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ore News

Latest News

【江天勇要自由】

 

離天勇出獄還有18天了,這些天我的心總是莫名其妙的亂跳,夜不能寐。

我初一給公公婆婆打電話拜年時,聽到了一個既意外又驚喜的消息:江天勇竟然年三十(2月4日)的晚上從監獄給父母打電話了,並再次囑咐妹妹再去會見他一次,給他帶衣服,還說出獄時讓峭岭文足一起去接他。

我聽了這個消息,心情稍微穩定了一點點。我猜測這幾天他沒有遭遇酷刑,還允許他給父母打電話了,還允許妹妹再會見一次。

江天勇曾經告訴妹妹說:每天被要求吃藥、總是忘事、腿腫。妹妹看見他的樣子也是浮腫、動作緩慢。

所以,我就怕哪一天,河南第二監獄突然通知家裡,你病故了!

王峭岭 李文足早就跟我說了,一定要把你接到北京的弟弟家,在北京仔細的檢查身體,治療和休養。但是,從前有很多例子:

有的人出獄了又被失踪了;

有的人出獄了被送回農村老家,被地痞流氓看守了;

有的人出獄了卻被長期旅遊了!

所以我也擔心天勇被這樣被那樣!

在這裡奉勸河南第二監獄、河南的、北京的公檢法不要繼續作惡了, 你們把江天勇害得夠慘了,你們把709人及家屬害得夠慘了!收斂起你們的獸性 ,釋放一點點人性,讓江天勇活著出來,讓他跟著王峭岭 李文足回到北京的家。

 

金變玲
2019年2月11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