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维权律师

2017 关注受迫害律师日

2017『关注受迫害律师日』聚焦中国

2017『关注受迫害律师日』聚焦中2010年,荷兰人权律师汉斯.卡斯比克 (Hans Gaasbeek) 发起将每年1月24日定为 『关注受迫害律师日』,以纪念1977年在西班牙法西斯治下,於马德里受难的律师们,此後亦每年关注一个有律师受迫害的国家。活动迅即得到多国律师的支持,渐成规模。『关注受迫害律师日』过往曾关注包括洪都拉斯丶菲律宾及土耳其等国家,至今年2017年将聚焦中国,除合办的法律专业团体外, 尚有多个律师公会加入参与。

香港 - 传媒茶聚

荷兰海牙 - 游行及讨论会

709大抓捕: 新春送暖

<709 新春送暖> 别忘了被捕的律师、助理及维权人士

天津市第一看守所
地址: 中国天津市西青区中北镇大卞庄邮政编码:300112
 

天津市第二看守所
地址: 同上
 

长沙市公安局第二看守所
地址: 中国长沙县泉塘远大二路1736号邮编410131

 

「释放律师!停止政治检控!」一人一照片行动

3步支持中国的律师:

  1. 打印海报/写「释放律师」在白纸上
  2. 把这个步骤贴在内容,加上#freethelawyers
  3. 标记3个朋友并上载到社交网站

下载海报

下载海报(较佳解像度)

就 中国政府近期大规模拘捕内地维权律师及公民事件,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香港市民支持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香港天主教正义和平委员会以及香港中文大学学生 会,于8月9日举办「释放律师!停止政治检控! 一人一照片行动」,并启动全球照片征集活动,以表达对国内维权律师的声援。

释放律师明信片签署行动

就中国政府近期大规模逮捕内地维权律师及公民事件,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香港市民支持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香港天主教正义和平委员会以及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会,将于8月2日举办 「释放律师明信片签署行动」。

日期: 2015年8月2日(星期日)

时间: 13H - 17H

地点: 香港铜锣湾渣甸坊

嘉宾: 法律界何俊仁先生(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主席)、余若薇女士、郭荣铿先生、任建峰先生及关尚义先生等将出席发言

是次活动,旨在呼吁香港及国际社会继续关注自从中国政府7月9日进行大规模追捕以来,至今仍然被违法拘禁,或是处于失踪状态,并且大部份已经超过三个星期的15名人士,其中包括律师及其助理。

我们亦希望透过活动,令公众认识中国维权律师的处境,同时注意到中国司法环境存在的问题,就7月份的大规模抓捕事件,当局不单妄顾司法程序正义,而且多番违反其本国法律并国际司法及人权准则。

 

签署后的明信片将会寄出到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部长郭声琨」收

 

中国律师关于王宇律师“失联”的严正声明

中国律师关于王宇律师“失联”的严正声明

(截至7月10日早上11时,有101个联署)

 

2015年7月9日零晨十分左右,王宇律师在北京的住家发出微信:晚上送先生和儿子去机场,刚才家里突然断了电,WLAN也断网了,听到有人撬门,门外有人说话,打先生和儿子的电话都不通。凌晨四点后,王宇律师失去联系。

 

我们是王宇律师志同道合的朋友和同仁,就王宇律师突然失联发表以下严正声明:

 

【6.26国际反酷刑日】被酷刑的维权律师自白: 李天天

进去的95天,出来的64天

一。我被抓了.进去。

2011年2月19号晚9点多,我被上海浦东北蔡派出所的警察和上海浦东公安居的国保一行约10个人抓走,关入上海沪南路938号华美达广场酒店15楼的一个套间,3天后换到沪南路2000多号的影鑫宾馆三楼的一个套间。后一个套间没有一扇窗户,3个多月95天里除七八次带出去审讯就没有走出过房间一步。2011年5月24号,被放出,才有了自由。

失去自由倒不是最难忍受的,没有窗户,看不见阳光,周围只有四堵墙,在昏暗的房95天,每天足不出户。这个是我感觉最痛苦的事情。虽然事情已经过去3个月,回忆那95天的经历还是让我感觉痛苦。痛苦在非人的待遇确实是与我一样的人给我的,痛苦在不得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人确实是最可怕的,人能给人带来的折磨原来这么厉害。痛苦在为什么我生活在这样的社会?痛苦在为什么社会是这样的而我却无能为力?

【6.26国际反酷刑日】被酷刑的维权律师自白: 余文生律师妻子写纪实剧本

余文生律师妻子写纪实剧本

一、余文生简介:

     余文生,男,北京人,出生在北京矿业学院,后在北京大院长大,小时候会和当时的下台副总理一起排队买肉馅,所以在他的脑海中,对官位的高低没什么概念。父亲是老共产党员,为共产党打过仗,离休干部,因为余文生律师的父亲以前在旅游局负责重点外宾接待工作,从小就能天天看到大参考消息、香港明报、大公报,余文生父亲和我说过,余文生在14岁时就能分析出当时苏联会解体。余文生律师每次和父母在一起时,长聊的话题就是经济、政治等。余文生从小生活条件就一直比较优越,不会干活。1999年通过律师资格考试,2002年1月做执业律师。余文生律师爱读书,他曾经读到说首都图书馆综合阅览室已经没书可让他看。余文生的公益心非常强,一直想帮助一些人,他从事律师工作以后,看到公检法部门的一些不合理不合法的做法后,总想着用自己的法律思想去完善法治。

      余文生律师是因为涉嫌支持“香港占中”,被以“寻衅滋事罪”抓捕。被关押了99天,其中61天被关押在死囚牢里。在关押期间遭到了酷刑。我作为家属,共委托了8位辩护律师,不论辩护律师们怎么努力争取,最终依旧不让会见余文生。我作为家属,至今没有收到余文生的拘留通知书、逮捕通知书。余文生被关押前是没有小肠疝气的,出来后的第12天就必须做了小肠疝气手术。

 

【6.26国际反酷刑日】被酷刑的维权律师自白: 李昱函

李昱函律师的公开求助信

 

我是1991年开始在辽宁执业的律师,2009年为逃黑恶灭门危险和公权屡次迫害而背井离乡来到北京。现在北京市敦信律师事务个人所执业的李昱函律师。现在无比愤怒的向律师同仁和朋友们倾诉我在5月8惨遭沈阳市和平区恶警暴力劫持,囚禁,殴打,侮辱的悲惨遭遇?真诚希望各位同仁,朋友们能在繁忙中关注,声援我!

 

我被沈阳市维稳恶警绑架、殴打、侮辱的原因是──2006年我实名举报辽宁抚顺一涉枪、涉税罪犯周长江在其违法保外就医期间冒充法官招摇撞骗的犯罪行为而惨遭报复,周依仗时任辽宁省公安厅长李文喜和抚顺市公安局副局长谷凤杰做靠山,在光天化日之下当街对我暴力劫持绑架,劫匪毫不掩饰的告诉围观者说“我们都堵她半年了!”。

 

【6.26国际反酷刑日】被酷刑的维权律师自白: 唐吉田

《酷刑不禁 冤案难除》

---- 难忘在建三江公安手里的十六个日夜

(唐吉田)

   

     2014年3月20日下午,我应家属石孟文之邀,来到位于建三江农垦局七星农场公安分局后院的黑龙江省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俗称青龙山洗脑班),就石孟昌被非法拘禁一事找基地负责人交涉,并进一步确认该非法拘禁场所的相关情况。同行的有江天勇、王成、张俊杰及家属,后来有若干不认识的公民前来围观。

    我们在洗脑班门口喊负责人房跃春出来说明关押人的理由,他把门一关扭头走到屋子里面,就再也不出来。过了一会,有一位穿着米黄色呢子上衣中年的女性领一位穿蓝色上衣的女子出来,有人认出是陶华领韩淑娟(石孟昌妻子)出来。于是,我们问陶华为什么没有法律手续却关押人,陶不说话,只是轻蔑的笑了笑,就领韩回屋了。

    找人交涉无果,大伙就冲里面喊话,要求房、陶停止犯罪、立即放人,呼唤石孟昌、韩淑娟、蒋欣波等被害人早日回家。渐渐的天黑下来,起风了,有人感觉到身上冷,我们感到诉求已经表达明确,就和家属一起坐车返回建三江。路上,有数量车跟踪,其中有牌号为黑DV3748的轿车尾随间或超车。

【6.26国际反酷刑日】被酷刑的维权律师自白: 张俊杰

张俊杰律师:建三江殴打、拘留律师事件实录

虽腰痛难忍,但想到仍在拘押的三位同仁,夙夜难眠,作为亲历者,深觉有必要尽快把事件的经过全程再现,以让正在前方冰天雪地里绝食抗争的同仁和公民了解情况。

我是在去往辽宁办案的途中接到唐吉田律师的信息,说他们正在佳木斯办理一个非法拘禁公民的案子,当事人太多,问我能否介入,我当时在第一时间就答应说没问题,作为维权律师,面对公民被非法拘禁,我没有选择退却的道理。然后,我就在辽宁事暂告一段落后,直接买了沈阳到佳木斯的车票,虽然因为急着赶时间,我连夜坐了十五个小时的硬座,于第二天(3月20日)上午近十一时抵达佳木斯,仍比约定时间晚了半天。

其时,唐、江、王三位已和当事人家属做好了出发的准备,雇好车在车站等我。我上车后被告知是去一个叫建三江的地方。四个小时的车程,到了建三江,已是下午三点多,草草吃完饭,准备再次出发时,我见到了我的委托人丁忠野,他在饭店签署了制式委托书,并在出门上车的间隙,边走边简单说了案情:他妻子蒋欣波自去年开始,前后两次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被非法关押在一个叫青龙山的地方,持续至今。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