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多消息

最新消息

「709大审判」江天勇案开庭违法情况清单

【指控的“犯罪事实”】

 

1. 网络言论、接受境外媒体采访

2009年以来,江天勇通过“推特”、“微博”等互联网软件发表上述言论共计3.3万余条,关注者3.7万人,其中214条系直接攻击我国政府、煽动颠覆政权的言论;接受境外媒体采访报道148次,其中70余次系直接攻击我国政府、煽动颠覆政权的言论。

 

2. 声援709周世锋案

2016年7月,江天勇得知原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周世锋等人颠覆国家政权案将于2016年8月初在天津二中院开庭审理,便通过境外“电报”(telegram)软件煽动他人于2016年8月1日前往天津二中院进行“围观滋事”。事后江天勇还接受境外媒体美国之音的采访,发表抹黑我国司法机关的言论,造成了恶劣的政治影响。

 

3. 声援709张凯案

2015年8月,原北京新桥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凯在温州市因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2016年3月被取保候审。此后,江天勇通过“电报”联系张凯,煽动张凯及其家属对抗司法机关,并于2016年9月向境外反华势力申请了现金及一台苹果手机共计折合人民币23326元资助张凯。

 

4. 声援709谢阳案

2015年7月,原湖南纲维律师事务所律师谢阳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长沙市公安机关依法采取强制措施。2016年10月,江天勇指使谢阳妻子陈桂秋捏造了“谢阳在羁押期间遭受酷刑”的系列文章,并对部分文章进行了修改。期间江天勇还通过“电报”等互联网社交软件转发《朋友们,出发吧!去见证709谢阳案的违法历史》的文章,煽动陈桂秋及其他相关人员到谢阳被羁押的场所长沙市第二看守所开展所谓“探视谢阳行动”,同时,江天勇利用“电报”、微信将相关文章及境外网站歪曲事实的报道大量转发,并煽动他人转发,误导民众对现行体制和司法机关不满,意图对我国政府和司法机关施压,严重损害了我国司法机关形象。

 

5. 声援709刘星案

2015年6月,刘星因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被山东省潍坊市公安局潍城分局依法采取强制措施,羁押于潍坊市看守所。2016年11月,江天勇通过“电报”煽动相关人员集体到潍坊市看守所进行“声援”,并通过采取为刘星“存钱”和转发《为爱前行,守望相助-709家属关注潍坊被捕公民》等文章的方式进行炒作,意图制造不良社会舆论,误导不明真相的民众对司法机关产生不满。

 

【庭外动作】

 

1. 封锁法院附近道路,派出大量警察和便衣

  1. 2017年8月21日下午,亦即江天勇案开庭前一天,长沙市交通局发布紧急通知:“8月22日星期二7:00至14:00时,城区的曙光路、桂花路等城区道路将进行抢险施工,需要对部分道路采取交通封闭措施”。被封锁道路即为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周边的道路。

 

2. 不允许公民、律师及外交官进入法庭旁听

  1. 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官网称: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法学学者、职业律师、江天勇家属、各界群众代表以及来自境内外的媒体记者共40余人旁听了庭审。然而却唯独不允许维权公民、维权律师及外交官旁听。
  2. 2017年8月21日上午,有律师收到国保电话说要见面,问及是否会去长沙围观江天勇案开庭。
  3. 2017年8月21日14时,谢阳律师“被旅游”去浏阳,被迫离开长沙。
  4. 2017年8月21日23时,马连顺律师在长沙河西谢阳家下电梯时被三名国保控制,不准他明天到长沙中院。国保称明天法院周围将有2000多警察。
  5. 2017年8月22日9时,到达长沙中院声援江天勇的何家维被押去长沙市雨花区圭塘派出所。
  6. 2017年8月22日11时,株洲出动10余名国保,在法院门口拦截株洲公民,陈思明和郭大圣在遣送回株洲地方派出所的途中。
  7. 2017年8月22日12时,六名人权外交官均被禁止进入法庭旁听。
  8. 截至2017年8月22日14时,在长沙中院周边被抓的声援者至少有何家维(何峻辉)、郭胜、陈思明、彭佩玉(彭松华)等。

 

3. 旁听证由政法委发出

  1. 2017年8月21日15时55分,马连顺律师到长沙市中级法院,问明天江天勇被颠覆一案开庭的旁听问题,等到4点27分有一个警号为431001的法警(姓罗,可能是法警支队的支队长),答复明天凭长沙市政法委发放的旁听证旁听,因为是专案,他们没有办法,平时律师拿着律师证就可以旁听,但是这个是专案,没有办法。

 

4. 家属及律师均未收到开庭通知

  1. 2017年8月21日,张磊律师发布消息:2017年8月20日,我接受江天勇父亲的委托后,及时告知了办案单位,前后三次到长沙市第一看守所要求会见江天勇,都被非法拒绝了,真是要保障江天勇的诉讼权利,办案单位就应当通知我出庭,但是我至今没有收到任何关于江天勇案开庭的通知。我说办案单位损害了江天勇的诉讼权利,因为我三次去看守所会见,看守所说要先找办案单位,结果办案单位说江天勇自己委托了两名律师了不认可我的辩护人资格,我说即便江天勇真的自己委托了两名律师,那么作为他父亲委托的律师,我也有权利依据公安部、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等部门关于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规定会见一次江天勇以核实其真正的委托意愿,但是长沙市公安局和看守所违法不安排。

 

5. 绑架江天勇的父母及妹妹

  1. 2017年8月18日10时,开庭前4天,江天勇河南老家的派出所人员赶到江妹家中,试图把江妹及孩子带走,而江妈和江爸已经被带进派出所,江爸江妈的手机亦被抢走。派出所的人说接上面通知,国务院下的命令。
  2. 2017年8月18日16时,派出所值班人员说江的父母在下午4点已经和国保离开派出所。失联。
  3. 2017年8月20日23时,江妹打电话给张磊律师,说现在父母在她家,公安也在她家。
  4. 2017年8月21日21时,据村民消息,江天勇的父母已经被强行带走。

 

【庭审表演】

 

1. 法院装模做样的开庭公告

2017年8月22日08:59,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微博发布照片,表明其在法院内外的电子屏发布了开庭公告,公告的落款时间为2017年8月18日。然而,并没有任何一位公民看到过这样的开庭公告,该法院官网公布的开庭公告列表中也并没有列明江天勇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http://file.chinacourt.org/f.php?id=15229&class=file)。长沙中院的微博,为何不在8月18日发这个江天勇案开庭贴,而要等到8月22日才发?

 

2. 提前通知境外媒体

2017年8月19日,明报称收到中国当局消息,内地知名维权法律人士江天勇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下周二(22日)将在湖南长沙中级法院开庭。(https://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70819/s00013/15...

 

3. 官方微博直播庭审

  1. 2017年8月22日08:59,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微博发布消息:【直播预告:江天勇案一审在长沙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江天勇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将于9时30分在我院第六审判庭公开开庭审理。我院将全程微博视频播出庭审情况。
  2. 2017年8月22日11:26:46,微博“直播”还在法庭质证阶段,长沙法院网官方网站就发布了《江天勇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公开开庭审理》,并称“法庭宣布将择期宣判”。(http://cszy.chinacourt.org/article/detail/2017/08/id/2973186.shtml?from=...

 

4. 派出官派律师配合庭审

  1. 两名官派律师分别为:湖南真泽律师事务所杨杰林、曾杰。自始至终未与家属联络过。
  2. 法庭调查阶段,辩护人虽然有对江天勇提问,但其身份更像是“第二公诉人”,比如提问:1)网络言论的动机是为了自身炒作;2)参与了维权律师团的成立;3)天津案件中联系通知了哪些家属;等等。
  3. 法庭辩论阶段,江天勇的言行根本不够成“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辩护人应当作无罪辩护而未作。

 

5. 特写正在旁听的江天勇父亲

2017年8月22日11:23, 长沙中级人民法院微博特别发布了一张江天勇父亲出席旁听的特写照片。殊不知,在开庭前的四天,江天勇的父亲被警方强行从家中抓走,剥夺人身自由,与家人失联,此举只是为了让江父配合当日的庭审,亦是为了胁迫江天勇认罪。

 

6. 江天勇“认罪”和“感谢”

  1. 在法庭质证阶段,公诉人出示了江天勇亲笔书写的35份自书材料,并表示江对其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2. 在被告人最后陈述阶段,江天勇表示,从抓获至今,公检法等司法机关严格依法办案,充分保障了我的合法权利。对我的生活也有充分的人文关怀。我深知自己犯罪的严重性以及给国家和社会造成的严重危害,真诚悔罪并愿意接受法律的处罚。我要感谢我的办案人员、管教人员。
  3. 然而,在被羁押9个月、长期与外界隔绝、家人持续被当局骚扰的情况下,要当事人身不由己、言不由衷地表示“认罪”,并不难理解。

 

【庭审之前的9个月】

 

1. 不允许会见律师

  1. 2016年12月27日,辩护律师陈进学前往长沙市公安局直属分局,要求会见江天勇。花了约1小时30分钟与直属分局交涉,该局只肯收下要求会见的材料,坚决不肯出具收据,直属分局口头承诺会在法定时限内书面回复是否许可律师会见。直属分局称,本案实际办案单位是长沙国保,只是借用长沙市公安局直属分局名义办案,陈进学律师坚称通知书由该局出局,只能找该局。依直属分局工作人员指路,陈进学律师来到长沙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支队交涉,国保称通知书盖的是直属分局章,就只能找直属分局。
  2. 2016年12月29日,辩护律师陈进学收到长沙市公安局直属分局不准予会见犯罪嫌疑人决定书,长沙市公安局直属分局以江天勇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案属于危害国家安全犯罪为由,会见有碍侦查或者可能泄露国家秘密,拒绝律师会见。长公直(国)不准见字[2016]A1-001号。
  3. 2017年1月17日,辩护律师覃臣寿和江天勇父亲到长沙公安局提交要求会见江天勇的书面申请,要求会见江天勇,书面告知江天勇被监视居住地点、办案人员姓名、职务等。
  4. 2017年1月22日,辩护律师覃臣寿收到长沙市公安局直属分局作出的《不准予会见犯罪嫌疑人决定书》:“因江天勇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属于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会见有碍侦查或者可能泄露国家秘密,决定不准予申请人会见江天勇。
  5. 2017年2月4日,为避免江天勇受到如同谢阳般酷刑虐待,辩护律师覃臣寿、陈进学向长沙市公安局提交《再次会见、举报及回避要求书、申请书》,要求立即安排律师会见。
  6. 2017年2月23日,辩护律师陈进学到长沙市公安局直属分局(在长沙市公安局院内)要求会见江天勇,门卫要求其联系办案人,随后陈律师联系胡振宇(电话:0731-82587757,警号:013613),其在电话中称,上次已不允许律师会见,不要整天来申请会见,肯定是不允许律师会见。再三交涉,反正就是不让陈律师进大门口,最后他让律师将会见申请留在门卫处。
  7. 2017年3月2日,辩护律师陈进学向长沙市公安局直属分局提出要求会见江天勇。陈律师认为,2017年3月1日和3月2日,包括环球时报、凤凰卫视在内的多家媒体记者声称采访到了江天勇并作出报道,既然安排记者采访,申请人有充分的理由认为,江天勇案“有碍侦查或者可能泄露国家秘密”的情形已消失,办案单位应当许可会见。
  8. 2017年3月3日,长沙市公安局直属分局胡振宇电话通知辩护律师陈进学,就3月2日会见江天勇申请书,直属分局已作出决定,还是不许可律师会见,理由依然是律师会见有碍侦查或者可能泄露国家秘密。
  9. 2017年3月31日,辩护律师覃臣寿到长沙市公安局直属分局632办公室,提交会见申请、律师证复印件、身份证复印件授权委托书等,并要求转交两瓶降压药。工作人员接收了会见申请、而药品被拒绝,说办案人员会保障江天勇的饮食起居和健康,如江健康有问题,也会有药品提供,不能接受外来药品。随后律师离开。
  10. 2017年4月1日,辩护律师覃臣寿收到长沙市公安局直属分局作出的《不准予会见犯罪嫌疑人决定书》:“因江天勇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属于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会见有碍侦查或者可能泄露国家秘密,决定不准予申请人会见江天勇。
  11. 2017年5月14日,辩护律师陈进学第四次向长沙市公安局直属分局提出要求会见江天勇。
  12. 2017年5月18日,辩护律师陈进学收到长沙市公安局直属分局作出的《不准予会见犯罪嫌疑人决定书》:“因江天勇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属于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会见有碍侦查或者可能泄露国家秘密,决定不准予申请人会见江天勇。
  13. 2017年5月19日(江天勇生日),辩护律师陈进学和覃臣寿到长沙市公安局直属分局找胡振宇要求会见、介绍案情、询问进展。胡振宇说还是不允许律师会见,文书已寄出,案情他不知道,案件截至今天还未移送检察院批准逮捕。
  14. 2017年6月6日,辩护律师陈进学第5次向长沙市公安局直属分局提出要求会见江天勇。
  15. 2017年6月15日,辩护律师陈进学和张磊去长沙市第一看守所要求会见江天勇,该看守所曾副所长答复称,江天勇已委托了两位律师(具体律师姓名要去问办案单位),现在不能确认陈进学和张磊律师的辩护人身份,另会见也需办案单位同意。
  16. 2017年6月16日,辩护律师张磊要求长沙市公安局直属分局依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2015年9月16日印发的《关于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规定》(下称《规定》)第八条,安排会见江天勇。
  17. 2017年7月17日,辩护律师张磊到长沙市第一看守所要求会见江天勇,看守所告知会见江天勇需要办案单位批准;张律师电话联系长沙市公安局直属分局警员胡振宇,胡仍称江天勇自己已经委托了两名律师,其父委托的张律师无辩护人身份,张律师要求安排会见江天勇核实委托情况,胡拒绝并挂断电话。据张磊律师查看看守所律师会见登记簿(该所要求律师会见前得填写登记簿),发现除2017年6月15日张磊、陈进学二位律师登记要求会见江天勇(未见到)之外,整个会见簿中无律师会见江天勇的登记。
  18. 2017年7月26日,江天勇妹妹去长沙第一看守所给哥哥存钱,看守所在登记本上登记了一下,开了一张没写日期的收据,江妹问为什么不让律师会见江天勇,他们说让去问办案单位,江妹到长沙市公安局,到了门口,江妹一说江天勇的名字,公安局的门卫就说不让进,让江妹给胡振宇打电话,胡振宇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胡振宇,你害怕什么!

 

2. 酷刑

  1. 2017年5月11日,金变玲对外发布消息:据长沙体制内有良知的人士告知,江天勇遭受酷刑,江天勇的脚出现了状况,他的脚不能站立,整个脚都肿。

 

3. 官煤抹黑

  1. 20161216日,《法制日报》、《检察日报》、《南方都市报》、《澎湃新闻》等四家媒体发布通稿《江天勇律师失踪案最新通告:涉嫌违法犯罪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该报道称:记者日前从公安机关了解到,因冒用他人身份证件,并涉嫌非法持有国家机密文件、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等违法犯罪,境外炒作“失踪”的江天勇已被公安机关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2. 20161220 11:59分,共青团中央利用HUAWEI Mate 8在新浪微博发名为《报告境外势力,江天勇已经被我们抓起来啦!#警惕颜色革命#》的涉嫌侵权微博视频。
  3. 201737日,“共青团中央”官方微博发布的445秒视频——《#我可能看了假酷刑#中国官方的辟谣能信吗?境外反华媒体热炒的“谢阳酷刑”案的真相竟然是这样的》,截至20173816时,共计1744次转发,1030条评论,2017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