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維權律師

2017 關注受迫害律師日

2017『關注受迫害律師日』聚焦中國

2010年,荷蘭人權律師漢斯.卡斯比克 (Hans Gaasbeek) 發起將每年1月24日定為 『關注受迫害律師日』,以紀念1977年在西班牙法西斯治下,於馬德里受難的律師們,此後亦每年關注一個有律師受迫害的國家。活動迅即得到多國律師的支持,漸成規模。『關注受迫害律師日』過往曾關注包括洪都拉斯、菲律賓及土耳其等國家,至今年2017年將聚焦中國,除合辦的法律專業團體外, 尚有多個律師公會加入參與。

法國活動短片 2017

香港 - 傳媒茶聚

荷蘭海牙 - 遊行及討論會

709大抓捕: 新春送暖

<709 新春送暖> 別忘了被捕的律師、助理及維權人士

天津市第一看守所
地址: 中國天津市西青區中北鎮大卞莊郵政編碼:300112
 

天津市第二看守所
地址: 同上
 

長沙市公安局第二看守所
地址: 中國長沙縣泉塘遠大二路1736號郵編410131

 

「釋放律師!停止政治檢控!」一人一照片行動

「釋放律師!停止政治檢控!」一人一照片行動

3步支持中國的律師:

  1. 列印海報/寫「釋放律師」在白紙上
  2. 把這個步驟貼在內容,加上#freethelawyers
  3. 標記3個朋友並上載到社交網站

下載海報
下載海報(較佳解像度)
 

就中國政府近期大規模拘捕內地維權律師及公民事件,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以及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於8月9日舉辦「釋放律師!停止政治檢控! 一人一照片行動」,并啟動全球照片征集活動,以表達對國內維權律師的聲援。

釋放律師明信片簽署行動

就中國政府近期大規模逮捕內地維權律師及公民事件,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以及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將於8月2日舉辦 「釋放律師明信片簽署行動」。

日期: 2015年8月2日(星期日)

時間: 13H - 17H

地點: 香港銅鑼灣渣甸坊

嘉賓: 法律界何俊仁先生(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主席)、余若薇女士、郭榮鏗先生、任建峰先生及關尚義先生等將出席發言

是次活動,旨在呼籲香港及國際社會繼續關注自從中國政府7月9日進行大規模追捕以來,至今仍然被違法拘禁,或是處於失蹤狀態,並且大部份已經超過三個星期的15名人士,其中包括律師及其助理。

我們亦希望透過活動,令公眾認識中國維權律師的處境,同時注意到中國司法環境存在的問題,就7月份的大規模抓捕事件,當局不單妄顧司法程序正義,而且多番違反其本國法律並國際司法及人權準則。

 

簽署後的明信片將會寄出到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部長郭聲琨」收

 

中國律師關於王宇律師“失聯”的嚴正聲明

中國律師關於王宇律師“失聯”的嚴正聲明

(截至7月10日早上11時,有101個聯署)

 

2015年7月9日零晨十分左右,王宇律師在北京的住家發出微信:晚上送先生和兒子去機場,剛才家裡突然斷了電,WLAN也斷網了,聽到有人撬門,門外有人說話,打先生和兒子的電話都不通。淩晨四點後,王宇律師失去聯繫。

 

我們是王宇律師志同道合的朋友和同仁,就王宇律師突然失聯發表以下嚴正聲明:

 

【6.26國際反酷刑日】被酷刑的維權律師自白: 李天天

進去的95天,出來的64天

一。我被抓了.進去。

2011年2月19號晚9點多,我被上海浦東北蔡派出所的員警和上海浦東公安居的國保一行約10個人抓走,關入上海滬南路938號華美達廣場酒店15樓的一個套間,3天后換到滬南路2000多號的影鑫賓館三樓的一個套間。後一個套間沒有一扇窗戶,3個多月95天裡除七八次帶出去審訊就沒有走出過房間一步。2011年5月24號,被放出,才有了自由。

失去自由倒不是最難忍受的,沒有窗戶,看不見陽光,周圍只有四堵牆,在昏暗的房95天,每天足不出戶。這個是我感覺最痛苦的事情。雖然事情已經過去3個月,回憶那95天的經歷還是讓我感覺痛苦。痛苦在非人的待遇確實是與我一樣的人給我的,痛苦在不得不相信這個世界上,人確實是最可怕的,人能給人帶來的折磨原來這麼厲害。痛苦在為什麼我生活在這樣的社會?痛苦在為什麼社會是這樣的而我卻無能為力?

【6.26國際反酷刑日】被酷刑的維權律師自白: 余文生律師妻子寫紀實劇本

余文生律師妻子寫紀實劇本

一、余文生簡介:

     余文生,男,北京人,出生在北京礦業學院,後在北京大院長大,小時候會和當時的下臺副總理一起排隊買肉餡,所以在他的腦海中,對官位的高低沒什麼概念。父親是老共產黨員,為共產黨打過仗,離休幹部,因為余文生律師的父親以前在旅遊局負責重點外賓接待工作,從小就能天天看到大參考消息、香港明報、大公報,余文生父親和我說過,余文生在14歲時就能分析出當時蘇聯會解體。余文生律師每次和父母在一起時,長聊的話題就是經濟、政治等。余文生從小生活條件就一直比較優越,不會幹活。1999年通過律師資格考試,2002年1月做執業律師。余文生律師愛讀書,他曾經讀到說首都圖書館綜合閱覽室已經沒書可讓他看。余文生的公益心非常強,一直想幫助一些人,他從事律師工作以後,看到公檢法部門的一些不合理不合法的做法後,總想著用自己的法律思想去完善法治。

      余文生律師是因為涉嫌支持“香港占中”,被以“尋釁滋事罪”抓捕。被關押了99天,其中61天被關押在死囚牢裡。在關押期間遭到了酷刑。我作為家屬,共委託了8位辯護律師,不論辯護律師們怎麼努力爭取,最終依舊不讓會見余文生。我作為家屬,至今沒有收到余文生的拘留通知書、逮捕通知書。余文生被關押前是沒有小腸疝氣的,出來後的第12天就必須做了小腸疝氣手術。

 

【6.26國際反酷刑日】被酷刑的維權律師自白: 李昱函

李昱函律師的公開求助信

 

我是1991年開始在遼寧執業的律師,2009年為逃黑惡滅門危險和公權屢次迫害而背井離鄉來到北京。現在北京市敦信律師事務個人所執業的李昱函律師。現在無比憤怒的向律師同仁和朋友們傾訴我在5月8慘遭瀋陽市和平區惡警暴力劫持,囚禁,毆打,侮辱的悲慘遭遇?真誠希望各位同仁,朋友們能在繁忙中關注,聲援我!

 

我被瀋陽市維穩惡警綁架、毆打、侮辱的原因是──2006年我實名舉報遼寧撫順一涉槍、涉稅罪犯周長江在其違法保外就醫期間冒充法官招搖撞騙的犯罪行為而慘遭報復,周依仗時任遼寧省公安廳長李文喜和撫順市公安局副局長谷鳳傑做靠山,在光天化日之下當街對我暴力劫持綁架,劫匪毫不掩飾的告訴圍觀者說“我們都堵她半年了!”。

 

【6.26國際反酷刑日】被酷刑的維權律師自白: 唐吉田

《酷刑不禁 冤案難除》

---- 難忘在建三江公安手裡的十六個日夜

(唐吉田)

   

     2014年3月20日下午,我應家屬石孟文之邀,來到位於建三江農墾局七星農場公安分局後院的黑龍江省農墾總局法制教育基地(俗稱青龍山洗腦班),就石孟昌被非法拘禁一事找基地負責人交涉,並進一步確認該非法拘禁場所的相關情況。同行的有江天勇、王成、張俊傑及家屬,後來有若干不認識的公民前來圍觀。

    我們在洗腦班門口喊負責人房躍春出來說明關押人的理由,他把門一關扭頭走到屋子裡面,就再也不出來。過了一會,有一位穿著米黃色呢子上衣中年的女性領一位穿藍色上衣的女子出來,有人認出是陶華領韓淑娟(石孟昌妻子)出來。於是,我們問陶華為什麼沒有法律手續卻關押人,陶不說話,只是輕蔑的笑了笑,就領韓回屋了。

    找人交涉無果,大夥就沖裡面喊話,要求房、陶停止犯罪、立即放人,呼喚石孟昌、韓淑娟、蔣欣波等被害人早日回家。漸漸的天黑下來,起風了,有人感覺到身上冷,我們感到訴求已經表達明確,就和家屬一起坐車返回建三江。路上,有數量車跟蹤,其中有牌號為黑DV3748的轎車尾隨間或超車。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