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多消息

最新消息

江天勇每天吃一把药

【江天勇每天吃一把药】

 

2018年7月20日上午10:40,我的公公婆婆(江天勇的父母)走进了河南省第二监狱的会见接待中心。

婆婆说第一次来看儿子,激动得走路都颤抖了。我公婆这一次探监与以往不同,以前都是国保陪同,这一次是王峭岭李文足从江天勇的信阳老家一路陪同二老来的。

前几次,只要预约了探视时间 ,国保就上门说要陪同家人去探监。我每次听说国保又要陪着他们去探监,心里就别扭。这一次,不想让国保跟着,没有预约,直接在允许的探视时间,由峭岭文足陪着来到了新乡。

我公婆走进监狱的会见接待中心,因为婆婆是第一次探视儿子,证明文件需要被审查。两位老人在会见中心里面等待的时候,站在会见中心外面的文足和峭岭,远远看见从监狱正门出来七八个警察。这些警察走近她俩,在十米多的地方停下,散开,用执法仪对着她俩。

文足和峭岭站的地方,是看见我公婆走进监狱的地方。她俩看着那个门,不动地方。那些警察不远不近的监视她俩,也没有骚扰。

我公公婆婆的证件被审查完毕,会见接待中心的一男一女两位头头(男的是监区长,女的是会见接待中心的领导),亲自陪着这两位老人上了会见中心的三楼。据说过了几道关口。警察看着领导陪同,打算轻松放行。但是那位女领导说:还是仔细检查一下吧。

会见大厅里据说能同时容纳20多个人会见。但是江天勇被带出来时,大厅已经空了,只剩下天勇一家。男女两位头头各占一边,站在我公婆身后,还有十几个警察也都在大厅里。我婆婆隔着大玻璃,拿起电话筒,一个警察在大玻璃窗里面也拿起了电话筒。婆婆关心儿子记忆力衰退的事情,问他每天吃的是什么药?天勇把药名说了几遍,婆婆还是记不住。天勇说他每天除了必须吃两片降压药,还要吃一把别的药,但不知道是什么药。

我婆婆见过被释放后的李和平,说和平满头白发,又瘦又黑,要是李和平不说话,她根本认不出来了。她说和平根本就不是原来的那个和平了!老太太认为和平是吃药后变样的,听说儿子也吃药,怕他变成李和平那样,就忍不住哭起来。她问儿子,你的药能不能不吃?江天勇安慰妈妈:不用担心。然后他就把家里人的情况问了一个遍。说,让变玲(指我)注意好身体,将来生活就指望变玲了!全家都指望她了!

最后我婆婆走的时候,监狱会见接待中心的女领导很殷勤地写了个电话号码给我婆婆,说:下次你打电话预约一下,我好安排,您就不用等了。

我公公婆婆出来后,婆婆竟然跟峭岭说:天勇比和平强,我还能认出来,和平来我家时,我都不认识了。我公公告诉天勇,文足和峭岭在外面等着呢。江天勇笑了。

金变玲(江天勇妻子)
2018年7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