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多消息

最新消息

【“709大抓捕”】截至2015年12月18日18:00的最新数据及个案进展

 

截至2015121818:00,至少315名律师、律所人员、人权捍卫者和家属被约谈、传唤、限制出境、软禁、监视居住、刑事拘留、逮捕或失踪

 

 


315名受影响人士的分类统计(律师律师助理律所人员/其他)315人名单下载PDF:

  •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已为变相秘密拘押):21人(13/8)
  • 监视居住:1人(1/0)
  • 刑事拘留/逮捕:8人(1/7)
  • 刑事强制措施不明:3人(2/1)
  • 强迫失踪:4人(1/3)
  • 软禁:1人(0/1)
  • 限制出境 :30人(21/9)
  • 被短暂拘留/强制约谈/传唤 (已获释/现平安):265人(126/139)

*注:其中16人同时被归类在两个分类;1人同时被归类在三个分类。

 


36名仍处于羁押或失踪状态的律师及维权人士个案详细资料下载PDF      个案一览表下载EXCEL

  • 律师:14名;律师助理:2名;律所人员:2名;维权人士:18名
  • 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20人
  • 获知羁押地点:2人
  • 家属收到通知书:14人
  • 获准与律师会见:1人
  • 获准与外界通信:1人
  • 律师从办案机关获知案情:0人
  • 失联/羁押/监视期限:73日- 212日

*注:仅包括目前仍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或处于强迫失踪状况的律师及维权人士。另,709之前抓捕的,但与“709大抓捕”密切相关的吴淦、翟岩民、张皖荷、刘星、李燕军、姚建清案亦包括在此。

 


具体名单:

14名律师:

1.王宇(女)2.包龙军3.王全璋4.刘四新5.李和平6.谢燕益7.周世锋8.黄力群9.隋牧青10.谢阳11.李春富12.谢远东13.李姝云(女)14.张凯

 

2名律师助理:

1.赵威(考拉)(女)2.高月(女)

 

2名律所人员:

1.王芳(女)2.吴淦(屠夫)

 

18名维权人士:

1.勾洪国(戈平)2.刘永平(老木)3.林斌(望云和尚)4.尹旭安5.胡石根6.王芳(女)7.幸清贤8.唐志顺9.翟岩民10.张卫红(又名张皖荷)(女)11.刘星(又名老道)12.李燕军13.姚建清(女)14.黄益梓15.张崇助16.张制17.程从平18.严晓洁

 


本周进展(2015.12.12-2015.12.18):

 

包龙军(法律人,王宇丈夫):

  1. 2015年12月4日,辩护律师黄汉中、陈永福参加“709被抓捕律师辩护策略研讨会”。
  2. 2015年12月9日辩护律师黄汉中、陈永福、吕洲宾联署向最高当局提交控告书。
  3. 针对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作出的《不准予会见犯罪嫌疑人决定书》,辩护律师吕洲宾于2015年12月14日向河西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向法院寻求保障律师会见权。
  4. 2015年12月14日,辩护律师吕洲宾向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申请政府信息公开:1、申请公开包龙军先生的身体状况,要求提供详细体检表;2、申请公开监视居住的地点、居住生活条件;3、申请公开包龙军先生的伙食状况;4、申请公开包龙军先生的衣物、着装情况;5、申请公开包龙军先生涉嫌犯罪案件里不涉及国家机密、他人隐私、商业机密的信息。

王全璋律师:

  1. 2015年12月16日,辩护律师余文生收到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于2015年12月11日作出的《不准予会见决定书》。
  2. 家属给王全璋写的信于2015年12月10日退回,原因为收件人不在指定地址。
  3. 2015年12月15日,辩护律师王秋实发出四份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分别邮寄给河西区公安局、河西区财政局、天津市公安局、天津市财政局,要求公开王全璋指定监视居住的衣物、餐饮、住宿、供暖等生活方面的财政拨款情况,监视居住的预算决算和落实情况。

李和平律师:

  1. 2015年12月李和平辩护律师全方位开展举报控告:向天津市公安局、天津市检察院举报控告天津警方违法办案;向天津市监察局举报,要求对天津警方的违法行为进行监察;向中国保密局就天津警方将709案件的案情秘密透露给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的行为进行举报暨申请执法;与此同时还申请了一系列相关信息公开活动。除了天津市监察局电话答复“不归他们管”外,其他目前暂无答复消息。
  2. 2015年12月11日,李和平太太收到信息公开的回函,对方回复:将于12月23日作出答复。
  3. 2015年12月9日晚上辩护律师马连顺在去往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要求会见的路上时被其辖区的丰产路派出所非法拘禁41个小时,并被警方限制12月18日前不准离开郑州。)

谢远东律师:

  1. 2015年12月15日,辩护律师刘荣生到河西分局递交辩护手续,因未能成功见到赵旭,后离开。

高月(李和平律师助理):

  1. 2015年12月15日,辩护律师王飞到天津市检察院面谈之前的控告事项,市检察院举报中心杜主任找河西区检察院控申科的李科长告知辩护律师:不要在网上发微博,等候我们的答复。

勾洪国(戈平):

  1. 2015年12月16日,辩护律师纪中久收到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于2015年12月11日作出的《不准予会见决定书》。

胡石根:

  1. 2015年12月18日,辩护律师郑湘透露,变更强制措施申请因无人接收被退回。

唐志顺:

  1. 2015年12月11日,辩护律师覃臣寿公安部、天津市公安局、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公安局提交《关于唐志顺案的律师意见及请求》,要求告知有关唐志顺被羁押地点、涉嫌罪名、办案机关等有关情况,保障在押人员的会见律师获得律师帮助、通讯、身体健康等基本人权。)(2015年12月15日,天津市公安局致电辩护律师覃臣寿称,他们不确定这个案子是不是他们或者他们辖区管辖,要律师跟内蒙古兴安盟公安局联系,并要退回律师的函件。律师要求书面答复,对方即挂断电话。

周剑、程超华、王运显(温州牧师):

  1. 2015年12月中旬被释放。

 


18仍处于羁押状态或失踪状态的律师/律师助理/律所人员:

 

14名律师:

 

  1. 王宇(女)
  • 身份:律师
  • 执业地/住所地:北京(锋锐)/北京
  • 涉嫌罪名: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2015年8月7日律师得知)
  • 刑事强制措施:指定居所监视居住(2015年7月9日04:00被带走, 8月7日律师得知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 办案机关: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2015年7月15日,李威达和冯延强律师到天津河西分局法制大队、刑警大队、禁毒大队等部门询问王宇律师等律师下落,被告知,没有王宇律师案。)
  • 羁押/监视地点:未知(警方拒绝告知)
  • 家属是否收到通知书:否
  • 是否允许律师会见:否(辩护律师于2015年8月5日、9月21日两次书面要求会见,河西分局均出具不准予律师会见决定书。)(2015年12月1日,辩护律师文东海再次向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提交会见申请,要求尽快安排律师会见。)
  • 律师可否从办案机关获知案情:否(辩护律师于2015年9月21日要求了解基本案情,接待人以“不是办案人、不了解情况”为由拒绝。)(2015年12月1日,辩护律师文东海再次向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提交申请,要求告知具体经办人员,并有经办人员向律师介绍已查明的案情。)
  • 可否与外界通信:否(预审支队队长赵旭称已将辩护律师李昱函致王宇的信转交专案组,但至今都未收到回复。)(2015年12月1日,辩护律师文东海再次向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提交申请,要求王宇书面确认本人的委托,并回复李昱函律师的通信。)
  • 是否准予变更强制措施:否(2015年8月12日提交变更强制措施的法律意见书,办案机关于8月13日签收,但至今未予答复,早已超过3日法定答复期限)
  • 失联期限:162日
  • 家属/其他相关人士遭遇:(1)2015年7月,16岁儿子包蒙蒙被警方传唤4次,护照被收缴未能出国读书,被警方威胁不能为父母聘请律师。(2)包蒙蒙于2015年10月6日在云南与缅甸接壤处猛拉市的华都宾馆8348房间被带走,失联6日后,被证实现已被警方软禁在内蒙古姥姥家中。(3)悉尼先锋报记者探访包蒙蒙未果后,被内蒙古警方带到警察局限制自由7小时,后被遣返回北京。
  • 官媒是否报道:是
  • 权利救济及效果:(1)2015年8月14日,律师向办案机关提交《关于王宇不构成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及要求天津市河西区公安分局变更强制措施并依法安排律师会见的法律意见书》。(2)2015年8月20日,辩护律师要求天津市河西区公安分局公开王宇是否受到天津大爆炸事件影响的相关资讯。2015年9月8日,天津公安答复称:不存在、不属于。文东海律师于2015年9月13日向天津市河西区政府就不服河西公安分局信息公开答复提起行政复议。(3)2015年9月21日,辩护律师到天津各个部门(包括天津市公安局、天津市检察院、天津市河西区检察院、天津市河西区政府)控告天津市河西分局不予律师会见、不介绍案情,检察院收下控告材料。(4)2015年9月28日,文东海律师接到检察院电话,称已正式受理关于不予律师会见的控告。(5)2015年10月23日,辩护律师李昱函到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提出以下意见:尽快依法安排会见;向辩护律师介绍案情;告知具体办案人员;向家属送达通知书;立即告知监视居住地点;告知王宇的身体健康状况;敦促王宇尽快给李昱函律师回信;立即返还包蒙蒙留学护照并解除对包蒙蒙的控制。(6)2015年10月23日,律师李昱函到河西检察院举报控告科,被告知检察院已对律师提出的关于不予律师会见的控告予以立案,并会根据河西分局的报告作出处理决定。(7)2015年11月2日,辩护律师向天津市公安局提出行政复议申请,要求确认河西分局将被该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为由指定监视居住的王宇在侦查期间的相关案件信息在中国中央电视台、新华网、环球时报公开播放和报道,同时却拒绝将有关案件情况信息拒绝向辩护律师公开的行政行为违法,同时要求责令河西分局立即纠正不安排律师会见、不向律师介绍案件相关情况、不安排律师和王宇通信的违法行为,并赔偿相应损失。(8)2015年11月9日,文东海律师收到天津市公安局11月5日作出的《不予受理决定书》,该决定书称“你对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不安排你会见王宇、不向你介绍案件相关情况、不安排你和王宇通信等问题,于2015年11月2日向本机关申请行政复议。经审查,你所申请事项不属于行政复议受案范围,根据《行政复议法》第17条第1款之规定,决定不予受理。”(9)2015年11月13日,文东海律师收到天津市河西区人民政府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书》。该决定书称,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具有行政机关和刑事司法机关的双重职能,其在履行刑事司法职能时所制作、获取的信息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2条所界定的政府信息。基于王宇已经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文东海律师所请求公开的王宇之相关信息,应依据《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加以知悉。故驳回文东海的行政复议申请。(10)就媒体审判复议申请被不予受理一事,2015年11月19日,辩护律师文东海、李昱函向天津和平区法院提交诉天津市公安局的《行政起诉状》,要求列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王宇、中央电视台、新华网、环球时报为第三人,并要求确认天津市公安局不予受理行政复议申请,不对具体申请事项进行实体审查的不作为行政行为违法。(11)2015年11月19日,就天津市河西区政府驳回信息公开的复议申请一事,辩护律师文东海向天津市河西区法院提交诉天津市公安局、天津市河西区政府的《行政起诉状》,要求列王宇为第三人,并要求撤销河西政府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书,确认河西分局《政府信息公开答复书》违法,责令其纠正该违法行为,依法公开其应当公开的政府信息。(12)2015年11月30日,辩护律师文东海到天津市河西区法院查询立案情况。对方向其出具《补充、补正诉讼材料一次性告知书》:应向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信息公开案中不应列第三人。(13)2015年11月30日,辩护律师文东海收到河西检察院的受理立案文书。(14)辩护律师文东海于2015年11月30日和12月1日到天津市和平区法院查询媒体审判行政诉讼案邮寄立案情况,立案庭称没收到邮寄材料,后文东海出局了邮局回执和ems签收记录,他们才勉强答应帮忙寻找,但至今无任何答复。
  • 辩护律师:文东海、李昱函

 

  1. 包龙军
  • 身份:律师
  • 执业地/住所地:内蒙古/北京
  • 涉嫌罪名: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寻衅滋事罪(2015年8月28日律师得知)
  • 刑事强制措施:指定居所监视居住(2015年7月9日03:00开始未能联络,8月28日律师得知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 办案机关: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2015年10月28日,辩护律师吕洲宾询问河西分局赵旭“谁是包龙军的办案警察”,赵回复“我只知道有个专案组,具体谁是办案警察就不清楚了,我只是负责接待律师的。”)
  • 羁押/监视地点:未知(警方拒绝告知)
  • 家属是否收到通知书:否(预审支队警官称已于2015年7月13日向包龙军家属寄送通知,包龙军父母对此予以否认。)
  • 是否允许律师会见:否(2015年8月28日,警方以“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为由不准予律师会见。)(2015年10月12日,黄汉中律师要求会见被拒。河西公安分局警务督察和信访接待互相推诿,拒绝接受投诉。信访接待负责人称:“这个案件的问题不是河西分局可以回复的问题”。)(2015年10月28日,辩护律师吕洲宾要求会见,被以“没有接到上面通知,因此不安排会见” 为由拒绝。)(2015年11月3日辩护律师收到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邮寄过来的书面决定,不准予会见包龙军。)
  • 律师可否从办案机关获知案情:否(接待人以“不是办案人、不了解情况”为由拒绝介绍案件情况)
  • 可否与外界通信:否(2015年10月28日,辩护律师吕洲宾请赵旭转交致包龙军的一封信,赵旭称会转交“专案组”。目前仍未收到回信。
  • 是否准予变更强制措施:
  • 失联期限:162日
  • 家属遭遇:与王宇相同。
  • 官媒是否报道:是
  • 权利救济及效果:(1)辩护律师2015年7月下旬向天津市检察院发出法律监督申请书,要求检察院对公安机关的违法行为立案进行法律监督。天津市检察院回复:申请法律监督事项不属于市级检察院管辖,建议律师向天津市检察分院或区检察院提出监督申请。(2)2015年9月4日,自称为天津市公安局的人员致电辩护律师,称收到天津市检察院转办的法律监督函,并向律师调查了解相关情况,包括:律师发函时间,律师是否知道具体承办机关,律师如何知道归天津警方管辖,包龙军是否和案件有关,是否属于北京锋锐律所人员,警方是否和家属接触,警方采取强制措施情况等。(3)2015年11月15日,辩护律师吕洲宾向天津市公安局提交《行政复议申请书》,要求确认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不准予律师会见包龙军、不准予律师与包龙军通信的行为违法,并要求立即责令河西分局安排会见、保障通信。(4)2015年11月23日,辩护律师吕洲宾收到天津市公安局作出的对行政复议不予受理的通知书,天津市公安局认为不属于行政复议受理范围。(5)2015年12月4日,辩护律师黄汉中、陈永福参加“709被抓捕律师辩护策略研讨会”。(6)2015年12月9日辩护律师黄汉中、陈永福、吕洲宾联署向最高当局提交控告书。(7)针对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作出的《不准予会见犯罪嫌疑人决定书》,辩护律师吕洲宾于2015年12月14日向河西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向法院寻求保障律师会见权。(8)2015年12月14日,辩护律师吕洲宾向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申请政府信息公开:1、申请公开包龙军先生的身体状况,要求提供详细体检表;2、申请公开监视居住的地点、居住生活条件;3、申请公开包龙军先生的伙食状况;4、申请公开包龙军先生的衣物、着装情况;5、申请公开包龙军先生涉嫌犯罪案件里不涉及国家机密、他人隐私、商业机密的信息。
  • 辩护律师:黄汉中、吕洲宾、陈永福

 

  1. 王全璋
  • 身份:律师
  • 执业地/住所地:北京(锋锐)/北京
  • 涉嫌罪名: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寻衅滋事罪(2015年8月14日得知)
  • 刑事强制措施:指定居所监视居住(2015年7月 10日13:00开始未能联络。)(2015年8月31日律师获知刑事强制措施由刑事拘留变更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 办案机关: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2015年12月10日,辩护律师王秋实与余文生到天津公安局河西分局预审支队,赵旭仍然称“完全不知情”,并称此案是河西分局国宝牵头办案。)
  • 羁押/监视地点:未知(警方拒绝告知)
  • 家属是否收到通知书:否
  • 是否允许律师会见:否(两次提交书面会见申请函)(2015年11月6日李仲伟律师收到不予会见的书面答复)(2015年11月17日,辩护律师余文生到天津市河西看守所递交会见手续。赵旭答复:回去等通知,不知人关在哪儿,人不在河西看守所,其他一概不答复。)(2015年11月26日,辩护律师余文生经交涉终于见到了河西分局警察赵旭,并递交了要求会见王全璋的手续,并对可能对王全璋进行酷刑提出严厉警告。)(2015年12月2日,辩护律师余文生收到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2015年11月27日作出的《不准予会见决定书》。)(2015年12月9日,辩护律师王秋实与余文生前往天津河西看守所递交辩护手续要求会见。)(2015年12月10日,辩护律师余文生、王秋实再次来到河西区看守所要求会见。)(2015年12月16日,辩护律师余文生收到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于2015年12月11日作出的《不准予会见决定书》。)
  • 律师可否从办案机关获知案情:否(两次提交书面了解案件有关情况函)(2015年9月9日律师要求依法告知案件主要事实、被监视居住的地点、是否已经被批捕、告知王全璋是否有信件委托办案人员递交家属、是否需要衣物、书籍等事项,接待人员称书面材料将转交赵旭和具体办案人员,情况核实后会电话告知。)(2015年12月3日,辩护律师余文生向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提交《了解王全璋案情要求书》。)(2015年12月9日,辩护律师王秋实与余文生到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要求告知基本案情,经多番交涉百般推诿,王姓警官始终以不了解情况,无法介绍案情为理由进行搪塞。)(2015年12月10日,辩护律师王秋实与余文生到天津公安局河西分局预审支队,赵旭仍然称“完全不知情”,辩护律师问“为什么新华网可以了解到涉密案件我们作为辩护人反而无法了解案情?煽颠罪不予告知,那寻衅滋事罪的事实与情节应当予以告知。”赵旭记录在本上,但仍说自己不知道情况。)
  • 可否与外界通信:否 (两次请赵旭转交信件给王全璋)(2015年12月10日,辩护律师王秋实手写了一封给王全璋的信件,要求赵旭予以转交,赵旭答应转给王全璋。)(家属给王全璋写的信于2015年12月10日退回,原因为收件人不在指定地址。)
  • 是否准予变更强制措施:
  • 失联期限:161日
  • 家属遭遇:(1)2015年8月5日在北京的住处被公安搜查。(2)2015年9月10日,家属被不准予存送衣物。(3)2015年11月17日,赵旭拒绝转交王全璋家属要求存送的衣物。(4)2015年11月26日,王全璋太太要求赵旭转交的衣物遭到拒收。(5)2015年12月10日,王全璋太太要求赵旭转交的衣物遭到拒收,赵旭称衣物也没法转交,他也不知道交给谁。
  • 官媒是否报道:是
  • 权利救济及效果:(1)2015年9月3日,辩护律师要求警方告知:承办人员姓名、联系方式;采取了何种强制措施,是否通知了家属,以何种方式通知,通知的凭证;涉嫌罪名以及现已查明该罪的主要事实,均遭到拒绝。律师当面对警方的违法办案提出了控告。(2)2015年9月11日,律师到天津市公安局信访处递交了信访要求,当局接收并称15日内给答复。(3)2015年10月16日辩护律师到检察院提出控告。(4)2015年10月27日,天津市河西区人民检察院控申处电话通知辩护律师,称辩护律师对天津市河西公安分局提出的控告已正式受理,待调查后会依法答复律师。控告的事项包括:两次会见申请,未被准许;两次要求了解案件情况,未给答复;两次致信全璋,是否转交不明;中秋全璋爱人邮寄的月饼被原封不动退回;全璋家属至今未接到指定监视居住通知。(5)2015年11月10日,李和平太太及王全璋太太到北京市律师协会,被律师权益保障部的付先生、赵女士接待,表示会将其反映的律师失踪一事上报。(6)2015年11月11日,李和平太太及王全璋太太到北京市律师协会见到副秘书长,被告知律协根本不知道“709”被抓律师大多未收到通知书。(7)2015年11月16日,李和平太太及王全璋太太到北京市律师协会,律协答复“司法局说人在天津,具体哪里不知道。建议同时去找司法局的领导。”家属再次提出要求保障家属知情权、律师会见权,并要求律协履行自身职责,陪同家属去司法局。(8)2015年11月17日,李和平太太及王全璋太太到北京市律师协会要求其陪同家属去司法局,律协答复“我们事很多,不止这一件。”家属还要求见律协会长,律协答复“须先递交书面材料,再答复能否见会长。”(9)2015年11月19日,王全璋太太、李和平太太到北京市律师协会。工作人员告知,己上报秘书长、会长,争取尽快召开秘书长、会长会议。(10)2015年11月20日,李和平太太及王全璋太太到北京市律师协会,被告知相关部门已收到给律协会长的信,等会长来律协时上交。时间不确定。(11)2015年11月23日,李和平太太、王全璋太太和李春富太太到北京市律师协会,被告知会长没有来律协,需要继续等待。(12)2015年11月24日,李和平太太及王全璋太太到北京市律师协会,但工作人员拒不出面接待。(13)2015年11月24日,辩护律师余文生向天津市河西区人民法院提交《行政起诉状》,要求确认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不准会见王全璋的行为违法,并责令其安排律师会见王全璋。(14)2015年11月25日,李和平太太及王全璋太太到北京市律师协会会长高子程所在的律师事务所,被其秘书告知高律师经常不来律师事务所办公,见不到。李和平太太拨打高律师电话,无人接听。(15)2015年12月1日,辩护律师余文生向天津河西法院行政起诉关于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不许余文生律师会见王全璋的邮件被拒收退回,余文生依法直接向天津第二中级法院起诉河西分局。(16)2015年12月3日,王全璋太太向北京市司法局、司法部分别递交信息公开申请,要求公开:律师监管处副处长任宇平的个人财产情况、名下房产情况、配偶和子女国籍状况、个人工资;秘书长高鹏的个人财产情况、名下房产情况、配偶和子女国籍状况、个人工资;司法部律师公证工作指导司副司长何勇个人财产情况、名下房产情况、配偶和子女国籍情况、个人工资;北京市司法局2015年7月编发、北京各律师事务所领取的《警示教育之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涉嫌重大犯罪新闻报道及相关评论资料摘编》一书的印刷文本、印刷册数、发放范围、发出数量。北京市司法局收下申请材料,并出具登记回执,承诺2015年12月24日前做出书面答复。(17)2015年12月9日,王全璋姐姐、王全璋太太、李和平太太、谢远东姐夫到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进行交涉。(18)2015年12月10日,王全璋姐姐、勾洪国太太、李和平太太、王全璋太太、谢远东哥哥再次到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进行交涉。(19)2015年12月15日,辩护律师王秋实发出四份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分别邮寄给河西区公安局、河西区财政局、天津市公安局、天津市财政局,要求公开王全璋指定监视居住的衣物、餐饮、住宿、供暖等生活方面的财政拨款情况,监视居住的预算决算和落实情况。
  • 辩护律师李仲伟、袭祥栋(二位律师于2015年11月被强迫退出辩护);余文生(2015年11月15日接受家属委托);王秋实(2015年11月28日接受家属委托)

 

  1. 刘四新
  • 身份:前律师,法学博士
  • 工作地/住所地:北京(锋锐)/北京
  • 涉嫌罪名: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 刑事强制措施:指定居所监视居住(2015年7月10日08:45开始未能联络,后得知被刑拘在天津河西看守所。2015年9月17日其律师被通知已转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 办案机关: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2015年9月17日辩护律师到信访接待处要求面见案件承办人,一位警号290797的李姓警察说整个分局都不知道办案人是谁。)
  • 羁押/监视地点:未知(警方拒绝告知)
  • 家属是否收到通知书:否(2015年9月15日,关于刘四新两个月来家属从未收到拘留、逮捕通知的问题,他们坚称已经发出通知了。)
  • 是否允许律师会见:否(2015年9月15日辩护律师到天津市河西区看守所会见刘四新被拒)(2015年12月10日,辩护律师葛文秀再次向河西分局递交手续,要求依法安排会见刘四新博士,遭到拒绝,并当面向葛律师送达了不准予会见决定书。)
  • 律师可否从办案机关获知案情:否(2015年9月17日辩护律师到天津河西公安分局预审支队提交书面手续、会见申请及法律意见。)
  • 可否与外界通信:
  • 是否准予变更强制措施:否(2015年8月20日,辩护律师电话询问变更强制措施情况,拒绝答复。)(2015年9月17日辩护律师递交变更强制措施申请,后收到《不予变更强制措施通知书》。)
  • 失联期限:161日
  • 家属遭遇:/
  • 官媒是否报道:是
  • 权利救济及效果:/
  • 辩护律师:王磊、葛文秀

 

  1. 李和平
  • 身份:律师
  • 执业地/住所地:北京/北京
  • 涉嫌罪名: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 刑事强制措施:未知(2015年7月10日14:00 被警方带走)
  • 办案机关: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2015年9月11日天津市河西分局预审支队王警官接收律师提交的律师手续,并表示他们是办案单位。)(2015年10月10日,辩护律师马连顺到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预审支队要求介绍案情、强制措施、办案人员、要求会见,支队队长赵旭称“我不知道。这个案件分局各单位都参加办案了,大部分单位在分局,他们比我们这边掌握的情况多,你去问问他们。”但是河西分局其他部门拒绝接待。)
  • 羁押/监视地点:未知(警方拒绝告知)
  • 家属是否收到通知书:否
  • 是否允许律师会见:否(2015年9月7日辩护律师到河西分局要求会见,河西分局再次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为由拒绝。)(2015年9月11日辩护律师到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看守所和预审处要求公安机关答复是否对李律师采取、采取何种刑事强制措施,办案单位及介绍案件情况和涉嫌罪名,并要求会见。)(2015年11月26日,辩护律师马连顺、蔡瑛经交涉终于见到了河西分局警察赵旭,对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非法羁押和秘密审讯李和平的行为进行了谴责,要求应即安排会见,对可能对李和平进行酷刑严厉警告。)
  • 律师可否从办案机关获知案情:
  • 可否与外界通信:否(2015年10月10日辩护律师马连顺写了一封信给李和平,并请赵旭转交。)
  • 是否准予变更强制措施:
  • 失联期限:161日
  • 家属遭遇:(1)李和平太太因连续发表多篇有关李和平的文章而被天津警方、北京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在派出所传唤5小时。(2)儿女被限制出境。(3)胞弟李春富律师被秘密关押。(4)2015年11月26日,李和平太太要求赵旭转交的衣物遭到拒收。
  • 官媒是否报道:是
  • 权利救济及效果:(1)天津市公安局已于2015年7月30日收到李和平太太寄出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天津市公安局在侦办李和平律师一案中,具体办案单位名称、案件负责人姓名及联系方式。(2)北京市公安局发出《行政复议申请不予受理决定书》:申请事项(责令大兴分局对李和平失踪案立案调查,核实采取强制措施的办案单位、强制措施的性质、羁押地点等)不属于行政复议范围。(3)李和平太太起诉人民日报等9家媒体机构名誉侵权。海淀法院以“王峭岭与涉诉新闻报导之间并不存在直接利害关系”为由,裁定不予受理。(4)2015年8月7日,律师到天津市检察院控告中心控告,要求监督天津市公安局依法办案,查处警方在李和平律师案件中存在的违法行为,未果。(5)2015年9月8日,对于李和平妻子要求天津市河西区公安分局公开李和平是否受到天津大爆炸事件影响的相关信息,天津公安答复称:不存在、不属于。(6)2015年9月11日,律师到天津市公安局信访处,要求查7月27日要求信访部门查证李和平律师的落实情况,女警官指“查无此要求!”(7)2015年11月10日,李和平太太及王全璋太太到北京市律师协会,被律师权益保障部的付先生、赵女士接待,表示会将其反映的律师失踪一事上报。(8)2015年11月11日,李和平太太及王全璋太太到北京市律师协会见到副秘书长,被告知律协根本不知道“709”被抓律师大多未收到通知书。(9)辩护律师蔡瑛被限制出境后起诉边检部门,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于2015年11月9日决定立案。(10)2015年11月16日,李和平太太及王全璋太太到北京市律师协会,律协答复“司法局说人在天津,具体哪里不知道。建议同时去找司法局的领导。”家属再次提出要求保障家属知情权、律师会见权,并要求律协履行自身职责,陪同家属去司法局。(11)2015年11月17日,李和平太太及王全璋太太到北京市律师协会要求其陪同家属去司法局,律协答复“我们事很多,不止这一件。”家属还要求见律协会长,律协答复“须先递交书面材料,再答复能否见会长。”(12)2015年11月18日,李和平太太向北京市律协提交《给北京市律协高子程会长的公开信》,要求高子程会长为被羁押律师维权。(13)2015年11月19日,李和平太太、王全璋太太、辩护律师余文生到北京市律师协会。工作人员告知,己上报秘书长、会长,争取尽快召开秘书长、会长会议。(14)2015年11月20日,李和平太太及王全璋太太到北京市律师协会,被告知相关部门已收到给律协会长的信,等会长来律协时上交。时间不确定。(15)2015年11月23日,李和平太太、王全璋太太和李春富太太到北京市律师协会,被告知会长没有来律协,需要继续等待。(16)2015年11月24日,李和平太太及王全璋太太到北京市律师协会,但工作人员拒不出面接待。(17)2015年11月25日,李和平太太及王全璋太太到北京市律师协会会长高子程所在的律师事务所,被其秘书告知高律师经常不来律师事务所办公,见不到。李和平太太拨打高律师电话,无人接听。(18)2015年11月29日,李和平太太向公安部申请公开:“公安部向北京市公安机关和天津市公安机关分别送达的指定管辖决定书”。同时向北京市司法局申请公开:“北京市司法局2015年7月编发、北京各律师事务所领取的《警示教育之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涉嫌重大犯罪新闻报道及相关评论资料摘编》一书的印刷文本、印刷册数、发放范围、发出数量;秘书长高鹏的个人财产情况、名下房产情况、配偶和子女国籍状况、个人工资。”另外,李和平太太还向司法部申请公开:“司法部律师公证工作指导司副司长何勇个人财产情况、名下房产情况、配偶和子女国籍情况、个人工资。”(19)2015年12月9日,王全璋姐姐、李和平太太、王全璋太太、谢远东姐夫到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进行交涉。(20)2015年12月10日,王全璋姐姐、勾洪国太太、李和平太太、王全璋太太、谢远东哥哥再次到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进行交涉。(21)2015年12月李和平辩护律师全方位开展举报控告:向天津市公安局、天津市检察院举报控告天津警方违法办案;向天津市监察局举报,要求对天津警方的违法行为进行监察;向中国保密局就天津警方将709案件的案情秘密透露给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的行为进行举报暨申请执法;与此同时还申请了一系列相关信息公开活动。除了天津市监察局电话答复“不归他们管”外,其他目前暂无答复消息。(22)2015年12月11日,李和平太太收到信息公开的回函,对方回复:将于12月23日作出答复。
  • 辩护律师:蔡瑛、马连顺(2015年12月9日晚上辩护律师马连顺在去往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要求会见的路上时被其辖区的丰产路派出所非法拘禁41个小时,并被警方限制12月18日前不准离开郑州。)

 

  1. 谢燕益
  • 身份:律师
  • 执业地/住所地:北京/北京
  • 涉嫌罪名:未知
  • 刑事强制措施:未知(2015年7月10日下午约谈,12日早上被带走,中午被抄家,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 办案机关:未知
  • 羁押/监视地点:未知
  • 家属是否收到通知书:否
  • 是否允许律师会见:否
  • 律师可否从办案机关获知案情:/
  • 可否与外界通信:/
  • 是否准予变更强制措施:/
  • 失联期限:159日
  • 家属遭遇:/
  • 官媒是否报道:是
  • 权利救济及效果:/
  • 辩护律师:未知

 

  1. 周世锋
  • 身份:律师
  • 执业地/住所地:北京(锋锐)/北京
  • 涉嫌罪名: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 刑事强制措施:指定居所监视居住(2015年7月10日07:30被带走,后得知被刑事拘留,9月24日得知已转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 办案机关:未知
  • 羁押/监视地点:未知
  • 家属是否收到通知书:否
  • 是否允许律师会见:否
  • 律师可否从办案机关获知案情:/
  • 可否与外界通信:/
  • 是否准予变更强制措施:/
  • 失联期限:161日
  • 家属/律所遭遇:(1)从2015年7月10日抓走锋锐所周世锋主任等人后,全所律师处于半停业状况已经三个月。因抓走周世锋主任的当天,还抓走了财务人员,并搜查扣押财务账本和公章。没有了公章,也就无法接受新案件代理,无法开代理费发票,无法给办案律师出具律所公函。如今,全所有五十多个律师要调走,调动手续报到北京市司法局一个月,得到的答复是要经过项目组同意。(2)2015年12月1日,锋锐所刘晓原律师在南昌大学读书的儿子第二次到南昌市公安局出入境接待大厅申请办理护照。办证警察经电脑查询,称“已被北京市公安局第一总队限制办理护照,时间要到明年下半年。这不是南昌市公安局作出的限制,应该去找北京市公安局要法律手续。”在2015年10月15日,刘晓原律师儿子曾去过南昌市公安局出入境接待大厅申请办理护照,办证警察称已被北京市公安局第一总队(即国保总队)限制办理护照。
  • 官媒是否报道:是
  • 权利救济及效果:/
  • 辩护律师:王少光

 

  1. 黄力群
  • 身份:律师
  • 执业地/住所地:北京(锋锐)/北京
  • 涉嫌罪名:未知
  • 刑事强制措施:指定居所监视居住(2015年7月10日 08:30开始未能联络)
  • 办案机关:未知
  • 羁押/监视地点:未知
  • 家属是否收到通知书:否
  • 是否允许律师会见:否
  • 律师可否从办案机关获知案情:/
  • 可否与外界通信:/
  • 是否准予变更强制措施:/
  • 失联期限:161日
  • 家属遭遇:/
  • 官媒是否报道:是
  • 权利救济及效果:/
  • 辩护律师:未知

 

  1. 隋牧青
  • 身份:律师
  • 执业地/住所地:广东/广东
  • 涉嫌罪名: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 刑事强制措施:指定居所监视居住(2015年7月10日23:40 被带走)
  • 办案机关:广州市公安局
  • 羁押/监视地点:未知(警方拒绝告知)
  • 家属是否收到通知书:是
  • 是否允许律师会见:否(律师已递交会见申请,但至今无任何答复。)
  • 律师可否从办案机关获知案情:否(2015年9月17日,冉彤律师到广州公安局询问隋牧青的情况,公安局不接待他,请他到信访室。冉彤律师到广州公安局信访室递交律师函,要求依法告知律师该案主要案情,信访室收下了材料)
  • 可否与外界通信:
  • 是否准予变更强制措施:
  • 失联期限:161日
  • 家属遭遇:(2015年11月17日自由亚洲报道称,公安多次安抚隋牧青的妻子孙女士,不要接受媒体采访,保持沉默、低调,“就说你放心,我们不会怎么样他,条件是你不要往外去扩张这件事情。他(隋牧青)在里面得不到任何资讯,就是每天正常的吃饭、正常喝水。甚至要吸烟也能够供应,但是唯独一点就是对他封锁消息”。)
  • 官媒是否报道:是
  • 权利救济及效果:(1)2015年12月10日上午,辩护律师冉彤到广州市公安局交涉隋案无果,现场申请信息公开,要求公开该局局长、副局长、政治部主任、纪检组长是否参加了12.4宪法日纪念教育活动。(2)2015年12月10日下午,辩护律师冉彤到广州市检察院提起控告。
  • 辩护律师:冉彤、刘正清

 

  1. 谢阳
  • 身份:律师
  • 执业地/住所地:湖南/湖南
  • 涉嫌罪名: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扰乱法庭秩序罪
  • 刑事强制措施:指定居所监视居住(2015年7月11日05:40被带走)
  • 办案机关:长沙市公安局(2015年8月7日律师得知本案由几个部门40余人组成的专案组办理。)(2015年10月29日,辩护律师从家属处得知,长沙国保刘姓副支队长称“谢是中央办的案子,请律师没有用,案子还没有结果。”)
  • 羁押/监视地点:未知(警方拒绝告知)
  • 家属是否收到通知书:是
  • 是否允许律师会见:否(2015年9月10日,辩护律师向长沙市公安局发出书面律师意见,要求安排案件承办警官与辩护律师见面,告知案件情况,以及并安排与谢阳会见。)
  • 律师可否从办案机关获知案情:否(湖南警方答复“案件事实问题不了解无法介绍”)
  • 可否与外界通信:是(2015年9月22日实现通信,谢阳希望律师最大限度地依法维护他的合法权益)(2015年11月6日谢阳太太收到谢阳11月2日写的信。谢阳在信中称,陆续收到了物品和书;有写出的信未被递交;每天被三个人看着,已习惯了。谢阳还表达了乐观情绪,交待了一些家庭事务。另外,谢阳在信中没有提及收到了辩护律师的信。)
  • 是否准予变更强制措施:否(2015年8月27日提交申请,湖南警方口头答复不予变更)
  • 失联期限:160日
  • 家属遭遇:/
  • 官媒是否报道:是
  • 权利救济及效果:(1)2015年8月27日,辩护律师向警务督察反映长沙警方毫不在意律师意见并规避律师的行为。(2)2015年11月13日,张重实律师就办案单位不依法安排会见、不依法告知案情向湖南省检察院寄出控告书。(3)辩护律师张重实询问湖南省检察院后被告知,控告已转长沙市检察院处理。后与长沙市检察院联系,回复称材料未到。2015年11月25日张重实律师将控告书送达长沙市公安局直属分局胡警官,胡同意转交办案人员。(4)2015年11月27日,湖南17名律师发出公开信《湖南律师要求切实保障谢阳律师 诉讼权利的呼吁》,要求长沙市公安局立即停止违法、依法保障谢阳律师诉讼权利,并呼吁长沙市人民检察院、湖南省人民检察院依法履行法律监督职能,对长沙市公安局的违法行为予以监督,责令纠正。(5)2015年12月7日,辩护律师张重实与胡林政律师到长沙市检察院控告处就控告长沙市公安直属分局阻碍谢阳辩护人行使诉讼权利一案交换意见,。胡林政律师将湖南17位律师签署的请求保障谢阳辩护律师诉讼权利的呼吁和陈建刚律师的大作“谢阳这个人”两个文本递交给夏处长,检察机关对律师的意见进行了记录,表示将依规定在十日内给予书面答复。
  • 辩护律师:张重实、刘金滨

 

  1. 李春富
  • 身份:律师,李和平弟弟
  • 执业地/住所地:北京/北京
  • 涉嫌罪名:/
  • 刑事强制措施:指定居所监视居住(2015年8月1日约2200被天津警方带走。9月15日律师被告知李春富已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 办案机关: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辩护律师高承才透露,李春富案天津警方原来承认归其管辖,现在不仅否定归其管辖,而且谎称不知此案。)
  • 羁押/监视地点:未知(警方拒绝告知)
  • 家属是否收到通知书:否
  • 是否允许律师会见:否(2015年9月15日辩护律师要求会见被拒。)(2015年10月23日提交书面会见申请,至今未予回复。电话联系分局主管领导,其称这是北京警方交办的,他们无权决定,尚需北京的上级发话。)(2015年11月13日,辩护律师高承才到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要求会见李春富,对方回复称“6个月的监视居住期,李春富才120天吧!这些人都没有在这边关押,若能会见,我会立即通知你。”)
  • 律师可否从办案机关获知案情:/(接待人以不是办案人、不了解情况为由拒绝)
  • 天津河西看守所,我刚和赵旭谈过,他说等姓王的警察过来让王警官谈具体情况,刚才赵旭又说,李春富的事他知道些)
  • 可否与外界通信:/
  • 是否准予变更强制措施:/
  • 失联期限:149日
  • 家属遭遇:被抄家
  • 官媒是否报道:否
  • 权利救济及效果:2015年11月20日,李春富亲属(代理人高承才律师)向公安部提交《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要求公开公安部向北京市公安机关和天津市公安机关分别送达的《指定管辖决定书》,用以证明李春富案的具体办案机关。对此申请公案部应当依法于12月9日以书面形式向高承才律师公开,可是时至今日也没有公开。
  • 辩护律师:高承才、熊冬梅

 

  1. 谢远东
  • 身份:实习律师
  • 执业地/住所地:北京(锋锐)/北京
  • 涉嫌罪名: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2015年7月10日以涉嫌寻衅滋事罪指定居所监视居住,2015年8月14日得知变更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 刑事强制措施:指定居所监视居住(2015年7月10日被从家里带走,同日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 办案机关: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
  • 羁押/监视地点:未知(警方拒绝告知)
  • 家属是否收到通知书:是(2015年8月4日收到)
  • 是否允许律师会见:否(2015年 9月11日辩护律师到河西分局要求会见,河西分局再次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为由拒绝。)(2015年12月2日,辩护律师张仁到河西区看守所要求会见谢远东遭拒。)(2015年12月10日,辩护律师张仁再次到河西区看守所要求会见谢远东遭拒。)(2015年12月15日,辩护律师刘荣生到河西分局递交辩护手续,因未能成功见到赵旭,后离开。)
  • 律师可否从办案机关获知案情:
  • 可否与外界通信:
  • 是否准予变更强制措施:
  • 失联期限:161日
  • 家属遭遇:(1)2015年9月11日家属被不准予存送衣物。(2)2015年12月2日,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拒绝谢远东家属给谢远东存钱和衣物的要求。
  • 官媒是否报道:是
  • 权利救济及效果:(1)2015年9月11日律师到天津市公安局信访处填写了《来访信息登记表》。(2)2015年12月9日,王全璋姐姐、李和平太太、王全璋太太、谢远东姐夫到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进行交涉。(3)2015年12月10日,王全璋姐姐、勾洪国太太、李和平太太、王全璋太太、谢远东哥哥再次到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进行交涉。
  • 辩护律师:张仁、刘荣生(现任);李永恒、杜青波

 

  1. 李姝云(女)
  • 身份:律师,周世锋律师助理
  • 执业地/住所地:北京(锋锐)/北京
  • 涉嫌罪名:未知
  • 刑事强制措施:未知(2015年7月10日11:30被警方带走)
  • 办案机关:未知
  • 羁押/监视地点:未知
  • 家属是否收到通知书:否
  • 是否允许律师会见:否
  • 律师可否从办案机关获知案情:/
  • 可否与外界通信:/
  • 是否准予变更强制措施:/
  • 失联期限:161日
  • 家属遭遇:/
  • 官媒是否报道:否
  • 权利救济及效果:/
  • 辩护律师:李静林
  • 本周进展:/

 

  1. 张凯
  • 身份:律师
  • 工作地/住所地:北京/北京
  • 涉嫌罪名: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为境外窃取、刺探、收买、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情报罪
  • 刑事强制措施:指定居所监视居住(2015年8月25日深夜和其助手刘鹏、方县桂被带走)
  • 办案机关:浙江省温州市公安局
  • 羁押/监视地点:未知(警方拒绝告知)
  • 家属是否收到通知书:是
  • 是否允许律师会见:否(2015年10月9日温州市公安局第三次出具《不准予会见决定书》,理由仍然是会见「有碍侦查或者可能泄露国家秘密」。)(2015年10月14日第四次提出会见申请 ,10月16日作出《不准予会见决定书》。)(2015年11月16日温州市公安局第五次作出《不准予会见决定书》,理由仍然是会见“有碍侦查或者可能泄露国家秘密”。)
  • 律师可否从办案机关获知案情:
  • 可否与外界通信:否(律师已发出4封致张凯的信,但律师未收到张凯任何回复,温州市公安局接待警员甚至不回答律师的信是否已经送达张凯。)
  • 是否准予变更强制措施:否
  • 失联期限:115日
  • 家属/律所遭遇:(1)张凯律师的多个银行账号在9月9日被温州市公安局冻结。(2)2015年10月17日凌晨张凯在北京的住所遭到温州警方搜查,临走时警察称通知张艳今日下午两点到北京朝阳区平房派出所作一份笔录;(3)家属被警方威胁不准在网上发布案件消息。(4)2015年11月16日上午,7名公安人员到张凯律师所在的律师事务所查账,其中4人来自温州公安局,3人来自北京市公安局。之后复印了很多涉及张凯的文件、资料,并对律师事务所主任杨兴权律师的助理小孟做了笔录。主任杨兴权在温州出差。(5)2015年11月17日上午12时许,温州中院杨兴权、陈建刚律师参加庭审,庭后自称温州警察的人(始终未出示证件,法警要求出示证件,亦未出示)开始抓捕杨兴权律师。因杨律师的当事人姚杰的亲友(姚杰的太太、妹妹与妹夫等人)阻拦公安,杨兴权才得以逃脱。但11月18日,姚杰的亲友(姚杰的太太、妹妹与妹夫及另外两人)共5人被拘留了。
  • 官媒是否报道:是
  • 权利救济及效果:(1)2015年10月15日两名辩护律师到温州市检察院控告温州市公安局拒绝向律师告知案情。(2)2015年10月29日收到温州市检察院的书面答复,称已于2015年10月26日口头通知温州市公安局予以纠正。(3)2015年11月4日,辩护律师再次到温州市公安局要求告知现在已经查明的张凯案件的主要事实,该局在已经收到温州市人民检察院要求其纠正违法行为的检察建议的情况下,依然坚持违法行为,拒绝告知张凯案件的任何案情。(4)2015年11月4日,辩护律师向温州市检察院提交《请对温州市公安局办理张凯等人案件的立案和侦查活动进行监督的律师意见》、《请监督温州市公安局不许可辩护律师会见张凯是否合法的律师意见》、《关于温州市公安局局长黄宝坤及相关警员涉嫌阻碍当事人、辩护人依法行使通信权利的控告状》。(5)2015年11月23日,张凯的辩护律师张磊、刘鹏的辩护律师李柏光向温州市检察院提交《请督促温州市公安局依法安排律师会见的律师意见》,要求检察院依法督促温州市公安局立即安排辩护律师会见到张凯和刘鹏。(6)2015年11月24日,张凯的辩护律师张磊、刘鹏的辩护律师李柏光向温州市监察局、浙江省人民检察院提交《请对温州市公安局及局长黄宝坤进行监察的律师意见》,该意见称:温州市公安局在办理张凯、刘鹏等人案件时存在违法不告知案情、侵犯当事人及律师通信权、当事人在无法见到律师的情况下解除辩护律师、在并无证据证明存在法定不许可会见的情形下一律不安全律师会见当事人、不通知家属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地点等明确的违法行为、极度不正常的现象,已严重破坏了《刑事诉讼法》的正确实施,严重侵犯了当事人、辩护律师的法定诉讼权利。其局长黄宝坤对此应当负有直接责任,故依法提请监察机构对温州市公安局及其局长黄宝坤在办理张凯、刘鹏等人案件中违反法律规定的情形进行监察。(7)2015年11月24日,张凯的辩护律师张磊、刘鹏的辩护律师李柏光向浙江省人民检察院提交《请浙江省人民检察院监督温州市公安局的律师意见》,要求浙江省人民检察院对温州市公安局的违法行为进行有效监督制止、督促责令其纠正。(8)2015年11月30日,辩护律师张磊接浙江省检察院电话,称其控告温州市公安局在办理张凯等人案件中存在违法不告知案情、剥夺通信权利、非正常解聘律师、滥权不许可会见、强迫失踪等违法行为的控告,经过调查确认张凯已经解除了对他的委托,故不再处理。张磊称“根据两高三部《保障律师执业权利规定》第八条专门对此情形规定的会见权得安排其会见张凯以确定是否是其本人解除委托”,浙江省检察院称国家安全案件会见需要许可。再争则以对法律理解不同、以张磊已经不是辩护人予以搪塞。最后张磊要求其按规定书面回复,但对方称张磊已经不是辩护律师故口头答复。(9)2015年12月9日辩护律师张磊联署向最高当局提交控告书。
  • 辩护律师:李贵生、张磊((1)2015年11月13日,温州市公安局一位潘姓警员使用电话0577-89980392通知张磊律师:张凯本人解除了(张凯母亲委托的)张磊律师为他辩护的委托,并称张凯本人写有解除委托的书面文件。(2)2015年11月16日,辩护律师张磊收到温州市公安局邮寄的《暂时解聘张磊律师》的书面文件。该文件的标题为“暂时解聘张磊律师”,正文为“因个人考虑,暂时解聘张磊为我的辩护律师”,落款为“张凯 2015.11.12”,为复印件。(3)2015年11月23日,辩护律师张磊收到张凯律师写给其父母的信,信的内容为“爸、妈:人生变故,无法避免,正确面对,乐观向前看,我相信我们所遇到的,无论是福是祸,都掌握在上帝手里,所以不必过分担心。这里正积极与警方沟通,希望会好起来。谢谢你们帮我委托律师,张磊是个品格很好的律师,也会为我的事尽力,感谢他在急难时出手相救。因正与警方沟通,暂时解聘。希望你们保重身体,乐观、正确地面对今天的事,总会好起来。”落款为“儿子 张凯 2015年11月12日”。(4)2015年11月23日,辩护律师张磊向温州市公安局提交《请安排会见张凯的律师函》,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2015年9月16日印发的《关于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规定》第8条第1款之规定,要求会见张凯,并与其确认纸条是否为其本人所书写,解除委托是否为其真实意思表示,做出此明显有悖常理举动是否系因受到酷刑逼迫、欺骗引诱等非法对待所致。(5)2015年11月23日,张凯的辩护律师张磊、刘鹏的辩护律师李柏光向温州市检察院提交了《请监督温州市公安局是否不正常使当事人解聘律师的律师意见》,要求温州市检察院监督张凯、刘鹏等人不正常解聘、不用辩护律师的现象。

 

 

2名律师助理:

 

  1. 赵威(考拉)(女)
  • 身份:李和平律师助理
  • 工作地/住所地:北京/北京
  • 涉嫌罪名: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之前被控寻衅滋事罪,2015年8月14日得知变更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 刑事强制措施:指定居所监视居住(2015年7月10日17:00被带走,9月17日得知刑事拘留变更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 办案机关: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2015年9月17日律师问如何联系项目组案件承办人,赵副队长表示无法联系可以到河西分局询问,并指预审支队没有参与项目组办案只负责接待传达。)(2015年9月17日辩护律师到信访接待处要求面见案件承办人,一位警号290797的李姓警察说整个分局都不知道办案人是谁。)(2015年11月13日,辩护律师任全牛向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提交《要求侦查机关履行职责申请书》,要求告知办案人员的姓名、办公地址及联系方式。)(2015年11月19日,辩护律师任全牛向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提交的《要求侦查机关履行职责申请书》被邮寄退回,邮递员称“本人拒收”。)
  • 羁押/监视地点:未知(警方拒绝告知)(2015年9月17日律师亦到看守所窗口询问查找“赵威”这一被关押人员的信息,要求会见,警察告知 “里面从来没有过这个人!”。)
  • 家属是否收到通知书:否
  • 是否允许律师会见:否(2015年8月27日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预审支队将辩护律师要求办案机关批准会见赵威的《申请书》原封不动邮寄退回。)(2015年11月13日,辩护律师任全牛向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提交《律师会见申请书》。)(2015年11月19日,辩护律师任全牛向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提交的《律师会见申请书》被邮寄退回,邮递员称“本人拒收”。)(2015年11月26日,辩护律师严华丰再次收到《不准予会见决定书》)
  • 律师可否从办案机关获知案情:否(办案机关拒绝)(2015年9月17日辩护律师到天津河西公安分局预审支队提交书面手续、会见申请及法律意见。)2015年10月20日赵威母亲到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询问案件有关情况,当她问道赵威到底犯了何罪时,赵旭回复称:“你没看央视新闻吗?7月12、13号,还有河南法院门前的聚集事件。”
  • 可否与外界通信:
  • 是否准予变更强制措施:否(2015年11月29日,赵威丈夫游明磊向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提交《关于变更赵威强制措施的申请》。游明磊提出,鉴于赵威目前完全处于失踪状态,出于无奈,只能申请贵局变更强制措施为逮捕。)(2015年12月3日,赵威丈夫游明磊收到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作出的《不予变更强制措施通知书》:经审查,我局认为暂不符合变更强制措施的规定,决定不予变更。)
  • 失联期限:161日
  • 家属遭遇:2015年10月20日赵威生日,其母亲在天津河西区看守所要求给她送衣服和见面均被拒绝。
  • 官媒是否报道:否
  • 权利救济及效果:/
  • 辩护律师:任全牛、严华丰

 

  1. 高月(女)
  • 身份:李和平律师助理
  • 工作地/住所地:北京/北京
  • 涉嫌罪名:寻衅滋事罪、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2015年7月20日以涉嫌寻衅滋事罪指定居所监视居住,2015年8月12日得知罪名增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 刑事强制措施:指定居所监视居住(2015年7月20日决定)
  • 办案机关: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
  • 羁押/监视地点:未知(警方拒绝告知)
  • 家属是否收到通知书:是
  • 是否允许律师会见:否(2015年8月4日,辩护律师王飞向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提交书面会见申请,但河西分局未在法定期限内给予任何书面答复。)(2015年11月20日,辩护律师王飞向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提交《关于再次要求会见高月、了解案件情况、保障通信权的函》。)(2015年12月10日,辩护律师李国蓓再次提交手续申请会见高月,等候答复中。)
  • 律师可否从办案机关获知案情:
  • 可否与外界通信:否(2015年11月20日,辩护律师王飞再次向河西分局提交一封给高月的信。)
  • 是否准予变更强制措施:(2015年11月20日,辩护律师王飞向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提交《关于变更高月强制措施的申请》。王律师提出,鉴于目前高月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状态实际上为一种秘密羁押,所以特申请把高月的强制措施变更为公开羁押,即逮捕,实为无奈之举。)
  • 失联期限:151日
  • 家属遭遇:/
  • 官媒是否报道:否
  • 权利救济及效果:(1)2015年8月27日,辩护律师已就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侵犯辩护人知情权、通信权,以及相关工作人员的渎职问题向河西分局预审支队、河西分局、河西检察院控申科、天津市河西区政府法制办、市公安局信访处、市检察院举报中心提出控告,未获答复。(2)2015年8月27日,辩护律师向天津市河西区检察院提出控告后,被口头告知“公安的行为不违法,因为案情可能涉及国家秘密,禁止通信”。(3)2015年9月22日,天津市河西区检察院控告检察处作出《刑事监督案件受理通知书》,对辩护律师王飞提出的有关河西分局阻碍辩护人刑事诉讼权利的控告予以受理。(4)2015年11月19日上午,天津市河西区检察院控告检查处作出《答复函》,称控告理由不成立。辩护律师询问不成立的具体理由,赵主任说:“我们参照《刑事诉讼法》关于会见的规定,认为涉密的案件可以不介绍案情、不准通信。”辩护律师再问:“你们参照《刑事诉讼法》的依据是什么?”赵主任不置可否。(5)2015年11月19日下午,辩护律师再次赶到天津市检察院,出示河西区检察院的答复函后,再次要求市检察院受理公安河西分局违法阻碍辩护人依法行使诉讼权利的控告事项。天津市检察院回复称此案是公安部督办案件,由专案组负责办理。(6)2015年11月19日,辩护律师王飞和李国蓓到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再次就该局严重侵犯律师辩护权的问题要求约见局长赵年伏,信访接待人员李姓警察(警号:290797)称局长不会就此事见律师,并称关于此案,河西分局的统一答复是:无可奉告。律师问这是其个人意见还是局长意见,其称是代表局长答复的。(7)2015年11月30日,高月母亲从老家辽宁到天津河西分局预审支队找赵旭队长了解案件情况、要求会见、存寄衣物,对方以“赵旭队长今天不上班”为由拒绝。(8)2015年12月初开始至今,辩护律师王飞每日致电天津市检察院查询控告事项的处理情况,但电话始终无人接听。(9)2015年12月11日,天津市检察院回电约辩护律师王飞下周三或周四见面。(10)2015年12月15日,辩护律师王飞到天津市检察院面谈之前的控告事项,市检察院举报中心杜主任找河西区检察院控申科的李科长告知辩护律师:不要在网上发微博,等候我们的答复。
  • 辩护律师:王飞、李国蓓

 

 

2名律所人员:

 

  1. 王芳(女)
  • 身份:北京锋锐所会计
  • 工作地/住所地:北京/北京
  • 涉嫌罪名:未知
  • 刑事强制措施:未知(2015年7月10日08:30开始失踪)
  • 办案机关:未知
  • 羁押/监视地点:未知
  • 家属是否收到通知书:未知
  • 是否允许律师会见:未知
  • 律师可否从办案机关获知案情:未知
  • 可否与外界通信:未知
  • 是否准予变更强制措施:未知
  • 失联期限:161日
  • 家属遭遇:未知
  • 官媒是否报道:否
  • 权利救济及效果:/
  • 辩护律师:未知

 

  1. 吴淦(屠夫)
  • 身份:北京锋锐所行政人员,维权人士
  • 工作地/住所地:北京/北京
  • 涉嫌罪名: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寻衅滋事罪
  • 刑事强制措施:逮捕(2015年5月20日因在南昌抗议江西高院不让参与「乐平冤案」律师阅卷,而被南昌市公安局东湖分局行政拘留10 天。5月27日遭福建警方刑事拘留。7月3日批准逮捕。)
  • 办案机关:福建省厦门市公安局思明分局
  • 羁押/监视地点:未知(2015年9月28日得知,已从福建省福州市永泰看守所转移至其他地点;2015年10月9日辩护律师再次跟办案单位警察联系,对方拒绝告诉吴淦的羁押处所;2015年10月22日辩护律师再次到思明分局要求告知羁押地点,警方回复称“根据法律规定来办”。)
  • 家属是否收到通知书:之前有,但羁押处所变更后未通知
  • 是否允许律师会见:目前否(在涉嫌罪名增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后,以“有碍侦查或者可能泄露国家秘密”为由不准予会见)(2015年10月22日辩护律师向厦门市公安局思明分局再次提交《会见申请书》,要求立即安排会见吴淦并及时告知案件相关信息。)(2015年11月5日辩护律师收到思明分局10月23日作出的《不准予会见决定书》。)
  • 律师可否从办案机关获知案情:/
  • 可否与外界通信:/
  • 是否准予变更强制措施:/
  • 羁押期限:212天
  • 家属遭遇:2015年6月25日屠夫父亲被再次以“职务侵占罪”刑事拘留。2015年12月4日在福建福清市法院第二次开庭审理。
  • 官媒是否报道:是
  • 权利救济及效果:/
  • 辩护律师:李方平、燕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