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目录

【轉發】縱風雨如磐,猶血薦軒轅 —— 中國人權律師團律師2019年新年獻辭

2018年,農曆戊戌年,正在成為歷史。
一百二十年來,戊戌年總是多事之秋。 1898年,戊戌年,甲午戰敗後第四年,變法失敗,譚嗣同等六君子喋血鬧市;1958年,戊戌年,“大躍進”、人民公社狂飆突進,數千萬人因此死於饑饉和紛爭。

誠然,2018年與之前兩個戊戌年不可同日而語,在歷經四十年所謂的改革開放之後,在經濟總量已躍居世界第二之後的今天,中國社會正在遭遇諸多深層次、結構性的難題。對外而言,中美貿易戰持續升溫,其本質仍是中國如何對待普世價值,即如何融入主流國際社會的問題;對內則是,高壓維穩、強拆、上訪、冤假錯案、司法腐敗等社會惡疾持續不斷地戕害民眾的基本權利,阻撓人民對自由、民主、法治、憲政的追求。百餘年來,三個戊戌年所遭遇的共同難題都可歸結為社會轉型問題,即由傳統封閉、人治、官本位、權力本位社會向現代開放、法治、公民本位、權利本位社會轉型的問題。這是一個以權利馴服權力的過程,也是一個漫長而痛苦的過程。必須承認,中國至今沒有順利跨過李鴻章所驚呼的那個「三千年未有之大變局」的門坎!

2018戊戌之年,再次爆發了挑戰良知底線的吉林「長生疫苗」事件。我們痛恨唯利是圖、鋌而走險的不法奸商,但我們更痛恨那些屍位素餐、人浮於事的政府官員,這起新的疫苗事件再次提醒我們,我們離廉潔高效的行政體系、完善的市場經濟和法治社會還有多遠!

2018戊戌之年,我們目睹了多項法律被修改和製定,《憲法》、《監察法》、《刑事訴訟法》、《警察法》、《英雄烈士保護法》、《宗教事務條例》等等,這些法律的修改均體現出官方權力的自我擴張、個體權利受到壓縮的傾向,值得我們高度警惕。

2018戊戌之年,人權律師遭受了“709”之後的第二波打擊和迫害,這波迫害是“709”的延續,其方式花樣翻新,無論在國內還是國際上都極具迷惑性、隱秘性和欺騙性。律師們或被吊銷、註銷執業證書,或被暫停執業,或被立案調查,或遭“年檢”障礙,或因司法行政機關非法阻撓而不能被律師事務所聘用,凡此種種,不一而足。

從年初對余文生律師的悍然抓捕到年末對劉正清律師的吊證聽證,我們記錄下了2018年被打壓和迫害的律師名單,他們是:余文生、隋牧青、文東海、馬連順、覃永沛、謝燕益、陳科雲、李和平、王宇、張凱、劉曉原、周立新、程海、胡林政、曾武、常瑋平、何偉、陳家鴻、李金星、玉品健、劉正清、藺其磊、楊金柱… ….

2018戊戌之年,我們目睹了愈演愈烈的任意傳喚、強迫失踪和非法關押,湖南女子董瑤瓊莫名消失,被強制精神病;深圳佳士公司工人維權活動中的中山大學女碩士畢業生沈夢雨、聲援佳士工人的北京大學應屆女畢業生岳昕、中國人民大學在校女生楊舒涵等90後一代或被失聯或被消音,這些新生代女性善良、勇毅、獨立,巾幗不讓鬚眉,值得期許。而2018年被大面積曝光的“新疆再教育中心”事件,則再次證明了這種大規模法外限制人身自由的行為與憲法承諾的保護人權完全背道而馳。

我們看到了警方大量隨意強查身份證、強查手機等粗暴踐踏人權的「執法」行為,看到了警方強行入戶檢查、武斷傳喚或驅趕公民的違法行徑,我們震驚、恐懼、人人自危。

我們見證了著名異見人士秦永敏先生又遭重判,徐秦女士橫遭數月非法羈押。我們見證了蘇州、福州等地對維權公民大規模的尋釁式審判,朱承志、戈覺平、吳其和等維權人士堅不認罪而被報復和虐待。

我們目睹了徐琳先生不畏「709」案的肅殺氣氛,堅持創作自由而遭刑事處罰,劉飛躍、甄江華、孫林等人皆因言獲罪;我們也見證了黃琦被尋釁、構陷,見證了其八旬慈母毅然為兒奔走呼號;見證了季孝龍聲嘶力竭的吶喊,更見證了北京大學保安、寒門子弟張盼成權利意識的覺醒。

我們更歷史性地見證了廣州市華林派出所陳姓惡警對女律師孫世華挑釁式「執法」和脫衣檢查的獸行,見證了檢察、監察、紀檢、司法行政、律師協會等一應衙署的官官相護、姑息和推諉,見證了荔灣警方倒打一耙、悍然對孫世華律師加以行政處罰的驕狂!我們憤怒、痛苦、無奈!但我們深信,陳姓惡警以及對他百般袒護的官長必將在中國法治史上留下可恥的一筆。

時值歲末,微信及微信群被大規模封號,全國各地的推特用戶被警方約談和警告,這些都昭示著言論自由在中國的困境,而2018年12月9日對成都「秋雨教會」多名兄弟姊妹的大抓捕則彰顯出宗教信仰自由在這片土地上的艱難。

聖誕翌日,天津市第二中級法院以莫須有的「涉及國家秘密」為由,對王全璋律師進行不公開審判則徹底撕下了依法治國的面具,這一卑劣行徑與"709"家屬李文足、王峭嶺、原珊珊以及許艷等人極富創意的抗爭形式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也讓“我可以無發,你不能無法”的法律格言紅遍大江南北、響徹九州雲霄!

2018戊戌之年,已然是極其困難的一年,我們無法一一列舉。

怎麼辦?是躲進小樓、自成一統、苟且偷安,還是直面現實、不避風雨、堅守法治?我們動輒得咎,未敢翻身即已碰頭;我們篳路藍縷,漏船載酒擊楫中流!我們確信,法治、憲政、民主、人權之大潮,如日月之運行,如江河之入海,雖有陰晴圓缺,雖有千迴百折,但其勢終不可阻擋。我們心懷法治理想,決不悲觀絕望!

因為心懷法治理想,人權律師一如既往,不避壓力,依法代理了秦永敏案、扎西文色案、黃琦案、金哲宏平冤案等所謂敏感案件。在人權律師的理念裡,只有法律案件,沒有敏感案件!
2019年,“709”案之後第四年,我們將迎來唐荊陵、江天勇兩位人權律師的回歸。

2019年,我們期待王全璋、余文生、李昱函、陳武權四位人權律師能獲得自由,無論依中國自己的法律,還是依國際公約,他們都不構成任何犯罪!

我們期待,已經頒行的法律都能得到官方和官員善意的、合乎法治和憲政精神的解釋和遵守,而不是被惡意歪曲、為我所用式的實施和執行!

我們期待,不再有更多的人權律師被以尋釁、找茬、碰瓷的方式註銷、吊銷執業證書!

我們期待,任意傳喚、任意拘押、強迫失踪等現象能夠被杜絕;我們期待警權能學會謙抑、克制,不再武斷、任性。我們要求華林派出所陳姓惡警立即投案自首,廣州警方不要再姑息養奸、官官相護,立即將該惡警撤職查辦,追究刑事責任。

我們期待,2019年有更多乃至所有的冤假錯案都能得到糾正,我們更期待能建立起杜絕冤假錯案的有效機制;我們期待,官方不要再對訪民和維權者製造出新的“尋釁”政府和“敲詐”政府的判例,這樣的判例荒唐可笑,貌似可收一時之功,實則飲鴆止渴,長遠來看則必然加劇官民矛盾,貽害無窮!

人權律師的天職是在個案中促進公平和正義,為此,我們會繼續代理各種案件,包括所謂的敏感案件,我們將追求個案公正,以個案推動法治和憲政。我們將經歷淒風苦雨、穿越荊棘叢林,面對持續惡化的人權狀況,中國人權律師絕不會退縮,我們將責無旁貸,義無反顧,我們將毫不猶豫地直面困難和挑戰,我們將像戰士一樣勇往直前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精衛填海,子規啼血,縱風雨如磐,猶血薦軒轅,這是我們的主動選擇,也是我們的宿命和使命!

2019!你好!

中國人權律師團律師
2018年12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