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ck to Index

劉四新律師: 對央視《線民“超級低俗屠夫”吳淦被拘真相》報導的駁斥

對央視《線民超級低俗屠夫吳淦被拘真相》報導的駁斥

 

劉四新

  

5月25日,週一,早晨7:25許,中央電視臺《朝聞天下》欄目不惜耗時達5分30秒,小題大做、借題發揮,以《線民“超級低俗屠夫”吳淦被拘真相》為題報導了吳淦被南昌警方行政拘留一事。該報導罔顧新聞倫理,惡意歪曲事實,恣意閹割剪裁,蓄意誤導輿論,其弄虛作假手段之拙劣、欺騙公眾用心之險惡,令人不齒和憤慨!

 

一、大肆捏造事實,玩弄文字遊戲,極力醜化吳淦

 

1、央視報導污蔑吳淦自稱律師,企圖使公眾形成吳淦假冒律師招搖撞騙的負面形象

 

主持人簡單開場白之後,央視報導便慌稱:“5月18日下午5點多,在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門口突然來了一位光頭大鬍子、自稱是律師的人”,以“光頭”、“大鬍子”等代表不雅形象的字眼以及“自稱是律師”所含之欺詐寓意醜化吳淦,影射吳淦冒充律師行騙。儼然一副先聲奪人、不容置疑的架勢!

眾所周知,吳淦律己甚嚴,一向僅以公民身份依法參與維權活動,絕無自稱律師的可能,我們也堅信吳淦此次在南昌同樣絕不會自稱律師!

多年來,吳淦以一介平民之軀,恪守憲法、法律,創造性地借用互聯網這一劃時代、革命性的大眾媒體,投身追求法治、公平、正義之歷史洪業,無私無畏、淡泊名利,在震驚中外的湖北鄧玉嬌正當防衛、怒殺無恥官吏一案中一炮打響、一舉成名,早已在民間積累了良好、正面的個人形象,這一形象絕非央視此一無中生有、蓄意醜化的報導所能顛覆的!該報導信口雌黃、無中生有,編造吳淦自稱律師之虛假情節,濫用國家級官媒的強勢話語霸權,強行向公眾灌輸吳淦假冒律師、招搖撞騙的負面形象,以達惡毒醜化吳淦之目的。報導中,我們根本看不到央視汙稱的吳淦自稱律師的音像和視頻,我們必須質問,央視汙稱吳淦自稱律師的根據何在?如央視根本不能提供吳淦自稱律師的音像和視頻,則足以證明央視純屬為了污蔑吳淦而悍然弄虛作假,吳淦必將保留起訴央視的權利!央視如此不計後果、一味蠻幹、為達目的不擇手段,效果只能適得其反,只能使其自己因沈冰等人宮闈醜聞、畢福劍酒後吐真、崔永元自揭其短而早已根基動搖的信譽更趨雪上加霜乃至瀕臨破產!

 

2、誣稱吳淦“供認不諱”,企圖誤導公眾產生吳淦自認違法和招供的錯覺,暗藏貶損吳淦公眾形象之用心

 

央視報導聲稱:“吳淦對自己擾亂法院工作秩序和公然侮辱他人的言行供認不諱。……警方還獲得了證據和天網視頻等資料以及當時取得的旁證。”根據吳淦的一貫表現,根據我們對吳淦的一貫瞭解——借用一下這種正統的官方句式,吳淦自己不會、我們也堅信吳淦不會“供認不諱”!“供認不諱”云云純屬央視報導強姦吳淦以及人民之民意!這不僅因為吳淦根本不是那種“供認不諱”的貨色,還因為吳淦根本沒有什麼違法行為可向警方“供認不諱”!我們堅信,央視報導旨在醜化吳淦的“供認不諱”不過是吳淦勇敢堅定、自信豪邁、無所顧忌地向警方坦陳自己合法行使憲法權利的行為而已!之所以“供認”,實乃吳淦深信自己行為的完全合法性!之所以“不諱”,實乃吳淦對自己被南昌警方強定為違法的合法行為引為自豪!我們堅信,在高等教育已經普及、戶戶都有大學生的今日中國,民智早已大開,人民早已養成了相當的鑒別能力和明辯真假、是非的能力,再也不是文革時代的愚民了!央視報導企圖玩弄此等陳腐、老套文字遊戲,企望人民還會像文革時代那樣愚聽、愚信,其可得乎?!不可得也!

 

二、央視的報導先入為主、偏聽偏信,純屬剪接拼湊、粗製濫造,公然放棄媒體應有的客觀、中立之立場

 

央視女主持人煞有介事地聲稱:“我們的記者深入調查採訪,並且通過多管道獲得的視頻,還原了當時的現場。”我們且看央視及其記者是如何“深入調查採訪”的!緊隨央視女主持人的上述謊言之後,畫外音宣稱:“據記者現場瞭解,這個身材高大的男人在江西省高院門口一下計程車就開始破口大駡。” 吳淦其人,五短身材,自稱“長得亂七八糟”,穿鞋身高僅約170cm,赤腳淨高約168cm。此等身高,與拿破崙相當,比列寧、史達林略高,一百年前尤不為高,今日更豈能被稱為高?央視的記者老兄,連吳淦最基本的身體資訊都沒搞准,果真在現場調查了嗎?是在哪個現場調查的?是如何在現場調查的?此等連吳淦的身高都沒搞准、視新聞報導職業如兒戲的輕率嬉戲的所謂調查,能否算得上調查尚成疑問,更焉敢妄稱“深入調查”?

另看央視及其記者是如何採訪的。報導通篇除了女主持人的聲音和記者的畫外音、一個據稱是目擊者的大媽的陳述、另一個據稱是目擊者的中年男子與記者的對話、一個江西省高級法院保安的陳述以及江西省高級法院法警總隊副總隊長李濤(音)的陳述之外,再無其他現場人員如在江西高院門外要求合法閱卷的張維玉等律師的陳述,更無吳淦本人的陳述!這樣的採訪,是公然的先入為主、偏聽偏信的採訪,完全喪失了應有的客觀、中立、真實,央視所自詡的“深入”焉在?央視自稱獲得的證據中,何以竟沒有張維玉等律師的陳述?央視聲稱獲得的天網視頻資料中,張維玉等律師要求閱卷、多日抗爭、雨夜秉燭、必將載入中國法治史冊的歷史性畫面,何以無蹤無跡?

再看央視及其記者是如何“多管道獲得”並裁剪、拼接視頻的。報導中,貌似報導當日(25日)在高院門房甩電話、對張磊等律師破口大駡並狂舞拳頭、企圖動手行兇的保安聲稱:“一下來他沒有別的動作,就是直接喊,罵人。” 那位據稱是目擊者、貌似菜農的大媽聲稱:“我以為那個光頭鬍子一直是律師。他當時一鬧的時候我就……對另外一個人講,我說這個律師素質比較低,一來就罵人,最起碼這就不對。……這麼差素質的律師呀!然後我打聽,他們講不是律師。”大媽這番話不僅嚴重醜化了吳淦,更含沙射影、心懷叵測地貶損了全體律師,用心何其歹毒也!我們必須質問大媽和央視,何以江西高院及其院長張忠厚可以歷時三年、安然無恙地非法阻礙律師閱卷,而作為公民的吳淦“喊”一下、“罵”也就是批評一下,就不對了?何以這一喊、這一罵就成了你們眼中的鬧了?你們懂不懂“鬧”、“鬧事”是什麼時代的什麼詞彙?是文革時代的政治掛帥詞彙!不是有法可依、厲行法治時代的法律詞彙和民事詞彙!在當今法治和憲政時代,公民吳淦這樣的行為根本就不是什麼“鬧”或者“鬧事”,而只是並將越來越是常態的民事、法治權利行為!江西高院及其院長張忠厚的弄權濫法、踐踏法治的惡行,才是真正的、危及社會穩定和法治大潮的“鬧”和“鬧事”!今日中國無處不在的所謂維穩事件,正是江西高院及其院長張忠厚之類的長期弄權濫法所致!真正鬧事和危機穩定的,正是江西高院及其院長張忠厚以及周永康之流反法治、反憲政官痞們!的

畫外音稱吳淦“此次從北京來到江西是為參與江西樂平一已生效判決的刑事案件申訴。在沒有達到預想效果後,吳淦表示第二天還會再來法院門口鬧事。”   

央視及其記者極盡掐頭去尾、裁剪拼接之能事,陶醉于以文革語言把吳淦的喊話武斷地宣稱為“罵人”,把吳淦(當然也包括要求閱卷的律師們)的合法公民抗議行為誣衊為“鬧事”,卻絕口不提“罵人”、“鬧事”的原因——江西高院非法剝奪律師的閱卷權之反法治行徑;只閃爍其詞、模棱兩可地聲稱“參與江西樂平一已生效判決的刑事案件申訴”,卻不敢正視這起所謂判決已生效的刑事案件已基本可以認定實乃一起驚天冤假錯案;只虛與委蛇、似是而非地聲稱“沒有達到預想效果”,卻不敢指明吳淦和律師們所預想的那個效果不過僅僅是依法閱卷而已,而且律師的閱卷要求已經歷時三年之久,與該起冤案的可能真凶落網的時間一樣長!試問,似江西高院及其院長張忠厚之類的法院和法官,難道不該被吳淦這樣的公民以及全體人民痛駡、唾駡、咒駡嗎?不僅該罵,而且更應該質詢、撤職、罷免、查辦!借用毛主席1950年代的話,甚至該打!

報導中,據稱是目擊者的大媽和中年男子表情十分誇張、極不自然,眼神飄忽迷離、恍惚不安,語言相當連貫、熟練、雷同,不像是現場採訪,倒近乎培訓過的熟練背誦,人為加工的痕跡極其明顯!

報導中絲毫不見已在江西高院門外抗爭多日、依法要求閱卷的律師們的視頻鏡頭,央視及其記者根本沒有採訪這些律師,根本沒有聽取律師們的意見,全然不給現場律師任何表達、陳述的機會,壓根沒有採用律師連續多日雨夜秉燭要求閱卷的視頻!報導所使用的視頻分明是裁剪、閹割、惡意取捨、人為拼接的視頻,焉敢自詡什麼“通過多管道獲得的視頻”!報導更隻字不提樂平冤案的真相以及真凶雖已現身已長達三年而江西相關司法機關仍竭力掩蓋的黑幕!在徐純合被鐵路員警槍殺一案中,央視已經祭出過這種拼湊、剪接的技法,此次很快在南昌再次故伎重演了!這種為我所用、加工剪切的視頻無疑是為了掩蓋江西高院非法阻撓律師閱卷這一前因,它註定了一定是失真的視頻,焉敢妄稱“還原了當時的現場”?我們有理由懷疑央視及其記者單方面接受了江西高院及其院長的請托!我們有理由懷疑樂平冤案的案卷儲存了駭人聽聞、荒謬絕倫的刑訊逼供、強行炮製之司法黑幕,以致江西司法機關如驚弓之鳥,根本沒有勇氣讓律師接觸案卷!我們也有利於懷疑由於吳淦率先曝光了徐純合被鐵警槍殺的視頻,使得央視後來編輯的徐純合被槍殺的視頻飽受質疑、難以服人,央視借此次南昌之機對吳淦挾私報復!

 

三、吳淦自覺行使公民的憲法權利,其行為並不違反治安管理法律,南昌警方的行政拘留決定完全違法

 

在樂平冤案中,江西高院長期上演不作為、濫作為以及非法剝奪律師閱卷權等弄權濫法行徑,企圖掩蓋江西相關司法機關炮製冤案的真相,早已激起社會各界尤其是律師界、法學界的強烈憤慨。蒙冤家屬所聘律師歷時三年,堅持不懈,窮盡了一切法定手段,仍無法實現閱卷這一最基本的律師權利。面對如此令人絕望、一潭死水的司法困局,吳淦以普通公民之身,被迫以獨具匠心的行為藝術形式,行使憲法第41條確保的公民對公權力和公職人員的監督、批評、控告之權利,表達對江西高院及其院長張忠厚的憤懣和抗議,完全合法,何過之有!面對江西高院恣意剝奪律師閱卷權之破壞、擾亂法律秩序的行徑,南昌警方熟視無睹,拒不亮劍,不敢對張忠厚等違法、瀆職的司法官員嚴加法辦,反而悍然對合法行使憲法權利的吳淦予以行政拘留,如此混淆黑白、顛倒是非,是何道理?國法安在?

    央視報導大肆玩弄移花接木、偷樑換柱、偷換概念、偷天換日的把戲,妄稱吳淦和蒙冤者家屬在江西高院門口的合法抗議行為“引來大量群眾圍觀,一度造成法院通道出入困難,擾亂了單位正常工作秩序”,悄無聲息地把“群眾圍觀”直接等同於“出入困難”,進一步等同於“擾亂了單位正常工作秩序”。試問,江西高院的法官們不是在大院裡、大樓裡例行公事、官樣文章地上班,而是在門外的大街上審案嗎?江西高院這個單位的“正常工作秩序”不是存在于高院大院和大樓裡,而是存在於門外的大街上嗎?律師要求閱卷,江西高院自動地、乖乖地、乾脆痛快地按照法律的規定保障律師的閱卷權,難道不正是江西高院以及所有法院應有的正常秩序嗎?到底是誰擾亂了江西高院的“正常工作秩序”?難道不正是武斷、強橫、非法剝奪律師閱卷權的江西高院及其院長張忠厚,才是擾亂江西高院這個單位、這一大衙門正常工作秩序乃至整個中國法治、憲政秩序的元兇嗎?

可見,即便吳淦的行為在民法上或有可商榷之處,但在憲法、行政法等公法上卻是完全合法的!即便引起了群眾圍觀、造成了出入困難,根源也在非法剝奪律師閱卷權的江西高院及其院長張忠厚,而根本不在公民吳淦及其雖別出心裁卻仍合法、合憲的監督、抗議行為!拒不及時糾正樂平冤案,拒不保障律師的閱卷權利,本已屬嚴重違法,江西高院及其院長張忠厚不僅不思悔改,反而冥頑不化、一意孤行、負隅頑抗、一錯到底,並與南昌警方惡意串通,妄圖借警方的強制力,強壓蒙冤者家屬、律師以及吳淦這樣的公民恢復正義、實現公正、追求法治的努力,公然踐踏法治,抗拒國家依法治國、落實法治的戰略,到底意欲何為?

 

四、央視報導竭力為江西高院及其院長張忠厚的違法行徑買單,暴露出對法治、憲政的十足無知和敵視

 

今日世界,互聯網已經走進千家萬戶、網路自媒體越來越取代傳統媒體、央視等傳統媒體大佬已不可避免地邊緣化,互聯網才是真正的人民自己的媒體,是互聯網使得江西高院及其院長張忠厚以及江西相關司法機關在樂平冤案上的拙劣表演盡人皆知、無處隱藏。然而,央視卻無視互聯網媒體革命之現實,仍盲目沉迷於昔日的媒體老大幻境,不惜進一步虛靡已經所剩不多的公信力,赤膊上陣,不遺餘力地為企圖掩蓋樂平冤案真相的江西高院及其院長張忠厚以及江西相關司法機關背書、幫襯,無視民權覺醒、法治潮流不可抗拒之大勢,並大慷稀缺的節目時段之慨,為早已聲名遠揚、無需繼續博取虛名的吳淦免費推介,何其愚哉!

依法、依憲治國是中國的基本方略,全面落實依法治國已是人心所向、大勢所趨,如箭在弦,絕無回頭之可能。公權力以及公職人員接受人民的監督、批評、控告,是法治、憲政的精義所在!痛苦也罷,抗拒也罷,必須如此,斷無其他可能!像江西高院及其院長張忠厚這樣恣意任性、不受羈束的公權力和公職人員,必須醒醒了!央視這樣習慣於盲目為任性權力收拾亂攤子的媒體大佬,也必須革新思維了!

南昌警方無視樂平冤案這一基礎事實,無視律師閱卷權被江西高院及其院長張忠厚長期非法剝奪這一前提,不計後果,襲用“不怕,有兵”之陳腐老套,悍然非法對吳淦處以十日行政拘留。央視無視吳淦仍保有提起行政覆議、行政訴訟的權利,以江西高院單方面的資訊為據,行媒體審判之實,強行定調,企圖造成既成事實,不僅是對公民吳淦人身權利的侵犯,更超越了媒體自身的職業界限,背離了媒體的職業操守,必然要為此不智之舉付出信譽進一步流失之代價。

我們敦促央視儘快採取補救措施,向吳淦道歉,消除不良影響,對樂平冤案進行輿論監督,支持律師全面揭開江西高院非法阻礙律師閱卷的反法治黑幕,並就南昌警方非法壓制公民監督權、濫施治安處罰一事給全國人民和世界人民一個滿意的答覆。

 

2015年5月26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