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多消息

最新消息

【“709大抓捕”】截至2016年9月29日18:00的最新资料及个案进展

截至201692818:00,至少319律师、律所人员、人权捍卫者和家属被约谈、传唤、限制出境、软禁、监视居住、逮捕

 


分类统计(律师、律师助理/其他人士):

(319人名单下载PDF)

·羁押待审:16人(6/10)

·一审审结:4人(1/3)

·取保候审:20人(13/7)

·撤销指控:1人(1/0)

·软禁:1人(0/1)

·限制出境 :39人(28/11)

·被短暂拘留/强制约谈/传唤 (已获释):264人(124/140)

*注:其中22人同时被归类在两个分类;2人同时被归类在三个分类。


具体名单:

(个案详细资料下载PDF)

 

【羁押待审】:16

· 6名律师:①李和平谢燕益王全璋刘四新谢阳李春富

· 10名其他维权人士:①吴淦(屠夫)②林斌(望云和尚)尹旭安王芳刘星(老道)张卫红(张婉荷)李燕军姚建清幸清贤唐志顺

 

【一审审结】:4

· 1名律师:①周世锋

· 3名其他维权人士:①胡石根 ②勾洪国(戈平) ③翟岩民

 

【取保候审】:20

· 9名律师:①王宇 ②包龙军 ③任全牛 ④李姝云 ⑤张凯 ⑥王秋实 ⑦黄立群 ⑧隋牧青 ⑨谢远东

· 4名律师助理:①赵威(考拉) ②高月 ③刘鹏 ④方县桂

· 1名律所人员:①王芳

· 1名维权人士:刘永平(老木)

· 5名教会人士:①张崇助 ②黄益梓 ③张制 ④程从平 ⑤严晓洁

 

【撤销案件】:1

· 1名律师:①陈泰和


 

【具体进展通报】(2016.08.24-2016.09.29)

 

1.     仍有16名律师及维权人士羁押待审

 

(1)    16名羁押待审:律师:①李和平②谢燕益③王全璋④刘四新⑤谢阳⑥李春富;维权人士:①吴淦(屠夫)②林斌(望云和尚)③尹旭安④王芳⑤刘星(老道)⑥张卫红(张婉荷)⑦李燕军⑧姚建清⑨幸清贤⑩唐志顺

(2)    4名一审审结:律师:①周世锋;维权人士:①胡石根 ②勾洪国(戈平) ③翟岩民

(3)    20名取保候审:律师:①王宇 ②包龙军 ③任全牛 ④李姝云 ⑤张凯 ⑥王秋实 ⑦黄立群 ⑧隋牧青 ⑨谢远东; 律师助理:①赵威(考拉) ②高月 ③刘鹏 ④方县桂;律所人员:①王芳;教会人士:①张崇助 ②黄益梓 ③张制 ④程从平 ⑤严晓洁;维权人士:①刘永平(老木)

(4)    1名撤销案件:①陈泰和

 

2.     多数案件被检察院退回公安补充侦查

 

(1)    已经提交检察院审查起诉的案件(律师及律所人员):王全璋、李和平、谢燕益、谢阳、李春富、吴淦。均被退回公安补充侦查。

(2)    因声援屠夫而被捕的尹旭安案已经开庭、尚未判决,王芳案等待开庭中。

(3)    山东潍坊系列案件的刘星、张卫红、李燕军、姚建清,等待法院开庭中。

(4)    幸清贤、唐志顺案仍处于公安侦查阶段。

 

3.     警察约见谢阳妻子

 

2016年9月18日,警察袁进约谢阳律师太太见面,并告知:(1)谢阳律师遭遇各种酷刑是谢阳引起的,不是看守所的责任;(2)很讶异地表示,不让律师会见是很大的事吗?(3)谢阳夫人为什么情绪这么激动呢?情绪要平静些,不要激动;(4)谢阳早些出来比晚出来好。

 

4.     办案机关连日提审谢阳 致律师无法会见

 

(1)    2016年9月19号14时,辩护律师蔺其磊致电看守所询问会见安排结果,被告知:检察官李治明从上午至今都在提审谢阳律师,无法安排律师会见。2016年9月20日,同样的提审理由拒绝安排会见,但看守所的“长沙市检察院专用提审室”均紧锁无人。

(2)    然而家属透露,最近看守所安排了谢阳所在的律师事务所的贺姓律师与谢阳见面。

 

5.     吴淦律师遭遇“欺骗性”会见

 

(1)    2016年8月24日,天津市第二看守所工作人员用工作电话打给辩护律师燕薪称:吴淦的案子换押证已经交过来了,你可以来会见了,建议你先在网上预约。燕律师遂预约了2016年8月25日下午2:00-2:30的时间档会见吴淦,在网上获得通过,并收到了“申请状态:已通过”的短信。

(2)    2016年8月25日13点50分,辩护律师燕薪赶到天津市第二看守所要求会见。入囗处的武警看完手续后称,这个案件比较特殊,上级有交待,需要请示后才能让律师进去。随后武警拨打了一通电话告知,一会等警察上班了再带律师进去。然而等到15点,仍未有工作人员出来接待。到15点30分,接待窗口接到里面的电话,随后告知律师:已经过点了,提讯室都是按预约来的,过点就安排不开,你需要重新预约。

 

6.     律师要求阅卷连续遭拒

 

(1)    2016年9月18日上午,辩护律师蔺其磊和张重实到长沙市检察院找承办检察官李治明要求阅卷,之后被躲着不见,于是预约了阅卷。

(2)    2016年9月20日,辩护律师蔺其磊和张重实到长沙市检察院案管中心阅卷。一任姓工作人员告知:一直联系不上承办检察官李治明,卷宗在承办人处。律师问:联系不上承办人就无法阅卷,法律规定的三日安排岂不是一句空话,其他案件有过这样的情况吗?该女说:没有过,以前到是有电子版的卷宗,律师来了直接给光盘就行了,但谢阳律师案件的卷宗只有线下(大意是书面的卷宗),没有电子版。所以联系不上承办人,我们也没法让你们阅卷。

 

7.     律师家属到最高检控告

 

2016年9月28日、29日,“709大抓捕”的四名妻子——王峭岭(李和平律师的妻子)、李文足(王全璋律师的妻子)、陈桂秋(谢阳律师的妻子)、原珊珊(谢燕益律师的妻子)在律师的陪同下来到最高人民检察院进行交涉和控告。

 

8.     李和平、王全璋的家属遭遇逼迁

 

(1)    2016年8月24日,小堡村村委的李学来对王峭岭说“你不是画家,不能住小堡村”,后又说“请你理解我们,搬走吧”。

(2)    因为逼迁的关系,李和平太太王峭岭只得暂住在李文足家中。2016年8月26日,晚8点30分,石景山八角派出所民警粱健(警号044184)、警号044009、044319及一名辅警到李文足家中要求查身份证,并对王峭岭称:暂住超过三天要办暂住证。

(3)    2016年8月24日,李和平太太王峭岭向北京市通州市人民政府寄出《行政复议申请书》,要求确认通州公安分局透过通州区宋庄小堡村村委会向其房东刘兴龙及其儿子刘冲施加压力、干涉民事租赁合同的行为违法,同时提出了国家赔偿申请书。国家赔偿申请被驳回。

(4)    2016年8月27日,梁小军律师因将亲戚的房子租给王全璋家属被警察谈话,被威胁将构成窝藏包庇或与其同罪,并称将要找人教训梁律师。

(5)    2016年8月29日,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被逼迁,被迫寻找新住处。然而,在找到第一个房子时,国保突然介入,并向房东亮了证件,而后房东拒绝出租。

 

9.     王全璋4岁儿子的受教育权被剥夺

 

(1)    2016年8月30日,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带着四岁的儿子到一家学校办理入学手续,国保人员随身跟踪。在跟接待的老师签了合同、交了学费,办理好所有手续后,接待的老师突然对李文足称:外面四个人跟保安说了些话,保安告诉了园长,她们都非常害怕。希望你先处理好自己的事情,学校是弱势群体,都是些孩子和女老师,我们不能收你的孩子。

(2)    2016 年8月31日,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找到另一家幼儿园为儿子办理入学手续。在签完合同、正要转钱时,接待的老师突然说:学校没名额了,别转了。李文足之后在保安手里的登记簿看到了一张彩色照片。原来国保在石景山区的各个幼儿园已备案,只要是王全璋的儿子,就不会被允许接收入园。

 

10.   谢燕益的妻子受到严密监控

 

(1)    2016年8月30日,谢燕益律师的妻子原珊珊回到家中,发现居住的单元门斜侧被增加安装了一个硕大的专业监控器,到家不到半小时国保即联系要求见面。

(2)    来送快递的工作人员告知:8月2号看到谢燕益家有三帮人、共计十几人,有半个多月的时间监视。

(3)    与原珊珊住在同一栋楼房的一位大哥告知:他晚上从地下车库回家,只要接近原珊珊住的单元门,就有几个人问到楼里干什么,大哥回答“回家”,并问他们干什么的,对方说是国家安全局的。大哥说这里还有公安局的,派出所的,小区居委会的,总共有20多个人,好几台车,24小时轮班监视原珊珊。

 

11.   幸清贤的律师被“解聘”

 

(1)    2016年9月19日10点30分,幸清贤的辩护律师刘荣生来到天津市看守所见到李斌。刘律师出示了经中国驻美大使馆的公证的何娟签字的委托书,李斌回复:这一切都无意义了。幸清贤已于2016年5月自己聘请了律师,警方当然以幸清贤聘请的律师为优先考虑。

(2)    截至目前,官方告知“已被解聘”的24名律师包括:文东海和李昱函(王宇)、蔡瑛和马连顺(李和平)、覃臣寿和李贵生(张凯)、尚宝军(刘永平)、王磊(刘四新)、李柏光(谢燕益及胡石根)、杨金柱(周世锋)、陆智敏(李姝云)、任全牛和严华丰(赵威)、王飞(高月)、纪中久(勾洪国)、吕洲宾和黄汉中(包龙军)、梁小军(谢燕益)、常伯阳(林斌)、葛文秀和胡林政(翟岩民)、尚满庆(刘永平)、余文生(王全璋)、刘荣生(幸清贤)。

 

12.   尹旭安案已开庭、待判决

 

(1)    2016年9月13日上午11时许,尹旭安涉嫌寻衅滋事罪一案,在湖北省大冶市法院第二审判庭庭审完毕。

(2)    指控的犯罪事实主要为:2013年8月至2015年7月期间,尹旭安伙同他人到北京、苏州、湖南等地,以声援、祭奠等名义聚会闹事,对当地公共秩序造成严重干扰。具体为:北京南站声援5.18园柏案,祭奠林昭墓,江西新余声援刘萍案,长沙声援唐荆陵、王爱忠案,苏州声援陆云枫案,武汉声援屠夫案。

(3)    尹旭安和律师蔺其磊均作无罪辩护。

(4)    家属未被准许进入法庭旁听。

 

13.   家属欲探视周世锋无果

 

2016年8月30日,周世锋的家人(一个弟弟和两个侄子)到天津市第一看守所申请会见,看守所称现不能会见,等送进监狱可去探视。家属提出给周世锋存点钱,看守所说如要存钱还需被羁押人寄出的单子,如没有单子不接受存款。无奈之下,家属想找驻所检察室投诉又不让进看守所大门。后家属联系辩护律师也不接电话。等到下午,家属给办案单位李警官打电话,李警官称周世锋的判决早已生效,从判决生效到送进监狱需要一个月时间。家属现在要求会见,要请示之后再作答复,一时答复不了。

 

14.   王宇一家被随身监控

 

2016年9月21日,李昱函律师拨通王宇母亲电话,王宇母亲称,王宇、包龙军及蒙蒙一家确已在内蒙古乌兰浩特团聚,住在距离父母家较远的指定的房子里,每天居家或去市场买菜均有国保随身保护,偶尔也能去探望父母。李律师提出想去看看王宇、包龙军和蒙蒙,王宇母亲回复说那是不可能的,并说他们的通话都被人家监听,随即挂断。

 

15.   任全牛被迫接受“政治学习”

 

2016年9月19日,任全牛的太太胡友玲对外表示:这一个多月以来,我接到过几次任律用警方手机打来的电话,他说他每天都要必须按照警方的布置去完成所谓的任务,什么政治学习,写心得日志,接受领导审查等。他出事的这几个月里,我带着两个孩子艰难度日,无以为继,惊恐万分。

 

16.   张凯称采访系恐惧之下的被迫表达

 

(1)    2016年8月30日,张凯通过社交媒体发布《张凯告知书》:一、出于基督信仰和良心的自由,本人正式表明:8月4日晚,我接受凤凰卫视等媒体关于周世锋案件的采访,并非本人真实意愿,系恐惧之下的被迫表达,现本人撤销所有评论。经历过半年之久暗无天日的羁押,家中年迈父母跟着担惊受怕,我始终无力克服因此带来的恐惧与心灵的伤害,更无力抗衡来自强权的压力。二、我愿意为自己曾经因心灵的软弱和恐惧而做出的行为,向上帝忏悔,我也请求709事件家属原谅。三、请主内弟兄姊妹为我祷告。

(2)    2016年8月31日下午,数名来自温州的国保到达张凯律师现居住的呼和浩特市。张凯的微博已被封。2016年9月6日,张凯及其母亲的微博、微信账号均被封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