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多消息

最新消息

【“709大抓捕”进展通报】截至2016年12月16日18:00的最新资料及个案进展

截至2016年12月16日18:00,至少319名律师丶律所人员丶人权捍卫者和家属被约谈丶传唤丶限制出境丶软禁丶监视居住丶逮捕丶强迫失踪截至2016年12月16日18:00,至少319名律师丶律所人员丶人权捍卫者和家属被约谈丶传唤丶限制出境丶软禁丶监视居住丶逮捕丶强迫失踪。


(319人名單下載PDF)

【强迫失踪】:1

· 1名律师:①江天勇

 

【羁押待审】:13

· 5名律师:①李和平谢燕益王全璋谢阳李春富

· 8名其他维权人士:①吴淦(屠夫)②尹旭安王芳刘星(老道)张卫红(张皖荷)李燕军姚建清幸清贤

 

【一审审结】:4

· 1名律师:①周世锋

· 3名其他维权人士:①胡石根 ②勾洪国(戈平)③翟岩民

 

【取保候审】:23

· 10名律师:①王宇 ②包龙军 ③任全牛 ④李姝云 ⑤张凯 ⑥王秋实 ⑦黄立群 ⑧隋牧青 ⑨谢远东 ⑩刘四新

· 4名律师助理:①赵威(考拉) ②高月 ③刘鹏 ④方县桂

· 1名律所人员:①王芳

· 3名维权人士:刘永平(老木)林斌(望云和尚)唐志顺

· 5名教会人士:①张崇助 ②黄益梓 ③张制 ④程从平 ⑤严晓洁

 

【撤销案件】:1

· 1名律师:①陈泰和



【具體進展通報】 (2016.11.09-2016.12.16)

(個案詳細資料下載PDF)

(個案列表下載PDF)

1.江天勇律师遭强迫失踪,至今已逾25日

  1. 长沙铁路公安处告知覃臣寿律师,江天勇曾于2016年11月22日被行政拘留9天。
  2. 2016年12月4日,北京市公安局查抄江天勇及其弟弟在北京的住所。
  3. 2016年12月15日,覃臣寿和江天勇的父亲到长沙铁路公安处,要求其提供书面的拘留通知,但遭到对方拒绝。

 

2.李和平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提起公诉,等待法院开庭

  1. 2016年12月5日,李和平被天津二分检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到法院。
  2. 2016年12月13日,李和平妻子王峭岭与709家属李文足一起来到天津市二中院的接待大厅询问经办法官,被告知李和平的案子已经立案,经办法官是刑一庭的刘毅法官。
  3. 2016年12月15日,李和平的辩护人马连顺律师和李和平妻子王峭岭再次去天津市二中院要求见经办法官,法官“失联”。其他工作人员不负责接收律师手续。

 

3.谢阳、吴淦案律师突破会见、阅卷,其余案不可

  1. 2016年11月23日,辩护律师张重实来到长沙市第二看守所会见谢阳。谢阳透露:我们在外面所知道的刑讯逼供,仅仅是冰山一角。谢阳态度非常坚定,坚持自己无罪、坚决不认罪、坚信妻子聘请的辩护律师。
  2. 2016年12月6日,辩护律师刘正清、张重实以及谢阳妻子陈桂秋到长沙市检察院案管中心要求复制案卷材料,值班人经请示后称“三天内答复你”。2016年12月9日,辩护律师刘正清和谢阳妻子陈桂秋到长沙市检察院案管中心,要求复制案卷材料,等待一个多小时后,终于拿到案卷的复制版。
  3. 2016年12月9日9:30-11:00,辩护律师燕薪、葛永喜在天津市第二看守所与吴淦实现了自“709大抓捕”以来的首次会见。吴淦精神良好,但身体健康状况因长期羁押受到较大影响,他自称现在比被抓之前瘦了有三十斤。他称,办案人员一直希望他认罪、接受指定律师、上媒体,但对这三点,他均予以严拒。他会坚持使用自己聘请的律师,参与案件的整个过程,并办理其它一切投诉、控告等事宜。他感谢朋友们的关心关注,感谢家人的理解支持,并表示已做好了一切准备,不会在意最终的结果。他会坚守自己的立场理念,做一只打不死的小强。
  4. 2016年12月14日上午,辩护律师燕薪、葛永喜再次在天津市第二看守所会见了吴淦。吴淦陈述,因在关押期间长期坐板和得不到放风,目前身体状况不佳,手指甲出现线条状纹路,腰、脖子、脊椎多处长期疼痛,腰部长期贴药膏,甚至一度需要服止痛药。
  5. 王全璋、李和平、谢燕益、李春富的辩护律师仍然无法会见各位当事人。

 

4.仍有13名律师及维权人士羁押待审

  1. 等待法院开庭:①李和平 ②王芳案(检察院以补充侦查为由向法院申请延期审理) ③刘星 ④张卫红 ⑤李燕军 ⑥姚建清
  2. 第2次被退回公安补充侦查:①王全璋 ②谢燕益 ③李春富
  3. 第3次提交检察院审查起诉:①谢阳 ②吴淦(屠夫)
  4. 已经开庭、尚未判决:尹旭安
  5. 一审审结:①周世锋 ②胡石根 ③勾洪国(戈平)④翟岩民
  6. 情况不明:①幸清贤
  7. 23名取保候审:律师:①王宇 ②包龙军 ③任全牛 ④李姝云 ⑤张凯 ⑥王秋实 ⑦黄立群 ⑧隋牧青 ⑨谢远东 ⑩刘四新; 律师助理:①赵威(考拉) ②高月 ③刘鹏 ④方县桂;律所人员:①王芳;教会人士:①张崇助 ②黄益梓 ③张制 ④程从平 ⑤严晓洁;维权人士:①刘永平(老木)②林斌(望云和尚)③唐志顺
  8. 1名撤销案件:①陈泰和

 

5.王全璋父亲再次被公安要求录制视频劝王全璋认罪

2016年11月23日,王全璋的姐姐王全秀发文透露,天津公安与地方公安曾于2016年8月11日将王全璋父亲带到汪湖镇派出所,录制劝王全璋认罪的视频。按照警方的要求,王全璋父亲在视频中说:1)我们身体很好,你不用挂念。2)这么长时间了,你还没出来,王宇的罪比你的重都取保出来了,是不是你不配合领导,如果有错误就要承认错误,检讨错误,争取宽大处理;如果不是你的错误,把问题说清楚。3)地方政府对我们很好。

 

6.谢阳会见律师前遭管教殴打、看守所内被孤立

  1. 2016年11月,据网上信息披露:2015年9月的一天,谢阳感觉身体异常难受,抽筋,浑身发抖,连监视他的陪护人员见状也很害怕,担心出大问题,准备打120。接着进来了一个穿黑衣服、五大三粗的人,问谢阳:“你需要帮助吗?”他随即压住谢阳的胸口,一直煽谢阳的耳光。谢阳强行脱离他的控制,跑到窗户边,对着外面喊:“救命!”、“我只是一个律师”、“我并没有犯什么事”……随后,他强烈要求陪护人员打120。120来了,医生做了检查。国保和120的医生交流一番后,出钱让120的人不要管这个事,让他们走了。
  2. 2016年12月1日,谢阳妻子对外透露:
  3. 2016年11月16日是709谢阳案换押的日子,法律程序上案子最后一次移送长沙市检察院。18日谢阳提出要看换押证,袁进说他没有义务给他办理。谢阳说那是非法的。因此,放风结束后谢阳就不进监室,等到下午2、3点钟,袁进来了。袁进说,根据他们的规定可以在3天内告知。谢阳要他们出具书面证据,袁进不给。于是谢阳与袁进发生争吵。袁进冲进去,把谢阳控制在监室的床板上,要别人拿抹布塞谢阳的嘴,幸好没有人拿抹布给袁进。考虑到那个场合有监控,袁进随后退出去了,站在放风的地方(那个地方可能没有监控)。袁进挑衅地让谢阳出来,同监室的人把谢阳按在床板上,不让谢阳过去,才避免新一轮的殴打。
  4. 2016年3、4月份起,不让谢阳用钱加菜,但可以买一些商品。近三个月,看守所不准谢阳用一分钱。由于长期缺乏营养,谢阳已经便秘2个多月,看守所每天给谢阳吃两种药,一天两次。 我们外面的人,现在已经不能存一分钱给谢阳。10月份,全国各地来的朋友想给谢阳存钱,也只能每人存100元。而现在,即使是谢阳的父母来了,也不让存一分钱给他改善生活。
  5. 2016年11月21日,辩护律师张重实在谢阳妻子陈桂秋、谢阳岳父的陪同下,来到长沙市第二看守所会见谢阳。张重实律师在会见室等待时,听到走廊远处连续传来被警察打的呼声和大哭声,有五六分钟之久,不敢相信是谢阳。谢阳到会见室后陈述,谢阳要带材料交给律师,袁进不允许。于是谢阳将材料送回监室,并表达对袁进的不满。此时,袁进将谢阳的手铐卡紧,打发另一警察走开,将谢阳拖上楼道拐角处,用拳头击打谢阳头部数下,谢阳用脚踢反击。张律师等待会见谢阳听到的凄惨声,就是谢阳的呼声和求救声。会见时,张律师抚摸谢阳头部左侧被击打处,与头部右侧比较有微微发肿的感觉。谢阳说10月18日因换押时间及文书送达的事情与袁进发生了一次冲突,导致袁进的报复。

 

7.谢燕益家属的人权状况恶劣

2016年12月10日,谢燕益妻子原珊珊披露家人的人权状况:1)我被抓进两次派出所,最多一次关3天,不给任何的法律手续,其中一天不给孕期的我提供水、食物、不让上厕所。2)我在看守所被武警拖出来扔到地上。3)我为了躲避追踪抓捕带着5个月的女儿在外流浪一个月。4)北京国保到我娘家骚扰,包括我的三姑六大爷。5)我被辱骂、恐吓多次。6)我及3个孩子被逼迁多次。7)在我家各个方位,我出行的路口重新安装8个以上的摄像头。8)从今年10月21日开始公安局在我家附近租两套房子,每4小时一班24小时轮流跟踪、追踪,监控我包括孩子,最9的12岁。10)公安局无牌照车几个月如一日的24小时在我家楼下蹲守。11)这一切在我家都在继续,真心希望我家是最后为人权法治填坑的。

 

8.谢燕益妻子诉官派律师案二审败诉

2016年11月30日,就原珊珊起诉官派律师一案,谢燕益妻子原珊珊收到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于2016年11月22日作出的《民事裁定书》:因原珊珊与本案无直接利害关系,故起诉不符合法律规定,一审裁定不予受理正确,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此判决开启权力机关为他人指派律师的合法化,作为家属在法律上没有任何权利及意义)

 

9.赵威起诉任全牛律师名誉侵权一案开庭在即

2016年12月22日上午9时在郑州市中原区法院民一庭304室开庭审理。

 

10.家属到监狱探视周世锋、胡石根

  1. 2016年10月21日,周世锋被送入天津市监狱服刑。2016年11月,周世锋的家人到监狱探视过一次周世锋。
  2. 2016年11月17日,胡石根的弟弟胡水根在天津长泰监狱探视了胡石根。

 

11.张凯律师被禁止出省看望3岁女儿

  1. 2016年11月22日,张凯律师向呼和浩特市赛罕区中专路派出所提交《出呼申请》:鉴于本人已经半年未见我女儿,现需要去陕西安康接女儿回家照顾,以尽父亲之责,此前多次向贵机关反映,均未明确回复,现向贵机关提出书面申请,请务必及时回复,为盼。出行时间:2016年11月23日——11月30日。次日,该派出所作出书面回复:鉴于你目前的情况,为了保护你去陕西安康期间不发生任何意外,我派出所不同意你的请假申请。
  2. 2016年12月13日,张凯律师发表《关于“呼和浩特中专路派出所回复”之公开回函》:因该函存在错字、病句、格式不规范、违法、违背伦理、程序违法之问题,现请求,追究负责人责任,派出所领导承担领导责任,并及时通报监管部门。在该公开回函中,张凯律师称,“我女儿三岁多,一年半时间里,仅仅与我见了半小时,并且是在温州国保、北京国保、内蒙国保、平房派出所、中专路派出所五级十几位公安民警的监督下见面,目前还拒绝我和女儿见面,完全违背人类基本情感和伦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