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多消息

最新消息

【“709大抓捕”进展通报】截至2016年11月9日18:00的最新资料及个案进展

截至2016年11月9日18:00,至少319名律师、律所人员、人权捍卫者和家属被约谈、传唤、限制出境、软禁、监视居住、逮捕等


(319人名單下載PDF)

▪️16名羁押待审:律师:①李和平②谢燕益③王全璋④刘四新⑤谢阳⑥李春富;维权人士:①吴淦(屠夫)②林斌(望云和尚)③尹旭安④王芳⑤刘星(老道)⑥张卫红(张婉荷)⑦李燕军⑧姚建清⑨幸清贤⑩唐志顺

▪️4名一审审结:律师:①周世锋;维权人士:①胡石根 ②勾洪国(戈平) ③翟岩民

▪️20名取保候审:律师:①王宇 ②包龙军 ③任全牛 ④李姝云 ⑤张凯 ⑥王秋实 ⑦黄立群 ⑧隋牧青 ⑨谢远东; 律师助理:①赵威(考拉) ②高月 ③刘鹏 ④方县桂;律所人员:①王芳;教会人士:①张崇助 ②黄益梓 ③张制 ④程从平 ⑤严晓洁;维权人士:①刘永平(老木)

▪️1名撤销案件:①陈泰和

 


【具体进展通报】(2016.09.29-2016.11.09)

(个案详细资料下载PDF)

(个案列表下载PDF)

1.     仍有16名律师及维权人士羁押待审

(1)    16名羁押待审:律师:①李和平②谢燕益③王全璋④刘四新⑤谢阳⑥李春富;维权人士:①吴淦(屠夫)②林斌(望云和尚)③尹旭安④王芳⑤刘星(老道)⑥张卫红(张婉荷)⑦李燕军⑧姚建清⑨幸清贤⑩唐志顺

(2)    4名一审审结:律师:①周世锋;维权人士:①胡石根 ②勾洪国(戈平) ③翟岩民

(3)    20名取保候审:律师:①王宇 ②包龙军 ③任全牛 ④李姝云 ⑤张凯 ⑥王秋实 ⑦黄立群 ⑧隋牧青 ⑨谢远东; 律师助理:①赵威(考拉) ②高月 ③刘鹏 ④方县桂;律所人员:①王芳;教会人士:①张崇助 ②黄益梓 ③张制 ④程从平 ⑤严晓洁;维权人士:①刘永平(老木)

(4)    1名撤销案件:①陈泰和

 

2.     多数案件被检察院退回公安补充侦查

(1)    已经第2次提交检察院审查起诉的案件(律师及律所人员):王全璋、谢燕益、李春富。

(2)    已经第2次被退回公安补充侦查的案件(律师及律所人员):李和平、谢阳、吴淦。

(3)    已经开庭、尚未判决的案件:尹旭安案。

(4)    等待法院开庭的案件:王芳案,山东潍坊系列案件的刘星、张卫红、李燕军、姚建清。

(5)    仍处于公安侦查阶段:幸清贤、唐志顺案。

 

3.     谢阳遭”疲劳审讯”、“吊脚酷刑“、”烟熏眼睛”

2016年10月,据网上信息披露:

(1)    2015年7月被抓捕后的前期,谢阳被709专案组的秘密警察关押在国防科技大学附近的一个宾馆里,连续七天,逼谢阳认罪。每天审讯22小时,每天只休息2小时。只要谢阳说一句国保不认可的话,国保就用脚使劲踹他、逼他就范。

(2)    谢阳被秘密关押的地方,除动辄扇耳光外,在审讯时,有两个国保,左右各一人,每人一次抽5支烟,对着不抽烟的谢阳喷烟,用烟熏他眼睛,把谢阳熏得不停的流眼泪;同时辱骂、扇脸、打头,恐吓,每次都持续很久,反复多次,以此摧毁他的意志。

(3)    谢阳曾在南宁办案,被打伤的右腿,骨折尚未痊愈。国保审讯时,让谢阳坐在椅子上,特意把座位垫高,让他的脚吊着,不能着地。每天持续22小时,导致他伤腿肿胀,肿得非常厉害。国保威胁谢阳说,不配合的话,可以这样废掉他的腿。

 

4.     办案机关连日提审谢阳,致律师无法会见

2016年10月9日、10日、11日、25日,辩护律师蔺其磊和张重实分别到长沙市第二看守所要求会见谢阳,对方均以“检察院正在提审”为由予以拒绝。

 

5.     谢阳的律师被“解聘”

2016年9月9日,湖南省公安厅国保、湖南大学中共党委书记,湖南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中共党委书记,约谈谢阳的太太陈桂秋教授,再次逼迫她解除与张重实律师和蔺其磊律师的委托协议,并要求她委托长沙纲维律师事务所主任贺小电,被拒绝。(贺小电:北京市德恒律师事务所长沙 分所首席合伙人、湖南省法学会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湖南省律师协会刑事辩护专业委员会主任)

 

6.     翟岩民被强制佩戴电子监管设备

2016年11月1日,翟岩民妻子刘二敏透露,翟岩民被强制要求佩戴电子监管设备,自2016年11月1日至2017年4月30日,并被要求定期报告等情况。

 

7.     余文生欲探访王宇、包龙军,无果

2016年10月6日,律师余文生及其妻子许艳来到王宇母亲处找寻王宇、包龙军。当其找到楼房居室时,突然出现一人,态度不好,问“找谁?”当余文生说出王宇包龙军及其王宇母亲姓名时,他说“找错了,我就住这里。”余律师真以为找错了,出来再找了一圈,又找回来了,前后楼喊了数十声王宇、包龙军,均无人应答。用多部电话联系王宇母亲,无人接听,只好发短信告之来意。

 

8.     法院要求王芳认罪

2016年9月28日,辩护律师刘正清会见王芳,王芳告知:2016年9月22日武昌区法院经办法官来提审,法官问她上次的笔录(指认罪就可放人)考虑得怎样?王芳回答很坚定“坚决不认罪!”。后法官就将《人民法院报》报道翟岩民认罪就判缓刑的消息给王芳看,并对王说:“你看翟岩民与你是同案,他一认罪就出来了。”王芳用双手蒙着自己的双眼不看。接着法官又将其母亲希望王芳认罪早点出来的笔录给王芳看,王芳仍是双手蒙眼不看。出了看守所之后,王芳妈告诉刘律师:法官要她找王芳的女儿,安排其女儿跟王芳在看守所见一面。

 

9.     4名律师家属到最高检控告

(1)    2016年9月28日早晨,“709大抓捕”的四名妻子——王峭岭(李和平律师的妻子)、李文足(王全璋律师的妻子)、陈桂秋(谢阳律师的妻子)、原珊珊(谢燕益律师的妻子)在律师的陪同下来到最高人民检察院进行交涉和控告。然而到了控申处发现大门紧闭,安保人员回复称:每个周三是政治学习日,不做接待工作。

(2)    2016年9月29日,“709大抓捕”的四名妻子——王峭岭(李和平律师的妻子)、李文足(王全璋律师的妻子)、陈桂秋(谢阳律师的妻子)、原珊珊(谢燕益律师的妻子)再次来到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人员看了材料两秒后说把材料邮寄给他们,然后称“赶紧离开”。

 

10.   35名家属联名致信习近平

2016年10月24日,李和平、谢燕益、王全璋、谢阳、李春富等家属共35名致信习近平,要求依法纠正709案件办理过程中的各种违法、立即释放709案被抓的律师和其他公民。

 

11.   李和平妻子王峭岭被长沙公安扇耳光

2016年10月8日,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谢燕益的妻子原珊珊,以及公民行动人士周伟、谢长祯等10人自发组成首批探访团,到达长沙第二看守所为谢阳存钱。当王峭岭和原珊珊走向大门时,受到1名便衣国保野蛮阻拦和检查证件,在她们要求警察出示执法证件时,多名警察上前,将两人拖到早已准备的一辆大型警车上,因为王峭岭激烈反抗,警察反手掴王峭岭一记耳光。其馀近10探访人士相继被带到长沙县泉塘派出所。期间,警察将原珊珊单独关进1间审讯室,拒绝为正处哺乳期的原珊珊提供午餐,并多次辱骂她;警察还详细查问探访者人士的身份资料,并警告他们不要再继续“探访行动”。

 

12.   谢阳妻子陈桂秋到最高检控告后被约谈

2016年9月29日,谢阳太太陈桂秋到最高检察院投诉控告谢阳案中公安检察院办案人员违法行为。回到长沙家中不久,被要求与湖南大学相关领导和保卫处的人与她约谈至凌晨。

 

13.   卢廷阁律师因转发709消息被警方威胁

2016年10月23日至28日,河北律师卢廷阁到东北、天津办案,回家听说:当地赵陵铺派出所又派人来了两次,每次2个警察,说是因为替(709)律师家属给习近平写信的事,让其删掉,他们认为是卢律师写的。但实际上卢律师只是帮忙转发而己。警察还打听卢律师的孩子在哪个学校上学,甚至还威胁说,不然就找人天天半夜敲你家房门。

 

14.   王全璋家属的住处被安装摄像头、被禁止一切采访

(1)    2016年9月30日,王全璋太太回家时发现,石景山分局正在自己所住的小区安装摄像头。(单元门口两个大摄像头是6月7日发现的,家对门的隐蔽摄像头是8月3日发现的。)

(2)    2016年10月3日,王全璋太太发现其所居住的楼房外墙挂了两块牌子,分别写有“外籍人员及车辆严禁擅自入内”“封闭小区,禁止一切采访”,同时还配有英文翻译。

 

15.   谢燕益家属再次遭遇逼迁

2016年10月18日,房东告知谢燕益妻子原珊珊:下午有关部门共三人到她的工作单位找到她,要求房子不能租给原珊珊,立即搬走。

 

16.   诉官派律师案均被法院驳回,已上诉

(1)    2016年10月9日,天津市南开区人民法院作出《民事裁定书》:关于王峭岭诉官派律师案,本院认为原告起诉不符合起诉条件,驳回起诉。2016年10月24日,王峭岭向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2)    同样,法院裁定对原珊珊的起诉不予受理,理由为“原珊珊与谢燕益和陈文海之间的委托代理合同没有利害关系。”2016年9月16日,原珊珊向天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16年10月21日下午2时,天津二中院对原珊珊起诉官派律师一审不受理裁定上诉案进行询问。天津律师马卫、北京律师董前勇代理。另有律师马连顺、梁小军,家属李文足、王峭岭、毕丽萍到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