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ore News

Latest News

江天勇每天吃一把藥

【江天勇每天吃一把藥】

 

2018年7月20日上午10:40,我的公公婆婆(江天勇的父母)走進了河南省第二監獄的會見接待中心。

婆婆說第一次來看兒子,激動得走路都顫抖了。我公婆這一次探監與以往不同,以前都是國保陪同,這一次是王峭嶺李文足從江天勇的信陽老家一路陪同二老來的。

前幾次,只要預約了探視時間 ,國保就上門說要陪同家人去探監。我每次聽說國保又要陪著他們去探監,心裡就彆扭。這一次,不想讓國保跟著,沒有預約,直接在允許的探視時間,由峭嶺文足陪著來到了新鄉。

我公婆走進監獄的會見接待中心,因為婆婆是第一次探視兒子,證明文件需要被審查。兩位老人在會見中心裡面等待的時候,站在會見中心外面的文足和峭嶺,遠遠看見從監獄正門出來七八個警察。這些警察走近她倆,在十米多的地方停下,散開,用執法儀對著她倆。

文足和峭嶺站的地方,是看見我公婆走進監獄的地方。她倆看著那個門,不動地方。那些警察不遠不近的監視她倆,也沒有騷擾。

我公公婆婆的證件被審查完畢,會見接待中心的一男一女兩位頭頭(男的是監區長,女的是會見接待中心的領導),親自陪著這兩位老人上了會見中心的三樓。據說過了幾道關口。警察看著領導陪同,打算輕鬆放行。但是那位女領導說:還是仔細檢查一下吧。

會見大廳裡據說能同時容納20多個人會見。但是江天勇被帶出來時,大廳已經空了,只剩下天勇一家。男女兩位頭頭各佔一邊,站在我公婆身後,還有十幾個警察也都在大廳裡。我婆婆隔著大玻璃,拿起電話筒,一個警察在大玻璃窗裡面也拿起了電話筒。婆婆關心兒子記憶力衰退的事情,問他每天吃的是什麼藥?天勇把藥名說了幾遍,婆婆還是記不住。天勇說他每天除了必須吃兩片降壓藥,還要吃一把別的藥,但不知道是什麼藥。

我婆婆見過被釋放後的李和平,說和平滿頭白髮,又瘦又黑,要是李和平不說話,她根本認不出來了。她說和平根本就不是原來的那個和平了!老太太認為和平是吃藥後變樣的,聽說兒子也吃藥,怕他變成李和平那樣,就忍不住哭起來。她問兒子,你的藥能不能不吃?江天勇安慰媽媽:不用擔心。然後他就把家里人的情況問了一個遍。說,讓變玲(指我)注意好身體,將來生活就指望變玲了!全家都指望她了!

最後我婆婆走的時候,監獄會見接待中心的女領導很殷勤地寫了個電話號碼給我婆婆,說:下次你打電話預約一下,我好安排,您就不用等了。

我公公婆婆出來後,婆婆竟然跟峭嶺說:天勇比和平強,我還能認出來,和平來我家時,我都不認識了。我公公告訴天勇,文足和峭嶺在外面等著呢。江天勇笑了。

金變玲(江天勇妻子)
2018年7月21日

 

Top