈押了快兩年了,案件始終無法審理結束,而期間,郭飛雄、孫德勝都遭遇虐待和酷刑。至今仍不能放風,關押環境極其惡劣。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5/05/3.html?spref=tw

12/5/2015

元宵佳節祝願被囚律師

【元宵佳節祝願被囚律師】維權律師關注組收集大家的祝福。
你可以下載明信片之後到 http://www.fotor.com/cn/features/text.html 加上你想對律師說的話,把圖片上載到社交網頁,然後Tag我們。

一人一祝福致獄中浦志強

【一人一祝福致獄中浦志強】︰在闔家團圓的日子裡,總有一些人讓人特別記掛。中國維權律師浦志強被捕至今九個多月,仍在等候起訴階段。根據中國法例,犯罪涉嫌人在被正式起訴前,可被拘留長達14個月3星期;而定罪前的總拘留期,更可長達28個月6天。

浦涉及的四項罪名為「煽動分裂國家」、「煽動民族仇恨、民族歧視」、「尋釁滋事」及「非法獲取公民個人訊息」,若罪成可被判終身監禁。其代表律師莫少平早前表示,根據公安的起訴意見書所述,案件主要證據是浦在微博二千多次發言中的三十多條。

請在咭片上寫上你的新年祝福,然後上網廣傳。

大陸執業律師被打壓: 最新數據

華人最重視的節日,自然是過農曆新年了。當大家在辦年貨、行年宵,準備團年飯的時候,請大家別忘了在中國大陸的維權律師。維權律師因代理了一些「敏感」的案件或參與六四紀念活動等而被刑事指控或判刑,亦有律師因而被註銷律師證。單單2014年被刑事指控的維權律師就有13人,分別是浦志強、常伯陽、姬來松、劉士輝、王全平、許志永、丁家喜、唐荊陵、余文生、屈振紅、夏霖、郭飛雄、蔡瑛。除了註銷律師證,司法局更非法干預律師事務所,向其施壓,迫令律師退出代理個別案件甚或迫令律師轉所並禁止其他律所接收,從而使律師喪失執業資格。[1]

下載被刑事指控的維權律師名單:
Download File
下載無法正常執業維權律師名單:
Download File

關注湖南謝陽律師受打壓 湖南律協司法局不作為 異動手續逾半年無音訊

謝陽是湖南律師,於2011 年正式執業,主要代理公權力濫權案件,曾代理山東薛明凱案、新公民運動張寶成案、南樂宗教案及湖南張開華徵地案等維權案件。並積極關注參與維權運動,包括探訪陳光誠和聲援建三江被捕律師等。

2013年8月,謝陽律師在處理一民間借貸糾紛時,為維護當事人利益,要求取得合議庭商議結果,被湖南律師協會罰款5萬元。其後,湖南天地人事務所於2013年9月要求謝陽律師離所。

2013年10月18日謝陽律師向湖南高院提起行政覆議,其後湖南律協撤銷罰款。

謝陽律師其後傳到北京盈科(長沙)律師事務所。長沙司法局及湖南律協均于湖南律師管理平臺表示同意,惟律師協會自2013年10月開始一直沒有完成謝陽律師的轉所異動手續。

[Dummy] 抗議中國政府藉監控「茉莉花行動」瘋狂打壓維權人士

維權人士

抗議中國政府藉監控「茉莉花行動」瘋狂打壓維權人士 中國網民受今年初北非突尼西亞「茉莉花革命」和埃及人民成功推翻獨裁政權的激勵,自發在網上呼籲發起「茉莉花行動」,從2月20日開始,每個星期日在選定的大城市的特定地點舉行「散步」和「微笑」等行動,要求政府尊重基本人權和啟動政制改革。在公安嚴密監控下,只有小部分群眾能自由參與行動,但公安卻藉此大肆抓捕不論有否參與行動的維權人士。 據人權組織「維權網」的資料,自網上傳出「茉莉花集會」至今,已經有近20人被刑事拘留

自由光誠

陳光誠

自由光誠惦念陳光誠全家

2010年11月11日,陳光誠愛人袁偉靜10月27日向朋友發出的求助信息才抵達。目前光誠依舊腹瀉,便血6次,無法就醫。陳光誠夫婦無法邁出家門,5歲的女兒失學在家,全家依靠78歲的母親在看守者跟踪下外出獲取食物。而地方警察和看守暴徒隨時可闖進陳光誠家,對陳光誠發出生命威脅。9月20日地方警察和暴徒進入陳光誠家6小時之久。

地方官員曾經不慎泄露看守陳光誠的維穩資金一共5000萬元。爲此他們不會放鬆對陳光誠的軟禁,甚至揚言要把他再送回監獄。他們在全村散布各種謠言和恐慌,試圖徹底孤立陳光誠全家,斷絕他的外援。

面對無理無法的野蠻行徑,作爲一名普通公民,我們能做什麽?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