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多消息

最新消息

李昱函律师最新状况 2018-10-17

昨天会见李律师,她依然在服药治疗心脏、胃胀气,上次摔跤导致右腰动不了。她说监室新来一个人经常辱骂她,管教还因此给那人加餐,另有一人偷她东西,刁难她,把菜汤倒她洗涤的衣物上。她9月底写的扫黑除恶控告材料,本想交驻所检察室,但看守所说只能交省公安厅监管支队,为此她与管教有些争执,导致每天饮用水减半,连吃药都不够喝。她说她准备了庭前会议材料和提纲,但管教不让带。
我们将家属向扫黑除恶督导组、各级监察委、检察院递交申诉状、控告信及反馈情况告诉李律师,她很高兴。我们告知了她被注销执业证一事,同时带给她同行的问候,她非常感谢大家。
会见后我们去找看守所政委,但他不在,我们请干事转告政委,应允许李律师明天带老花镜和材料,务必保障李律师的诉讼权益。

今天庭前会议,李律师带了眼镜、材料来,法庭还给她提供了纸笔。庭上我方申请了排非、调取证据、证人出庭,并提交了新证据;就本次审限延期,审判长无法自圆其说,且拒绝出示相关文书。
审判长说下周将开庭,我们问能否提供大法庭让更多人可以旁听,审判长说法院装修刚搬家,这边没有大法庭。(现在的法庭只能容两人旁听)
李律师下午将在法院书写她对庭前会议各项议程的意见(庭上她发表意见有些繁杂铺陈,听不出重点,审判长让她庭后提交书面材料)。

庭后李律师告诉辩护人,早上因看守所反悔不让她将控告材料带到法庭,她与管教起冲突,所长说,等她开完庭回去就戴戒具。
辩护人出法院时已近十二点,我们将李律遭虐待及诉讼权利得不到保障的情况形成书面材料(情况反映),午饭后即赶往看守所找政委和驻所检,但都没有找到人,办公区几乎无人。打检察院电话,对方让把材料寄给他们。
等到两点半,我们又赶往皇姑区监察委,询问举报街道办刘钧“未经李昱函申请、滥用职权让其享受低保的违法犯罪行为”的进展情况,接待者一番查寻,说收到举报信,还在调查,他不能告知何时有结果,拒绝提供电话,只说有了进展会联系我们。
出来后,我们找到邮局将“情况反映”快递给看守所及检察院,并与政委通了电话,请他务必让管教别给李律戴戒具,政委已答应,但他同时表示李律师反映的情况不真实,他们对李律师照顾有加,他希望能与律师见面交谈,我们说好,下次去会见将与他约见面谈。

马卫律师、吴莉律师
2018-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